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罗源,古嵩溪

说起浦江的风景,外地人提的最多的是仙华山、江南第一家、神丽峡,此为主流景点,风景固然不错,但也多是节假日堵点。

浦江为丘陵地带,众多乡村散落在群山之中,各有独特的风景。马岭的美人头不逊于台湾野柳地质公园的女王,潘周家的一根面,民生村的梯田,罗源村的七彩3D壁画以及嵩溪村的古建筑。

(图来自郭黎育 摄影故事

小时说起这些地名有个统一名称就是“山里”,我一直都很好奇这“山里”到底是哪里?这些曾戏说为传说中的地方,当时都是交通不便,记得上高中有同学来回一趟不容易,往往住校一个月才回一趟家。

而今交通问题大减,山村风景生态独美,一时都成了宝地。说起各村落的发展变化,爸妈也是常从新闻看到,听熟人提起,可谓耳熟能详。只是碍于再方便的交通,对他俩去一趟仍属不易。所以回家时我想正好能开车带他们一起去寻访村落,印证记忆。

说起来老爸可不仅对地名熟悉,也都曾实地去过,只不过那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年轻时进山砍树背木头,都是走路,起早出发,落夜回家,总要花上一整天。有时还得绕开大路,也算踏遍了家乡的群山,一不小心可能就进了兰溪、建德、桐庐。现在想想跑个马拉松啥的,对父亲一辈来说实在是不在话下,只不过小时从未曾提起,都是为了生计,无法给孩子以坚持的教育。

去年清明逛了潘周家,这次国庆全家花两个半天分别去了罗源和嵩溪,占着本地人的便利,我们都是一早出门,从县城出发都是半小时的路程,逛后回家吃午饭,下午休息也少了劳顿之苦。

举凡村子搞旅游,少不了的一是祠堂,二是各劳作农具的展览,这也是全国上下的特色,和互联网抄袭有的一拼。

当然罗源和嵩溪做的颇为细致,一方面各家各户仍居于其中生活,许多农具或仍在使用,且有些山村特色,比如土制的消防水龙。由于村中小巷仅人能穿梭,车子无法行驶其中,消防车更是如此,还是少不了自己的消防设施;另一方面嵩溪还展出了不少改革开放前的特色物品,如红头文件、粮票、香烟壳等,收藏也是颇为齐全。

相比起来,罗源村的创意在乡村旅游中更显可贵。罗源并无先天优势,普通的小山村,沿着山谷的路而建,狭长的一条。还不似附近的民生村有梯田,在油菜花和向日葵花季有靓丽的风景。只是其独特的彩墙,加上3D壁画的创意使其成为了新村落的代表,一年四季均可参观,更是孩子们的最爱。上到民生村的梯田高处,远远看去翠绿中一团锦绣。

当然我更喜欢的还是嵩溪。嵩溪有悠久历史,始建于宋代,对古建筑的保护造就了其古朴风格。

溪水穿流于村中,高高低低,水急处一个飞跃落下即是一个迷你瀑布,落下处积一小水潭,有台步可下,可以洗衣。横跨溪水上的路也构成了村中的各处小路,路下一个个小涵洞,宽敞荫凉,夏天放一躺椅,溪中浸一西瓜,小憩后,切开西瓜解暑,人生一大乐事。

村子建筑密集,车辆无法行于村内。穿行于村中,少了噪杂,老妈说:“在这村子里,没有车子,人大家也都熟悉,孩子在外面玩就不用担心了。”这或许正是城镇人心向往之处,无论在祠堂当地人闲坐,或是走入一家宅院,都可闲聊,少有烦杂。

偶过一间矮房,门口一只小狗,受了我们的惊吓,刚想躲进小门去,但似乎躲避不及,或者又想起担负着看家大业,一边往后急缩,倚着门,一边又伸着脑袋,汪汪直吠,摆出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真是一条好“看家狗”。看它急了,相视一笑,速速撤离。

而坐在自家门槛的老奶奶,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小时回家,奶奶总会问:“吃什么呀?”
“粥”。
奶奶喜欢喝粥,连带着一家人都喜欢喝粥,我也是,老妹也是,当然老爸要干体力活的不在其内。于是我们经常和奶奶一日三顿喝粥,每到吃饭时,就坐门槛上,端着一个大碗,满满的粥,再夹几根自家腌制的萝卜条。只是如今奶奶不在了,大锅烧的粥也已成绝响。

