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记事

多亏小乐的寒假作业——“采访爸妈的青春记事”,使我又想起了以前的趣事和糗事。

小时候我也喜欢看书,只是那时看书的渠道少,资源相对匮乏,同龄人对连环画一定不会陌生。在小镇电影院旁边,有一个书摊,几排扁扁的木头书架,书架是可以折叠的,收摊要回家了,一折就可以挑着走。架子上一排排竖地插着连环画,正面朝上,花花绿绿好吸引人,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摊前摆着几根小板凳,去的早可以坐着,也有站着的,都沉迷于其中。老板的年纪总有四十多了,连环画看一本也就一、两分钱,大概吧,刚想的时候发现都不确切了。

从小学开始看连环画在书摊泡,到后来上初中迷上武侠小说,我的武侠启蒙是从书摊开始的,梁羽生、金庸、古龙,到了温瑞安是高中时的事了,当然还有鱼目混珠的全庸吉龙作品,往往还带点色。看整本的小说就不是在书摊边能看完的,于是又兴起了租书的念头,钱自然是省吃俭用省下的,平时也没舍得花,都捐给它了。租来的书不能让家里知道,大多数时间和小乐一样,把书也带到学校里看。只不过小乐现在是光明正大地在家里和学校都看,而我则是家里和学校都躲着看。租一本书一天总要一、两角吧,所以还得争分夺秒地看,只看情节,我的囫囵吞枣看书方式大概就是这么来的。妈妈单位的宿舍很小,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房间的,所以在家里继续做个“好好学生”。有段时间比较幸福,一个人住小阁楼,看的兴起,都是熬夜看书,一天都能看个两三本。当然是躲着爸妈的,每次起来,都会把没看完的书藏在枕头的枕芯中,一直到后来上了大学,书摊老板去妈妈上班的药店,吹起牛来,说我看武侠小说也能上大学,“你们都不知道他,一天要看好两本”,才泄露了我的秘密。

学校里看书的时间也不多,不可避免地会放在课堂上。一般的套路是书中套书,前面再摆个阵型啥的;或者放抽屉下,一有动静就“嗖”地往里塞,免不了发出“咚”的声响。现在想想都好傻,总以为老师不会知道,其实一看那阵型,就八九不离十了,老师脾气不好的直接就把书给撕了。当然也有好的,和小乐说的就是一次物理课,不幸地被年轻老师抓了现行,小说被没收了。心理那个忐忑,写检讨倒还好,关键是这书每天是要付租金的,啥时能还给我呀?又不敢去找老师要。提心吊胆了几天,才去找老师,总算老师开恩,居然同意让我把书拿回去,只是书又被另一个老师借走了。我是又喜又忧,喜的是书还能拿回来,忧的是这租书的钱咋整呀?不过更意外的事,等老师把书还给我的时候,居然又给了我钱付租金,真是让我感动万分。才知道老师和书摊老板是同一个村的,租来的书上就有印章,他一看就知道了(估计也是个武侠迷)。不过这之后,我在他的课上倒不再看小说了。

还提到了一件事,也是初中。当时很多同学是比较远的村子,部分是住校的,晚上安排晚自修,校门也是封闭的。像我当时也比较叛逆,晚自修规规矩矩是很难呆得住,尤其对老师晚上还要安排考试是非常反感。一次,语文老师安排晚上测试,他教两个班,等老师去另一个班的时候,就按耐不住,鼓动要不我们不考,溜出去看电影算了。有一哥们直接响应了,于两人直接走上讲台,英雄般地把试卷给交了,再偷偷溜出校园。(估计是翻墙的,不过我想想自己当时那么小,这墙咋翻过去的?)最后两个人的试卷批改出来,我是3.5分,同学是7.5分,把我们语文老师气的。老师年纪挺大了,说教了这么多年书没见过这样的,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对不住他。

车上有张汽车CD,忘了是哪里送的?“每个人的青春梦里,都有一首滚石”,虽然初中那时还没有滚石。但胸中同样会响起一首歌: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清明,忆我的外婆

题图拍于民国37年,照片的另外半张文中有说。

妈妈来杭州检查身体,说起了家中的事,说了不少,印象中最深的是外婆和妈妈的事。转眼就是清明,外婆故去正是在清明后不久,忽然想起外婆这一走都已十年。

十年前我的记录:

2006年4月4日 外婆的身体最近一直都不是很好,下午和maggie在说的时候,心里觉得好不踏实。我得回去看一下。

2006年4月13日 一直以来都很自豪,外公、外婆、爷爷和奶奶四老都还健在,都是80多岁的高龄了,身体也都不错。
外婆的身体去年不是很好,但春节回老家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好,没想节后病症复发,来的是那样的快和突然。周末赶回家时,外婆已经处于昏迷之中,偶尔的叫唤才能微微睁一下眼睛。病中的外婆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瘦地让人疼痛,让人无法相信。
外婆的一生应该是很典型的中国传统妇女那一种,一辈子就是为了丈夫和儿孙在操劳,除了生病可能就从来没有休息过。春节的时候也是刚出院没多久,觉得身体好了点,就要自己去买菜和烧饭,也不愿雇一个保姆。
在离开老家之后的次日(周二)临晨,外婆就走了,没有疼痛。此时的我希望是有天国,天国的外婆应该不会那么劳累了。

十年过去了,我把妈妈讲的和外婆的碎碎末末的事记下来,送给我的外婆。

妈妈48年初出生,当时外公在雷达研究所,国民党员,受他的舅公(据说算国内无线电的奠基人,只不过我无法确认)之邀,打算前去新疆,东西都准备好了。当时新疆物资缺乏,外公给刚出生的妈妈准备婴儿用品,按打计算,都是准备一式12份。不过最终终没有成行,不然一家或许都到了美国,当然也就没有我了。

