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下南洋第二天马六甲(三)



饭后我们去三宝庙,虽说有点路,但继续走路,小乐的运动能力还是不错的,何况一路上都是风情。



从鸡场街出来,沿着马六甲河走了一段(这也是马六甲海峡的入海口,怎么不像钱塘江有潮水啊),太阳有点晒,我们就又串到了街道边的屋荫下。路口有一个小小的喷泉,鸽子在边上嬉戏,本想多驻留会,可惜走过的时候看到了死掉的鸽子,就急匆匆转进了Jalan Temenggong,这是一条印度风情的街道,在马来西亚,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是主要的民族,而我们从三宝庙回来时的的Jalan Bukit Cina则是一条华人为主的马路了,两条路刚好组成了一个环,而环的另一头就是三宝庙。



Jalan Temenggong走到尽头,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座纪念碑。不过过马路可要小心,在马来西亚经常犯错误的就是过马路左右看,由于当地车辆是靠左行驶的,我总是看反了,以为没车,想先过一半的。



纪念碑是抗日烈士纪念碑,上有蒋中正的题字“忠贞足式”,是抗战胜利后,1946年在三宝山建立的,埋葬了四百余具忠魂遗骨,后又于1972年重修。我和小乐在重修的石碑前,读了一遍碑记,都是繁体字,小乐还勉强能认。在碑亭碰巧的是我们又碰上了昨晚飞机同行,并一起打车到马六甲的嘉兴朋友,之后在兰卡威跳岛游的时候再次相遇,真是有缘啊。

虽说知道三宝庙不会大,之前在网上见到了迷你的郑和像,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它的小是如此地小,即使走到了眼前我也不认识,因为和在国内常规的景点实在是小太多了。至此我对马来西亚的景点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那就是小,迷你,不仅马六甲如此,槟城也是如此。





说是三宝庙,其实也就相当于一间院子,横匾上写着宝山亭,进亭的左手边就是可爱的郑和像,用可爱也实属无奈。院中有简单的供奉,放着一个三宝山维持经费的乐捐箱,墙上贴着的中文报纸在说华人保护三宝庙,避免城市建设带来的拆迁,如此保护已实属不易,不过看来华人的历史在这里并不是很受重视,有点小小的失望。



走出庙门,左边即为那口毒死很多人的三宝井。王井又称汉丽宝井,是苏丹为明朝嫁过来的汉丽宝公主而挖建的,据说喝过井水的外地人都回再回来。不过后来在殖民者入侵的时候,井水都被下毒,毒死了不少人,后在英国统治期间被荒废了。井确实是够大的,用铁网圈着。

没上山,从Jalan Bukit Cina华人街又转入印度街,街边的小店印度大叔在看歌舞片。我们顺便买了支雪糕,刚说两句英文,结果大叔和我们说中文,民族的融合使得各个都成了语言专家啊。



路过圣芳济教堂(St. Francis Xavier Church),是一座哥德式双塔教堂,建筑是不懂。



不过在教堂中正准备举行一场婚礼,摄影、音乐都在准备中,貌似新人是印度的。可惜我们时间不多,等不到婚礼的举行,领略不到异域的婚礼了。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小乐下南洋第二天马六甲(二)



继续我们的马六甲之旅,从圣保罗山下来,圣地亚哥城堡的左手边,远远地看到有一排低矮的房子,好不起眼,本来准备直接绕过了,不过有鉴于看到的景点都比较迷你,我不放心,还是小跑上去看了看门口,居然就是苏丹王宫。不过虽然小点,但怎么也是一王吧,而且门票还超便宜,貌似三个人也才5马币。



进苏丹王宫需要赤脚,这是我在马来西亚游玩非常喜欢的一点,很多博物馆或者寺庙都是如此,我们也就能席地而坐,边看边休息。



苏丹王宫中有讲来马六甲的各国人,中国的、印度的、爪哇的、暹罗的,还有苏丹上朝时各个大臣和使者的塑像全景,远远地我们就看到了明朝穿着明朝服饰的文官和武将。



上次说要讲一个马来西亚可能很有名的故事,也就是在这里了。看这幅图,就是故事中的主人公。有多幅大的画像,每幅画都有简单地英文故事描述,我和小乐也就边看画,边猜英文,偶尔查下字典,坐着挪动屁股,讲完了整个故事。



故事说的是马六甲的一个武士Hang Tuah受诬陷,苏丹(Sultan)要杀他,Bendahara(相当于宰相)把他给藏起来了,他的一个好朋友Hang Jebat不知道,以为他被苏丹杀死了,就起兵要为他复仇,把苏丹给打败赶跑了,这时候宰相又去请Hang Tuah复出平叛。一个为朋友,一个为忠义,于是马六甲最著名的两位武士之间进行了决斗,最后Hang Tuah打败并刺中了Hang Jebat,而Hang Jebat临死前把儿子托付给了Hang Tuah,看来是两个英雄重英雄的故事,有没有武侠的感觉。