如此古村,怎不让人充满记忆。

庐山趣对

题图摄于庐山五老峰。

完成《旅行前的准备后》,接下来就是在旅行中如何变得更有趣了,自从上次黄山趣对后,对联成了我和小乐在山间走路的乐趣之一。

主菜是庐山,不过还有餐前菜,车行到湖口已是中午,借休息之际我们下高速去了趟石钟山。石钟山地处长江和鄱阳湖交汇之处,湖口之名应该由此而来,更因苏轼的《石钟山记》而声名远扬,站在石钟山上远眺,前方横铺的即是长江,而和长江夹角处的水域即为鄱阳湖,不过湖口处看起来倒不像湖泊,尤其是尤其是不远处的鄱阳湖大桥人让人觉得像是长江支流。

看着水天一色的景色,不由冒出一句:“江湖汇聚处”,让小乐对下联。小乐想了片刻对道:“春秋轮转时”,让我赞叹:“很不错呀,爸爸的上联是应景,你的下联则是应时,春秋轮转正是夏季,也是我们暑假来的季节。”小乐回道:“我想的是江湖、春秋都是大义。”果然,看来此联甚妙啊!

等到了庐山已晚,次日一早天朦朦亮起的床,外面是白茫茫的,雨雾缭绕。匆匆用过早餐,在牯岭镇赶7点的早班车,去东线游三叠泉和五老峰。有意思的是,去年游黄山大雨,此次观庐山还是大雨,看来这名山脾气大,总和我们顶牛,非把我们浇个透心凉、底朝天不可。

风景且不说,说说我和小乐在庐山的趣对。

去三叠泉我们在镇上是从上往下行,没坐缆车(一节站立其中的车厢)。途中雨势甚大,山中云雾迷茫,远处的风景都不见,自我宽慰瀑布必定极大。沿路有多处水漫过路面,第一次见,大丈夫自然要承担保护职责,赤个脚,先抱小乐,再抱老婆,踩实了缓步而过,生怕一个闪失,来个屁股墩;第二次见,就懒得脱鞋子,鞋子湿就湿吧,继续抱着母女俩前行;没想接二连三,倾盆的水从上往下抛,想避也不行,索性大家都湿了得了。正应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理。

有此趣事,获得娘儿俩的赞誉,赶紧让小乐拍个照,领一免死金牌,并借机出一上联:“雨中抱老婆,情深意重”。小乐对曰:“灯下教小儿,语重心长”。虽然我平时并无语重心长的时候,但这对还是极为工整。

一路艰辛走路,下到缆车终点处,还要继续爬一千多级台阶,远处听见气势磅礴的瀑布声,待到拐角处,终于掀开三叠泉的帷幕。三叠泉有三级,古云“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但在今日大雨之下,与我此等瀑布已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上中下三级均呈浩浩荡荡之势,水借风雨之势,让人在瀑布下平台处几无立足之地,想撑个雨伞也是不可能。

如此瀑布之下必然也是有对的,“万马奔腾庐山瀑”,气势非凡!有趣的是下联确是“四脚朝天巴西龟”,完全颠覆人生观。

三叠泉看后也是久久不忘,和小乐一起合作了一首《观三叠泉瀑布》,前两句为下三叠泉时听着水声所作,后两句则是在三清山回忆时补记。

《观三叠泉瀑布》
云开雾散山间道,
龙吼浪翻滚白条。
最喜庐山三叠泉,
千古河山披银袍。

见了三叠泉不虚此行,难怪有“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之说。过后重爬一千多级台阶上到缆车处,被告知大雨冲路,行人道路已封,只有坐缆车上行到停车场,此时雨止,我们决定一天虐到底,再攀五老峰。

五老峰第一峰体力消耗极大,不过到达顶峰,看到云雾散开时远处的群山,风景也是美不胜收,感叹老天对我们不薄,既看了大雨中的瀑布,又见雨止后的云雾和群山。等过了第一峰,二、三、四峰都不难,相比之前可算闲庭信步了,最后的五峰有点距离,我们也挑战成功,只不过遗憾的不知五峰下山处为何处,无奈原路返回。

归途中出上联:“一二三四五老峰,峰峰出奇”。
小乐大叫:“这对联对不出来的。”
“为什么?”
“你这个就像祝枝山的‘三塔寺前三座塔’,下联人家对了个‘五台山上五层台’,但祝枝山在上联后面又加了‘塔塔塔’三字,就没办法对了。”
“我可没加塔塔塔啊,老爸想一个。”
下山路上苦思,终有:“个十百千万位数,数数不凡”。

旅行因对而有趣,从对到诗也是我们一点小小的进步,在第二天庐山花径,寻访白居易草堂时,父与女又合作了一首:
《寻草堂不得》
花径草堂寻白翁,
桃花无痕人不存。
江州司马今若在,
垂首堂前黯伤神。

