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怎么可以有杂念?

题图“Making their getaway”来自swambo@Flickr (CC BY-SA 2.0)

乐乐四年级时,在我的半逼迫、半说教下,参加了本地一个有名的奥数培训班的考试。当时,为了这事乐爸第一次对我吼了。原来以为她考不上,但是当她被录取时,我却犹豫了,我想:“这是我真正想要的吗?”当时的乐乐却出奇的冷静,愿意去学。既来之,则安之,一家人商量后还是去上了。我们以前没有提前教过她,也从来没有做过额外的奥数作业,所以去了之后,她一直跟的很辛苦。后来,在学了一年半后,因为末尾淘汰制,需要补考合格才能继续学下去。我们仨又一起决定放弃补考,办理了奥数班的退学。

退学后,一直没有怎么提起过这个培训班,没想到,今天乐乐像倒豆子一样,一下说了很多,我当时无法录音,之后靠一点点回忆记录下来。当她背对着坐在我大腿上,语速时快,时慢,边擦拭自己流下来的眼泪时,我真的被震撼、被感动了。

“以前,我在P班(奥数培训班),只想找个角落,不想和别人接触,我喜欢坐在最后,因为这样比较有安全感,就算做不出也不用怕别人的目光。如果坐在中间,边上的同学一个个把讲义做好,站起来,当你看到边上的人都走光时,就会有种深深的自卑感。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考进去的,一些比我晚来的同学,都学的比我好。我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比,所以我每次去都只能装出清高样,他们在一起讨论题目时,我就看书,我不想引人注意。可是,我又很引人注意,看书时总会有同学凑过来,我这时真想大声说‘走开’。每次W老师问‘有没有同学不懂的?’,我是真的不懂,但我就是不敢说,看着大家都这么懂,我只能把一堆的问题带回来给爸爸。当W老师说他带了多少多少学生进民办时,我就在想,这不是我想要的。在P班是没有隐私的,每次考多少分都会公布。有次我考了倒数第一,本来我是不想让别人关注的,却一下变成了别人关注的对象。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和别人比,但是我怎么能做的到?每次期末,W老师都会公布要补考的名单,我开始只是旁观者,但后来我自己却也成了‘被旁观者’,所以我退缩了,我不敢去面对,我选择不去补考,连最后的几节课也不想上了。我有时在想W老师会怎么看我退学,很大的可能,是他觉得少了个累赘,极少的可能是,他觉得挺可惜的。但我只想告诉他,我不稀罕奥数了。现在在Y班(Y是乐乐现在上的关于文学赏析的培训班) 有一句话:‘带领者,需要勇敢;殿后者,需要坚强。’妈妈,知道 P班和Y班的区别是什么吗?一个是竞争,一个是自由。

今天,在Y班下课后,乐乐一进门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妈妈,你为什么生我?请在下面三个选项中,做一个选择:A赠送、B投资、C借贷。T老师说,如果你的父母是民主的,就可以问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就问另外一个问题,不过她私下和我说,我可以问这个问题!”

当我给出我的选项时,乐乐直视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什么回报吗?”

我在想当时为什么会给报奥数?因为我想让她学好数学,我想让她考名牌大学,我想:哪天走在路上,遇到熟人,他问“你们乐乐现在在哪里上大学?”我会强掩着一丝微笑,装作镇定地说“在北大!”

而现在,我只想选A,我生她,就是因为我爱她,她是老天送给我的礼物,我不会用她去赢得别人的赞赏,我不会因为想防老,而拴住她想走远的脚步。

因为爱,怎么可以有杂念?

说说“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

前几天半玩伴学群中聊起了环球时报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残忍但诚实的忠告: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这篇文章初看标题,属于煽动性的标题党,本来在朋友圈中看到转发时并没有打开,后来在群中引起讨论,就打开了文章,但实在很难坚持把文章读完。当时我发表的观点是:“看到这种文字我觉得都看不下去,没有论据,只是在利用阅读者的情感,然后往自己想说的方向走。”“我觉得这文章太混乱了,除了一个题目,不知道他东扯一枪,西扯一枪,哪些是来证明他的观点的,哪些纯粹是泄愤。”

但后来还看到有朋友转,有认为说的挺有道理的,我表示疑惑不解。周末想何不拿这篇文章学习学习“批判性思维”,按《学会提问》一书来简单剖析一下。


-《学会提问》P13

先看最重要的论题,论题是什么?文章长篇大论,但一大半是教训人的无关内容。从题目“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来看,没钱,不要掺和,不要掺和什么?我后来查看作者“由得林洛斯”的微博,原文标题为没钱就不要叨逼叨教育改革 (更生猛,相对来说环球时报的标题还算缓和了),再结合文章理解论题是“没钱是否可以参与教育改革问题的讨论?

我不知道我的理解是不是正确?姑且按这个论题理解,那么那么是:

第一,什么是没钱?怎么定义范围?文章中有“有钱人家”、“普通人家”、“屌丝家长”、“兜里没钱,教育资金相当匮乏的普通人”诸多称谓,但却没有一个粗略的范围。
第二,教育改革的范围?要讨论的教育改革范围有多大?初等教育,高等教育,还是仅仅指中学校教育中的减负?

