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的一天

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的下午,没了作业、没得看书的小乐百无聊赖躺在客厅沙发上发呆,游手好闲的我在餐厅拿着本书,只剩下忙碌的乐妈在房间里整理换季的衣服,大概觉得这父与女都太空了,房间里传出温柔的狮吼:“你们俩给我洗衣服去。”

我起身从小乐身边走过,小乐张大眼睛坏坏地对我说:“老爸,我们来玩Davy Back Fight吧。”(上次在“从看海贼王中学习想象力”专门讲过草帽海贼团和Foxy海贼团的对决)
“什么?”我一愣。
“Davy Back Fight.”
“哦。”还是有点迷惑,“咋玩呀?”
“我们想想,要不让妈妈做裁判,让她出题目。”
“让她出题目啊,那还不是让我们俩比赛洗衣服。”
“洗衣服也行啊。”

就这样,“Davy Back Fight”第一局开始。俩人分赃,刚好爸爸妈妈衣服各半,不过老爸的衣服少了个Bra,额外奖赏一只五一出游时装衣服的袋子,算是抵过。比赛以谁先手工洗干净交给洗衣机脱干者为胜,最后漂洗的一盆水需经裁判检查是否干净。结果我以微弱劣势告负,失败的惩罚是又加洗了一个iPad包。
“哼,全赖中间上了次厕所,小乐赛前先解决了,不公平啊不公平!”

“Davy Back Fight”第二局,我怀有“私心”地提了一个项目“补袜子”,因为我大脚拇指特喜欢风凉,在冬天的袜子上都争气地戳出了一个洞,其中还有二出洞的。
小乐:“怎么都是劳动的项目?”
“劳动节嘛,要不下一个项目你来出好了。”
“好。”小乐同学大气表示同意,跑进房间。
“老爸,夏天的丝袜要补吗?”
“那个不用了吧,再穿穿破就扔掉了。”
小乐从抽屉里搜出我所有的冬季破袜,又找妈妈去要了件穿不上的衣服做布料。
数数破袜有七只,每人三只,剩下一只作为比赛的奖励项。
我翻着分给我的袜子,说:“小乐,老爸要补的袜子有两只都有两个洞啊。”
“那我们换一只吧。”
“好。对了,补的时候线可千万别太稀了,不然很容易又顶出来的。”
“好的。”
俩人各拿三只,兵分两路,一个到窗边图书角,一个在餐桌,拿着针线干了起来。

“咦,怎么没有惨叫声啊?”乐妈开始耍坏:“被扎了可别忍着啊?”
“谁像你啊。”一个左哼哼,一个右哼哼。
没曾想第二局我继续败北。愿赌服输,只好再补第四只袜子。

“小乐,第三局我们比什么呢?”
“看谁能说服妈妈,晚上看5集海贼王。”
“这个好。”
没等我出马,小乐就去说服了乐妈,让我很好奇。
母女俩走过来时,我问:“你怎么说服妈妈的?”
乐妈说:“小乐用事实来说服我的呀,她说现在海贼王的片头片尾去掉就很短了,一集就都只有十几分钟。”
“好吧,那我可以不用说了。”
“没有啊,你们两个都要分别来说服我的。”乐妈说:“小乐说服了我,看5集海贼王,你只能看4集。”

吃晚饭时,乐妈又和我们说起一件趣事:小区里一辆汽车没有人,却居然没有熄火,影像也一直亮着,在车边来回看了半天,后来找到车主朋友和他说了,都觉得怪异。
小乐一听蹦出一句:“难道是车精灵?”(海贼王中的黄金梅利号就有船精灵,在司法岛之战中最后关头就是梅利出现救了路飞和伙伴们)

“有道理啊。”
“真是太有脑洞了,今天看来是脑洞的一天,要不我们举行个脑洞大比拼吧。”

从看《海贼王》中学习想象力

在小花生网介绍的“为啥国外小孩好像随时都在上思维训练课?因为他们常常在用 Mind Map”一文中提到众多的Mind Map,如圆圈图,气泡图,树状图等等,可以用于帮助我们理清自己的思路,帮助更好地分析问题。在日常生活中和孩子一起思考问题,采用什么样的形状无需拘泥,不断地实践即可。不过我理解更重要的是引导孩子去思考,能提出有趣的问题,才能发挥更多的想象。

像我和小乐在生活中就爱在白板上涂涂画画,而在提问题上我们会选择一个有趣的活动,看电影或动漫。最近全家一直在看《海贼王》动漫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ONE PIECE》(中文译名:海贼王)是一部现在还在连载的尾田荣一郎的日本热血动漫,主要讲路飞想要得到“ONE PIECE”和成为“海贼王”的故事,而在我们看来更应该说是路飞和他的伙伴们一起追求梦想的故事。

给大家分享一段最近看《海贼王》后的实战,是在“空岛篇”后的一段间歇期——和FOXY海贼团的“Davy Back Fight”。

“Davy Back Fight”是在很久以前,流传于某个海贼乐园的游戏,海贼们为了从别人那里得到最好的船员,而互相争夺海贼,即所谓的“抢人大作战”。比赛至多以三局定胜负,失败者要跟“大卫琼斯”发誓,一辈子效忠胜者。如果没有中意的船员,也可以夺走被视为船之生命的“海贼旗”,是一种赌上“同伴”和“尊严”残酷比赛。

漫画中路飞和FOXY海贼团的分糟头船长进行了一轮三局的决斗,在先失乔巴后最终夺回;但动画片中有所不同,第一轮的第三局比赛并非船长之间的最终决斗,而且在第一轮结束夺回乔巴后,路飞紧接着接受了第二轮延长赛三局决斗。不曾想在延长赛中,第一局告负被夺走了罗宾,第二局几经转折,路飞他们再次输了,面临着要失去第二名伙伴。

“这样一来你就已经失去了两名伙伴,余下的比赛只有一场,而一场比赛能夺回的成员只有一名,即使下一场比赛你赢了我,你也必然要失去一名同伴。”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说起。在继续揭晓谜底之前,我和小乐提出我们何不一起来猜测接下来的剧情会如何发展呢?