解放时外公所在单位起义投诚,保护了当时的无线电设备。51年小姨出生,之后三反五反运动开始,外公由于原先解放前学习所在的无线电学校属于军统下属学校,他们那批学员从起义人员一下变成了反革命人员,52年被安排去苏北农场劳动改造;外婆则带着四岁的妈妈和一岁的小姨回了浦江老家。回到老家,全家还是地主儿女的身份,所幸太外公(妈妈的爷爷)属于开明地主。

外公时有信来,只是外婆并不识字。每次收到外公的信,都是太外公他们拆开看,看完信后并不和外婆讲,家中规矩大,外婆也不敢问。一直到妈妈上学,认识了几个字,外婆说:“你去爷爷那里,把信拿来念给我听听。”妈妈就小跑找爷爷拿了信,其实并不认识多少字,外公的字写得挺不错但潦草的很,更是难懂。一封信基本上是妈妈认一部分,外婆摇一摇猜一部分其中的意思。再慢慢地外婆让妈妈写回信,并口述说:“让你爸别把字写得太潦草,这样我们能认得更清楚些。”或许正是有这样的经历,在那个年代外婆一定要求两个女儿上学,她并不指望孩子上学能有多出息,能认信、写信,不用受自己这样的苦就好。即使旁人都说女儿是嫁出去的,读书没什么用,但外婆依然很坚决,有一种朴素的儿女都一样的价值观。

太外公是地主,外公做过国民党,免不了被抄家。家中让人担惊受怕的东西能扔早扔了,证据能毁的也都毁了。外婆的照片只剩下一半(题图),因为另一半是穿着国民党军服的外公;家中传承的不锈钢勺是当年美国大兵装备,我留了一个,只是上面的印字全给磨去了。

当然有值钱的实在舍不得扔,外婆把一些金银首饰偷偷藏在小孩裤子口袋,用针线缝好,再把裤子和破布卷在一起,锁在柜子中,只告诉了妈妈。一次,外婆去富阳农场打工,帮别人做饭。半夜突然来人抄家,家里只有妈妈和小姨,乡里来的人让妈妈拿钥匙打开小柜,把里面东西扔地到处都是,还放话说“XXX的大媳妇家里要是没有金器的话,是不可能的。”当时妈妈尚不到十岁,在旁边一句话不敢说,等抄家的人都走了,妈妈再默默地把东西收起来。等外婆在外地知晓后,连夜往回赶,到郑家坞车站已经没了车,正是夏天,就决定和同伴走30多里路回家,中途在黄宅吃了个瓜,得了急性肠胃炎,第二天早上又吐又泻,痛地在床上从这一头爬到那一头,不停对妈妈说:“看来这次我是活不过去了”。小姨小妈妈三岁,印象还没那么深刻。偷藏下来的金器在困难时期换了几十块钱,算是帮家里过了一个难关。

外婆有个妹妹,我应该叫姨婆来着,住在邻村。姨公姨婆有时闹别扭,外婆会去劝劝,白天没时间就晚上去,那时的路都是乡村小路,天又黑,路边不是农田就是坟墓,每到这时外婆会叫上妈妈:“跟妈妈一起去一趟”。“好。”母女俩就这样相伴,前一脚后一脚,一大一小地走去,虽然不远,但俩人胆子都小,往往是一身冷汗。

56年外公刑满释放,没回浦江,成了农场职工,政策允许外婆去农场,太外公也希望一家能团聚。于是到59年,外婆一个人带着两个女儿去苏北。外婆不识字,也不会说普通话,一路上,大的照看小的,小的负责问路,给外公打电话,那时妈妈也就12岁,小姨9岁。外婆去农场后,总算一家团聚,之后又有了我的两个舅舅。

妈妈和小姨在苏北呆了十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农场,68年知识青年下乡去农村插队,那一年的农村生活或许影响了妈妈,在后来回浦江后才会选择了我爸这个农民,也才有了我。当时说到是否要回浦江,外婆说:“你们俩姐妹要是回去呢,我们还有盼头,不然这一辈子可能就都在外地了。”也是,只不过没想到等外公平反,外公、外婆和两个舅舅再回到浦江全家团聚,又已到了84年。我也已经10岁多,而在此之前我只在7岁探亲时见过他们一次。

外婆故去时虚岁89,不到三年,外公也离世,虚岁93,重又相聚。俩人身份不同,文化不同,在一起风风雨雨七十四年,记得外公平反时,所里的领导说:“你能有今天,都是有一个好老婆。儿女成双,那么幸福的一个家庭,这都是你老婆的功劳。”

动作越麻利越好吗?

说一段最近的趣事,周末早上小乐磨磨蹭蹭地起床,遇上了风风火火准备好早餐的乐妈,乐妈看着她拖拖拉拉的样子,责备道:“动作要麻利点。”

小乐回了句:“动作越麻利越好吗?”
“当然是了。”
“我可不这样想。”

正好被从后面更磨蹭的乐爸听见了,在一旁起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来做裁判,你们俩PK一下。别说虚的,就看谁举的例子多。”

乐妈说:“做事嘛,总是越快越好。”
“你这个太虚,无效。小乐,你说一个。”
“茶道。”小乐脱口而出。
“说的有理,功夫茶是要慢慢泡的,不然都成牛饮了。”

1:0。

乐妈噎着了。
小乐凑在我耳朵边嘀咕:“妈妈缝衣服。”
我笑翻,这个绝对有震撼力,在我家谁都知道要让乐妈补衣服,手指头绝对要扎上两三针,所以我现在的袜子破了个洞,都是找小乐补的。
我幸灾乐祸地喊:“哎呀,我的袜子破了,谁来帮我补一下。”
“妈妈。”
“动作能麻利点不?”