所以,首先论题就极度不清晰,原本从这里之后就可以退了,别再看了,纯粹属于浪费时间,因为因为你即使想争辩也不知该争辩什么呀。我硬着头皮自己再进一步假设论题为:普通家庭是否可以参与有关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对不起,我还是不知道普通家庭指哪些,大家只能按自己内心衡量了,年收入在5万,10万,50万,100万,500万,5000万以下皆有可能,一个人或一家人都有可能,真不知道文中举例有钱代表某公司老总属于什么层次,也真不知道作者自己属于哪个层次,按作者敢于发表话题来说她本人应该属于有钱一族了吧)

结论比较清楚,是不需要,结合论题就是“普通家庭不需要参与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

那么理由呢?记住:只有当你找到支撑结论的理由时你才能判定一个结论的价值。很多时候,大家看文章其实并没有细看文章的逻辑,而只是在于你自己内心就因为某一点契合,而忽略了对文章做合理的分析判断。

要提取这篇文章的理由更累,因为文章闲话废话太多,比如前面长篇铺垫的作者给小姑娘做家教的故事,作者只是表达了如下两个观点:

  • 有钱人孩子不觉得读书苦,没钱的家长孩子成绩不好就抱怨老师和学校。
  • 有钱孩子不论教育改革如何变化,都能得到比平常人更好的教育。

再其次作者大段大段的话都是在玩伎俩,精心挑选词汇引发情感共鸣,希望读者的情绪反应,而促使支持她的结论。这是典型的“诉诸感情谬误”,(诉诸感情谬误指使用带强烈感情色彩的语言来分散读者或听众的注意力,让他们忽视相关的理由和证据。常被用来加以利用的感情有害怕、希望、爱国主义、怜悯和同情。-《学会提问》P120)这种谬误的一种常见形式是恶语中伤,属于一种人身攻击,主要通过引起人们不好的感情联想的言辞来给人戴帽子,试图诋毁别人。

比如微博上和陌生人争辩的故事,“她这种人根本就具备太多社会竞争力,到了年纪卖个子宫也可以组个家庭活下去”,还有诸如“动辄就怕别人洗脑的煞笔”,“屌丝家长”,“这些凡人的思维总是很奇怪”,完全是人身攻击,参照对比用词:恰恰就是兜里没钱,教育资金相当匮乏的普通人,老是叫嚣着要取消这个那个,反而是有钱人家的小孩,默默说一句:“我觉得这些是很正常的啊”,这样的词语使得反对的人强烈反对,认同的人又会极度认同,但相同的特点是大家都忘记了理由呢?推理呢?

拿前面说的两点,第一点“有钱人孩子不觉得读书苦,没钱的家长孩子成绩不好就抱怨老师和学校。”这和论题有关系吗?第二点“有钱孩子不论如何变化,都能得到比平常人更好的教育。”是否能成为普通家长不要参与教育改革讨论的理由呢?

在文中作者试图说明结论的主要理由:

  • 减负前的学科内容和强度正常人都可以接受。
  • 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
  • 考试是公平的。

好吧,到了这里我发现作者所说的教育改革,已经缩小到了中小学教育改革中的减负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前面自己假定把论题缩小为“普通家庭是否可以参与有关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的原因,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论题中有关“减负”的含义又不清晰,减负就是指的提前放学,少布置作业吗?还是涉及素质教育的层面呢?不知道作者是否教育方面的专家,从微博介绍看是作家,从文章看做过家教,而作者在文中最后有一句是“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初等教育面临的实际问题是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无法知道他想说的初等教育面临的实际问题是什么。

参考人民网的文章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30年–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30年–人民网,它所提到的中小学教育改革:一是克服“应试教育”弊端,实行“素质教育”;二是改革重点学校制度,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矫治越来越严重的“择校热”和高昂的“择校费”。时间距离现在长了点,但可见教育改革其所涉及的范围并非一个减负所能涵盖。

再回到作者所列的几点理由:

  • “减负前的学科内容和强度正常人都可以接受”。没有出处,纯粹个人感受,另外即使能接受是否就不再需要做教育改革了呢?
  • “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考试是公平的”。这一类属于典型的“诉诸公众谬误”,大家都感觉上觉得“考试是公平的”,其实并没有对此有过仔细的分析和思考;还有就是“虚假的两难选择谬误”,比如在说明“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中,作者采用了两个例子,一是普通家长无法解决接送时间问题,二是公立老师不再好好上课,家长又请不起私教,似乎减负之后就肯定如此,中间就不能有任何其他作为了。

模糊不清的论点,完全经不起推敲的理由,充满攻击的语言。这样的文章怎么会受人欢迎?

我从群中摘出讨论时家长朋友们提到的认同点:
“什么都是付出才有可能有收获。”
“教育从来就不是‘小孩自己努力’就可以达到的事情。”
“不管你们怎么不喜欢体制,或者觉得自己的环境有多么艰难,但是至少要获得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等着这个社会来选择你们。”

看这三点文字本身都没什么问题,有些说的或许正切合心理,但我想说的是,这三点和作者想要表达的论点有关系吗?