这次的讨论由小乐来做主持人,围绕着两个问题展开:

  1. FOXY海贼团会选哪一位伙伴?
  2. 路飞他们如何救回失去的两名伙伴?

当然我们都知道故事最后的结局,路飞肯定救回了伙伴,不过由于动画片剧情的变化,正好让我们思考如何做一个好编剧。这也是李伟文在《阅读是最浪漫的教养》一书中提到培养A/B宝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个有趣手段。

从看电影开始,寻找各种素材的电影,通过有趣的电影,让孩子看电影后提出问题。不过碰到的问题是电影虽然好看,但家庭几个人很难调动孩子问问题的兴趣。于是又号召十几个有同年龄小孩的家庭像办图书会一样办电影欣赏会,分组孩子之间进行讨论和PK,有一定的提升,但对于AB宝来说也仅限于这样的欣赏会时才乐于提问。最终的终极法宝是分集日剧,孩子想看下一集,就必须通过提问题和回答问题的方式,来逼迫孩子发问。在等孩子们习惯发问后,就等于有了思考基础,下一步就是写下来。

在选哪一位伙伴的问题上,我们首先排除了娜美和乌索普,因为她们俩的实力最弱,山治太好色也被排除,紧接着在路飞的选择上,小乐提出“一切回归原著”的观点,故事虽然有改编,但最后终究需要回到漫画的主线,路飞一定会迎来和分糟头之间船长的决斗,从预告中也能看到这一点。

而剩下的佐罗和乔巴,我们认为都有可能,选佐罗是因为他的战斗实力,还在第二局中误打误撞地帮了FOXY海贼团的忙,同时佐罗在被挑中后,一定会恪守海贼的荣誉和尊严表示效忠;而选乔巴,因为它在上一轮中就是第一被选择的,天真宠物形态本来就是FOXY海贼团喜欢的类型,这次也没有理由不选它。两者对比选乔巴的可能性更大些。

第二个问题是“路飞他们如何救回失去的两名伙伴”,这个问题一开始看起来有点难,如果在固有规则中转圈,会觉得无解。不过在我和小乐的你一言,我一语中,僵局渐渐被打破。

第一个提出的想法,也许在上一局FOXY海贼团最后没有选择路飞的伙伴,而是选了类似第一轮中路飞选择了雪莉(马)的情况,这样在第三局路飞只需要夺回罗宾就可以了。虽然后来我们认为它不可能,但它首先突破了第一个框,在人员的选择上有可能不是“人”。

打破框框后,我们又想到或许第二局的结果是路飞赢,因为某个特殊规则带来一个剧情大逆转。可惜这一局类似“老狼老狼几点钟”的游戏规则过于简单,但这又是一个好思路。

如果以上都不可行,路飞确实失去了两个伙伴需要夺回,需要继续打破常规,我们又想出两种方案:一是有可能产生第三轮的比赛,那故事的发展就完全不可预料了;二是修改规则,增加比赛的赌注,一局的胜负不再只夺取一名队员。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让FOXY海贼团同意增加赌注呢?小乐提出了“自信”两个字,正是FOXY海贼团的不败纪录使得他们认为必胜无疑。

我提议和小乐针对夺回两名伙伴的两种方案分别进行一下构思,结果被无情地拒绝,作为一名仁慈的老爸,没下狠心祭出“必须要写否则不给看海贼王”的绝招,而是全家开心地看起了下一集,那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果然选了乔巴


路飞确实提出了再来一轮,但被拒绝


改变赌注

没想到娜美的赌注更有诱惑力:“我们想要就是她们两位,所以说如果下一场比赛我们赢了,就将那二人还回,反之要是你们赢了,我们五人全员都成为你的部下,如何?是个不错的交易吧?”


为什么会同意呢?
分糟头显示强烈的自信。

故事的结局充分验证了我们的设想,就让我们分析的劲头更足了。再回顾我们的提问思路:

  1. 先抛出问题。“FOXY海贼团会选哪一位伙伴?”
  2. 分析问题,逐一排查,必须说明理由,如“为什么会选择乔巴?”
  3. 进一步提出问题,如果失去两名伙伴后,“路飞他们如何救回失去的两名伙伴?”
  4. 鼓励突破框架的束缚,“修改规则,增加比赛的赌注”,即使错了也值得赞扬。
  5. 如果有必要,可以更进一步提出问题“如何让FOXY海贼团同意增加赌注呢?”,但要适可而止,别丢失了游戏的乐趣。

记住和孩子的交流中,并没有标准答案,能自圆其说即可。尤其对于跳出常规思维框架的更应该给以鼓励,以激发孩子提问和思考的热情,而在整个引导的过程中,需要家长中把握一个度,有趣为主。

这就是我们一家的看动漫学习想象力的方法,拿一块白板涂涂画画像苏格拉底一样问问答答,一切都是为了好玩。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