诗伤感了些,不过实乃和印象中《大林寺桃花》大不同,虽不是桃花时节,但喧闹人声以及草堂中的商业味让人有些缺憾。

这次的出行,除了诗对,和小乐还念了几篇古文,繁体字大体难不住她。苏轼的《石钟山记》、韩愈的《新修滕王阁记》,还有三清山上的《西海岸记》(口气颇大,但忘了作者和篇名了)。在南昌王勃的《滕王阁序》没念,读起来太累,好多字也不认识,只能来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只是现代都市的的进程已经无法再让人见到这样的景色了。

旅行中面对名山大川,朗诵古人文章,实乃一大乐趣。文字在景中变得有趣起来,远比家中拿着书本摇头晃脑强多了。

让孩子参与旅行前的准备

题图摄于庐山花径。

暑期临近结束,终于在工作间隙抽出时间兑现一年的一次旅行,不过这次由于出行时间的不确定性,无法提早安排,只有选择了周边自驾,依然选择游览名山大川,在率先确定庐山后,设计了“庐山——南昌——三清山”的线路。

而随着小乐的长大,出行的功课越来越有必要让小乐一起参与,以前的功课往往是我会在睡前故事时,给小乐讲当地的历史和文化,比如去西安、台湾、马来西亚等等。这次一来自己忙,二来也应该让小家伙自己多发挥,故而在明确线路后,我给小乐布置了旅行前的准备功课,分别是诗、电影和路线。

庐山不仅景色秀丽,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名人在此留下的诗篇可谓是数不胜数,最有名的自然是苏轼的《题西林壁》“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李白的《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所以第一项功课就是找出描写庐山的诗句,至少五首。

小乐最后找到的诗应该有七八首之多,更有意思的是她把每首诗标注在了地图上的景点处,比如毛泽东的《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暮色苍茫看劲松,
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
无限风光在险峰。

还有李白的《望庐山五老峰》,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等等,这样即使未到庐山,也已经先身临其境,感受诗中的意境。只可惜在庐山时由于大雨全身淋湿,地图和诗文也都湿透,很难再剥离开来,没了机会在庐山一首首畅读。

除了诗,电影是了解一个城市或者一个景点很好的窗口,不枯燥,而在旅行中亲眼见到电影中的画面,又具有极强的视觉效果。我们去台湾时,选择了《练习曲》,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的一场环岛纪念,让我们提前领略了太平洋的风;去槟城我们看了《初恋红豆冰》,认识了阿牛,知道了姓氏桥,故而在槟城时我们特意去寻访了姓周桥,并一直找到姓杨桥。

而庐山和南昌的电影是毋庸置疑的。《庐山恋》是吉尼斯记录中播放次数最多的一部电影,在庐山的电影院每天都在播放,也是庐山电影院唯一的一部电影,有点像九份的悲情城市,当初在台湾也逛了九份,只不过悲情城市的话题太沉重,没有看,不过九份还有另一个选择是《千与千寻》,让人体会山城的夜景,看着红色的灯笼,脑海中散不去的《千与千寻》中夜幕降临,灯笼亮起,人群忙碌起来的画面。而南昌自然绕不开《南昌起义》

故而给小乐的第二项作业是自己找这两部电影观看。可惜《庐山恋》在爱奇艺上播放的版本太老了,声音无法入耳,后来舍弃了;而《南昌起义》则是我们在南昌时抽间隙观看的,八一纪念馆中的江西大旅社,朱德宴请的旧居,都使得历史变得鲜活,而人物也变得更加真实,小乐在看了《南昌起义》后,对十大元帅、十大大将,还有中共早期的领导人都关注起来,不时要问我电影中的人物和纪念馆中的人物。

第三项作业不再是历史和文化,我们也要来解决实际问题。三清山我们不在山上住宿,而山上的景点又多,一天的游玩需要7、8小时,这时一条好的线路是必不可少的。

要求小乐设计一条山上的旅游路线,要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比如和住宿的远近,途中能少走回头路,还有线路上注意山路情况,不同方向上下坡的难度可能不同等等。这一条最后是父女俩合作,在参考了蚂蜂窝的攻略后,我们自行设计了一条线路,到三清山后和民宿老板印证,基本正确,所以我们在三清山的旅行路线安排上基本还是轻车熟路,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让孩子参与旅行前的准备,也就是让孩子更多地参与旅行,更能体会旅行的乐趣。