  • 无论是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都是要付出才能有收获的。谁说到了素质教育,减负就不需要再付出和努力了?
  • 没人说教育只要小孩自己努力,用小乐的话来说:需要孩子和父母一起配合,才能达到一个完美的效果。
  • 要想获得选择的权利,或许需要更多的参与到教育改革的讨论中去,那才是更高层次的参与。

如果仅仅是在一篇充满煽动性语言,不知所云的文字中夹杂着几句和观点无关的“正确”的话,这样的文章是毫无价值的。这篇文章或许唯一的价值是拿来作为学习“批判性思维”的一个例题。而对这类文章的热门传播,我个人觉得是一种悲哀。或许此类文章受欢迎,并在环球时报公众号上看出,也正是通篇要你安守本分,接受现状,即使提出来“不管你们怎么不喜欢体制,或者觉得自己的环境有多么艰难,但是至少要获得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等着这个社会来选择你们”,也只是要你老老实实在环境内往前挪一步而已。

最后插一句小乐看后的简短点评:“感觉象机关枪扫射。很粗俗,特别这个题目。”

参考:

让我们教最重要的技能

今天翻译一篇“The Creativity Post”上的文章“Let’s Start Teaching the Skills that Matter Most”,题图来自原文。话说翻译的真是好辛苦,不过还是得加油。

Let’s Start Teaching the Skills that Matter Most
By Dr. Brian Davidson | Jul 16, 2015

Brian Davidson博士(内在研究所) 倡导更多地聚焦与研究学生的非认知技能。

“最值得学生们学习的知识是什么?”我们的教授问.“最有必要让学生们知道的是什么?”他调查道.在研究为什么教学生所做的内容的更大意义中,我们试图理解我们工作中的教育哲学,这些就是摆在我们博士班学生们面前的中心问题。不过要我阐述什么知识对学生是最有价值的想法时,我选择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我并不是想辩论著名教育理论家们(比如John Dewey或Ralph Tyler)的功绩是非,我在班级中分享了一个宾夕法尼亚大学Angela Duckworth 和Martin Seligman 领导的研究,他们发现在预测学生学习成绩时,自律比IQ更重要。在描述了这项研究的开创性成果后,我在班级中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事实是这样,为什么我们不尽量明确地教育学生自律或其他类似因素?”之后我继续阐述现有教育上的焦点是如何研究一整套认知技能,而很少聚焦在其他技能上。班级陷入了沉默,就像一组教育者们刚刚分享了圣人的显灵。

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研究陆续提供许多超越IQ和认知能力的技能驱使成功。更多通常提到的非认知能力,是不容易被成绩和IQ测试能加以衡量的因素。事实上,在这个领域的学者们大多同意“非认知技能”名称是误称,因为技能所包含的语义并非真正的认知自由。尽管名称上有歧义,但有一件事情很确定,那就是这些技能因素非常重要。心理学家、教育学家和行为经济研究者们都认为这些技能能给成功生活带来有意义的预期,比如学术成就、身心健康和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效果。

那什么是非认知技能呢?它们是无形的驱动,像勇气、希望、成长心态、自控力、弹性、自信等因素,无论是对在教室的学生、场上的运动员、或是公司的雇员。这些都是教师乐于在学生中看到的;教练希望在运动员上发现的;老板想找到能在组织中起带头作用的。在认识到非认知技能的力量后,测试公司也正在研究如何评价这些技能。同样的,高等教育研究所也认识到不能只是简单地看ACT和SAT分数,取而代替更多注意非认知技能的应用,来决定学生的入学。最近,国家教育进展评估(NAEP)宣布从2017年开始,将采用非认知技能的评估作为学生评估的一部分。

综上,我想回到我在课堂中提到的原始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花更多时间在明确的如此重要的学生技能研究上?作为一个近十年的教育者,我确信3R-阅读、写作和算数对学生成绩是非常重要的。然而我也知道有很多超越3R的因素驱使学生成功,无论是在教室,或更重要的生活中。当我们回想我们的孩提时代所碰到的伟大的老师,我们很少因为他们所教的知识内容而会觉得达到那样的高度,更多的是他们帮助我们变得更积极去完成我们的目标,更有纪律和更坚韧地去实现我们的梦想,即使在遇到挫折时也不气馁。换句话来说,是他们培养了我们更高的非认知能力,而造成了我们最后的成就。

如果学校每天教授这些课程?如果在学习科学、数学、英语和社会研究之外,有课程设计来帮助学生变得更能自我激励、锲而不舍、有纪律和有弹性?如果学生能学习积极的心态,以防遇到挫折时就一蹶不振?如果有课程能帮助学生们学习如何发展社会资本去实现愿望?如果花更多时间去开发社会认为最重要的技能?那么会怎么样呢?