2:0。乐妈彻底晕了,气得只有咿呀哇呀,啥例子也说不出了。

“刷牙怎么样,电动牙刷都要定时2分钟,可以匆匆忙忙刷完吗?”作为磨蹭派的我借机表达一下立场:“还有你吃饭也喜欢细嚼慢咽的,要是催你赶快吃的话,你每次都会说‘饭总要让我慢慢吃的’。”

4:0,乐妈彻底被打败了:“好啦好啦,我投降!”。

那是不是动作不需要麻利呢?显然也不是,比如过马路,有些人在要转红灯时仍是拖拖拉拉的,不知被多少司机给恨死了。只是动作的利索与否,不同人有不同的判断标准,在不同事情上也不一致,很难直接下对错,只不过乐妈在和我们的PK中没有重视,一开始想当然地下了定义,被我和小乐钻了空子。

笼统的说法是空洞无力的,不能带来任何的说服力。在“如何优雅地赞美孩子”中我们说到:赞美的核心关键就是避免“假大空”,转而“用描述代替评论”,批评也是。如此看来,辩论也是如此,不盖帽子,不做攻击。要少说空话,孩子一开始其实是不说空话的,只是听地多了,慢慢就说了起来。我们现在再回过头是重新学习孩子的说话,不断的练习,让自己少说空话。

换个角度看问题——办公室给的启示

节后上班的两件小事,觉得有趣,简记之。

办公室的门锁上后,进门要刷卡,出去要按门边的开关,听到“咔塔”一声后打开。不过门上了年数,有时锁已打开,但推或拉仍纹丝不动,似乎某环节卡住了,越用力反而卡地越紧,只有把门重新锁住,再刷卡或按开关试试运气。

如此反复数周,有一天在门又卡上不得其入时,忽然动了下歪脑,刷卡后不是推门,反而先反向把门拉上,然后转动门把手,门轻松而开。

对于IT人来说,有个大的显示器绝对是办公利器,无论是写代码,还是做PPT,双屏的效率不知是高了多少倍。外接显示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没有投影仪的情况下,三两人能Happy地聚在一起讨论问题,无需把脑袋都凑一块。

Dell的这款显示器有个底座,轴可以旋转,可惜只能转90度,在我把显示器和底座放正后,再转动屏幕总是转不到位,像上图,还得脑袋凑一起。只有再人为抬起显示器转个圈,用完后再抬起转回来。费事不少。

忽然有一天脑洞又开了,我这不是折腾吗?这显示器转90度不就已经可以了。一开始放置朝我是正位时,可以先逆向转45度到底正的朝我,而不是底座和屏幕对的齐整整,注意上图的底座和电脑成45度角(虽然有种想强迫摆齐的欲望),等需要和人讨论时,转个90度,就可轻松看大屏幕了。

是不是有点傻?还好最近跟小乐学习了不少脑洞。一个方向不行,那就再换个角度。

用环台骑行实现梦想

原文刊于《中国自行车》杂志2015年第12期,感谢锐妈的推荐,将我的文字第一次转成了铅字,遗憾的是文中配图未注明来源,特在此感谢徐旺、珍良和铁马家庭提供的照片。


去台湾环岛骑行是5月份的其中一个晚上偶然决定的。那晚拿起去年乐爸为了全家去台湾而买的一本书——《台湾单车环岛笔记》翻阅,本想从中学到一些骑行的知识,但是看着看着就不自觉被书中宝哥的经历吸引,原来生活还可以换成另外一种有趣的“走法”。

比较后,我们决定选择作者参加的铁马家庭,用 9天时间,进行共计912 km的环台湾骑行。和台湾有关方面确定好,订好机票后,就制定练习计划。那时我最多每次骑 30km,想从6 月份开始骑 40km,再后面就60km。可是夏天来了,白天气温太高吃不消骑、晚上骑车视线又会差很多、有时空气又变得很糟、今年的梅雨季节又特别明显。困难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想出办法去骑。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骑行回来,连着发了一星期的烧。三伏天我选择早上 4点起床出门骑行,当时我又正好在执行自己制定的100天营养早餐计划,所以前一天就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早餐,然后天黑起床准备好最后的工序后,才能出门。

有代价也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要靠自己去拾起它。冒雨骑行时,不时会被路过的车辆快速行驶后溅了一嘴泥水,于是想着以后自己开车一定要注意。每次练习,告诉自己“坚持住”是司空见惯的,那时总会觉得自己很阳刚,虽然累,但是却越踏越坚定。

知道我有多喜欢“梦想”这个词吗,我以前只是听人家说过它,但现在我觉得它是和我共生的,它包容着我的固执和倔强,“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属于我的真正的自由,可以让我感受到灵魂离开我身体的美妙感觉,而现在,我就要去追逐它——“我的梦想”。

第一天我们的行程是从台北到竹南,下午路过新竹时,风大到我们坐着都会被吹着晃动。这是我第一次被风吹的好想增肥,当路过路口时,路口的风像是一桶水闷声声地直向你扑过来。人和车一下被定格了一样,速度硬生生被它撕扯下来。前车轮开始倾斜,来的太快,脑子还来不及控制动作,惯性的踩踏,和本能的抵挡,反而让我掌握了如何对付它。一路上,不管上坡下坡,不管人车是否倾斜,我都不敢停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把手,咬紧牙关,喉头压着一股劲,等着一波又一波的狂风,看看是我能赢还是它能赢。每顶过一次时,喉头那股被压迫的力量,随着心中的那份畅快,吼出来。那时特别能领会李小龙的招牌式吼叫,是一种不认输、倔强的誓言。

