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聊天的起源是我和乐妈打算忽悠小乐再增加点英语学习的量,不过却说了很多有关梦想的内容。

乐爸:小乐,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乐:啊?!(吓了一跳)
乐爸:一般我们都是从梦想开始说起!不然为什么要去学英语呢?
小乐:这个嘛,我的梦想其实是想当老师,好像跟英语也没什么关系!(得意)

乐妈:那你想当一个什么样的老师?
小乐:这、这不是说到道德问题上了吗?
乐妈:也不算道德问题了,比如说有的老师满腹经纶,有的老师只会照搬讲义,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两种老师?不同的老师肯定带给孩子不同的东西。有才识的老师,肯定孩子们受益很多,你在王小妮的书中也看到了,所以你想当老师,跟学什么东西是有关系的,不光英语,包括你学书法,板书写出来漂漂亮亮的,你们L老师字写得漂亮,你是不是也是很崇拜的吧?
小乐:恩,L老师字是很端正的,J老师是草的,但也是很好看的。我当然是要做那种满腹经纶的老师!

乐爸:那我们具体点,当老师需要什么,第一要满腹经纶。
小乐:嗯,还要有王者气质。还要幽默一点,课堂上要能让同学们笑起来,但不是那种黄色幽默,红色幽默和黑色幽默。(不知道区别在哪里,小乐也没说清,说是被同学们灌输太多了)
乐爸:那你觉得T老师是个什么样的老师,满腹经纶?幽默?
小乐:嗯,T老师,真的知识很丰富的。还有就是她有启发性,会循循善诱。
乐爸:你有没有觉得爸也有这点?(脸皮厚啊脸皮厚)
小乐:有的,呵呵,你还会画图!我觉得,老师要能把你知道的知识,在肚子里转化为孩子们能懂的语言,然后再经过过滤,加工成幽默风趣的、孩子喜欢的语言。你不能说一个个很深奥的词语,然后再一个个解释过去,肯定没人会想听的。

乐爸:那能够转化成孩子的语言,这个基础是什么呢?
小乐:要有一颗童心,和孩子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师生关系,要在师生关系上建立友谊,像王小妮他们大学就更特别了。而像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我想应该有点像母亲一样的角色。以前每年开学,大队委带一年级小朋友到班级,就有很多孩子哭,大人就半哄半骗半骂,看着好心酸呀,我问他几班的,他哭得我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乐爸:你们学校L校长这方面怎么样?
小乐:我们L校长还是很不错的。有时她在学校里,碰到同学,就会这边点头“你好”,那边点头“你们好”,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有时同学右手拎了很多东西,只能左手敬礼,你们猜她会怎么做?
乐爸:她也用左手敬礼?
小乐:不是,她会说“东西多就不要敬礼了!”
乐爸:不错,这里体现了和孩子是平等的观点。想要达到满腹经纶的老师,要学的东西就不少。

小乐:爸爸,当老师一定要考教师证吗?是不是一定要从师范毕业?
乐爸:不一定。但重要的一点可能需要学点心理学,懂得孩子的心理。
小乐:还有普通话要标准。
乐爸:还有你是不是要有演讲的技能?
小乐:那是,站在讲台前,你的腿千万不能抖奥!不然,一年级小朋友会说“老师,你还好吗,是不是感冒了?”
乐妈:嗯,演讲是会让人挺害羞的!
乐爸:你得要像TED中他们演讲的样子。
小乐:有时站在台上,你的腿会无意识地抖。
乐爸:你上次在班上给家长们讲时,不是挺好的吗?
小乐:我觉得有个PPT会好很多,手里有个东西,就会安心很多。
乐爸:看来还要有电脑IT技能。
小乐:这个我还是可以的。(得意)
乐爸:这可并不一定只是PPT哦。对了,你觉得满腹经纶是专才型的还是……
小乐:我是要全才型的。以后我当老师,如果体育课被冲掉了,我会说“来同志们,我们去操场上,我给你们上体育课”。有次音乐课老师不在,L老师说“这节本来是音乐课,我以前虽然学过钢琴,但现在也不会弹了,所以只能讲课作了。”(念念不忘没有体育课的悲伤啊)
乐爸:那你应该站起来说“虽然我还不是老师,但是钢琴我还是会弹的,要不我们来上音乐课吧。”(一家人哈哈大笑)看来你想要做一个通才,要和孩子们玩在一起。能和孩子们玩在一起的老师往往阅历是丰富的。
小乐:阅历?
乐爸:是的,比如上课讲到罗马,你就可以对孩子们说“当年我去了罗马,罗马的斗兽场是什么样子的!”
小乐:我可以说“当年我去了新加坡。”
(然后父与女俩人拿乐妈开涮,表演乐妈当外婆时,给外孙女讲当年骑行台湾的壮举)