如果我们真诚地想点燃学生的伟大,那么让我们更全面地去发展学生,更关注于构建其他技能,那些和我们一直在教育的一样重要的技能 - 让我们聚焦在培养学生的非认知技能上。

5分钟游戏 - 对对子

今天再来说一个5分钟游戏,也是我自己最近正在实践的“家长的一百天行动”,和小乐一起对对子。从5月底开始,一晃也快一个月,我们合计对了有26个,四字短句居多。

游戏很简单,一个人出上联,另一个人对下联,可以写在家中的白板上,甚至都不要求两人在一起。我想适用于三年级开始的小朋友,从简单的词语开始,两个字、三个字或者四字成语皆可。我我们小时玩的反义词和近义词可以认为是对联的开端,黑对白、远对近,牛柳对猪肝,哈哈。

当然于我和小乐更象是游戏,一开始对于对联的规则毫无所知,完全凭感觉,字数差不多,词性相同,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就行。比如第一次的“对对子/画画儿”。有时没这名词,我们就自己造,“如家酒店居如家”,小乐对了个“似海豆浆浓似海”,号称以后自己开个“似海豆浆”。

开始的对子完全不懂“平仄”,买了本《小学对课》,第7课说到“平仄和谐”,普通话第一声叫阴平,第二声叫阳平,第三声叫上声,第四声叫去声。对对子要注意汉语的声调,否则读起来不好听,其中的口诀就是:“平对仄,仄对平。平平对仄仄,仄仄对平平。单数可放宽,偶数要分明。上联尾字仄,下联末字平。”

这招很管用,以后到景点参观时注意看末尾字的平仄,就能确定到底哪句是上联,哪句是下联。至此我们的对联要求就更进一步,至少做到“上联尾字仄,下联末字平。”,比如:刻舟求剑/掩耳盗铃。

再后来我们又懂得了什么是“无情对”,上下联之间每个字上讲都巧妙地对上了,连起来也很通顺,但内容却毫不相关,越不相关越无情,也越体现其奇妙之处,象传说中的“三星白兰地/五月黄梅天”。于是我们也尝试了一个“修电脑”(关注微信公众号”fuyunv”回复D4可以查看下联)。

对对子所花的时间可长可短,差异会挺大,但所幸出门前上联写毕,余下完全可以到下班后两人再碰头即可。同时家长注意出上联的难度,也可自己先尝试对一下,这样交流时能便于引导和控制时间,就不会陷入困境而无趣了。

关于刷屏的思考

这篇是乐妈写的,我的参见上一篇“不做刷屏的人”

昨天吃过早饭就觉得头痛腿软,然后倒沙发就晕睡了。

听着“蒋勋说红楼”,一会睡着,一会醒来。生病休息,可以纵容自己看手机八卦,然后就看到新一轮的刷屏信息出现。第一眼看到时,心里略过一丝无奈。也会有一种自己站得高,看得更远的自豪、优越感。但随后就没了,因为我又晕睡过去了。(这点我必须坦白,但理性告诉我,我可以无奈,但不能无情。因为这是我的朋友圈,我希望我们有近似的观点,可以愉快地交流,所以我总想转发科普贴从理性角度来触动朋友。)

我为什么不转呢?不是我冷血,而是我觉得自己,一来不知道现有的刑法是怎么判的,二来觉得通过转发来呼吁定死刑太过草率。三来如果真的这样的转发就能重新制定法律,那不是太可怕了,因为以少数服从多数来看,真理可不是每次都站在多数人手上的。中国人这么多,口水都可以把人淹死,所以还是小心保管好自己的口水,不想做帮凶。

其实类似短信和文章我也都转发过,怀着正义感、善良地发过。我一直说自己是个感性的人,敢说敢做。以前常常奚落乐爸想太多,过于保守。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每次转发,只停留在道义上的判断,没有了解过事实是什么?而“为什么会这样?除了正义的转发,我还能做什么?”这些都没有想过,因为当时的想法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希望有所改变。可是这些希望永远寄托在别人身上,希望有人出头挑大梁。这个想法也不完全错,因为必竟我们不是全能,专业知识不可能懂太多。不过现在想来正因为我们不懂太多,才更要选择慎重转发。民愤就是在搞不清怎么回事的民众中,凭借一股义气点燃的。我的人生格言是“做好自己”,它指的不光是不作恶,还包括不助恶。在自己还没弄清前,没能说出所以然前,不推波助澜就是不助恶。

几个月前,我和乐爸为这类转发有过一次争议。我当时的观点是同意转发。因为这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向世人宣告自己不想做个沉默的人。乐爸的观点是,如果只是简单转发,而没有自己思考,且后面自己什么都不做,那这类转发只是产生网络垃圾。这是我第一次回过头来看自己在转发上的问题,不幸全被他点中。

不过我现在的一大优点是能听得进别人的合理分析和反对观点,只要这个观点能有根有据能折服我。既然转发后不做什么是制造垃圾,那我就做点什么吧!但当我一而再,再而三得真的感性地站出来做点什么时,常常意味着我是孤军奋战的,也意味着后果必须自己承担。敢公然说社会现状的人不少,敢公然说自己身上现状的人却不多,敢转发的人不少,敢转发后积极推动的人却不多。如果你也是感性的人,试试哪次站出来带头做点什么吧!等结果呈现出来后,再决定以后是感性做事,还是合理夹杂着理性,帮着分析思考后再做决定更合适。

我一直是个感性的人,到现在也是。感性人的特点是凭感觉来,不太听的进不同的声音,至少以前我是这样的。天真的以为真、诚,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当发现自己热心的脑门里,并没有住着理智的智慧时,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战胜什么?是不是理智和情感并存更好些?

