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



古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问题是,不但有点乐,还有点激动啊。

大学同学十年聚会的时候,我在嘉兴出差,忙着出帐,到现在都很遗憾。

昨天晓俊跑来,已经是很开心了,两人小聚了一下,西湖边,杨柳岸啊。可惜文人已经没诗了。

周有事没能来。晚上还觉得不过瘾,再打电话给小王,没想到晓俊面子大啊,把他老人家今天从上海又拉了过来。为朋友两肋插刀,感觉不象是小王的作风嘛。看来时间能改变一切呀,哈哈。

这样今天晚上是破天荒地四人小聚了,而且还是同宿舍的四个家伙,四个为了拱猪而不上课的家伙。不知道今晚是否要再拱一把呀。

想想拿着鼻子狂拱的样子,痒痒啊。

老同学聚会

昨天几个在杭的老同学聚会,高中同学,找个茶室,一阵闲聊。
首先检讨,虽都在杭州,但已是多年未见,久的都有7、8年了;
接着论资排辈,当然不是我们,我们已经没的排了,现在是排儿女的时候了,哈哈。大的已经小学二年级了,小的才2个月,当然也有革命尚未成功的;
之后再聊聊往事,当年谁谁谁咋的咋的,现今又如何如何。据说今年正月初一我们高三同一级的要办同学会,估计到时也是一盛事了;
说起现在的工作什么的,有点感叹。和我的大学同学一样,大多数同学10年多了都没有怎么换工作,而我似乎是属于不稳定,常跳槽的那一阵列。哎!正应了古话"穷则思变"啊,哈哈。
最后建议活动要常开,不过最好老板能多赞助一点。

网上报名

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走光了,吃饭去了,就我还呆着,给朋友帮忙,网上报名,据说这里的网速快些。报日语三级(NND,今天是8.15,小日本投降的日子,居然报日语,哼哼)

以前给maggie在网上报过,还真是我抢先一步。

今天开始还行,早早用户登陆,挂在上面,12点准时上去,哈哈,各个考点随我选,找个杭大的,提交,搞定!

等等,怎么这么慢,提交没反应啊。1秒,2秒,…都20秒了,完了,失败了。

也不知数据库提交成功没有,再重新登陆,都是“The page cannot be displayed”。估计服务器也不行了。


总结,我觉得这个网上报名实在不怎么样,说是方便了,其实很少能操作成功的,而且暗箱操作照样搞不清。还不如排队踏实。再说要考个试,还非用上网不可吗?不懂!

一篇旧稿








转一篇以前的旧稿,59年的,闲逛看到的,没什么意义。(真不懂网站上居然还有这么老的稿子)只因为稿子的作者是纪静如-纪老师,又一位可敬的女性,很巧,也是北大才女。

我的良师,她一直都把我当作小朋友。是她影响我从原先的学校里走了出来,然后一起走过了四年。70多的老人,一直都和我们这帮小伙子一起,投入的远远超出我们,为了她的信念。

期间有过痛苦,有过收获,也有过苦闷,她对我的影响很多,虽然我后来离开了原先的公司,但还是一直很尊敬她,我永远的老师。






  新华社哈尔滨1959年2月20日电 (新华社记者马新仁、纪静如)报道:解放前只有极少数人参加而且从未举行过全国性比赛的冰上运动,在全国解放后不满十年的时间内,已经迅速地发展成为群众性的体育活动,并且已经有成批的优秀运动员成长起来了。
  从1953年举行第一次全国冰上运动会到现在的六年中,速度滑冰的全国纪录几乎每年都要全部被刷新。第一届全国冰上运动会男子速滑全能冠军得分是二四三·一七二分,只相当于目前二级运动员的标准。今年成年男子速滑全能第八名的成绩(二一六·○○三分),已经远远地超过了1953年的全国冠军。最近去奥斯陆参加1959年世界男子速度滑冰锦标赛的著名选手王金玉和李太权的全能总分已提高到二○○分以内,都超过了运动健将标准。短距离五○○公尺速滑成绩,在第一届全国冰上运动会上李在雄创造的成绩是五十一秒四,不久前杨菊成在奥斯陆获得这项比赛世界亚军时创造的成绩是四十二秒四,整整提高了九秒钟。
  我国速度滑冰选手从1957年开始参加了世界速度滑冰锦标赛。1958年,中国十七岁的女选手杨云香在世界比赛中,在十六名有资格获得四项全能比赛正式名次的各国选手中名列第十五。今年,中国十七岁的男选手王金玉在世界比赛中也在十六名有资格获得四项全能比赛正式名次的选手中名列第九。
  花样滑冰比赛的要求比较严格,而且要求也在逐年提高,但是参加这项比赛的人数却越来越多。在今年全国冬季运动会上,东北三省、北京市、河北、内蒙古、中国人民解放军都派了选手参加比赛。这次运动会,有四十五名花样滑冰运动员在比赛和大会测验中达到等级运动员标准。这说明花样滑冰在许多地区已经形成群众爱好的体育活动。
  冰球运动几年来也有很大发展。这项运动开展得比较早的哈尔滨市,它的代表队在过去几次全国比赛中球门都很少被对方攻破,而且多次以几十比零的压倒优势战胜对方。这几年哈尔滨队的冰球技术有了很大提高,但其他各地的冰球队的进步同样也很快。以原哈尔滨队队员为骨干组成的黑龙江冰球队,这次虽然在全国冬季运动会上荣获了全国冠军,但是和他比赛的吉林、北京、解放军各队,每场都攻入一球或数球。解放军队在对黑龙江队比赛时,六十分钟内共射入对方三球。
冰上运动的迅速发展,是和解放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国家对群众体育运动的重视分不开的。现在,不论在东北三省的各大、中、小城市,还是在北京、天津等地,冰刀、冰鞋都已成为商业部门必须准备的冬令物品和畅销物品之一。北方的城市每年都设有许多公共冰场或群众自办的冰场,免费或低费开放。根据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十几个城市的不完全统计,1953年经常滑冰的只有一万八千人左右,1955年却增加到十七万人。而1958年入冬以来,单是哈尔滨一个城市,就有三十万人经常参加冰上运动。目前,在北方,滑冰运动已经普及到了一些县和人民公社。例如在吉林省和龙县,已有五十多处冰场(包括天然冰场),五千多双冰鞋;敦化县有冰场三十多处,冰鞋三千多双。少数民族地区冰上运动近几年来发展得更快。内蒙古自治区解放前只有少数有钱人家的子弟在呼和浩特玩玩冰球,现在几乎各盟、各旗都有冰球队,仅呼伦贝尔盟就有八个冰球队。宁夏回族自治区更是天然冰场布满全区,有很多人参加冰上运动。

小波北上

小波北上了,又加入了北飘一族,我的msn上“OFFAI”中又增加了一位。多多妈刚刚在说IT的都转了去做民工。小波也是,开始了他的正儿八经的民工生涯,搞建筑,呵呵。天天写代码的人,不知道跑工地咋样?当然高级点,可以和老外多打打交道,也不错。

和小波聊的也比较多,当初从北京回杭州,3年了,又转回去了。可能觉得挺可笑,但其实也不错,起码清楚了自己不适合什么。并且知道放弃,再去追求。我和他说还可以再去拼搏一次,起码在北京找个LP回来

我做不到,只有继续混。

希望小波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