乐爸:这些和英语有关系吗?
小乐:当然有关系了,通才也包括英语的呀!
乐爸:这些技能和英语最大的关系,还在于英语已经成为全球通用语言,大部分专用文献都是用英语写的,像爸爸搞IT,要了解新技术也得去看英语文章去。还是当年爸爸看《哈利波特》,多喜欢呀,可接下来呢?“我们还在翻译中,请稍候!”
小乐:嗯,《哈利波特》还好,我的《海贼王》还要吊我胃口!
乐爸:对,真的等不及呀!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信息瞬间到达,但你如果要等着人家翻译,就太痛苦了,像《海贼王》,日本早已经到后面好几集了,我们还在苦苦等待。
小乐:哎,这次有点久,都快两个月了!(小乐指国内引入的航海王出版物,无奈)
乐爸:所以做为一个老师,你会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你要告诉孩子们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那你就得先看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带他们去看,就算不是实地去,也可以借助网络,英语还是基础。
小乐:嗯,我觉得当老师还要具备一个能力,非常重要——面对冷场的能力。
(给我们讲了上一位新老师的课时,老师和学生互动不起来出现冷场的尴尬场景)
乐妈:奥,那这个算不算演讲的能力?
小乐:这跟演讲不同,演讲可以只管一个人讲,但上课不同,需要有交流。
乐爸:好,看来还需要有面对挫折的能力。哎,我们好像总算把英语和老师的职业扯上关系了。那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看来大学还是要去上了!
小乐:那是的闹!
乐爸:大学毕业是本科,后面如果要学还有硕士、博士、博士后……
小乐:博士后是什么,我以为是博士的后代,像富二代一样!
乐爸:没有,我如果站在考拉妈(博士)后面,就是博士后。(俩人大笑)

乐爸:本科的学习主要还是教你学习方法,培养你自学的能力。
小乐:大学是不是就没人管你了,你好自为知?
乐爸:对,不会像现在小学生,老师天天盯着你。要上大学,可以在国内上或国外上,都需要经过考试,一步步上去。过程中我们也可以不断丰富我们的阅历,除了在学校里上课,还可以借助网络上课、夏令营、旅行等等。当然在这期间也可能会发生变化,你会有新的感兴趣的东西,像爸爸说过的Slash,我想你的Slash不会只是一个——小学老师,它可能只是你其中的一个,或许你还会是作家、儿童心理学家、什么诺贝尔XX奖。你会接触许多东西,有更丰富的阅历,会有更多的选择。即使现在我们马上面临小升初,如果上不了自己想上的学校,也不要紧,因为我们还有后面更美好的东西。你要喜欢的内容,也可以直接在网络上一些课程,如果英语过关,你就完全不用去等。 (Slash的说法来自《“多重职业”成为全球新趋势》一文,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小乐:那他们是不是都要考试的?
乐妈:对,如果要参加外面的课程,是全英文的话,需要有一定的英文水平,你要能听懂看懂他们在讲什么。
小乐:有没有牛吃草问题?
乐爸:也许有,也许没。对了,还有一点——要有自信心。
小乐:那还有一点,要会和同事好好相处。我觉得现在我又是小孩,又是大人的感觉,很矛盾。
乐妈:是的,现在这个年纪属于青春期,顺其自然。

(小乐到这时已经看了三次时间了,只怕耽误晚上看《海贼王》,我们的话题也必须要结束了)