虽然单纯的感性没有给我带来实质性的好处,但我并不嫌弃它,反而让我更努力呵护它,给它配上思考的武器,帮助它做出不失人性,又不失理性的决择。认识自己、公证的评价自己是件痛苦的事,但没有扒开过自己,永远会有“我不会这样”、“我不是这样”的武断想法。试着扒开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能做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转发!当然我也很矛盾,矛盾不在于我转不转发,而在于我如何把自己的观点告诉身边的人,让身边的人更多能加入到这个队伍中。乐爸开玩笑说会公众号会掉粉的,我倒不怕这个,什么事都在理不在亲。瞧,这又是感性和理性的区别。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场,我不能说我的一定是对的,你的一定是错的,只是在判断前一定要具备有理有据的理由和切实可行的操作,就是拿数据说话,不拿道德讲事。还有,做好自己,每个人真的是做好自己就已经不易了。

不做刷屏的人

这个标题其实是好几个月以前写下的,当初敲了标题又放下,担心这文章写了估计要把朋友圈里的亲朋好友都给得罪了,想想作罢。

昨天到今天屏幕上又充满了滚屏的内容,大致类似“我坚持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活动 我坚持卖孩子的判死刑 买孩子的判无期!偷孩子的立即枪毙! 不求点赞 只求扩散”,我忍不住又把这个“刷屏”的话题给捡了起来。

站在阴谋论的角度,几乎每一次刷屏的活动都有幕后推手。比如今天搜索“我坚持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营销活动”,就会发现某婚恋网站承认“贩卖儿童判死刑”系“营销”;虎嗅网的文章【虎扯】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则提到“这张图的始作俑者(或关键传播路径之首),是微信公众号‘新风向公益’”,这个公众注册于6月17日,也就是昨天。

每次刷屏出现时,我的脑子中闪现的就是《乌合之众》。(好吧,光这标题就得罪人了)但这本书对于群体心理的描述实在是太精辟了。引用书中的部分句子: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它们目前的组织赋予它们巨大的力量。我们目睹其诞生的那些教条,很快也会具有旧式教条的威力,也就是说,不容讨论的专横武断的力量。群众的神权就要取代国王的神权了。”

“有时,在某种狂暴的感情——譬如因为国家大事——的影响下,成千上万孤立的个人也会获得一个心理群体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偶然事件就足以使他们闻风而动聚集在一起,从而立刻获得群体行为特有的属性。”

“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人类的机体的确能够产生大量狂热的激情,因此可以说,愿望受阻的群体所形成的正常状态,也就是这种激愤状态。”

“一些可以轻易在群体中流传的神话所以能够产生,不仅是因为他们极端轻信,也是事件在人群的想像中经过了奇妙曲解之后造成的后果。在群体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最简单的事情,不久就会变得面目全非。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而形象本身又会立刻引起与它毫无逻辑关系的一系列形象。我们只要想一下,有时我们会因为在头脑中想到的任何事实而产生一连串幻觉,就很容易理解这种状态。我们的理性告诉我们,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群体对这个事实却视若无睹,把歪曲性的想像力所引起的幻觉和真实事件混为一谈。”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希望感动群体的演说家,必须出言不逊,信誓旦旦。夸大其辞、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众集会上的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

所以每次热点话题出现时,网络上充斥着的都是爆发式的语言,醒目的黑体,强烈的感叹号,绝对正确,无需任何推理,直接判定。这时我都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自己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做这件事的成本或者说代价大不大”。无需成本,不能改变什么的还是省了。有人可能会好奇,手指动动,微博或微信上转发有啥成本。不一定,政治正确的事情或者跟随大流的完全没有问题同。但在某些特殊日子,或者某些特殊地方发生的特殊事情,或者范围更小一些,你身边的单位或者学校,很多时候都会有种种顾忌,这时发出的声音和表明的态度是需要勇气的,对这样的声音,也许我不一定认同,但我一定是会佩服的。

写的过程中,一直在努力想几个月前触发我想写“刷屏的话题”到底是什么,但努力了半天毫无结果,不由一声叹息。话题很多时候只是话题,它并没有真正的对我们的生活有所改变,行动和思考才是更珍贵的,而非仅仅转发。

