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吉尔伽美什是三分之二神

晚上9点15分,我拿起《神祇、陵墓与学者》去小乐的房间,说:“我上班去了。”乐妈惊愕了一下,抬头看到我的书,也笑了:“上夜班啊,一会我也来。”

之前在念《神祇、陵墓与学者》时说到了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莱亚德在亚述古都尼尼微发现了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的图书馆,发现了大量的刻有楔形文字的泥版,其中有《吉尔伽美什史诗》。《吉尔伽美什史诗》是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文学作品,是已发现的最早英雄史诗,主要讲述了苏美尔时代英雄吉尔伽美什的传说故事。很多学者认为荷马的两部史诗都深受其影响,其中大洪水章节与圣经中的诺亚方舟的故事如出一辙。

史诗中的吉尔伽美什是女神宁松之子,是拥有超人力量的半神,并特别强调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Gilgamesh was his name from the day he was born,
two-thirds of him god and one third human.

说到这里时,小乐的问题来了:“为什么吉尔伽美什 三分之二是神呢?”

是呀,在波西杰克逊里说到的希腊诸神的后代时说的都是半神 ,一半是神,一般是人,这也好理解。你要说四分之一是神,或四分之三是神,那考虑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还好说,可这突然冒出个三分之二出来,演的是哪出呀?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秉着严肃认真的态度求助于互联网。首先发现这三分之二神从古至今似乎就只有吉尔伽美什特别提到了,其次只要是问题,还真是有人分析的,尤其这还算个有趣问题吧。

今天晚上就要给小乐讲讲这个三分之二神神的来历,小乐也等不及想知道了。

小乐说:“还是没听懂。”

当然听不懂了,啥是三倍体、四倍体呀?现在的问题从神话故事到了生物学,当初学的生物课早忘的一干二净了,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补习生物知识。

生物的遗传主要和染色体有关。细胞内同源染色体的数目,只有一组的称为“单倍体”,两组称为“二倍体”(或双倍体),更多组的就是多倍体。人类除了精子和卵子是单倍体,其他细胞都是双倍体,金鱼、蚂蝗是多倍体。而如果一个人类胚胎部分染色体为多倍体,多数不能正常发育。在二倍体生物中,有一个过程,将双倍体的细胞分裂成单倍体,使配子结合后的合子为双倍体,称为减数分裂。

“老爸是二倍体,细胞分裂一半,老妈也是二倍体,细胞也分裂一半,组合在一起就是你,还是个二倍体。”
“那神可能是个多倍体了?”

对了,我们以无籽西瓜 为例,一般的西瓜是二倍体植物(即每个细胞内有2套染色体)。用秋水仙素处理萌发的普通西瓜幼苗,使染色体加倍成为四倍体。

“什么是秋水仙素?”
“秋水仙素是一种粉末,有毒,你可以当做药王弟子程灵素提炼的药物,它是从秋水仙的种子和球茎上提炼出来的白色或淡黄色粉末,最先用于治愈风湿病和痛风,但在植物学应用上用来诱导植物发生多倍性。”
“等到有了四倍体西瓜,用它做妈妈,普通的二倍体西瓜做爸爸,杂交后就产生了三倍体种子,四倍体妈妈分裂一半是两个,二倍体分裂一半是一个。等种下三倍体西瓜的种子,生出来的就是无籽西瓜,是个三倍体怪物,它的三分之二来自于四倍体的妈妈,就相当于吉尔伽美什。这种西瓜无法通过种子繁殖,也就是说没有后代。自然界内不能大量自然产生,只能人工生产。”

回到吉尔伽美什三分之二神的问题来说,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妈妈女神宁松不是普通的神,而是四倍体神,父亲是二倍体的人,生了吉尔伽美什是三倍体,三分之二为神,三分之一为人,有一点有利的证据是吉尔伽美什没有后代。

“原来吉尔伽美什是无籽西瓜,他们一家都是怪物。”

这就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引出的故事,其实我想说的是孩子的问题都是有意思的,有没有理是另一回事。别挡住孩子的发问。

参考文章:

破译楔形文字

我们都知道商博良破译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但同样是古文明的两河流域采用的楔形文字,其破译确很少有人听说。

今天我们说说楔形文字的破译,这个人就是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格罗特芬德,德国人。1802年时27岁,还是一名中学代课教师,因为一次打赌促使他破译了一段楔形文字的前十个字符,他的破译方法放到任何一个时代都堪称绝妙。

格罗特芬德酒醒之后开始研究,他的手头不过只有几张拙劣的波斯波利斯铭文的临摹本,其中有几块泥板上也刻着三种字体,并且很明显地分成三栏,但是不像罗塞塔石碑能做对照,因为这三种字体谁也不认识。