乐爸:马上升初中,有你想上的初中,能上最好,不能上也没关系。
小乐:对,莫有关系。
乐爸:我们前面说的网络也好,游学也好,都可以去学习自己想学的东西,只要你具备有英语的能力、基本数学的能力、阅读理解的能力,那就都没问题。

用环台骑行实现梦想

原文刊于《中国自行车》杂志2015年第12期,感谢锐妈的推荐,将我的文字第一次转成了铅字,遗憾的是文中配图未注明来源,特在此感谢徐旺、珍良和铁马家庭提供的照片。


去台湾环岛骑行是5月份的其中一个晚上偶然决定的。那晚拿起去年乐爸为了全家去台湾而买的一本书——《台湾单车环岛笔记》翻阅,本想从中学到一些骑行的知识,但是看着看着就不自觉被书中宝哥的经历吸引,原来生活还可以换成另外一种有趣的“走法”。

比较后,我们决定选择作者参加的铁马家庭,用 9天时间,进行共计912 km的环台湾骑行。和台湾有关方面确定好,订好机票后,就制定练习计划。那时我最多每次骑 30km,想从6 月份开始骑 40km,再后面就60km。可是夏天来了,白天气温太高吃不消骑、晚上骑车视线又会差很多、有时空气又变得很糟、今年的梅雨季节又特别明显。困难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想出办法去骑。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骑行回来,连着发了一星期的烧。三伏天我选择早上 4点起床出门骑行,当时我又正好在执行自己制定的100天营养早餐计划,所以前一天就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早餐,然后天黑起床准备好最后的工序后,才能出门。

有代价也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要靠自己去拾起它。冒雨骑行时,不时会被路过的车辆快速行驶后溅了一嘴泥水,于是想着以后自己开车一定要注意。每次练习,告诉自己“坚持住”是司空见惯的,那时总会觉得自己很阳刚,虽然累,但是却越踏越坚定。

知道我有多喜欢“梦想”这个词吗,我以前只是听人家说过它,但现在我觉得它是和我共生的,它包容着我的固执和倔强,“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属于我的真正的自由,可以让我感受到灵魂离开我身体的美妙感觉,而现在,我就要去追逐它——“我的梦想”。

第一天我们的行程是从台北到竹南,下午路过新竹时,风大到我们坐着都会被吹着晃动。这是我第一次被风吹的好想增肥,当路过路口时,路口的风像是一桶水闷声声地直向你扑过来。人和车一下被定格了一样,速度硬生生被它撕扯下来。前车轮开始倾斜,来的太快,脑子还来不及控制动作,惯性的踩踏,和本能的抵挡,反而让我掌握了如何对付它。一路上,不管上坡下坡,不管人车是否倾斜,我都不敢停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把手,咬紧牙关,喉头压着一股劲,等着一波又一波的狂风,看看是我能赢还是它能赢。每顶过一次时,喉头那股被压迫的力量,随着心中的那份畅快,吼出来。那时特别能领会李小龙的招牌式吼叫,是一种不认输、倔强的誓言。

第二~四天的每天行程都超过 100km,但因为没有什么坡,也没有遇到大风,所以都能应付。每次跨上车,我都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极致。我不是去和别人争、和别人比,而是每次都试试看,我还能不能踏下去、能不能再踏快点下去。我要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每一次踩踏,尽力去做好它,或许还是会失败,还是会留下遗憾,但是不会留下懊悔。

第五天,我们从枋山到知本。上午要骑 20km的上坡路到455m最高点的寿卡,这是我们行程中的第一个大上坡。没有骑行道,一直骑在行车道路上,被一辆辆大卡车和旅游车从身边超过。也许是行程中的第一个大坡,大家都保持着体力,所以都觉得没有想像中的难。倒是下午沿海岸线的一直顶着逆风雨水的缓上坡让我的体力一点点在耗尽。晚上发现腿的肌肉开始酸痛,先用温泉泡了五分钟,然后跳进 23度水温的游泳池内游了300m,用来治疗酸痛。