Think different

上次的斯莱特林英语学习课上,留了一个题目是为《Think different》配音,并且找出影片中的名人的名字,越多越好。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quot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这次的配音整体孩子们的合声有点象英文背书,我后来想了一下其中的问题。一是《Think different》的广告本身是诗朗诵,加上当时给的版本没有字幕,节奏不好把握,也不像《古埃及神》对话那样有趣;二是广告中乔布斯的配音本质是对“他们”的致敬,孩子们仅是朗读配音而缺少理解(半知半解状态),虽然知道这是一群名人,但少了为什么对“他们”致敬,就少了一份感情。

配音之后用中文做了一下讲解,先看中文含义: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
他们特立独行,
他们桀骜不驯,
他们惹是生非,
他们格格不入,
他们不人云亦云,
他们不墨守成规,
他们也不安于现状。
你可以称赞他们,引用他们,反对他们,
质疑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
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
因为他们改变事物。
他们推动人类向前发展。
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
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
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才能真正的改变世界。

一般的广告往往围绕着产品本身,比如可口可乐,或者电脑广告往往都是Intel Inside。苹果公司在1997年推出“Think different”,当时苹果的竞争对手IBM有一个广告是“Think IBM”,是说它的笔记本电脑ThinkPad的。苹果却通篇没有说它的产品,只在最后出了一个Apple的Logo,正是以其与众不同的广告,展示了其思维独特的一面,符合“Think different”。

小朋友们也各尽所能找了视频中的人物,认识一部分,比如爱因斯坦、甘地、爱迪生、马丁·路德·金等等,差不多都找了一半的样子。实际上我最关心的是她们面对这个问题采用的方法,看她们究竟都采用了什么手段。有同学的帮助(据说有位同学超厉害,认识好多),有网络的搜索,网络搜索上又从不同方面入手,关键词有“Think different”,“苹果广告”,“乔布斯配音”。小乐和我说了她从画面中的特征出发去查找,比如找到的“青蛙柯密特”,舞蹈家“玛莎·葛兰姆”等。

搜索的方式有百度、必应,唯独少了google(真是遗憾)。我推荐了一下维基百科,有小朋友跳起来说“维基要翻墙的”,好吧,连孩子们都知道要翻墙。我只能继续遗憾,不过表示英文版还可以访问。

提供长度一分钟的广告包含以往历史人物的黑白录像(依次):

  • Albert Einstein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 Bob Dylan (鲍博·迪伦)
  • Martin Luther King (马丁·路德·金)
  • Richard Branson (理查德·布兰森)
  • John Lennon & Yoko Ono (约翰·列农 & 大野洋子)
  • 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 (理查德·巴克明斯特·富勒)
  • Thomas Edison (托马斯·爱迪生)
  • Mohammed Ali (穆罕默德·阿里)
  • Ted Turner ( 泰德·特纳)
  • Maria Callas (马莉亚·卡拉斯)
  • Mahatma Gandhi (甘地)
  • Amelia Earhart (阿米莉亚·埃尔哈特)
  • Alfred Hitchcock (西区柯克)
  • Martha Graham (玛莎·葛莱姆)
  • Jim Henson (吉姆·汉森)
  • Frank Lloyd Wright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 Picasso (毕加索)。

在课的最后我又问:“广告的最后为什么是以小女孩结尾呢?”孩子们各抒己见:“小孩子表示新的希望”,“前面都是大人,最后一个是小孩也是与众不同”,“小孩子睁开眼睛,观察这个世界”,“以孩子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就能看到不同的世界”等等。

那么广告最后的小女孩又是谁呢?这就留给她们继续搜索了。

参考:

第三条路

不知何时开始,小区里和小区附近出现了一排排的柜子,用于存放快递公司送的货。柜子解决了一些问题,比如业主如果不在家,可以放入柜子中,而无需放在门口保安处;帮了快递公司的大忙,快递员集中投递,而无需分别送货上门。

新事物的出现总会带来新问题,前几天,乐妈在朋友圈里发了条信息:

今天简直要气爆了,昨天收到短信,今天记得去取。这个公司从刚投放时,是直接把提取密码发给客户的。这两个月开始,就没有密码发送,直接发图中的短信过来。就是你非要下它的APP才能方便取件。我对这种强盗手段绝不妥协。打了小强热线,刚XX公司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们没有强迫我安装,可以打他们400电话索取开箱密码,也可以让快递师傅别放在柜子……

你看问题来了,有了柜子后,快递员慢慢不再送货上门了(衰);柜子的运营公司通过短信发送取件密码;再然后短信密码不发,要求安装APP获取密码。

事情的进展是公司联系了乐妈,想做解释:“可以选择APP,可以打电话400,可以让快递师傅送货上门。”同时进一步表达“我投入了多少多少钱,怎么怎么做个推广也是合理”的含义。可没想碰到了乐妈这么认真的人,不认同,打“小强热线”投诉,于是当天短信通知中恢复出现了提取密码,小强热线当晚播出(没电视,没看过)。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回家吃晚饭时全家一起讨论这个事情。先和乐妈、小乐解释为啥非要安装APP呢?

