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的blog被封



安替在msn spaces上的blog又被封了,这次是因为新京报被光明日报接管。上面的文章据说已经全给微软cut了,paste不回来了,不过网上还是有很多悼新京报的。

现在想看安替的blog的方式是:

> 2006年我会重新出发,恢复http://anti.blog-city.com的博客更新,国内朋友可以用Rss软件订阅:http://feeds.feedburner.com/blog-city/anti,或者直接发邮件给antisblog@gmail.com订阅,我会把每篇博客都发送给订户。

纪念林昭

林昭,一个令人钦佩的女性。

“我是林昭,你记下来,双木三十六之‘林’,刀在口上之日的‘昭’……你是谁?还有你们是谁?怎么不敢自报家门?”

这是何等的豪气!!


中国是一个善于遗忘的国度,尤其是对于历史。还是让我们记住民主先驱-永远的林昭

蹩脚翻译引发全球外汇市场一日疯狂 (转)



蹩脚翻译引发全球外汇市场一日疯狂
对于中国新闻社(China News Service, 简称:中新社)驻香港记者关向东而言,作旅游报导或许比作财经报导要得心应手得多。可上周六偏偏是她值班,而精于财经报导的同事却在休假,而那一天她偏偏就用从香港当地报刊的新闻报导和分析文章中东摘一点西摘一点凑成了一篇关于人民币升值可能造成的影响的文章。

四天后,她的这篇文章在日交易额上万亿美元的全球外汇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随著美元汇率的大幅下挫,从新加坡到斯德哥尔摩,一时间世界各地外汇交易员和基金经理们恐慌的电话声响成一片,成堆的电子邮件几乎要挤爆他们的邮箱。不过,随著那篇因为蹩脚的翻译而产生误导的文字很快从互联网上消失,这场风暴也很快平息了下来,然而风暴虽平,它造成的损失却已无法弥补。

一家名望并不显赫的半官方新闻社的一名普通记者的一篇文章竟能引发如此大的市场风暴,同时也让措手不及的交易员蒙受了巨大损失,这一方面暴露出目前中国媒体差强人意的编辑水准,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当前美国不断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形势下外汇市场人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紧张状态。

关向东从中新社在香港的编辑部发出的是一篇中文报导,但是到昨天下午,这篇报导被翻译成文理不通的蹩脚英文登上了一向有中国共产党喉舌之称的《人民日报》的网站上。翻译的英文报导中赫然宣称中国将在下周中美经济官员会晤后宣布人民币升值。

接著,当互联网搜索引擎搜索出的这篇英文报导出现在彭博资讯(Bloomberg)伦敦办公室的电脑屏幕上时,这条消息迅速以标题新闻的形式传向了全球各地。

“这著实让市场大吃一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的亚洲货币策略师克劳迪奥·派伦(Claudio Piron)如是说。消息传出时他正在新加坡。他说当时交易员们即刻开始抛售美元,同时买进一切可以染指的亚洲货币,主要是日圆、新加坡元和印度卢比。之后,当彭博及竞争对手路透(Reuters)开始对消息可信度表示怀疑时,交易员们又马上开始买回美元。派伦说,有些交易员因反应不及而就此被套,很多人为此而懊恼不已。

关向东说她对这一切也是异常惊讶。“我想不出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轰动,”她说。她坚持认为她所做的就是从香港当地的报纸上搜罗关于人民币升值可能对香港产生的影响的观点──她在文章中引述观点时没有注明来自哪家报纸,而多将这些观点含糊地归于“观察人士”。从实际情况看,她所引述的观点的主要来源是左翼报纸《大公报》的一篇社论。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难再说是关向东的错了。《人民日报》网络版拿到她的这篇报导后便派给了一位兼职翻译,而这位翻译交出的译稿中说,中国已决定在一个月内和一年后分别让人民币升值1.26%和6.03%。实际上关向东文章中引述自当日香港报纸的这两个数字所表示的只是不可交割人民币远期市场交易报价所反映出的市场对人民币升值幅度的预期。另外,《人民日报》网站上登出的这篇从中文翻译过来的英文报导既未标明记者姓名,也未注明消息来自中新社。

