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算”故事接龙游戏

精灵社从5月份开始至今也有半年多了,发了有近200篇文章了,形式自由,孩子们没压力,也很喜欢。不过我们还得继续琢磨,怎么能变得更有趣呢?

和乐妈同时想到了一个主意“故事接龙”,缘起于以前家中玩的一个桌游“很久很久以前…”。故事总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每位游戏参赛者需要根据手牌讲述一个故事,中途会被别人打断,抢走故事的述说权,前面说的带劲,到了你就可以把主人公直接给说死了,非常有趣。

和小乐讲了金庸的著作由倪匡代笔的事,写天龙八部的时候,阿朱貌似就是被倪匡你写死的。(不知道是否确切)

有了初步想法后,全家一起对游戏进行讨论。我们对游戏进行了简化重设计,当然不需要那么多手牌了,核心还是采用故事接龙的形式,不过为了增加游戏的趣味性:

  • 接续的作者由上家指定;
  • 借鉴桌游中的手牌,我们增加了规定在文中必须出现的词语,也由上家指定;
  • 大家人不在一起,接续时间不能过长,否则听众要有意见了,所以还得加上期限;
  • 每位小作者都很忙,万一无法完成怎么办呀?再增加惩罚条例。

怎么惩罚呢?
乐妈说:需要曝光,拍照片发布。
小乐又担心:不能伤害身体,还有心灵。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规则逐步丰富成型。

还得给游戏取个名字,也叫“很久很久以前”?重复了。“故事接龙?接又有点老土。最后乐妈出了个点子“我说了算”。我开玩笑说:“好像是我说了不算吧!”确实,这龙接得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最后,乘热打铁,为了锁定小朋友们的心不动摇,决定立字为据。由乐妈草拟合同,让小乐带到学校和小伙伴们商议具体事项,同意的就画押。没想到小朋友们都欣然参战,今天,故事的第一篇出炉了,让我们期待游戏的进行吧。

孩子们的表现

精灵社的第二次活动在周日(11月17日)上午9点再次开启,本次活动主题是“每趟旅程都是一场追寻”

在组织前,我们告诉孩子们是看一部电影,至于看什么电影,保密。孩子们带着好奇来到我们家,乐乐之前一直追问我们“是看什么电影?”我们也同样告诉她“保密”。孩子们和家长的到来给家里带来蓬勃生气,我喜欢这种感觉,只是大家在一起时间少,还略带拘束。

星云剑来的最早,我拉他到角落:“那些招式都是你自己想的?”他点头,这娃的长篇一直还在继续中,而且武打招式名字取得很专业。韵霖居然没吃早点,给她泡了米糊,却说吃不下去。逸凡因为迟到,在电话里求我,能不能不做平板?呵呵,迟到是必须要接受惩罚的。最后,唱了两段歌算是谢罪。

活动从乐爸讲的一个小故事开始:一穷小子去买吐司路上遇到梦中情人坐在别的男人的新跑车上,然后立志要参军,要离开小镇的故事。乍听,这个故事让你想到什么?
“这是一个骑士遇上敌手的故事!”当乐爸说这是一个骑士遇见敌手的故事时,孩子们不约而同发出
“啊?!”
“有没有小朋友发现这个故事中哪个是骑士的?”乐爸反问大家。
明显大家还没从迷惑中走出来,于是乐爸又回到刚才的故事,边看边找:“骑士是基普…土司是圣杯…牧羊犬是险路…公主是梦中情人………”孩子们一个个全发现了,孩子边找边会心地笑,我想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普通的故事怎么可以这么理解!

既然孩子知道怎么找,于是乐爸又问“在你们看过的书或电影中,有没有在这个旅途中我想去追求什么的?”
逸凡说:“《人在囧途》算不算?”耶,这个我也没发现,赞一个!
“哈利波特第七册,他们一直在找死亡圣器!”乐乐也开窍了。
“《仙剑奇侠传》中他们去找圣珠!”韵霖也发挥了。
看孩子们暂时没有了,乐爸提了一个名字“布莱梅的音乐家”。
“奥,好几个驴子、鸡呀什么的!”锚锚抢着说。分开多年,我对他都有点陌生了。
乐爸又带大家回顾了这个故事“他们后来去布莱梅了吗?”
“没有……”孩子们回忆中。

再把孩子的思绪拉回来,乐爸总结了有关追寻中的五项要素:追寻者、目的地、前往目的地的指定原因、沿途的挑战与考验、前往目的地的真正原因,并揭晓今天的电影《绿野仙踪》。孩子们发出“噢”的长叹声,这个故事大家都看过书,果果还说看过一部电影,和这个故事差不多。