第二~四天的每天行程都超过 100km,但因为没有什么坡,也没有遇到大风,所以都能应付。每次跨上车,我都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极致。我不是去和别人争、和别人比,而是每次都试试看,我还能不能踏下去、能不能再踏快点下去。我要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每一次踩踏,尽力去做好它,或许还是会失败,还是会留下遗憾,但是不会留下懊悔。

第五天,我们从枋山到知本。上午要骑 20km的上坡路到455m最高点的寿卡,这是我们行程中的第一个大上坡。没有骑行道,一直骑在行车道路上,被一辆辆大卡车和旅游车从身边超过。也许是行程中的第一个大坡,大家都保持着体力,所以都觉得没有想像中的难。倒是下午沿海岸线的一直顶着逆风雨水的缓上坡让我的体力一点点在耗尽。晚上发现腿的肌肉开始酸痛,先用温泉泡了五分钟,然后跳进 23度水温的游泳池内游了300m,用来治疗酸痛。

第六天的行程没有大上坡,但是受台风影响,一直是逆风,风大到在平地上骑都要调速减压。上午我的状态不错,但到下午体力又一次被耗空。

第七天我们来到了最危险的——苏花公路。因为以前这里曾发生过事故,因为它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怀着憧憬,也揣着一颗不安的心,我们吹着哨子,每隔 150m出发一位骑友,听到隧道中队友的哨声,给自己勇气,告诉自己“别怕,你并不孤独,你还有伙伴!”每当穿出一个隧道,暂时不用再担心重型车在你身后发出轰隆声时,海水一层绿、一层淡蓝、一层深蓝的渐变景象就跳到我的面前。但我只能偷偷瞟它一眼,把它记在心底,继续转回目光,不停的踩,因为危险可能还在前面。

第八天,走苏花公路最艰难的路段。连着 3个陡坡,我真的害怕了。不敢抬头,一圈一圈上扬在山腰的路,看着车子在头上方行驶,我不知道自己这几乎是原地不停的踩踏,什么时候才能上到那边。身体像火在烧,头埋在把手上,有时陡坡一下将车把手抬到我的面门,已经把压力全部放空了。脚越是没力,心越是要用力,没有心的指引,脚不知道该去何方。眼睛不能再去向上看,好高骛远不能帮我,一切只能靠自己。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但心里就是不准,在我心中,停下来就是认输。这时有效的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有规律的短促吸吐,可以放慢我的心率。我一会儿红着眼,一会儿镇定,一会儿怒目,一会儿隐忍,就这么反复着。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要追求的梦想?它有这么了不起?” 却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当时我告诉自己:“再踏一次,再踏一次,试着再踏一次!” 梦想,在当时对我来说,它是不真实的,任我怎么委屈地想哭喊,它都只是飘在上面。而我能抓住的是我的当下,我的态度、我的行动和我的毅力。

第八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不管从体能还是从情感上,我一整天都又脆弱又情绪化。骑车和许多运动项目一样,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走,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人在承受。那天我哭了,因为想家,因为我不能认输。

第九天也是最后一天,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了。内心的委屈脆弱,一点点在褪去,最后一天又是两个坡, 12km上535 m最高点和 12km上545 m最高点。真的是又臭又长,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再红,反而像老鹰的眼睛一样,有的只是专注和坚定。

从第五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像砧板上的肉,被刀割了后,起来包一下,第二天再不声不响躺在上面,继续等着刀子割下来。一天天带着轻蔑,咬着牙,也不从牙缝里挤出“住手”这个字。我来这里,就是来不认输、不停步的。
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经历也不同,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点,就是一种收获。梦想没有大小,甚至我觉得“梦想”有点高大。“梦想”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我想”而已,但它并不会因为名字的改变而变得掉价,它的含金量取决于你付出多少。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不要去想太多,尽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忍一下。也许结果不会成功,但是马上放弃,就意味着马上不会成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志气,还要有勇气和傻气让它走下去。它们一起让我的毅志力一点点壮实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泪水弄湿了我的眼。

最后还是要感谢铁马家庭,给了我许多正能量的信念,当我骑行完 9天后,环台骑行的经历已经溶入到我的身心中,它们会一直跟着我。我的人生后面会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有的只有这颗比以前坚强的心,“来呀,你来呀!我准备好了!”

铁马家庭105T成员阿海制作的视频“再出發-鐵馬家庭環島105T”,当熟悉的音乐响起,热血再次沸腾,让我们再出发!

2015年家庭十大评选

又到了年末岁初,去年我们在“父与女”推出了“2014年家庭十大评选”,今年自然不能例外,全家经过事件提名,民主选举,最终推出了我们家庭的2015年十大。

根据评选的结果,我们对每个事件确定了一个主题词,并写了一段简短描述。以下事件按时间顺序。

一、【玩中学】2015.3 拍摄The Thinkers,揭开了斯莱特林英语学习序幕

乐爸:完全是无心之作,四个可爱的小姑娘在一起推出了巨作“女思想者”,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四个哈迷结社成立了斯莱特林英语学习小组,以学习Harry Potter为名展开了疯狂的玩中学。Ted老师找材料上课,并提供配音、视频制作等技术支持,推出了The Borgia FamilyThe Midnight Duel议会等莱特林小剧场。

二、【教育】2015.4 组建“半玩伴学”家长交流群

乐爸:持续写“父与女”后,认识了不少家长朋友,自己也不断地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和朋友们探讨。不过之前大多是一对一的互动,在“爸爸的坚持”一文调查家长朋友关注的内容,很多朋友关注和转发,于是开始组织微信群和QQ群进行线上交流,这一年在群中认识了许多有相同教育理念的家长朋友,帮助我们一家快乐前行。(配图是12月份“半玩伴学”群中家长第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三、【团队】2015.4~ 2015.5 小乐学校获得西湖区女子篮球比赛第三名

