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读馆听课记

周六上午和小乐一起参加了越读馆肖老师的一堂古文课,去前我并不知道听什么,收到这任务估摸是乐妈听到文言文头疼,觉得都属于阅读问题,一并交给我就行。不过我也很开心,早想去感受下越读馆的课,也学习几招。(刚被批评了,小乐说妈妈可不是头疼文言文,就是要我去体会越读馆的;-)

肖老师的课讲的是“文言之趣”,估摸是想打消孩子们对文言文的恐惧。开篇从神智体谜引出一首有趣的七言律诗,讲了个苏轼以智伏辽使的故事;之后仍以猜谜的形式推荐了七本经典古文书籍《史记》、《世说新语》、《古文观止》、《太平广记》、《西湖梦寻》、《 聊斋志异》和《人间词话》,一时家长们拍照的拍照,记录的记录。七本书小乐猜中了《世说新语》和《 聊斋志异》,我作为家长也参与答了一个《人间词话》。而在说《太平广记》时提到了《书剑恩仇录》的赵半山,就更合小乐胃口了。

除了书的推荐,还有方法“文言翻译八字决”,虽说因时间没展开,但是听着对英文翻译也适用;更有阅读时的“可字批注法”,以“可”+“形容词”的方式捕捉古文中的异常之处(异于常人、常态、常识),再以“可”字批注的方式进行点评,如可疑、可恨、可爱、可怜等等。

一个好的课堂,除了提供技术和方法,更需要有实例和练习。实例选取了一段史记中的《高祖本纪》:

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徒多道亡。自度比至皆亡之,到丰西泽中,止饮,夜乃解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告之,妪因忽不见。后人至,高祖觉。后人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诸从者日益畏之。

让孩子们分析文中的有哪些人物,是否有异常之处,然后对选出的人物做“可”字批注。这正是我最有兴趣听的部分,而肖老师在课上的几点提示让我颇有收获。

通常选择文中的人物时,我们的思维会局限于主角,比如高祖,再多想一点就是老妪,但是肖老师提醒除了高祖和老妪之外的人物呢?再细看文中,不仅有“行前者”,还有“后人”,乃至最后的“诸从者”,甚至还有非人类的“蛇”,顿时让人脑洞大开,觉得文中的人物丰富了许多。

从之后孩子们的回答来看也变得多样化,小乐的视角完全是站在蛇的角度,她在课堂上的回答是觉得蛇“可怜”,平白无故在路上被斩了;回来的路上更是告诉我还觉得刘邦“可恶”,依然是站在蛇的角度。或许和文章的主题无关,但这里又需要赞的一点就是肖老师在课上一直强调的是这里的回答没有对错,同时也告诉孩子们需要代入到时代中,不能完全以现实思想观点来看待。

在每个孩子的回答后,又提出了几个问题,首先是“你觉得这个故事可信吗?”,孩子们全部摇头不可信,不过紧接着的第二个问题“司马迁相信这个故事吗?”,就非常有意思,让我很是佩服。确实以现代科学的眼光来看,白帝子,赤帝子都不可信,所以孩子的回答都不稀奇;但第二个问题的好,就在于代入当时的时代后,“司马迁是如何看待这个故事的呢”,必然引发更多的思考,诸如对人物的神化,尤其是帝王的神化,那背后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听到此处,不由让我也掉一句古文:“文当如是学也”。

一个小时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回家的途中,我开玩笑问:“肖老师的课和童老师的课一样吗?”
小乐点评曰:“肖老师上课激情很足,不过发声会比较累;童老师不那么‘二’的时候还是比较沉稳的。”
我打趣道:“不知道会不会是我们这些家长坐后面的缘故啊😄”

最后除了家里已有的《世说新语》、《古文观止》之外,估摸着得把几本先给补齐了。

小马桶

它诞生了。虽然只是地上的一个坑,但这就是它的全部——马桶。

马桶刚诞生,就迎来了它的第一个任务。一个有两片的,圆圆的东西凌空在它的头顶上,然后……不说了,总而言之,马桶刚出生,就踏上了上班族的生活。不过它既没有薪水还每天工作二十四个小时。但是,它毕竟还小,不仅心灵小,身板儿也小,所以……

有一天,马桶被装满了。但人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排泄。所以马桶里的排泄物溢出来了,淹掉了整个马桶。马桶一不高兴,就和人们闹脾气。它让排泄物四处流淌。大概是忍受不了异味吧,人们安慰马桶,给它清理尿布以及各种脏东西。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人们开始想办法了……