彭博的标题新闻出现在交易终端屏幕上时正值亚洲交易时段即将结束、欧洲交易时段即将开始之际。

在斯德哥尔摩,为瑞典经纪公司Hagstromer & Qviberg管理中国证券交易的赵炳浩(Frederic Cho)先是用公司内部扬声器系统向目瞪口呆的公司同仁报告了这条消息,随后便开始在互联网上搜索这篇报导,疯狂地给在亚洲的记者和金融界熟人打电话。“在我看来这没道理,”他说。哪国的中央银行会提前一周宣布对本币进行价值重估,而且还有确切的数字?

在上海,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首席中国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也同样感到困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太奇怪了,”他说。他拿起电话开始联络中国的相关监管机构。最终,他的研究小组从互联网上挖出了这条翻译出来的英文消息以及原始的中文报导,并推断出了事情的原委。他立即给渣打所有人员发了一条电子短信,解释说问题在于翻译错误。

曾几何时,一篇文章或报导要想登在《人民日报》上须先得到政府部门的首肯。外国记者往往会在字里行间仔细推敲来搜寻可能暗示政策变化的蛛丝马迹。如今这已成为历史。处于激烈商业竞争压力下的中国官方媒体现在往往也需要抢新闻,新闻的基本准则──准确性──也不免因此受到影响。外部世界显然还没有跟上这种形势变化。

可毕竟“《人民日报》是中国政府的喉舌呀。”摩根大通的派伦说。

或许正是因此,全球外汇市场才会在彭博新闻见诸交易终端后几分钟内出现大约20亿美元左右(据派伦估计)的交易额。市场普遍相信,一旦人民币升值将会引发亚洲地区更大范围内的货币价值重估大潮。目前亚洲各国和地区的中央银行一直都在大规模干预市场以便压低本币汇率从而使自己在出口上享受竞争优势。

彭博认为自己在这条新闻的处理上没有错。其长驻纽约的发言人朱迪斯·泽鲁斯尼亚克(Judith Czelusniak)说,如果中国政府的报纸刊登消息说中国将放松汇率控制的话,那是大新闻,彭博自然应予报导,不报才是失职。她说,在《人民日报》宣布这条消息翻译有误后,“我们也立即作了相应的报导。”

路透更是乱上添乱,发布消息说,彭博援引《人民日报》消息报导称,人民币将升值。该社地区主管编辑亚当·考克斯(Adam Cox)说:“市场开始出现波动时,我们便进行了追踪报导。”他说他的团队在搜寻市场波动的根源时从外汇市场交易员处听说那是彭博一篇关于人民币的报导引起的。而当他的手下最终找到这篇报导时,他说发一篇援引彭博报导的路透报导便成了很自然的事情。“这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延误,”他说。

《人民日报》网络版的编辑把那篇英文报导从网上撤下来之后公开就此表示了歉意,尽管其中多少带有点为自己辩白的意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编辑说:“我们很遗憾(这篇文章的)翻译不够准确,这是我们的错。”但这位编辑同时也使劲指责中新社,说中新社记者的文章中“含糊其词的地方太多,所以才导致误译。”

中国前一次于1994年调整汇率体制的时候,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就此发布了一篇2,500字的报导,不辞辛劳地就调整细节作出了详尽的解释。消息是于元旦正式宣布的。顺便说一句,那一天恰好也是星期六。

高盛(Goldman Sachs)昨日晚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题为《在译文中迷失》,对昨日外汇市场发生的一切进行了分析,反映出了亚洲地区的投资银行业当前的无奈。

摩根大通的派伦说昨天在办公室真是“忙疯了”,现在就要收工去好好喝一杯。

香港时间2005年05月12日22:0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