小乐: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正规篮球比赛,这是第一次。和队友们一起在篮球场上拼搏,一起互相鼓励,一起承受输的压力,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每个队友都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身影。
乐爸:从三年级开始学习打篮球,每个赛季都是女子MVP,因为训练队中只有一个女生。运动中的女孩是最美的。

四、【阅读】2015.7~2015.8 小乐暑期阅读量超过60本

小乐:受爸爸妈妈的影响,这个暑假看的书很杂。历史、小说、英语、科幻、奇幻、悬疑……,只是埋头不停地看,看过的书在茶几上堆了三大叠,特别有成就感。“这个暑假,截至到8月30日,我阅读了44本中文书,17本英文书,共计61本书。”

五、【脑洞】2015.9 小乐参加“越读馆”的语文班学习

小乐:自从去了“越读馆”后,每周受到童老师“良(变)好(态)”的熏陶,每天必把妈妈气死,还不怕被骂,只要搬出:“去找童老师呀”,妈妈立刻无语。在越读馆写的小马桶在黑暗中飞跃等文章可有趣了,

六、【梦想】2015.10.17~10.25 乐妈完成九天的台湾环岛骑行

乐妈:自从今年3月份有了第一辆属于自己运动的折叠车后,4月份和朋友们用了两天时间环骑了千岛湖。虽然才开始接触,但是心底里从小的爱好被一点点唤醒。突发奇想决定去台湾环岛骑行后,一边等台湾方的消息,一边开始有计划地练习。等了半年时间,终于带着练习时落下的网球肘痛和手腕痛,开始9天的骑行。流过汗水和泪水,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因为这是我的梦想,我不实现,谁来实现?!

七、【坚持】2015.11.1 乐爸完成杭州马拉松半程

乐爸:作为一个学生时代1000米的困难户,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跑在马拉松赛道上。不过从三个月爱上跑步后,一年多来就一直坚持不懈,2015年全年跑步1094公里,顺利完成了1000公里的目标。正是坚持的力量,半马不再可怕,虽然跑的像走。

八、【爱】2015.11.22 “因为爱,怎么可以有杂念”排名公众号阅读量第一

乐妈:这是一天乐乐和我步行回家时,她一个人滔滔不绝向我述说着以前在奥数班的心理感受。我第一次听她这么痛快、无保留的宣泄,心里被震撼了,再次审视自己的育儿观,然后尽可能复原乐乐的话,写了此文。每一次记录,都是在告诫自己远离功利,记住我生养她的初衷。

九、【成长】2015.12 小乐的年末节目PK

小乐:我和同学旁边围了十多个人,我默默地忍受,为了商议出一个好的结果。容忍,有时真的很重要。
乐爸:《大话西游》被PK掉了,小乐经受挫折,也有委屈,但是学会自己去面对和处理,这就是一次成长。这一年不但开始和别人辩论,同时还学会了和男生打架,这又是另一种成长吧。

十、【一百天】2015年 全年一百天行动升级

乐爸&乐妈:一百天行动对我们家已经不陌生了,运动、讲故事、写“父与女”,在2015年我们家庭对一百天行动全面升级。
看到网上有妈妈发营养早餐,觉得我们家的早餐过于简单,不能跟上孩子的身体发育,于是在4月23日-9月2日实践了一百天营养早餐行动。
之后又想为环境做点什么,从9月28日起开始了一百天塑料袋行动,规定自己在每拿进5个塑料袋后,必须出门捡1小时垃圾。进行了16天后,因为去台湾骑行又清零。从台湾回来后10月28日重新开始这个行动,至今仍在进行之中。
从11月份,全家人开始了共同参与的一百天斩斩斩英语单词行动。

盘点完2015年十大后,再回顾一下去年家庭的几个目标

继续对2016年的家庭计划进行展望:

  • 全家的两次旅行不能少。
  • 运动升级:乐爸跑步1200公里,跑一个全马;乐妈要游400米的自由泳。
  • 阅读升级:小乐200本,乐爸50本。
  • 全家的心愿:小乐想上一个理想的初中。乐妈希望能拥有一辆山地车。乐爸说写一本书,靠谱不。

“用心生活,虽然平凡”,去年老妹转发十大时的总结,我觉得挺适合的。所以看似平凡的家庭一起来总结属于我们自己的十大吧,和孩子一起。

因为爱,怎么可以有杂念?

题图“Making their getaway”来自swambo@Flickr (CC BY-SA 2.0)

乐乐四年级时,在我的半逼迫、半说教下,参加了本地一个有名的奥数培训班的考试。当时,为了这事乐爸第一次对我吼了。原来以为她考不上,但是当她被录取时,我却犹豫了,我想:“这是我真正想要的吗?”当时的乐乐却出奇的冷静,愿意去学。既来之,则安之,一家人商量后还是去上了。我们以前没有提前教过她,也从来没有做过额外的奥数作业,所以去了之后,她一直跟的很辛苦。后来,在学了一年半后,因为末尾淘汰制,需要补考合格才能继续学下去。我们仨又一起决定放弃补考,办理了奥数班的退学。

退学后,一直没有怎么提起过这个培训班,没想到,今天乐乐像倒豆子一样,一下说了很多,我当时无法录音,之后靠一点点回忆记录下来。当她背对着坐在我大腿上,语速时快,时慢,边擦拭自己流下来的眼泪时,我真的被震撼、被感动了。

