P.E.T读书笔记2

之前写了《P.E.T父母效能训练手册》上半部的读书笔记,关于归属与孩子的问题,父母侧重于倾听,对归属于父母的问题,则采用“对抗法”,用“我-信息”的方式和孩子交流。但是问题可能升级为冲突,在书的后半部主要是说如何解决冲突。

冲突过程中的传统思维“非赢即输”,方法I父母赢,则剥夺了孩子的合作机会;方法II孩子赢,也会使得父母对孩子有怨恨,也会造成孩子对父母的爱产生不安全感。第三种冲突解决方法“没有输家”,也就是7 habits中的win-win(双赢)思维,找出令父母与孩子都可以接受的方法。

一开始接触父母们可能都会说:
“有这样的方法吗?”
“要有这样的方法,我还要那么折腾干嘛?”
“我家的孩子和你说的都不一样的,XXXXXX,你说该怎么办?”
我的理解是父母首先要建立“双赢”的思维,不要一上来就排斥,觉得不可能,在此基础上确实不同的家庭情况不同,即使相同的问题,在不同的家庭也会产生不同的解决方案,需要父母去挖掘,根据自己家庭的特点找出解决方法。

这个方法需要家长和孩子进行交流,它是一种即时型的交流,而不是家庭会议。一般只需要冲突方互相交流,其他人不需要参与。我的理解不是人越多越好,会让孩子感觉处于弱势地位,感觉你们家长都站在统一战线上对付一个人。不过也非绝对,比如在我家乐妈和小乐的冲突过程中,我偶尔会出现,但必须定位把自己站在中立的位置,更多像个双方的咨询者的角色。

文中详细提到了解决冲突的六个步骤:

  • 发现和定义冲突。
  • 产生可能的备选解决方案。
  • 评估备选方案。
  • 决定最好的可接受方案。
  • 执行决定。
  • 对解决方案的效果进行评估。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一开始就带着解决方案而去,那只会引起进一步的冲突。解决方案需要双方讨论得出,你和孩子提的方案是平等的,多选一些备选,要双方都能接受。如果找不到解决方案,可能需要找更多解决方案;再不行就先休战,第二天继续;或者把再觉得让你难以接受的困难公开继续讨论。其实很多时候家长觉得难以接受的事情,要摊开来说也经不起辩驳。感觉难度颇大,需要持续练习。

如果在执行的过程中孩子没有遵守约定,最好也避免使用惩罚措施,而可以采用“我-信息”的方式进行表达。孩子忘记了,父母可以告诉他下一次如何做不会忘记,提醒并非必须,因为会造成父母的不便以及造成孩子的依赖性。

方法III也不是万能的,比如像价值观冲突,穿什么衣服、理什么发型等等,就不适合用方法III解决。父母能做的是通过以身作则影响孩子,父母可以作为榜样,作为咨询者参与,剩下来的就是“上帝,请赋予我……平静的心情来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并在这一刻牢记“你们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纪伯伦《先知》”。

最后我觉得文末最后作者一段“人际关系的信条”,已经摘录了全书的精华,值得细细体会,原文放上:

你和我建立了一种关系,我珍视这种关系并希望它能够持久。然而你和我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着自己的独特的需求和满足这些需求的权利。当你试卷满足你的需求或者你在满足自己的需求遇到问题时,我会试着真诚的接受你的行为。

当你和我分享你的问题时,我会试着用接受的态度倾听,并用我的理解来帮助你寻找你自己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让你领带我的解决方案。当我的行为干扰了你满足自己的需求,而为你带来问题时,我鼓励你坦诚地告诉我你的感受。在这些时候,我会倾听你的感受,然后试着改变我的行为,如果我可以做到。

然而,当你的行为干扰了我满足自己的需求,从而导致我对你感到无法接受时,我会与你分享我的问题,并坦诚地告诉你我的真实感受,想念你会尊重我的需求,会倾听我的感受,然后试着改变你的行为。

当我们两个人都无法改变我们的行为以满足对方的需求,并发现我们的关系中发生了需求冲突时,让我们自己来解决每个冲突,不使用任何一方的权力,以对方失败为代价来换取自己的胜利。我尊重你的需求,但是我也必须尊重我自己的需求。因此,让我们不懈努力来为我们不可避免的冲突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这样一业,你的需求将得到满足,而我的需求也会得到满足–没有人输,我们都会赢。

这样,你可以通过满足你的获得发展,我也同样可以。我们将永远保持一种健康的关系,因为它能令我们都感到满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挥我们的潜能,可以将相互尊重和爱作为双方的纽带,友好而和平的相处。

P.E.T读书笔记

一直没看P.E.T.的书,不知怎么总觉得和《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应该差不多吧,可能受封面色彩和图案干扰的缘故。前段时间在知乎zack西西爸爸推荐的书单中又有提到,想想还是买本《P.E.T父母效能训练手册》看看。