第六天的行程没有大上坡,但是受台风影响,一直是逆风,风大到在平地上骑都要调速减压。上午我的状态不错,但到下午体力又一次被耗空。

第七天我们来到了最危险的——苏花公路。因为以前这里曾发生过事故,因为它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怀着憧憬,也揣着一颗不安的心,我们吹着哨子,每隔 150m出发一位骑友,听到隧道中队友的哨声,给自己勇气,告诉自己“别怕,你并不孤独,你还有伙伴!”每当穿出一个隧道,暂时不用再担心重型车在你身后发出轰隆声时,海水一层绿、一层淡蓝、一层深蓝的渐变景象就跳到我的面前。但我只能偷偷瞟它一眼,把它记在心底,继续转回目光,不停的踩,因为危险可能还在前面。

第八天,走苏花公路最艰难的路段。连着 3个陡坡,我真的害怕了。不敢抬头,一圈一圈上扬在山腰的路,看着车子在头上方行驶,我不知道自己这几乎是原地不停的踩踏,什么时候才能上到那边。身体像火在烧,头埋在把手上,有时陡坡一下将车把手抬到我的面门,已经把压力全部放空了。脚越是没力,心越是要用力,没有心的指引,脚不知道该去何方。眼睛不能再去向上看,好高骛远不能帮我,一切只能靠自己。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但心里就是不准,在我心中,停下来就是认输。这时有效的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有规律的短促吸吐,可以放慢我的心率。我一会儿红着眼,一会儿镇定,一会儿怒目,一会儿隐忍,就这么反复着。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要追求的梦想?它有这么了不起?” 却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当时我告诉自己:“再踏一次,再踏一次,试着再踏一次!” 梦想,在当时对我来说,它是不真实的,任我怎么委屈地想哭喊,它都只是飘在上面。而我能抓住的是我的当下,我的态度、我的行动和我的毅力。

第八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不管从体能还是从情感上,我一整天都又脆弱又情绪化。骑车和许多运动项目一样,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走,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人在承受。那天我哭了,因为想家,因为我不能认输。

第九天也是最后一天,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了。内心的委屈脆弱,一点点在褪去,最后一天又是两个坡, 12km上535 m最高点和 12km上545 m最高点。真的是又臭又长,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再红,反而像老鹰的眼睛一样,有的只是专注和坚定。

从第五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像砧板上的肉,被刀割了后,起来包一下,第二天再不声不响躺在上面,继续等着刀子割下来。一天天带着轻蔑,咬着牙,也不从牙缝里挤出“住手”这个字。我来这里,就是来不认输、不停步的。
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经历也不同,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点,就是一种收获。梦想没有大小,甚至我觉得“梦想”有点高大。“梦想”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我想”而已,但它并不会因为名字的改变而变得掉价,它的含金量取决于你付出多少。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不要去想太多,尽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忍一下。也许结果不会成功,但是马上放弃,就意味着马上不会成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志气,还要有勇气和傻气让它走下去。它们一起让我的毅志力一点点壮实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泪水弄湿了我的眼。

最后还是要感谢铁马家庭,给了我许多正能量的信念,当我骑行完 9天后,环台骑行的经历已经溶入到我的身心中,它们会一直跟着我。我的人生后面会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有的只有这颗比以前坚强的心,“来呀,你来呀!我准备好了!”

铁马家庭105T成员阿海制作的视频“再出發-鐵馬家庭環島105T”,当熟悉的音乐响起,热血再次沸腾,让我们再出发!

记我的台湾环岛骑行

回到家了,一时好像时空转不过来,或是有种不真实感,今天再也不用一颗心一直提着,又重新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轨道中,可是现在反而感到好疲惫。我想家,但是回来后,却有一种负疚感,无法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家人。因为脑子里,梦中,一直有着伙伴们的身影和言语。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来记下我的感受和见闻。就让我一点点回忆,一点点记录吧!