当时的学者们通过希腊作家的作品通晓波斯波利斯的统治者的历史,格罗特芬德也不例外。将近公元前540年,居鲁士大帝建立了第一个强大的波斯帝国,宣告了巴比伦的终结。所以格罗特芬德认为铭文中应该至少有一列征服者的语言。他先是论证了楔形符号是一种文字而不是装饰,然后得出结论楔形文字应该从左向右读,但这些对文字的破译用处不大,而破译真正天才的一步就于化繁为简。

格罗特芬德手头的临摹件是刻在纪念碑上的铭文,他的天才想法在于:不要觉得人们会突然改变在纪念碑上题词的习惯。祖辈们的墓碑上刻着“安息吧”,他们的子孙后代很可能会将这一习惯沿袭下去。

格罗特芬德知道新波斯纪念碑的碑文开头是一成不变的,枚举着世袭的传承:
X,伟大的王,诸王之王,A和B的王,伟大的诸王,诸王之王Y之子……

基于此猜想,第一个单词是国王的名字,紧随其后的一个倾斜的楔形字符是单词间的分隔符;接着一定是两个单词,其中之一的意思就是“国王”,而“国王”这个单词在铭文中肯定是重复不断出现。

于是格罗特芬德推出了一个公式化的排列:
X王,Z之子
Y王,X王之子……

其中有一个名字后面没有“国王”,祖父、父亲和儿子三代传承,其中父亲和儿子是国王,而祖父又不是。格罗特芬德从已知的波斯国王中找到了符合上面的祖孙三代,而这两个国王就是大流士和薛西斯。就这样格罗特芬德认识了楔形文字的前十几个字符,这个文字的破译不逊色于福尔摩斯探案啊。

知道“楔”字怎么念吗?不是qi,而是xie,可怜我给小乐讲,念别字念到现在。

埃及考古的第一人

《大人孩子都能懂的时间简史》不畅销啊,念了两天,就被小乐拒绝了,现在我们换《神祗、陵墓与学者》,一本有关考古的书,而说到考古首当其冲的就是古埃及,也正符合刚看完雷克.埃尔顿的《埃及守护神》的小乐的兴趣。

作者说:“我极力推荐大家从本书的第71页开始阅读,及从第二部‘金字塔之书’中关于埃及的一张读起”。太好了,那我们就翻到71页。

埃及考古发现是1798年拿破仑的埃及远征开始,当时拿破仑指着金字塔对士兵训话,“士兵们!四千年的历史在俯视着你们!”也是以一个欧洲人面对世界历史时说的话。虽然这场战事一年之后就失败了,但长远看来,它在政治上开启了现代埃及,在科学上促进了对古代埃及的研究。

说到埃及考古的法国人,大家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商博良,第一位识破古埃及象形文字结构并破译罗塞塔石碑的学者,我们后面会说到他。不过今天要提的这个比商博良还早,没他也就没商博良什么事了。

在法国人出征时,除了士兵,还有175名饱学之士,却被士兵们称为“驴子”,有天文学家、测量学家、化学家、矿物学家、技术专家、东方学者、画家和诗人,其中一位特别的人物就是多米尼克.维万.德农,由风华绝代的约瑟芬向拿破仑推荐的绘图人员。(不过明显看起来名气没有商博良大,维基百科中文中居然没有他的介绍)

德农是个很神奇的人物,路易十五统治时期,他是法国皇帝路易十五情妇蓬巴杜夫人的宠臣,作为公使去了彼得堡,又深受卡塔琳娜女皇的青睐,眼界开阔,风度翩翩、喜欢女人。

“那和韦小宝有点像的!”
“也不完全像,德农号称是对所有的艺术都略知一二,韦小宝可只会鸟生鱼汤。不过他们俩在左右逢源上还是挺像的。”

后来德农又去了瑞士做外交官,法国大革命时匆匆赶回法国,却发现自己出现在放逐者名单,财产也全都被充公。只好在巴黎贫民窟度日,卖画糊口,直到遇到了一位救星,路易.大卫,革命画家,德农通过为他设计的服装草图制版而获得了好感,再逐步进入上流社会,罗伯斯庇尔发还了他的被充公的家产,接着又认识了约瑟芬,也有机会在拿破仑前路面,并获得了参加埃及远征的机会。

德农从尼罗河畔回来后,成为了法国博物馆的总监,跟着在欧洲战场南征北战的拿破仑,到处搜刮掠夺文物,使他们成为法兰西的一笔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