为什么说这个故事很有名呢,因为我们后来在路上逛的时候,忽然发现这条路就叫Jalan Hang Tuah,Jalan在马来西亚就是路的意思。而刚刚我在网上看鸡场街的名字也就是Jalan Hang Jebat。



说完故事出来,肚子也饿了,反正也近,我们还是绕回鸡场街,这时对位置有感觉多了。边走边看,我也来出个镜。



LP推荐了古城鸡饭粒,据说网上众多好评,我想也主要是因为这块百年老屋的招牌吧,当然也少不了蔡澜的推荐。




店内不仅可以吃饭,楼上还有拍照的景点。老板挤眉弄眼的说北京的皇帝龙椅坐不到,到他这里可以坐,呵呵。不过国内的见多了,也不觉什么。



菜的味道还不错,不过饮料难吃,我还是喜欢路边的冰椰汁。吃的东西我也不懂,全部交给LP搞定,我只管付钱就是。



今天先到这里吧,接下来我们要去逛三宝庙了。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小乐下南洋第二天马六甲(一)



历经重洋到了马六甲,可把我们累坏了。迷迷糊糊地睡着,早上又迷迷糊糊地醒了,天似乎没太大亮,但却听到了鸡鸣声,让我以为回到了乡下老家。

马六甲只预留了一天游玩的时间,晚上还要赶回吉隆坡LCCT,准备次日去槟城。所以容不得我们睡懒觉了,起来才仔细打量了一下住的地方,吊扇颇为有趣,居然有5片叶子,静止时的模样像足了派大星(不知道派大星的建议好好去看看海绵宝宝)。



背好行囊去用早餐,就近进了一家华人的餐馆,氛围很像《初恋红豆冰》中阿牛家开的,一张张圆桌子,围坐着三两本地人,基本都是华人,悠闲地边聊边吃。(马来西亚整体给我的感觉生活节奏要慢好多,大多人都挺自在)我们也随意点了三份吃的习惯的,再来杯饮料,速战速决。



吃完早饭后鸡场街附近略看了一下,见到了这位“拿督威拉颜文龙”先生,马来西亚的健美之父。拿督是马来西亚的一种封衔,象杨紫琼就是。



匆匆略过,旋即兵分两路。主要是昨晚打车也就没能买成回程票,而旅店的Amay说昨天还有客人没能买到回LCCT的巴士票,只能打车回去,以防万一我先去买回程票,让娘儿俩先去荷兰红屋。

还是回旅店,让Amay带我去Melaka Sentral,同行的还有三位广西姑娘,她们是离开马六甲去下一站了。车上一姑娘问我是否还回酒店,我说是啊。然后就让我帮她寄张明信片,说她时间来不及了,朋友一定要从马六甲寄一张明信片。这个自然没问题,小姑娘高兴地直说马六甲之行就圆满了,呵呵。

回来的路上就像荷兰红屋进发,顺路买了张明信片,直接挑选了红屋的,拿着卡片对着建筑物看,也颇有意思。在红屋门后顺利会师,自然要先把他人所托之事先给办了。按卖明信片的店主说的,邮局就在红屋附近,可我们怎么也没看到,马路两边乱串,结果一问,原来眼前的就是,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进了邮局,让小乐帮忙去买邮票,写地址和寄信,寄回国内的邮票居然只需要0.5马币,也就是1元钱,真便宜。



事情办完了,我们的观光至此才正式开始。就像在行前准备中所说:“正是马六甲的殖民文化,可以在瞬间经历葡萄牙、荷兰、英国、马来苏丹、中国各种文化和建筑风格。荷兰的基督堂和红屋,葡萄牙的圣保罗教堂和圣地亚哥城堡,苏丹王宫,还有鸡场街和纪念郑和的三宝庙,都是小乐已经圈出来要光顾的景点。”我们也就从红屋开始。



马六甲的景点基本就是集中在圣保罗山的一圈(除了三宝庙),走路即可,当然还有浓郁马六甲风情的人力车,不过价格有点贵,而且他也就是匆匆拉你一圈拍个照,不符合我们的信步游。小乐虽说挺想做,但解释后也就算了,还是我们自己漫步游玩。



走过红屋,我们就往圣保罗山上走,每个城市都有一座山,我挺喜欢在山上可以俯瞰城市的风景,倒不一定是最高,比如在杭州,我就更喜欢保俶山,而非北高峰。马六甲是圣保罗山,槟城就是升旗山了,可惜在槟城的时候有雾不能尽览。



迎面就是圣保罗像,应该是新建的了,



残缺的教堂,连屋顶都已不见,



教堂中留有不少墓碑,我和小乐倒是找了几块,看着其上的英文磕磕巴巴地念了起来,看他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教堂附近有不少艺人,弹吉他的,绘画的,他们也并不因游客的到来而有所动作,保持自己的节奏,你看,连猫儿都那么地悠闲。