“以前,我在P班(奥数培训班),只想找个角落,不想和别人接触,我喜欢坐在最后,因为这样比较有安全感,就算做不出也不用怕别人的目光。如果坐在中间,边上的同学一个个把讲义做好,站起来,当你看到边上的人都走光时,就会有种深深的自卑感。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考进去的,一些比我晚来的同学,都学的比我好。我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比,所以我每次去都只能装出清高样,他们在一起讨论题目时,我就看书,我不想引人注意。可是,我又很引人注意,看书时总会有同学凑过来,我这时真想大声说‘走开’。每次W老师问‘有没有同学不懂的?’,我是真的不懂,但我就是不敢说,看着大家都这么懂,我只能把一堆的问题带回来给爸爸。当W老师说他带了多少多少学生进民办时,我就在想,这不是我想要的。在P班是没有隐私的,每次考多少分都会公布。有次我考了倒数第一,本来我是不想让别人关注的,却一下变成了别人关注的对象。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和别人比,但是我怎么能做的到?每次期末,W老师都会公布要补考的名单,我开始只是旁观者,但后来我自己却也成了‘被旁观者’,所以我退缩了,我不敢去面对,我选择不去补考,连最后的几节课也不想上了。我有时在想W老师会怎么看我退学,很大的可能,是他觉得少了个累赘,极少的可能是,他觉得挺可惜的。但我只想告诉他,我不稀罕奥数了。现在在Y班(Y是乐乐现在上的关于文学赏析的培训班) 有一句话:‘带领者,需要勇敢;殿后者,需要坚强。’妈妈,知道 P班和Y班的区别是什么吗?一个是竞争,一个是自由。

今天,在Y班下课后,乐乐一进门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妈妈,你为什么生我?请在下面三个选项中,做一个选择:A赠送、B投资、C借贷。T老师说,如果你的父母是民主的,就可以问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就问另外一个问题,不过她私下和我说,我可以问这个问题!”

当我给出我的选项时,乐乐直视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什么回报吗?”

我在想当时为什么会给报奥数?因为我想让她学好数学,我想让她考名牌大学,我想:哪天走在路上,遇到熟人,他问“你们乐乐现在在哪里上大学?”我会强掩着一丝微笑,装作镇定地说“在北大!”

而现在,我只想选A,我生她,就是因为我爱她,她是老天送给我的礼物,我不会用她去赢得别人的赞赏,我不会因为想防老,而拴住她想走远的脚步。

因为爱,怎么可以有杂念?

记我的台湾环岛骑行

回到家了,一时好像时空转不过来,或是有种不真实感,今天再也不用一颗心一直提着,又重新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轨道中,可是现在反而感到好疲惫。我想家,但是回来后,却有一种负疚感,无法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家人。因为脑子里,梦中,一直有着伙伴们的身影和言语。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来记下我的感受和见闻。就让我一点点回忆,一点点记录吧!

知道我要去台湾骑行的除了家人,就只有少数几个朋友。一直不敢说,一来因为自己有些惶恐,二来中间有波折,改签过机票,而且一直很焦急地等入台证,一度担心会误了行程。

乐爸送我去坐机场大巴,他走后,车子一点点行驶出我的生活圈,我从小生活在杭州,读书工作都在杭州。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这么远,虽然是我自己要走的,却还是有种被丢弃的感觉。飞机飞上天,我看着它一点点冲出雾霾,望着蓝天下被灰黄色笼罩的城市,我婆娑着双眼,我确定我是爱它。

我在想,9天的行程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看着笔记本的记录,好像都不是现在我想说的,有时很奇怪,明明是自己写的,但是在不同的时空中,它就像是陌生人的述说。

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但是我不娇弱,我不喜欢自己娇滴滴,让别人来保护。该要不像女人时,就要挽起袖子,咬紧牙关。第一天下午路过新竹时,风大到我们坐着都会被吹的晃动。这是我第一次被风吹的好想增肥,当路过路口时,路口的风像是一桶水闷声声地直向你扑过来。人和车一下被定格了一样,速度硬生生被它撕扯下来。前车轮开始倾斜,来的太快,脑子还来不及控制动作,惯性的踩踏,和本能的抵挡,反而让我掌握了如何对付它。一路上,不管上坡下坡,不管人车是否倾斜,我都不敢停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把手,咬紧牙关,喉头压着一股劲,等着一波又一波的狂风,看看是我能赢还是它能赢。每顶过一次时,喉头那股被压迫的力量,随着心中的那份畅快,吼出来。那时特别能领会李小龙的招牌式吼叫,是一种不认输、倔强的誓言。

9天骑行,每天我都像打不死的小强,喜欢冲在前面。伙伴问我:“你干吗像疯子一样?” 、“快跳绿灯时,就听你在边上吼‘走’ ”、“萌萌,你太要强了!” 家里人都让我悠着点,不行坐会儿车。我喜欢骑车,因为随着踩踏,风变的越来越大,可以把不快乐的事带走。如果每次都给自己找好退路,就失去骑行的快乐和意义。每次骑车,我都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极致。我不是去和别人争、和别人比,而是每次都试试看,我还能不能踏下去、能不能再踏快点下去。从来不去想上车休息的事,我告诉乐爸,除非我断骨头,不然绝不上车。上车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心里想都不能去想,我要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每一次踩踏,尽力去做好它,或许还是会失败,还是会留下遗憾,但是不会留下懊悔。