当当!现在是古罗马时期,马桶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成长。这时,马桶的兄弟下水道和马桶成为了好朋友。它们形影不离。马桶一得到“好东西”就马上分享给下水道,这速度比人们给马桶换尿布时当然要快得多。但是,即使是好兄弟,闹别扭也是难免的。

这天,马桶给了下水道一个好东西(你懂的)。下水道见了,爱不释手,玩个没完。与此同时,马桶又有“好东西”想和兄弟分享了,它把东西传了下去。可下水道现在还在津津有味地玩之前的好东西。两个“好东西”撞在了一起,分不清谁是谁,也把下水道给堵住了。结果马桶看自己的好兄弟半天没反应,还以为它不想和自己做朋友了,一生气,就和下水道“绝交”了。由于马桶和下水道在之后一直合作不愉快,导致罗马灭亡后,它们各奔东西,一直到都铎王朝,才再度结为知己。

有这么一段时间,马桶又变成一个地上的洞,孤零零的一个人,它又开始怀念和下水道做朋友的时光了。它开始后悔:要是当初没和它分开多好,我们能一起玩。

时光流逝,都铎王朝来了。终于,马桶碰到了久违的好友下水道。“我们终于见面了!”马桶和下水道的合作又开始了……

后来,马桶和下水道更加亲密无间,它们时时刻刻都在一起,从不分离。终于,它们的友谊升华成了一种境界,这使他们最终融为一体,那就是——
抽水马桶和下水管道!

在黑暗中飞跃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惹祸了。

我只是跳绳时太用力了而已——把窨井盖踏掉了。

唉,然后我就一脚踩空,像一颗反向行驶的导弹一样直直地掉了下去。眼前黑黑的,我估计爱丽丝掉进兔子洞的感觉应该和我差不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前有光了。我不再凌空,碰到了一个物体。不是地,这个物体不硬,而是软软的,湿湿的,还有……

恶臭!我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但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居然是——大……大……大便?!

“好吧。”我安慰自己:“有东西总比无尽的黑暗要好。”我接受了我掉进一个茅坑里这个事实。

我蹒跚着爬起来,脚因为长期凌空而轻飘飘的,没半点力气。大便的臭气熏得我晕乎乎的。走到明亮的大街上,我突然发现,所有在街上的人都穿着汉服!他们都穿着古时候中国的衣服,还挽着发髻,穿着布鞋。在抬头看看房子,都是古色古香的木头建筑。我很好奇,心想:“这是仿古街道吗?”

但另一个事实重重地打击了我——我浑身上下都是大便。我急于找个地方洗澡,只好厚着脸皮敲开了一扇门。(老师点评:又一个为了文章好看不要命的!)

开门的是个老太太,她瞟了我一眼,一脸厌恶,断了一盆洗菜水对我当头浇下。大便倒是没了,但我身上东一片菜叶西一片菜片,更像叫花子了。我赶紧问老太太:“这是哪儿啊?”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呯”地一声把门关上。(老师点评:反应写得好!)

我在街上游荡着,其他人都各忙各的,没空理我。不过,当我看到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来时,我明白了什么。那人头上戴了一顶乌纱帽,身穿官服,是个朝廷命官。那顶乌纱帽说明——

现在是明朝!

我终于搞清楚情况了。也就是说,我从下水道穿越到了明朝,可是,是哪个皇帝当权呢?

我边想边走,不知不觉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装上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拦住我,说:“大胆,竟敢擅闯紫禁城!”我这才发觉,我站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前,而这个宫殿,就是故宫!

“是何人如此喧闹!”一个雄浑的声音想起,一篇金色亮花了我的眼睛。那个士兵跪下了。而直觉告诉我,在我面前,身穿平常百姓衣服,竟然是微服出游归来的皇帝!

那个士兵低着头,跪着,声音颤抖着:崇祯陛下!我很兴奋,这辈子还能见到皇帝!

皇帝看着我,显然很不满。但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你就是崇祯吗?比我想象的高嘛!你千万不能杀袁崇焕,不然你就完了!不能……”还没等我说完,他就龙颜大怒:“拖下去,斩了!”

我被拖进了监狱,又是一片黑暗。我感觉上升,上升,一切又都不见了,结束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