翻过圣保罗山,即是圣地亚哥城堡,



原以为号称城堡,总要有点规模,其实只有留下的断壁残垣。透过城堡的门看出去,大概是一颗芭蕉树吧,像足了一只开屏的孔雀。



先写到这儿吧,整理真是一项巨大的工作,我真担心自己能否坚持理完,明天讲个在马来西亚可能很有名的故事。

小乐下南洋第一天在路上



第一天,在路上。

准备出发

还没出门全家人都有点小激动,下午2点10分的航班,我们是早早就出门了。(我自己的心里还不是很踏实,不知道LP和小乐怎么样,第一次出国自助游,想想全家还得靠我这可怜的英语。)开车到机场附近,车子就停在了机场附近私人的停车场(20元一晚),陈师傅两夫妻人不错,挺热心,先是带路,又是帮拿行李,然后送我们到机场。结果到机场12点都不到,还意料之中获知航班延误了1小时。

解决了中饭,并顺带买了麦当劳的汉堡,不奢望亚航上的飞机餐。然后三个人就在机场等候,倒也不嫌无聊,都带了书,尤其对于小乐这样的书虫,还给她配了三本。(害的乐妈一个劲在路上说书太重了,下次再不带书,结果把小乐给惹急了,呵呵)瞧!这母女俩都掏出了本子写起了旅行笔记。下次把她们写的有趣故事分享给大家,在机场就有一段,暂时先卖个关子。

母女俩写笔记

航班的延误对我们的行程还是有影响,按原定计划2:10起飞,7:10到LCCT,我们要坐机场班车到马六甲,8:30和9:00各有一班,觉得还行。延误一个小时就危险了,而等真上了飞机,已经是延误1个半小时,而我们的末班车也彻底没希望了。(不过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选择去马六甲倒是对了,原计划是直接从LCCT飞槟城或兰卡威的,错了航班反倒就更麻烦。)果然,下飞机的时候已经过了9点,直接启动应急流程,决定打车直接去马六甲。

这样在机场也不急了。先出关,都是马来人,好在只要递证件,也基本不用开口。工作人员都比较严肃,小乐同学现学现卖,用马来语说了句再见“Jumpa lagi!”,马来叔叔就笑了。

再取汇,直接找有银联标志的ATM机,出国前办了张恒丰银行的卡,比华夏银行的卡更牛,不需要手续费,也没有一天一笔的限制。所以我们在马来西亚都是到ATM机上取款,用的差不多就再取点。

之后解决通讯问题,买马来西亚本地的电话卡。选择了digi,只是因为那两个小伙子会说中文,交流方便。不过从实际使用情况来看,digi并不好。一个是digi的信号差,经常不是满格;一个是说的时候是7天包流量,不限量使用,结果我3天没到就用完了,原来是7天450M;还有两怪事,我的iphone 4手机上网,微信可以刷文字,图片不行,微博干脆啥都不行,后来我只有连上vpn后才能访问。而在LP的手机上换digi卡后,经常无故手机重启,折腾了两天后,我把两张sim卡换了一下倒好了。

买卡的时候除了点故障,当时LP把登机牌放柜台上,上面贴了包裹单,好在回去找时,digi工作人员已经收起来了,谢一个。

然后就是打车了,不需要自己去和司机讨价还价,直接在柜台上买了去马六甲的出租车票。这点印象非常好,统一价,无需担心被杀猪,也不必担心拒载。在这里我们做了在马来西亚的第一件好事,同机上的嘉兴一家老小5人刚好也去马六甲,打车不方便,我们就顺路捎了一位老爷爷。开了个好头,之后每天都在路上帮助别人,帮助他人总是一件快乐的事。

出租车上,司机还是马来人,对马六甲也不熟,可能我们的旅店也不有名,两人的英文都够呛,真是鸡同鸭讲啊!只有打电话给旅店老板,让他和司机先交流一番。

司机不知一开始是否走的乡间小路,才两车道。我都觉得怎么吉隆坡首都也才这样啊!等后来上了高速,才觉得还有点象城市。高速上不适应的,一个是车子靠左行驶,还有一个是疯狂的摩托,轰隆隆的响声,那气势相当壮观。

这时已经都快11点了,小乐是累的迷迷糊糊了。和她说国外的月亮好像也一样圆,她也没啥反应了。

历经艰难到达酒店,最后还是靠的Google map(我事先把酒店以及主要游玩的景点都在Google map上做了标注)。之后我又想麻烦司机把老爷爷送到附近另一个宾馆,结果司机给我来了一句:“one ticket one destination。”一张票只能送一个地方,把我给蒙住了,咋说好话都不行,其实我也没说啥好话,除了please,help,我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无奈只有再打电话给旅店老板那,老板真是贴心啊,二话没说,就说那我来一趟,送他去旅馆。把我感动的,马来西亚真是好人多啊。

12点,我们下南洋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都累了,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