第5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像砧板上的肉,被刀割了后,起来包一下,第二天再不声不响躺在上面,继续等着刀子割下来。一天天带着轻蔑,咬着牙,也不从牙缝里挤出“住手”这个字。我来这里,就是来不认输、不停步的。到第8天,连着3个陡坡,我真的害怕了。不敢抬头,一圈一圈上扬在山腰的路,看着车子在头上方行驶,我不知道自己这几乎是原地不停的踩踏,什么时候才能上到那边。身体像火在烧,头埋在把手上,有时陡坡一下将车把手抬到我的面门,已经把压力全部放空了。脚越是没力,心越是要用力,没有心的指引,脚不知道该去何方。眼睛不能再去向上看,好高骛远不能帮我,一切只能靠自己。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但心里就是不准,在我心中,停下来就是认输。这时有效的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有规律的短促吸吐,可以放慢我的心率。我一会儿红着眼,一会儿骂着娘,一会儿镇定,一会儿怒目,一会儿隐忍,就这么反复着。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要追求的梦想?它有这么了不起?” 却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当时我告诉自己:“再踏一次,再踏一次,试着再踏一次!” 梦想,在当时对我来说,它是不真实的,任我怎么委屈地想哭喊,它都只是飘在上面。而我能抓住的是我的当下,我的态度、我的行动和我的毅力。


(景色美是美矣,个中艰险又有谁知)
第8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不管从体能还是从情感上,我一整天都又脆弱又情绪化。骑车和许多运动项目一样,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走,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人在承受。那天我哭了,我说过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从小我没有吃过苦,我没有为了高考努力,没有为了工作奋斗过。我没有大家想的这么勇敢,想的这么有追求。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经出问题了,“只是因为我喜欢骑车,所以才来?”我觉得自己是脆弱的,心疼、委屈、倔强、疲惫一股脑儿涌注在每根血管中,我想家,我想回家,真的!我哭了,在分享会上。我不想这么丢人,可还是哽咽,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用,人家可以笑着分享时,我却无法用一颗平和的心来安抚自己,或者说来伪装自己。最后一天,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了。内心的委屈脆弱,一点点在褪去,最后一天又是两个坡,又臭又长。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再红,反而像老鹰的眼睛一样,有的只是专注和坚定。


(看曲线就知道坡度了)
9天的骑行结束了,晚上我一个人行走在台北街头,留给自己的有一点兴奋、有一点回家的期待、但却还有许多伙伴们给我的回忆和感动。

庆文和珍良是学长,一直跟着我们做幕后工作,他们都近60岁了。我一直很会饿,以前吃的就多,一运动就更加。珍良总是在休息点告诉我:“新泡的可可吃了吗?” “再去加个冰球。” “香蕉吃了吗?” 他像老顽童,整天红润着脸,笑眯眯地叮嘱我吃这吃那。庆文不太言语,骑到他布的哨点时,他知道我饿了,就会掏出口袋的饼干给我。一天我和其他几个伙伴因为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骑错了路,回来发现他很沉默。我猜想他一定听了骂,心里很是难受。

还有彭基大哥,他个子高高的,黑黑的,貌不惊人,就是一个老实庄稼人的样子,一点都不起眼。他喜欢叫我“杭州姑娘”,没有什么高学历,但是透着浓浓的可信赖感。我一直不乱花钱,来台湾骑行也很节省,除了给乐乐买东西,只给自己买过一片面包。每到一个景点可以犒赏自己时,我都喝着水,吃着补给站的饼干。那天骑到花莲,在一家饮品店休息,大家都去买冰品。我去了趟洗水间,再回位置上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杯雪顶咖啡。边上的伙伴告诉我,是彭基大哥给我买的。我捧起杯子,红着眼睛,吸吮着。现在已经记不请它的味道,留给我的只是心中翻滚的那份感动。

去机场大巴的路上,我用手机给庆文和珍良,还有建安发了信息,感谢他们9天对我的照顾。庆文马上打电话给我,和我道别,我的眼泪一下冲了出来,想到他对我的好,想到他挨批后的模样。对铁马家庭,我有不舍—-就是这三位大哥对我的关照。他们的淳朴、真实让我思家的心灵得到一丝安慰。彭基大哥是我的队友,我一直记得他的那杯饮品,到了机场安顿好后,直接给他打电话,却告知打错了。等想再试一次时,我的十天手机套餐已经到期。没有最后和他道别,是留给我的遗憾。

9天骑行,我也认识了许多小年青,他们阳光向上。像国伟老是摔跤,后来一直吃止痛片来完成这次骑行。最后一天,他的名言让我开怀大笑:“刚才真痛快呀!上坡痛,下坡快!”对他吃止痛片来完成后面的骑行,我当时还说过他。但是事后,我问自己,如果是我,我会吃吗?我会吃,当你不想放弃时,会想出任何办法来。哪怕这个办法会给自己带来其它伤害,但是这种决定还是会下的很坚决;

SAM和我是经常冲在前面的女生,我们常常会一起拍照。最后离开铁马,我们没有说话,很有默契地紧紧拥抱在一起;还有许多伙伴,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是上坡时背后一句“加油”,都给过我动力。还有75岁的亦福大叔,每次看到他在我前面奋力时,我的脚怎么能放慢下来?

我有时在想,同样一起为了梦想而来,他们的心态就和我不一样,一直都是笑着闹着。不过转念一想,没有办法这么比较,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经历也不同,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点,就是一种收获。梦想没有大小,甚至我觉得“梦想”有点高大。“梦想”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我想”而已,但它并不会因为名字的改变而变得掉价,它的含金量取决于你付出多少。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不要去想太多,尽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忍一下。也许结果不会成功,但是马上放弃,就意味着马上不会成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志气,还要有勇气和傻气让它走下去。它们一起让我的毅志力一点点壮实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泪水弄湿了我的眼。

最后还是要感谢铁马家庭,给了我许多正能量的信念,当我骑行完9天后,已经把它们溶入到自己的身心中,它们会一直跟着我。我的人生后面会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有的只有这颗比以前坚强的心,“来呀,你来呀!我准备好了!”

