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思考和三个笑话



前天说到胡适的“无为而治”,所谓“无为”,并不是什么也不干。胡适上任时,全校共有三百多学生,分散于四个学院十七个系,致使学校经费异常困难。为此,他大刀阔斧地裁掉工学院、法学院和经济系,只设文理学院和社会科学院以及中文系、外语系、哲学系、数理系等7个系。为了沟通文理,他亲自兼任文理学院院长,让有志于数理的人学点文史知识,有志于文史的人学点自然科学。事实证明,胡适的这一做法效果很好,比如吴健雄当年是数理系的学生,却肯在文科方面下很大功夫。有一次她还在胡适指导的作文课上获得100分,这件事不仅对吴健雄的影响很大,也成为胡适津津乐道的话题。

小乐问:“吴健雄是谁?”

“吴健雄是著名美籍华裔物理学家,被称为“世界物理女王”、“中国居里夫人”。”

“是个女的啊,听名字我还以为是男的。”

“吴健雄的丈夫还是是袁世凯的孙子,叫袁家骝。她被世人誉为居里夫人后最伟大的女性科学家。”

沟通文理不仅有利于提高学生的素质,而且还是涉及到教育的目的何在。简单说,过早接受专才教育,不仅会因为知识面狭窄而难成大器,还容易成为会说话的工具,

“什么是会说话的工具?”

“嗯,它后面还有半句,不会思考的奴隶。就是说没有自己的想法,比如在学校里,可能老师也会有做错的地方,但学生们可能会觉得老师说的肯定都是对的。”

“哦,我给你们讲个笑话。”

“好的呀。”

于是小乐就给我们讲起了笑话,还一口气讲了三个(她讲的比我记录的要更生动,我只是记了个大意):

有一个法国人到英国餐馆吃饭,一位侍者把一碗汤端上来,看了看外面说:“好像是下雨了。”法国人拿起汤尝了尝,说:“是呀,吃起来也象雨。”

有一个人在餐馆里点了份牛排,很久都没来,就一直催,还喊:“我已经喊了都不下十次了。”服务员看了厨房里,毕恭毕敬地对他说:“先生,十份牛排是不会那么快煎好的。”

一位女士带女儿到快餐馆用餐,服务员问:“你来点什么?”

“炸鸡腿可乐冰淇淋双层汉堡巨无霸薯条蛋挞…”

当服务员把一大包端给她时,女士惊异地说:“我还没点呢,我刚才只是给女儿念菜单。”

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说:“这几个笑话都很有意思,都是缺乏思考的结果。”

“就是,也不想想她们两个人怎么能吃地了那么多。”

原以为《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念起来会比较枯燥,不过从讲叙胡适的故事来看,小家伙很挺能接受。“文理沟通”、“缺乏思考”,虽然还有些遥远,但润物细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