电影是美国30年代的,那个年代的电影给我的感受是“女主角清纯漂亮、剧中不乏歌舞”,歌舞更让我想到秀兰邓布尔的踢踏舞。乐爸前几天打算做这个活动时就让我看一遍。这个电影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纯朴、可爱”,中间的台词幽默诙谐。

看电影的过程不表。看完电影后,乐爸让大家找一下剧中的五要素。有了前面的铺垫,孩子们五个要素都能讲出来,
“那除了想讲回家之外,还想讲什么?”
“没有地方能像家一样!”果果率先说。
“勇气其实埋藏在心里!”锚锚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很坚决。
孩子们可能还不习惯看好电影去思考,所以没有更多的回答。
乐爸继续引导:“换个角度,大家有没有没看明白的,有没有问题?”
“那个舞跳得太多了!”锚锚的话引我们笑了,年代不同了,他们喜欢的和我们不一样,必竟片中的芭蕾舞、踢踏舞、美声等等,他们从小接触太少。
乐爸又问“这个女巫很可怕,她很容易一下就死了,为什么一下死了?”
“泼了水!”哈哈哈,真可爱。

乐爸继续问“刚才看下来后,你有什么疑问吗?”
“电影中为什么最后说是一个梦?”乐乐疑惑地问。
于是孩子们的辩论开始了,这是不是一个梦?
“龙卷风的确发生了。”
“龙卷风把它吹过来,撞晕了她。”
“啊,是梦啊?”有小朋友奇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梦。”
“是梦,因为她都躺在床上了。”
“可她不是回去了吗!”
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发表着各自的感言。
乐爸说:”那这倒底是一个梦,还是不是一个梦?”
锚锚的结论是:“是梦,因为后来那姑娘都躺在床上了!”
“她是敲了三下鞋跟才回去的!” 乐乐反驳道:“可是真实的在书上说,它确实不是一个梦!”
果果说:“我觉得不是梦,因为多萝茜她自己都说了嘛!”
锚锚继续坚持认为这是一个梦: “她自己认为,你在做梦的时候,又不知道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因为你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自己做了一个梦,然后发现醒来的时候就非常正常!”
“可能从头开始就是一个梦!”逸凡和乐乐一致有了新的思路。
锚锚虽然认为是一个梦,但并不认同电影从头到尾都是梦:“不是,肯定是龙卷风还来很大的撞击,所以龙卷风是真的!”
有意思的争执,不在于正确答案,而在于每个人的思考。时间关系,只有暂时打住了。

之后孩子们没有再问其它问题( 孩子们还是不太会提问呀),不过乐爸早有准备,抛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多萝茜一开始就拿到了水晶鞋,为什么不让她直接回家呢?”
百雍:“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家。”
逸凡:“可那个女巫说她(多萝茜)不相信她呀!”
锚锚:“不然电影就太短了!” (难怪加入那么多的歌舞啊)
孩子继续表述。乐爸问: “多萝茜是不相信女巫,还是不相信什么呢?”
乐乐冲口而出:“不相信魔法!”
锚锚是今天表现最为活跃的:“她是相信魔法,但是不相信没有地方会比家还好!因为她前面离家出走,肯定是觉得家不好,然后,后来认识到家是最好的,如果是梦的话,她认识到自己的家是最好的,于是女巫就让她回来了!”
怎么样,这个回答是不是已经说明他思考得有些深度了,把乐爸的话也全部都抢完说掉了!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电影最开始的场景是灰色的?”
乐乐: “因为后面是魔幻的世界。”
锚锚:“因为她前面讨厌家,后面觉得那个世界很新奇,表达她兴奋的感觉。”
乐乐补充:“第一她心情不一样,还有世界本身就不一样” 。

第三个问题:“最后稻草人、铁皮人和狮子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得到了脑子、心和勇气,你觉得那起作用吗?”
锚锚:“不起作用,因为他们本来就有了,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
韵霖:“起作用了,心理作用。”
乐爸又问:“假如说不起作用的话,那他们本来有脑子、有心和有勇气吗?”
有说:“没有。”有说:“有,他们没发觉而已!”
乐爸说:“那你们从哪里看出来的,你们来发掘一下看!”
“稻草人老是说‘我想到一个主意’”
“他看到一个台灯(其实是吊灯),然后让铁皮人砍掉它,就掉下来了。。。还有(多萝茜)救他的时候,他想到可以把钉子掰下来。”
那铁皮人有心吗?
“铁皮人是最关心别人的一个” “他最会哭”
那狮子,他有勇气吗?
“有,他如果没有勇气的话,就不会去城堡里救多萝茜了”
“多萝茜被关在城堡里时,他是第一个说要去救她的”
“如果没有勇气,他怎么去跟兵打架呢?!”