知道我要去台湾骑行的除了家人,就只有少数几个朋友。一直不敢说,一来因为自己有些惶恐,二来中间有波折,改签过机票,而且一直很焦急地等入台证,一度担心会误了行程。

乐爸送我去坐机场大巴,他走后,车子一点点行驶出我的生活圈,我从小生活在杭州,读书工作都在杭州。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这么远,虽然是我自己要走的,却还是有种被丢弃的感觉。飞机飞上天,我看着它一点点冲出雾霾,望着蓝天下被灰黄色笼罩的城市,我婆娑着双眼,我确定我是爱它。

我在想,9天的行程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看着笔记本的记录,好像都不是现在我想说的,有时很奇怪,明明是自己写的,但是在不同的时空中,它就像是陌生人的述说。

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但是我不娇弱,我不喜欢自己娇滴滴,让别人来保护。该要不像女人时,就要挽起袖子,咬紧牙关。第一天下午路过新竹时,风大到我们坐着都会被吹的晃动。这是我第一次被风吹的好想增肥,当路过路口时,路口的风像是一桶水闷声声地直向你扑过来。人和车一下被定格了一样,速度硬生生被它撕扯下来。前车轮开始倾斜,来的太快,脑子还来不及控制动作,惯性的踩踏,和本能的抵挡,反而让我掌握了如何对付它。一路上,不管上坡下坡,不管人车是否倾斜,我都不敢停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把手,咬紧牙关,喉头压着一股劲,等着一波又一波的狂风,看看是我能赢还是它能赢。每顶过一次时,喉头那股被压迫的力量,随着心中的那份畅快,吼出来。那时特别能领会李小龙的招牌式吼叫,是一种不认输、倔强的誓言。

9天骑行,每天我都像打不死的小强,喜欢冲在前面。伙伴问我:“你干吗像疯子一样?” 、“快跳绿灯时,就听你在边上吼‘走’ ”、“萌萌,你太要强了!” 家里人都让我悠着点,不行坐会儿车。我喜欢骑车,因为随着踩踏,风变的越来越大,可以把不快乐的事带走。如果每次都给自己找好退路,就失去骑行的快乐和意义。每次骑车,我都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极致。我不是去和别人争、和别人比,而是每次都试试看,我还能不能踏下去、能不能再踏快点下去。从来不去想上车休息的事,我告诉乐爸,除非我断骨头,不然绝不上车。上车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心里想都不能去想,我要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每一次踩踏,尽力去做好它,或许还是会失败,还是会留下遗憾,但是不会留下懊悔。

第5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像砧板上的肉,被刀割了后,起来包一下,第二天再不声不响躺在上面,继续等着刀子割下来。一天天带着轻蔑,咬着牙,也不从牙缝里挤出“住手”这个字。我来这里,就是来不认输、不停步的。到第8天,连着3个陡坡,我真的害怕了。不敢抬头,一圈一圈上扬在山腰的路,看着车子在头上方行驶,我不知道自己这几乎是原地不停的踩踏,什么时候才能上到那边。身体像火在烧,头埋在把手上,有时陡坡一下将车把手抬到我的面门,已经把压力全部放空了。脚越是没力,心越是要用力,没有心的指引,脚不知道该去何方。眼睛不能再去向上看,好高骛远不能帮我,一切只能靠自己。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但心里就是不准,在我心中,停下来就是认输。这时有效的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有规律的短促吸吐,可以放慢我的心率。我一会儿红着眼,一会儿骂着娘,一会儿镇定,一会儿怒目,一会儿隐忍,就这么反复着。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要追求的梦想?它有这么了不起?” 却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当时我告诉自己:“再踏一次,再踏一次,试着再踏一次!” 梦想,在当时对我来说,它是不真实的,任我怎么委屈地想哭喊,它都只是飘在上面。而我能抓住的是我的当下,我的态度、我的行动和我的毅力。