山里的精灵

题图摄于三清山。

傍晚时分,我们的车到了三清山底的一家民宿。下楼吃晚饭时,因为客人太多,要等,我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打开电子书,在晚风中静静地看着。

“你在看什么?”耳边传来一个轻轻的、软软的、有点生涩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民宿老板的小女儿,马上读二年级。我对她笑一笑,扬了扬电子书,说:“是讲历史的。你看书吗?”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只看过课本上的。”
“你的学校在哪儿?”
还是怯怯、弱弱的表情:“一直笔直往前走,往山上走。”
“远吗?”
“不知道。”她轻轻垂下头。
我默默地看着她,心里有点不知所措,不知和她聊什么好。

后来,她自己开口了:“我叫小轩。”(不便透露真名,暂称小轩)
“嗯,小轩,你学校的老师怎么样?”妈妈也加入进来。
“我们有一个语文老师,一个数学老师,一个体育老师。”小轩没那么害羞了,话也多起来了。
“那老师还兼职吗?”妈妈问。
“语文老师还是思品老师,数学老师还是美术、音乐老师。”小轩的脸上不再害羞,取而代之的是一点兴奋。她起身,要去拿音乐书给我们看。

这时,我们可以吃晚饭了。小轩拿着音乐书跑过来。妈妈问她:“数学老师唱歌好吗?”小轩回答:“她不唱的,就把字写在黑板上。”她给我们唱《春晓》,其实只是把歌词念了一遍,她的老师只教词不教曲,哪里还是唱呢?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听到妈妈说:“让姐姐教你。”我给她唱了一遍。她骨碌碌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我,静静地听着。

“上去叫他们来吃饭!”小轩的妈妈喊了一声。小轩急忙起来,一脸惶惶,跑上楼。当她转身时,柔顺的齐肩短发一甩,露出被头发挡住的耳朵。她看上去像个精灵。

我们开始用餐。有时我会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在四处飘来飘去。

吃完饭,爸爸研究地图。我和妈妈在桌边等着,小轩又坐到我身边,幽幽地说:“我没得到奖状。”
“什么奖状?”我问。
“我没有评上三好学生。”她看上去有些失落,但又平静如油画上圣洁的天使。
“你觉得自己好吗?”
“我不知道。”此刻,她又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爸爸妈妈站起来,要走了。我也站起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和小轩道别。

山里的精灵,站在那张桌子旁,还是一股淡淡的山野气息。

无锡文化“乐”旅

这个暑假因工作的缘故,一直没能安排出行计划。临时起意去趟无锡,以前都是我做“玩”的功课,不过一忙,功课就交给小乐了。临出发前问她要去哪里,既不是水浒城、三国城,也不是灵山大佛,报给我的两个地方分别是钱锺书故居和东林书院。也不意外,小家伙最近看的书中有两本分别是《我们仨》和《围城》,而之前《明朝那些事儿》中少不了的当然是东林党人。

上午半天的钱锺书故居、薛福成故居我没能陪同,回来时小乐和我说了俩字,一是钱锺书的“锺”字为繁体,二是杨绛的“绛”应该念’降’(jiang),被我误导都读成’拣’(jian)了,虚心接受批评。

聊聊之后的行程,半天东林书院-南禅寺-清名桥,半天鼋头渚。虽然没做功课,但在陪孩子旅行中,借助于手机,弥补文化和功课的缺失,一起体会无锡文化之旅。

自驾前往鼋头渚,来无锡必游太湖,游太湖必游鼋头渚。鼋头渚号称太湖第一名胜,名胜一般都是有歌的,尤其这江南水乡。穿过东西蠡湖时,小乐哼起的是“洪湖水浪打浪”,那可不行,我们得先切换到江南小调,听一首“太湖美”,在吴侬细语中慢慢欣赏这湖光山色。

信步往荷花深处走去,吸着荷叶的清香,碧绿的荷叶,粉红色的荷花苞真是婷婷玉立的,脑中冒出的一定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不过那是说西湖的,此时此地最合适的恰是“江南”。

昨日正在东林书院听过,循着歌声查找,见一老师在念汉乐府诗《江南》,有点像旧私塾,一群小儿摇头晃脑地跟唱,不过老师拿的并非戒尺,而是扇子,也不严肃,与其说念诗,倒不如说唱曲更适合,边唱边学着鱼戏起来,双手握合持扇比划着象小雨在孩童中间穿梭,口叨“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席间的孩子多是3、4岁,有迷糊欲睡的,也有难坐的住而抓耳挠腮的,教室后座都是爷爷奶奶辈的,看的急了在一边呵斥“好好念”。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在鼋头渚的藕花深处唱着《江南》寻着小鱼,应比在私塾中吟唱更有趣味。当时学了几句,原计划回家唱给小七听的,在荷花池人多时没敢唱,后来和小乐入到充山深处时,放开嗓子吟唱了一番,也算是先做个练习吧。