第四个问题:在电影中,他们一直没有发现自己原来早就有了自己在寻找的部分。那这部电影是讲什么的?
“想回家!”
“因为她觉得对不起她的婶婶,所以想回家!”
“等下,第二个问题好像按照情感上说不通,因为开始不喜欢家,后面就感觉家好,但后面还是用了黑白,所以说不通!”逸凡思维跳跃,在第四个问题的过程中又穿越到了第二个问题。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让我也恍然大悟。

最后乐爸的总结是:“这个故事是讲希望和成长的故事还有友谊!”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没有标准答案,不需要象考试那样,你理解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而最后一个《西游记》的例子,当孩子们发现同样是四个主角,外加一个小动物,居然和《绿野仙踪》是一样的格局,并惊喜地发现谁对应谁,哇,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联系在一起过的。

活动结束了,当屏幕上出现“作业”时,孩子们大声呼喊:“啊,不要啊!”
哈哈哈,好吧,我们不急,孩子你慢慢来!

乐爸按:
《阅读是最浪漫的教养》的“从阅读到写作”一章中,AB宝的爸爸李伟文提到:好问题比好答案重要,孩子有没有想象力、创造力以及主动探索的精神,看问的问题就知道。问问题需要勇气和能力,也就是说,需要不断的训练。不管面对何种状况,孩子如果能大胆地问,并且问出好问题,便等于拥有追求新知识以及超链接的能力。

而李伟文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看电影,类型涵盖艺术、科幻、音乐、惊悚、动物……通过问问题可以知道孩子看懂多少,能不能理解角色之间的对应。如果看完电影没有讨论,没有让她们发问,这电影就白看了。

这也是我考虑这次精灵社观影会的出发点,不仅仅是看电影,更重要的是问问题,不过习惯不是马上就能养成的,这一次还只是开始。

精灵社的观影活动 - 关于追寻

这是精灵社第二次组织活动,这一次选择了看电影,当然和通常的坐在电影院里不同,没有饮料,没有爆米花,也没有强大的音效;有的只是几个小朋友在一起,坐卧自由,但还需要提问题,还需要动动脑子,说出电影想要告诉我们的东西。

选择了前段时间提到的《每趟旅程都是一场追寻》作为本次观影会的主题,希望能给孩子们带来启发。孩子们的表现也非常不错,观察仔细,有的思路也挺奇特,详细的记录要等下一次了。先把为活动准备的slides放上。

PDF版本文档可以从微盘上或slideshare上下载。

精灵社来了



突然间冒出来的主意,来自于和小乐在路上的闲聊,小乐给我讲同学的文章,关于她的第一只小狗,和小狗的接触,因为不小心而造成伤害,以及和狗狗的分离和思念,我被打动了。之后小家伙有给我说同学们的各种作品,漫画的奇思妙想。我们一直在追求民国孩子的朴素文风,台湾孩子的自然表述,其实我们的孩子们也有的是创意,有的是真实的情感,只是平时被大人们给忽视了,或者加上了过多的条条框框。

为什么就不能给孩子们这样自由自在的空间呢?于是我给小乐提议要不组织一个你们自己的社团,开设一个微信公众平台账号。建议马上得到了全家人的响应,说干就干。

电话联系小朋友,申请公众账号,取一个什么名字呢?最初小乐的想法是“自由精灵”,就像多比(一个渴望自由的小精灵),可惜不知为什么微信上和自由相关的名字总是不能注册成功,于是我们选择了精灵社,由一群小精灵们组成的社团,微信号FlyingFreeSpirit,飞翔、自由的精灵。

对于社团,我并不想干涉太多,我的定位只是技术支持。至于发什么,该给文字配什么图片,都需要孩子们自己来决定,所以一早又和小乐讨论了一下微信平台都需要做些什么。

需要写个介绍。 要有成员,组成一个团体。
或许每个人都应该取个笔名,象鲁迅。一方面比较酷,另一方面还可以伪装。 开篇,当然也可不要。
当然最关键的是要有投稿 需要校对。如果稿子多了还得审核。
配图很关键,也是可以让孩子们获得参与感。 当然千万千万不能忘了推广,各位可别忘了转发和点赞哦。
至于之后在校园中发生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小精灵们开始起步了,第一篇也已经发出。虽然我也不知道孩子们能坚持多久,但还是套用“在我家里常说的话”,100天才能养成一个习惯。所以孩子们,先准备100篇文章吧。

欢迎大家关注精灵社,搜索“FlyingFreeSpirit”,添加关注即可。孩子们会带给不一样的心灵感受。

FlyingFreeSpir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