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治理黄河

自古以来,治理黄河就是我们帝国的一大难题。由于河水流经黄土高原,疏松的黄土随着河水顺流而下,沉积于河床;河床过高,一旦遇到洪水,就极易冲决河堤,造成严重的水灾。每次决口,生命财产的损失均不可胜记。

“如果让你来治理黄河的话,该怎么办?”

“我用土来给它加高。”

“那河床还是会越来越高,河堤也越加越高,比边上的房子都高,到时冲垮了,就全都淹没了。大禹的爸爸鲧治水就是用‘堵’这个办法。”

“对的,就是用那个息壤,会一直长的。”

“是的,可惜鲧治水没成功,换了大禹就换了一种采用疏的方法。”

首辅申时行所赏识的治河专家是潘季驯。在明朝的时候要治理黄河,大家都同意黄河所以为害,原因是河沙淤集,河道不通。但怎么治理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主张:

有人建议加宽河道,他们认为河道宽则水流畅。而潘季驯提倡“河道紧缩说”,他以为河道宽则流速小,流速愈小则泥沙沉淀的机会愈多,经过若干年月之后,河床就会愈积愈高。他主张,应该选择重要的地段把河道收紧,同时把附近的清水河流用人工疏凿引入黄河,以增加黄河的流速,照这样的办法,可以不需要经常疏浚而可以“自浚”。“建堤束水,以水攻沙”,就是他归纳上述方针而概括成的八字箴言。

他又建议,河堤不能几十里、几百里相连不绝,应该预先在河水汹涌的地方留出缺口,而在缺口之后筑成第二、第三道的“遥堤”,和第一线的河堤之间构成“含水湖”。大量河水在缺处突破第一线,流至遥堤,流速已经降低而储蓄在这些人工含水湖中,就不致扩大其危害。

找了一张图,感受一下遥堤工程。明天让小乐再看看。

#{pin_desc}

另外还有一个神奇的工具,就是在河堤合龙和迫使河水改道的工程中,潘季驯使用“柳辊”作为有力的工具。这种柳辊通常长150尺,圆周20尺,制作的方法是先用植物和泥土像织地毯一样构成长块,再用大树和绳索造成中心卷架,然后把这块“地毯”卷在架上,用大树枝和大绳索四周拥紧。这一用泥土、树枝制造的大圆柱体遇水可以膨胀,因而不致被急流冲走。每一柳辊由成百上千的民工拖运到选定的地点,当地尚有上装大石块的舢板,早已准备停当。柳辊就位,舢板凿沉。随着一声号令,大批的民工,把他们已经摆在肩上的泥土以最快的速度堆放在这仓碎抢护而成的土堤上。待到决口堵塞,再逐步把堤坝加固。很多地段日后还加砌花岗石,远望一线白色,颇为美观。

“这个柳辊想不出来是什么样子啊?”

“我也是。”

貌似图也找不到,实在有点想不出这个庞然大物的样子,但感觉上好牛。

潘季驯除了是个技术牛人,人品也相当可以。他在1584年已官至刑部尚书,当时为了代张居正的家属求情,触犯圣怒,因而被革职为民。到了1587年黄河几处决堤,才又想起他来。1588年,潘季驯出任“总督河道兼理军务”一职。自此在申时行任首辅的年月中,潘季驯一直负责治河,成绩卓著。而到申时行离开文渊阁以后不久,他也被参劾而再度罢官。

BTW. 刚看了一下维基百科,潘季驯(1521年-1595年),字时良,号印川,浙江乌程(今湖州吴兴)人。明朝政治人物,水利专家。曾四次治理黃河。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