(景色美是美矣,个中艰险又有谁知)
第8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不管从体能还是从情感上,我一整天都又脆弱又情绪化。骑车和许多运动项目一样,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走,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人在承受。那天我哭了,我说过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从小我没有吃过苦,我没有为了高考努力,没有为了工作奋斗过。我没有大家想的这么勇敢,想的这么有追求。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经出问题了,“只是因为我喜欢骑车,所以才来?”我觉得自己是脆弱的,心疼、委屈、倔强、疲惫一股脑儿涌注在每根血管中,我想家,我想回家,真的!我哭了,在分享会上。我不想这么丢人,可还是哽咽,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用,人家可以笑着分享时,我却无法用一颗平和的心来安抚自己,或者说来伪装自己。最后一天,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了。内心的委屈脆弱,一点点在褪去,最后一天又是两个坡,又臭又长。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再红,反而像老鹰的眼睛一样,有的只是专注和坚定。


(看曲线就知道坡度了)
9天的骑行结束了,晚上我一个人行走在台北街头,留给自己的有一点兴奋、有一点回家的期待、但却还有许多伙伴们给我的回忆和感动。

庆文和珍良是学长,一直跟着我们做幕后工作,他们都近60岁了。我一直很会饿,以前吃的就多,一运动就更加。珍良总是在休息点告诉我:“新泡的可可吃了吗?” “再去加个冰球。” “香蕉吃了吗?” 他像老顽童,整天红润着脸,笑眯眯地叮嘱我吃这吃那。庆文不太言语,骑到他布的哨点时,他知道我饿了,就会掏出口袋的饼干给我。一天我和其他几个伙伴因为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骑错了路,回来发现他很沉默。我猜想他一定听了骂,心里很是难受。

还有彭基大哥,他个子高高的,黑黑的,貌不惊人,就是一个老实庄稼人的样子,一点都不起眼。他喜欢叫我“杭州姑娘”,没有什么高学历,但是透着浓浓的可信赖感。我一直不乱花钱,来台湾骑行也很节省,除了给乐乐买东西,只给自己买过一片面包。每到一个景点可以犒赏自己时,我都喝着水,吃着补给站的饼干。那天骑到花莲,在一家饮品店休息,大家都去买冰品。我去了趟洗水间,再回位置上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杯雪顶咖啡。边上的伙伴告诉我,是彭基大哥给我买的。我捧起杯子,红着眼睛,吸吮着。现在已经记不请它的味道,留给我的只是心中翻滚的那份感动。

去机场大巴的路上,我用手机给庆文和珍良,还有建安发了信息,感谢他们9天对我的照顾。庆文马上打电话给我,和我道别,我的眼泪一下冲了出来,想到他对我的好,想到他挨批后的模样。对铁马家庭,我有不舍—-就是这三位大哥对我的关照。他们的淳朴、真实让我思家的心灵得到一丝安慰。彭基大哥是我的队友,我一直记得他的那杯饮品,到了机场安顿好后,直接给他打电话,却告知打错了。等想再试一次时,我的十天手机套餐已经到期。没有最后和他道别,是留给我的遗憾。

9天骑行,我也认识了许多小年青,他们阳光向上。像国伟老是摔跤,后来一直吃止痛片来完成这次骑行。最后一天,他的名言让我开怀大笑:“刚才真痛快呀!上坡痛,下坡快!”对他吃止痛片来完成后面的骑行,我当时还说过他。但是事后,我问自己,如果是我,我会吃吗?我会吃,当你不想放弃时,会想出任何办法来。哪怕这个办法会给自己带来其它伤害,但是这种决定还是会下的很坚决;

SAM和我是经常冲在前面的女生,我们常常会一起拍照。最后离开铁马,我们没有说话,很有默契地紧紧拥抱在一起;还有许多伙伴,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是上坡时背后一句“加油”,都给过我动力。还有75岁的亦福大叔,每次看到他在我前面奋力时,我的脚怎么能放慢下来?

我有时在想,同样一起为了梦想而来,他们的心态就和我不一样,一直都是笑着闹着。不过转念一想,没有办法这么比较,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经历也不同,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点,就是一种收获。梦想没有大小,甚至我觉得“梦想”有点高大。“梦想”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我想”而已,但它并不会因为名字的改变而变得掉价,它的含金量取决于你付出多少。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不要去想太多,尽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忍一下。也许结果不会成功,但是马上放弃,就意味着马上不会成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志气,还要有勇气和傻气让它走下去。它们一起让我的毅志力一点点壮实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泪水弄湿了我的眼。

最后还是要感谢铁马家庭,给了我许多正能量的信念,当我骑行完9天后,已经把它们溶入到自己的身心中,它们会一直跟着我。我的人生后面会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有的只有这颗比以前坚强的心,“来呀,你来呀!我准备好了!”