梦想,在路上

决定去台湾环岛骑行是5月份的其中一个晚上决定的。自从4月份千岛湖环岛骑行后,除了平时的骑行练习,我也通过看书和上网学习如何骑行。那天晚上拿起去年乐爸为了全家去台湾而买的一本书《台湾单车环岛笔记》。

本来想从中间学到一些骑行的知识,但是看着看着就不自觉被书中宝哥的经历所吸引,原来生活还可以换成另外有趣的走法。而书中作者沿途的见闻,又重新让我勾起千岛湖骑行的那两天感受,心情泛起了涟漪。

“我能去台湾环岛骑行吗?” 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热,转头对着乐爸冲口而出。乐爸先是一愣,“可以呀!” 我笑笑,继续转过头看着作者的骑行感受,而这时的乐爸已经在帮我上网查开了。

比较后,我们决定选择作者参加的铁马家庭,用9天时间,共912公里环骑台湾。和台湾确定好,订好机票后,就制定练习计划。那时我最多每次骑30公里。想着6月份开始骑40公里,再后面就60公里。可是夏天来了,白天气温太高实在吃不消骑、晚上骑视线又差很多、有时空气又变得很糟、今年的梅雨季节又特别明显。困难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想出办法去骑。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骑行回来,连着发了一星期的烧。三伏天我选择早上4点起床出门骑行,当时我又正好在执行自己制定的一百天营养早餐计划,所以必须前一天就准备第二天的早餐,然后天黑起床准备好最后的工序后,再出门上路。

有代价也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要靠自己去拾起它。冒雨骑行时,不时会被路过的车辆快速行驶后溅了一嘴泥水,于是想着以后自己开车一定要注意。每次练习,告诉自己“坚持住”是司空见惯的,那时总会觉得自己很阳刚,虽然累,但是却越踏越坚定。骑行就像是自己在追逐那道光,独自在追逐。我喜欢这种孤独的感觉,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对着自己。

定好机票后,就一直盼着,多想下个月就能成行。虽然从来没有一个人独自跑这么远,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状况,但想到吹着太平洋的风,用两个车轮去触摸那块大地,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只有向往。

知道我有多喜欢“梦想”这个词吗?我以前只是听人家说过它,但现在我觉得它是和我共生的,它包容着我的固执和倔强,“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属于我的真正的自由,可以让我感受到灵魂离开我身体的美妙感觉,而现在,我就要去追逐它——“我的梦想”。

我一定会坚持完成9天的台湾环岛骑行,现在不去想太多的可能,我只想让内心充盈着希望和斗志。朋友们,为我加油吧!我已经在路上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去做了—《练习曲》”

有一个女儿是什么体验

在知乎上接受@阿杜 的邀请回答了有一个女儿是什么体验 ,我又整理了一下,补充了成长中的照片和点滴趣事,发在fuyunv(父与女)中。

最大的体验是人生的又一次成长,整个过程就是:激动 - 累 - 好玩 - 心焦 - 琢磨 - 变化 - 少一点心焦 - 进一步琢磨 - 不断变化中 - 乐此不疲。

刚出生时很激动,第一晚一宿都没睡,陪在医院里,看看老婆,看看女儿,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然后怕她哪里不对,哭了担心是不是饿了,不哭担心会不会压着,是不是要换尿布了,就这样担惊受怕地度过前几晚。

等到回家后,由于晚上一直都是两人自己带,白天上班,晚上起夜,感觉就是累。尤其是有一段时间晚上一哭,只有抱她去24小时便利店,听进出们叮咚的声音才行,傻傻的抱着孩子进进出出,那个滋味。

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长大,晚上不需要这么辛苦了,又啥都忘了。开始了呀呀学语,蹒跚走步,自己吃饭,开始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最幸福的时光来临了,每天都在学习,每天都在变化,而你又不要担心学习啥的,你也不需要强调对错,唯一要做的就是疼爱,陪她玩耍。每天感觉就是孩子真好玩。

来看看1岁半开始的对话,让大家感受一下最幸福的时光。

“爸爸叫什么?” “杨斌”
“妈妈叫什么?”“明明”
“囡囡叫什么?”

“囡囡”

还有懂礼貌的孩子出门说的再见:“爸爸再见,妈妈再见,狗仔再见,南瓜姐姐再见,拖鞋再见,马桶再见…”;看到老爸一身大汗的时候说“开水,爸爸流开水”;再学着麦兜妈妈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多劳多得”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入园了,上学了,烦心的事就来了。也许一开始你是想让孩子快快乐乐的,可不同的教育观念,身边的教育环境,有点让人无所适从,心焦了。二年级都还没学英语,钢琴不喜欢学怎么办,奥数要不要去上呢,还有学校里发生的种种出乎意料的事,什么是对与错 ?怎么办呢?琢磨,成长和对自己的磨练也就在此时开始了。

最好的例证就是我家里常说的话 ,“孩子的错都是大人的错”,“孩子你慢慢来”,“我不是完美小孩”,“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一点一点的变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自己身体力行,来影响孩子。

变化一点,就少一点心焦,然后进一步琢磨,不断变化着。中间会不时给你带来惊喜,可能是思维跳跃了好多 ,可能是成为了学校的篮球队主力,可能是没啥关注时,一年后忽然发现书法进步了 等等。这个过程在孩子的不断成长过程中,不断会有新的变化,也许不是问题,但同样还是要应对,于是到现在我仍然处于这个不断的琢磨和变化中,乐此不疲。

哈哈,这个体会,希望别吓着家长们,放心,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孩子带来的快乐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