运营公司的出发点能理解,装APP发展用户呗,基于用户可以做运营,发个信息(短信也可以发送,但骚扰意味比较大,内容不够丰富),以后或许还可以提供收件服务,APP直接办理线上收件,东西放柜子等等,总之有丰富的可能性了,不然用户拿到货也就没公司啥事了。

但是运营公司的解释很有意思,先不说“投入后硬推广”是否合理,它提供的三种方式“可以选择APP,可以打电话400,可以让快递师傅送货上门”,用户能否接受呢?毫无疑问三种方式都增加了用户的成本,原先在送货的流程中,快递师傅直接送货上门,而柜子的引入本身增加了一个中间环节(解决的主要是快递公司的问题),那么中间环节的便利性设计就非常关键了。我本身不排斥APP,但APP不适合所有用户,比如非智能机用户,老年人,而短信发送是很好的一个替换策略,直达用户,双方都基本无成本,而打400会排队,打电话再让快递师傅送货上门更是增加了很多无形成本。

所以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不应该取消短信密码的发送,确实有点绑架用户的概念。那柜子的运营公司在推广APP发展用户和发送短信密码两者之间该如何选择呢?

我们很多时候往往都会陷入“零和游戏”的陷阱中。前几天的少年商学院有一篇文章鼓励孩子举报父母是一种恶的教育,说今年的高考作文《给违反交规的父亲的一封信》取材于真实事件——2015年5月8日,一篇题为《大四女生举报亲生父亲获警方奖励100元》,并且分析孩子是该“告诉”还是“告密”,继而提到了“第三选择”。

史蒂芬•柯维的《第三选择》没看过,不过他的《高效能认识的七个习惯》倒是耳染久了,其中一个习惯就是“双赢”(win-win),我想这就是“第三选择”了。我借此和小乐交流起来:

“那有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呢?”我提出了一个问题,想引导小乐思考问题的解决。
小乐说道:“快递公司应该送货上门。”
对呀,看来我自己先被绕进去了,反而忽略了本质问题,不由夸奖小乐敏锐:“对,首先快递公司还是需要能送货上门,至少要先和货主联系确认。”
“那这货柜的公司该怎么办呢?”我继续问道:“我们来给他出出主意。”
“请孙悟空来送快递。”小乐蹦出了一句。
我和乐妈大笑,差点把饭都给喷出来了,这小家伙现在的思路变得跳跃了。
“孙悟空一个跟斗就可以翻很远,送货超快。”
“有道理,不过估计找孙悟空送货,快递公司要倒霉了,这猴头还不知从哪里进来?说不定我们在吃饭,他就从窗户里跳进来了,快递公司赔钱都不够。”
“那安装APP有什么好处?”
“嗯,关键就是装了APP给用户带来什么好处。这样在发送短信的同时告诉用户,吸引用户安装。”
最后总结一句:“我们需要有双赢的思维,很多时候并非你死我活。陷入僵局时,可以考虑考虑有没有第三条路走。”

记得在“7 habits”的培训中有一个游戏“红黑商战”,就是用来锻炼人的“双赢”思维,需要两人同时出黑牌并坚持到底,才会出现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而这过程中也需要双方建立信任。我想运营公司的推广也是如此,和最终用户建立信任才是基础,短期营销行为而牺牲用户不可取,至于如何吸引用户安装APP,还得麻烦他们多想想这第三条路该怎么走了。

天才的七种创意策略

看到一篇文章怎样成为有创意的人?从萌萌的大白说起,颇有兴趣,尤其是其中说到的“天才的7个创意策略”,于是找了原文Michael Michalko 的How Geniuses Think | The Creativity Post,文中一开头就举了个例子:“13的一半是什么?”

大多数人的第一回答是6.5,恭喜你们,都学过分数了。但如果我们继续思考,或者说换个角度思考,不同的答案就会浮现出来:

6.5
13 = 1 and 3
THIR TEEN = 4
XIII = 11 and 2
XIII = 8

最后一个大家看明白没(不清楚的回复13),当然我们还可以用中文“十三=十和三”。

Michael Michalko总结了在科学、艺术、工业领域等创造性天才的七种思维模式,或者说创意策略吧。

  • 策略一:从不同的角度看这个问题
  • 策略二:可视化你的思考
  • 策略三:把想法实作出来(在过程中找到启发)
  • 策略四:把东西组合在一起
  • 策略五:强迫一些不曾发生的关系
  • 策略六:逆向思考
  • 策略七:抽象化思考

在[怎样成为有创意的人?从萌萌的大白说起]一文中使用“周太太有一只猫,它的左眼看不见”这一个事实来用七种不同的思维模式演绎,很有意思。

我把它转化成了一个slides,作为给小乐讲课的素材。比如说“可视化你的的思考”

了解了七种创意策略后,最好的学习方式自然还是实战,第一想到的就是最近和小乐在看的Horrible Histories(一共五季,开始第二遍了)。为什么会觉得它那么有趣呢?除了演员精彩的表演外,恰恰也是剧中大量地使用了创意策略:

