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孩子是不容易的事

理解孩子,说起来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却是比登泰山还难。家长们都已经思维固话,也习惯了和孩子的说话方式。

这次去中欧的培训着重谈到了影响的基础是理解,这在孩子的教育上其实是相通的,应该说对孩子来说理解更重要。重新翻开《如何说孩子才肯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书上说讲的和张老师在课堂上所提的是何其类似,练习的题目也是如此。

比如孩子来向你说:“我真想打XXX一巴掌。”你可以先概括出“生气”,再说出孩子的心里感受。

看着书的时候觉得挺简单,再到实际中来。

小乐早上练钢琴,对妈妈说:“妈妈,我能不能先弹曲子,再弹手指练习。”

乐妈说:“不行,一定要先做好手指练习。”

小乐委屈地哦了一声,无奈地坐回她的位置上去了。

这就是典型的否定式回答,而从影响的角度来说,也仅是停留在第一层,试图通过说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结果呢,看起来孩子先做了手指练习,再去弹曲子,也不再提这个事情了。表面上一切都ok,但这背后,孩子是无奈被迫地接受了,是基于你的position power,也许孩子都不想再和你谈论这个话题了。

我站在边上,就在想,我该怎么来回答呢?

“乐乐你为什么不想先弹曲子啊?”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这是一个好的反馈方式吗?看了《如何说孩子才肯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书,你就能明白,其实这也不妥,是给孩子增加难题。孩子喜欢问为什么,但在情感的交流上,是比较讨厌被问为什么的。一种原因可能是要去分析这个问题很累;一种原因可能孩子会害怕自己的解释又会被责骂。象这个情况,我就觉得小乐会有点担心她说的理由会被拒。

那我该说什么呢?“我理解你”,太苍白了,说是理解,但理解什么呢?貌似我在课上的第一个回答也是被挑战的就是这个,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的理解。

要把小乐话里想表达的意思给描述出来。对了,小乐要先弹曲子的原因,应该是她讨厌做手指练习,所以她想把它放在最后。有点象猴子吃桃子表现出来的朝三暮四,大人们是不是觉得没法理解?

想明白这一点,我再想出来的回复是:“乐乐是不是讨厌做手指练习?”再换一种思路:“乐乐是不是喜欢先弹曲子,曲子很优美?”这是两种思路,也许后者更合适些,不过我想至少以这样的方式去回答应该是走在正确的路上了。

接下来的问题应该是和小乐进一步的交流,等小家伙多说一点。

担心:小乐如果说是,和你纠缠于先练指法还是先弹曲子。那该怎么来解决问题呢?

一种情况,小乐并不会太纠结于是先做手指练习,还是先弹曲子。你听了她的感受,她就感觉好多了,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还有一种情况,小乐一听你理解她的感受了,就一定要先弹曲子。这里我不明白两者的区别,和乐妈一起交流了之前理解的方式,以及后面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来影响小乐呢?乐妈提到了一点:“这就象游泳,先要做热身运动,然后再下水。”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引导和说理的方式,乐乐喜欢运动,游泳、羽毛球、跑步都是她喜欢的,而这几项运动每个运动之前都是要做热身的,也许我可以说:

“乐乐,你们跑步前是先要做什么的?”

“打羽毛球之前走的那个是叫鸭子步吧,这有什么用吗?”

或许乐乐就能理解和明白了。这应该就算是针对小乐个性化的影响方式了。

所有的后面这些都是我进一步的想象,这个事情在一开始的就被错杀了,不过我想还没那么可怕。意识到了存在的问题,总还是有弥补的机会的,和乐妈商量看找个合适的机会用后一种的方式交流一次看会如何。

爱心树

周日参加了小乐班里的图书会活动,小朋友们积极参加,家长们也是(真不容易,呵呵)。

6a7f0b64jw6dc1njra0rfj.jpg
其中有一个是《爱心树》的分享,故事非常好,几乎每个小朋友都读过,不过在孩子们的参与和互动中还是有些感触,当时在微博中说了几句:
爱心树,故事分享时间,小家伙们都很安静。这个故事沉重了点。”
越说越离谱了,从自私感恩都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大人其实不懂孩子们的想法,不知该鼓励什么,纯真的话语往往被忽略。
要我也许会问问,小男孩给大树带来了什么?这个时候或许孩子们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东西。

s1112624.jpg
后来又想了想这个问题,那天的读书会还是很成功的,分享《爱心树》的家长也说的很棒,而且能感觉到孩子们的观察力比大人还是要仔细多了,图画上的细节问题也许只有他们才真正地观察到了。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对问题的思考,太局限化了。毕竟小乐她们都已经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了,但发现越大也许她们的思维越受限了,不再是天马行空了。或者说是想象力完全是受到了家长的束缚。变成了是我们想让她得到什么,而不是她感受到什么乐趣。
故事说完之后的小朋友的体会都是感恩,还有什么呢?没了。不知后来是谁说到了要“好好学习来报答”,这下就更悲剧了。难道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感恩吗?
另一点是孩子们感受自己的周围谁象大树。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等,还有其他吗?对单个孩子个体来说,我觉得是够了。不过群体都是,似乎思维又局限了。这里我觉得在亲属之外,当时第一个说了班里的一个同学名字的孩子是可贵的。这也许也是一个小小的创新。
实际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到了象乐乐她们那么大的时候,我在想是否事情已经不再只是简单的对和错,而是多方面的,那么多的孩子在一起应该有争论才是。(当时在会场我的另一个感觉是孩子们的回答太整齐了,没有不同的声音,而一不小心冒出来的奇思怪想则很容易引起大人们的哄笑)
比如说在《爱心树》里,我觉得如果来个换位思考,让小孩子处于大树的位置,那又会怎么样呢?象家中有宠物的孩子或许会有这样的感觉,对宠物的爱的付出收获的是什么呢?
还有大树得到了快乐吗?我的想法是有快乐的。(当然这又是大人的想法了)或许是快乐,或许是不快乐,小孩子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快乐不快乐都可以,有争论就好。换到家长和孩子的身上,如果大树希望得到更多的快乐或者孩子的感恩,那么大树应该怎么来做呢?大树更多的是无言,难道家长也就是默默付出就够了吗。现在的小孩我想是不会满足于此的。小乐在昨天的晚餐上就提出了她对大人们的意见,她觉得有的时候大人说的很多,有点烦。我想作为大树该怎么做也会是个有趣的话题。
我想我会和小乐重新再读《爱心树》。

爱是源泉

刚刚看到Love is a killer application - 我blog故我在中说到:

一个产品、一个服务、甚至一个idea, 是否能成为killer application, 要看其背后的人、团队是否有love – 他们是否love他们做的事情,是否love他们做事的方式,以及是否他们能从中感受和获得love.

想起LP昨天对我说的一件小事,深以为然。

LP一直是学校里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从幼儿园就是,她认识班里的每一个小朋友,疯疯癫癫的,小朋友也都很喜欢她。组织了很多班里的活动,算是一个候补老师。

最近她也参加了乐乐班级里的家委会竞选,并且当选了。在和以前乐乐幼儿园里一位同学家长聊天时,同学家长说:乐乐表现出色什么的,参加家委会才有劲,否则象我现在觉得都没意思。(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LP说了一段让我惊叹的话:“我是出于自己的真心去喜欢这个班,才会去做家委会的事,也才能获得快乐。就像乐乐当初在幼儿园,我也是非常喜欢这个班和班里的小朋友的。”

恩。自我惭愧一下,还是不能follow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