梦想,在路上

决定去台湾环岛骑行是5月份的其中一个晚上决定的。自从4月份千岛湖环岛骑行后,除了平时的骑行练习,我也通过看书和上网学习如何骑行。那天晚上拿起去年乐爸为了全家去台湾而买的一本书《台湾单车环岛笔记》。

本来想从中间学到一些骑行的知识,但是看着看着就不自觉被书中宝哥的经历所吸引,原来生活还可以换成另外有趣的走法。而书中作者沿途的见闻,又重新让我勾起千岛湖骑行的那两天感受,心情泛起了涟漪。

“我能去台湾环岛骑行吗?” 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热,转头对着乐爸冲口而出。乐爸先是一愣,“可以呀!” 我笑笑,继续转过头看着作者的骑行感受,而这时的乐爸已经在帮我上网查开了。

比较后,我们决定选择作者参加的铁马家庭,用9天时间,共912公里环骑台湾。和台湾确定好,订好机票后,就制定练习计划。那时我最多每次骑30公里。想着6月份开始骑40公里,再后面就60公里。可是夏天来了,白天气温太高实在吃不消骑、晚上骑视线又差很多、有时空气又变得很糟、今年的梅雨季节又特别明显。困难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想出办法去骑。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骑行回来,连着发了一星期的烧。三伏天我选择早上4点起床出门骑行,当时我又正好在执行自己制定的一百天营养早餐计划,所以必须前一天就准备第二天的早餐,然后天黑起床准备好最后的工序后,再出门上路。

有代价也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要靠自己去拾起它。冒雨骑行时,不时会被路过的车辆快速行驶后溅了一嘴泥水,于是想着以后自己开车一定要注意。每次练习,告诉自己“坚持住”是司空见惯的,那时总会觉得自己很阳刚,虽然累,但是却越踏越坚定。骑行就像是自己在追逐那道光,独自在追逐。我喜欢这种孤独的感觉,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对着自己。

定好机票后,就一直盼着,多想下个月就能成行。虽然从来没有一个人独自跑这么远,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状况,但想到吹着太平洋的风,用两个车轮去触摸那块大地,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只有向往。

知道我有多喜欢“梦想”这个词吗?我以前只是听人家说过它,但现在我觉得它是和我共生的,它包容着我的固执和倔强,“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属于我的真正的自由,可以让我感受到灵魂离开我身体的美妙感觉,而现在,我就要去追逐它——“我的梦想”。

我一定会坚持完成9天的台湾环岛骑行,现在不去想太多的可能,我只想让内心充盈着希望和斗志。朋友们,为我加油吧!我已经在路上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去做了—《练习曲》”

爱跑步的女孩

run学校的运动会也快要开始了,这次据说还是集团下属几个学校一起举办的,所以天天要跑步。小家伙和我说老师都要为难了,不知道该给她选什么项目,因为跑步从100、200、400到800,她都差不多是第一。

来看看小家伙自己是怎么说跑步的:

“我喜欢跑步!”

“我很喜欢跑步,每次跑步过后,我都会有一种舒畅的感觉。有一次,我在放学后绕操场连着跑了5圈。我一边跑一边在脑袋里想着别的东西,这样嗯那个使我跑得很轻松,而且一会儿就跑了5圈了。”

看看,跑步都还有闲功夫想其他东西。

想到了《阿甘正传》,“Run Forrest, run!”

喜欢跑,那就跑吧。

晚上在讲《万历十五年》前,小乐和我说:“爸爸,我长大后的梦想又多了一个了,一个是老师,一个是运动员。”

过了一会,可能觉得有点为难了,她又补上一句:“我可以做体育老师,这样就是两个的综合了。”

哈哈,这倒是个好主意。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