比如“历史医院”,让不同历史时期的医生来到现代,采用当时的医疗方法医治病人,这就是“强迫一些不曾发生的关系”,爆发大量的冲突或者笑料暴增;“特洛伊木马”再现当时的计谋实施,则是实作。剧集中的每一段故事都运用了一种或多种策略,我们的英语学习采用的也是这样的方式,比如自己拍摄《女思想者》,为“古埃及神的对话”配音,在快乐中自然地学习有趣的知识。

之前小乐的观影记录在碰到《Horrible Histories》时有点犯愁,因为每一集都是一个个的小故事和小知识点,很难象电影那样写问题。受七种创意策略的启发,我设计了一张“Horrible History 观影记录表”,用于记录在《Horrible Histories》发现的思维方式,思路就是:

  • 先记录你在剧集中的发现。
  • 还原它背后想要讲述的内容。
  • 并换一种思维模式重新演绎。
  • 对你带来的启发。

下次介绍我们的实际尝试情况。

参考文章:
怎样成为有创意的人?从萌萌的大白说起
How Geniuses Think | The Creativity Post

孩子们的任务,用AIM来帮忙

上次的“赞美 vs. 批评 - 谁更有效?”反映还不错,今天继续练习英语,翻译一篇CreativityPost上的文章Children’s Tasks: What to AIM For! | The Creativity Post


Children’s Tasks: What to AIM For!
By Joanne Foster, EdD | Apr 23, 2015

摘要:有时任务是令人怯步的,孩子会觉得它很困难,甚至认为和自己无关。父母可以结合任务的重要性、难易和意义,通过AIM有效帮助孩子应对困难。

如果你让小孩去“触摸天空”,他会举起双手快乐地向上伸展,尽管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让再大一点的孩子去“触碰月亮”,他会莞尔一笑,他知道你的想法,愿意去尝试,即使不可能也会去坚持。然而如果你要他们去清理餐桌,哪怕多做一点点,都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上例中的两项宏大的“伸展”任务没引起不快,因为它们是比喻性的和富有想像的,反之小小的清理餐桌却是枯燥的而又实际可行的。让我们思考一下:孩子日常面对的大任务是什么,他们是怎么面对的?小命令又是什么,他们又会如何处理?

孩子的责任多种多样,包括家庭作业、上学准备、日常家务,作为家庭中的一员帮助做事。如果任务被认为很大(比如说必须完成一篇主要的学期论文或者科学项目,抑或清理一个乱糟糟的房间),孩子会觉得其是令人生畏的。如果一件任务被认为很小(比如说回答三两个数学问题或者捡起一块湿毛巾),孩子就不怎么会觉得它是一项负担。一个孩子对任务的重要性和难易程度的看法,也就是说预期范围和复杂性,会影响他是否或何时完成这项任务,甚至是否需要投入任何想象到努力中去。

事情的价值和公平也归因于任务本身。作者Malcolm Gladwell说过有关求人做事的合法性,建议最好它要是有礼貌的、公平的和可靠的。那么如何把这个逻辑应用在孩子和任务上呢?非常简单,如果孩子们认识到任务是合理的和有意义的,他们会更有可能遵从。而底线是如果我们希望孩子们做某事——需要他们从所做的事情中获得好处和快乐——这有助于他们看清任务的意义。

可管理的、有意义和积极的?是的,这里有一些实用的策略,让我们来考虑何时期望孩子负起责任和执行任务,有结果响应,甚至展示部分创造性。办法就是使用AIM三管齐下,帮助孩子们将表面看起来繁重的任务变得少一点困难,鼓励孩子们尝试:

Attitude(态度)- 给任务一个积极的色彩。它真的有那么难那么糟吗?是否有好的一面?可以使用积极的展望替换负面的观点。比如说:让孩子们考虑完成任务后会是多么自豪;指出为什么行动,这值得他们的注意;并且解决过分挑战的问题:是它太难、太累、压倒性的、耗时的?是否有可能让别人提供帮助?当一件事情是和朋友一起完成时,会变得美好。请求帮助是没问题的。
Imagination(想象力)- 变得富有创造性!比如说,清扫房间时来点音乐和舞蹈;整理的过程中设计一个游戏或竞赛;考虑废物利用、捐献或者卖掉;寻找捷径;对埋在混乱中的东西开开玩笑;假装垃圾箱和洗衣盒是篮框;设个计时器看能否“提前完成任务”;寻找惊喜,可以让事情从不同的字母开始;前后拍照做个比对;把不能丢掉的资产做“奇怪的东西”、“记忆工厂”等分类收集。
Manageability(可管理)- 按部就班。(父母亲可以证实)当把一项大的工作分解成小块时就没那么大了。避免分散注意力,一次集中做一件事。列出计划并检查进度,感觉会很好。孩子们会鼓励自己:“我知道我能做到!”他们会吸取以往的经验,考虑该如何去完成。更重要的是可以在任务间隙休息保持平衡,有时间休息和反思。到户外去呼吸点新鲜空气有助恢复,这绝对是有益的和重新充电的好方法。

不管任务看起来多么大,或者孩子想自己能合理完成,让事情变得可行有许多方式要做。孩子们看待任务、获得快乐和自我调整的方式会影响他们的积极性和承诺,试试A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