趁假期看了一半8章,还是有些不同的东西,想说说自己的体会,也算阅读分享吧。

《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虽说是“听说”,标题中也有“如何说孩子才会听”,但我的体会更多是家长和孩子交流的技巧,重点就是接纳感受、鼓励自立、赞赏、代替惩罚,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融会贯通。尤其表现在“倾听”上,当然可能和我当时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有关。

而P.E.T.在读到第二章时给我带来一些新的感受,比如:

  • 父母不一定要统一战线,硬要统一会造成其中一人扮演“不真实”的角色。
  • 父母不是圣人。不同情况下标准可能不一样,要说出自己的感受。
  • 你无法说能接受一个孩子,但又不能接受他的行为。(似乎和对事不对人的提法有矛盾,还没太理解)

但前八章给我最重要的帮助有两点,一是P.E.T的核心理念“问题归属原则”。原先我在和孩子交流的过程中侧重于倾听,但有时你会发现有些问题不是倾听能解决的,或者根本不存在倾听的机会。比如书中提到的一个例子:“孩子早晨上学时说好一放学就回家,但她回家晚了一个小时,并且没有打电话”。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孩子根本没觉得这是个问题,他也不需要找人倾诉,何来倾听。书里提到这是属于家长的问题,也就是“问题归属原则”。注意一点:属于孩子的问题,还是属于父母的问题,并不是说谁惹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属于谁,而要看这个问题影响到了谁,如果不被接受的行为影响了父母满足自己需求的权利,那就是“属于父母的问题”,这必须要由父母来负责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一开始碰到问题时,首先要分清是属于谁的问题?如果问题归属与孩子,需要由孩子负责,让孩子自己寻找解决方案,而家长就做好倾听工作就可以了。(这里家长往往容易犯错的是过多的干预,给孩子意见等等)倾听在书中提到有“用接受性语言接受孩子,从敲门砖到积极倾听”,这个目前觉得自己还做的不错,不细说。

如果问题归属于父母,那该怎么办呢?也就是说孩子的行为影响了父母,父母该如何和孩子交流呢?P.E.T中提到了“对抗法”,名字听起来很吓人,实际操作当然不是让你和孩子进行“对抗”,而仍然是和孩子如何进行很好的交流。从我的理解来看,属于孩子的问题,父母倾听,是属于“怎么听孩子才肯说”,而属于父母的问题,父母表达,则是属于“如何说孩子才会听”了。

要解决属于父母的问题,有三种方案:

  • 试着直接改变孩子;
  • 试着改变环境;
  • 试着改变自己。

对于最难的第一种想要改变孩子的方式,实际操作方法就是要采用“我-信息”的方式,这也是我收获的第二点。这个词很拗口,用前面的“孩子放学晚回家也没打电话”做例子,通常父母会说“你怎么这么晚回家,野到哪去了”,这个属于“你-信息”的交流方式,这样的表达方式会使得孩子一开始就拒绝和父母继续交流,属于一个“拒绝信息”。而如果采用“我-信息”的方式,“当你没有按时从学校回家,也没打电话说你晚回来时,我会担心,这会使我无法专心工作”,则是在表达父母自己的感受,一般包含三部分(行为+感受+影响):

  • 对不可接受行为的一个描述
  • 父母的感受
  • 这个行为对父母造成的实际而具体的影响

基于这样的表达,对孩子施加影响,关键是家长一定需要坦诚,说出孩子的行为对自己产生的实际而具体的影响很重要。因为如果没有向孩子说出这种影响,孩子不一定能理解,也没有很好的理由要去改变自己的行为。

我们也可以在称赞中使用“我-信息”的方式,这个就有点像“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书中提到的赞赏孩子的三个技巧了,即“描述你所看见的,描述你的感受,把孩子值得赞赏的行为总结为一个词”,乐妈之前有个很好的案例。看来对于“听说”一书我之前还是忽视了。不过P.E.T的整本内容层次结构有点写代码的感觉,很符合程序员的逻辑,if/else或者switch/case的结构很清晰,让你知道在不同情况下该选择。我顺手画了个流程图,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P.E.T”和“听说”两本书的相同之处在于文中都采用了大量的案例,帮助你理解、对照和思考,让家长能更贴近生活,找到和孩子交流的方法。

当然无论是对归属孩子问题的倾听,还是归属父母问题的“对抗法”,父母都不能期望能立即见效,积极倾听和“我-信息”的方式都可能只是一个起步,还是会有问题会使得父母和孩子双方出现冲突,而如何解决冲突还在“P.E.T”下半部,等下次我看完再分享吧。不过作为家长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坦诚、尊重和信任,我想如果能做到这三点,应该没有什么不能交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