在“充山隐秀”沿着步行道,不小心很可能就错过了聂耳亭,一座两层的小楼,外面装饰看来有些破旧,一楼非常昏暗,展览介绍也不太能看清,拉了一下开关灯也不见亮,想是很少有人来了。二楼简单地铺设了一张床,看介绍是当时聂耳创作《大路歌》的地方。回到楼前细看聂耳像,小乐在像前看到聂耳23岁就去世,大为惊讶:“我还一直以为聂耳是个老头呢?他是病死的吗?”
“在日本游泳淹死的。”
雕像前有《大路歌》的词曲,我问小乐:“这曲子上的小蝌蚪文对吗?会不会是胡诌的?”于是在网易云音乐找到《大路歌》,小乐边听边看曲谱,回复我道:“对的。”

鹿顶山是鼋头渚的第一高峰,平原的高峰自不可同黄山而语,我们没有选择登顶高眺,而特意寻访了林间的无锡人杰苑,一个展示无锡人杰的专类陈列馆。小乐一进馆,最先找的仍是钱锺书,不过钱老先生安安静静在最后,进门处她最感兴趣的仍是东林党人顾宪成。顾是东林党的创始人,留下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千古名对,至今仍熟于耳。说起这个对联,小乐当初在兰卡威沙滩上还戏对过“酸味辣味椰汁味、味味在口”,所以特有情感。而我们在东林书院时正逢一场小雨,虽不闻哗哗雨声,但细雨飘飘也还应景。

东林书院出来,坐公交一站路前往南禅寺,我出了个上联“东林书院”,小乐对“西溪天堂”,我笑说还有后半句“东林书院东林党”,小乐深表气愤。行到南禅寺,觉得“南禅古寺”对“东林书院”也挺贴切,同在无锡,于是对曰“南禅古寺南禅僧”。南禅寺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地处无锡室内繁华地带,周围就是一个集市,还有游乐场,完全少了寺庙的清净,即使在古寺见哗哗雨下,也无法感觉“多少楼台烟雨中”。

倒是今时在鼋头渚,藏有一个“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的广福寺,寺庙一直在鼋头渚的角处,大多人可能到了“太湖佳绝处”就不再前往,而选择乘船游湖,故而往广福寺人稀少了很多。

寺在山间,庙门看来极小,远没有南禅寺气派,对面是素面馆,进入寺中沿游廊走,廊左侧有一“观月亭”,一幅对联“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渡古人”,今古人月四字相对,颇有韵味。寺庙纵深挺长,清净古朴,正是午间,少有人来,耳边传来僧人吟唱的佛音,甚是安宁。素面古寺,让人想起了鸡鸣寺,又一个“南朝四百八十寺”。

从广福寺出来,我们不再选择旅游地图上的游步道原路而返,走万浪桥和苍鹰渚,选择了一条疗养院和党校间的一条野径,几乎不见人,自寻野趣,就不再细提。

无锡短短行程还是让人印象不错,下次家长们带着小朋友游无锡的时候,记得带上杜牧的《江南春绝句》、汉乐府诗《江南》,《太湖美》的曲以及顾宪成的对,有了“诗、曲、对”,或许就有点文化“乐”旅的味道了。

茅盾和老舍有什么区别

laoshe

早上一家睡到自然醒,还不想起床,突然冒出一个题目:“茅盾和老舍有什么区别?”
于是三个人绞尽脑汁开始想在北京两个故居所见的,有:
茅盾原名沈雁冰,老舍原名舒庆春;
茅盾是浙江人,老舍是北京人;
茅盾是汉族,老舍是满族,镶黄旗的,引申到老舍的父亲是看城门的;
茅盾是病死的,死了之后设立了茅盾文学奖,老舍是自杀的,临死前还和小孙女说:“跟爷爷说再见。”;
茅盾的妻子是小时候定亲的,老舍的夫人不是,胡洁青还师从齐白石学画;
茅盾的代表作是《子夜》、《林家铺子》,老舍的代表作是《茶馆》、《骆驼祥子》。

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不亦乐乎。

外出游玩后,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蛮不错的方法,用游戏的方式回顾玩时的记忆,可以加深所了解的印象。这也让我想起在北京去长城的车上,让三个小孩出题,说昨日在故宫所了解到的东西,孩子的印象之深,让我颇有吃惊。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