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乐聊“我愿附议这个行动”

【鲁班征集令】情动杭城”的热潮应该过去了,前几天只是在“半玩伴学”群中讨论了一下,我想正好拿这篇文章做案例,和小乐学习如何识辨。

晚饭后,我给小乐转发了文章说:“小乐,爸爸给你转了一篇文章你看看。”
“好的。”小乐起身拿来iPad,“就是这篇【鲁班征集令】情动杭城吗?”
“是的。”在小乐看完文章后,我问:“第一感受是什么?”
“佩服。”
“对老人感到很佩服。”
“是的,有触动,真实的事例很感人。”
“对,能感受到老人的行为引起的触动。”

我继续问:“这篇文章想干嘛呢?”
“做传播什么的吧。”
“正能量。”
“对,传播正能量,我们老师也经常说这个词。”小乐又补充道:“不过这位老人默默地做,不一定会在意这个。”
话说完,小乐忽然有了点警惕性,说:“好像有点洗脑,感觉和上次那篇文章有点像,能喝的书。”
看来上次我转发她文章“这个姑娘发明了一本可以喝的书,改变了6.63亿人的命运”,然后又说有存疑后起了戒备之心。
“我感觉有些词句有些夸大。”
“比如呢?”
“何其伟大的精神!何其伟岸的情操!搞个人崇拜,让人觉得有些浮夸。”
“嗯,说的有道理。”

“你觉得这篇文章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和老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还有呢?”
“照片有没有授权?要是没有授权,这个在新加坡是要打屁屁的。”
“说的非常好,确实这些照片完全没有说明出处。”
“还有这些照片是对着拍的吗?是摆拍吗?如果是以前拍的话,那他们早就开始安排了?”
“这也确实值得怀疑,因为从文章来看以前老人拾荒家人都是不知道的,谁给他拍的照片呢?”
最后小乐说:“其实我不知道故事里有多少是真的。”
“确实是的,那你现在觉得这篇文章想干嘛呢?”
“求点赞,求转发率,求阅读量。”
哈哈,我笑了起来,“不看这些,看文章本身它想做的是什么?你再仔细看看文章。”

于是小乐又拿起iPad从上到下浏览了一遍,说:“附议这个行动。”
“具体是什么行动呢?”
“在浙大图书馆门口塑像。”
“嗯,那么你现在觉得有什么问题呢?”
小乐“叮”的一下,拖长语调“哦……附议这个行动对塑像有帮助吗?”
“是呀,有帮助吗?你觉得对塑像有帮助的应该是什么?”
“捐款。”
“还有呢?”
“浙大同意不同意呀?”小乐恍然大悟:“哦……我懂了,他们是要绑架民意。”
“厉害。”
“被绑架的人都还没意识到,还沉浸在‘好感动啊’之中!”
“确实,大家可能都被感动所绑架了,不知不觉就转了这篇文章,而忽视了其中很多的疑问点。”
小乐问:“我们有什么求证的方法吗?”
“嗯,可以网络搜索,还有学校,图书馆,文中提到的线索。”我又补充一句:“有哪些是需要求证的呢?”
“照片。”小乐接着说:“还有捐款,不过这个应该是真的吧?”
“嗯,真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然连感动都没了,不过也是求证点。”
“老人是不是毕业于浙大的?”小乐越说越怀疑,“我还是更相信新闻。”

“爸爸再给你看一篇新闻。”于是我把新华网的文章“杭州将为“拾荒”捐学老人韦思浩立半身雕像”转给小乐,“注意看它的时间。”

“12月26日”,小乐边看边念出声音:“计划将为韦思浩建半身塑像并置放于杭州图书馆内,雕像由著名铜雕建筑师朱炳仁设计制作,预计2016年春天完成。”
“看到它和上一篇文章的区别了吗?”
“嗯,它是有时间计划的。”
“对,你接下去看。”
“在征得韦思浩家人同意后,我们采取网络众筹的方式,仅用1个小时,腾讯公益已向社会完成5万元众筹。没想到筹款速度如此快。”
“这里说到了钱的问题。”
“还有设计师。”
‘杭州图书馆馆长褚树青表示:“为韦思浩老人立雕像是社会对义举的赞赏与表彰。同时,将老人的雕像放置在杭州图书馆是消弭社会‘鸿沟’的一种象征。他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还得到了图书馆的同意。”

我说:“现在我们把前后两篇文章对比一下,在新闻中提到了‘钱、设计师、时间计划、图书馆的同意、征求家人的意见’,让人看到一个可以实际的行动,而在前一篇文章中什么也没有。”
“就是一个口号。”
“对,这就是行动和口号的区别,还记得上次爸爸写《不做刷屏的人》,说‘坚持卖孩子的判死刑’的事吗?”
“知道的,扫你手机的屏了,我看过的。”
“是的,那也仅仅是口号,缺少行动。”

“看了这样的文章,让我们都变得越来越不善良了。”小乐叹道。
“啊,那不会吧。”我有点困惑。
“我是说这样我们就变得对什么都持有怀疑的态度了。”
呃,我也感到黯然,说:“锻练我们怀疑的精神吧。”。

小乐最后感概:“看来写这样的文章也不会有什么损害,无非就是一些煽情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也写的出来,而且文笔还比他们好呢,下次我写个附议看‘Horrible histories’。”
“好,我等着呢。”

参考文章:

说说“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

前几天半玩伴学群中聊起了环球时报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残忍但诚实的忠告: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这篇文章初看标题,属于煽动性的标题党,本来在朋友圈中看到转发时并没有打开,后来在群中引起讨论,就打开了文章,但实在很难坚持把文章读完。当时我发表的观点是:“看到这种文字我觉得都看不下去,没有论据,只是在利用阅读者的情感,然后往自己想说的方向走。”“我觉得这文章太混乱了,除了一个题目,不知道他东扯一枪,西扯一枪,哪些是来证明他的观点的,哪些纯粹是泄愤。”

但后来还看到有朋友转,有认为说的挺有道理的,我表示疑惑不解。周末想何不拿这篇文章学习学习“批判性思维”,按《学会提问》一书来简单剖析一下。


-《学会提问》P13

先看最重要的论题,论题是什么?文章长篇大论,但一大半是教训人的无关内容。从题目“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来看,没钱,不要掺和,不要掺和什么?我后来查看作者“由得林洛斯”的微博,原文标题为没钱就不要叨逼叨教育改革 (更生猛,相对来说环球时报的标题还算缓和了),再结合文章理解论题是“没钱是否可以参与教育改革问题的讨论?

我不知道我的理解是不是正确?姑且按这个论题理解,那么那么是:

第一,什么是没钱?怎么定义范围?文章中有“有钱人家”、“普通人家”、“屌丝家长”、“兜里没钱,教育资金相当匮乏的普通人”诸多称谓,但却没有一个粗略的范围。
第二,教育改革的范围?要讨论的教育改革范围有多大?初等教育,高等教育,还是仅仅指中学校教育中的减负?

所以,首先论题就极度不清晰,原本从这里之后就可以退了,别再看了,纯粹属于浪费时间,因为因为你即使想争辩也不知该争辩什么呀。我硬着头皮自己再进一步假设论题为:普通家庭是否可以参与有关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对不起,我还是不知道普通家庭指哪些,大家只能按自己内心衡量了,年收入在5万,10万,50万,100万,500万,5000万以下皆有可能,一个人或一家人都有可能,真不知道文中举例有钱代表某公司老总属于什么层次,也真不知道作者自己属于哪个层次,按作者敢于发表话题来说她本人应该属于有钱一族了吧)

结论比较清楚,是不需要,结合论题就是“普通家庭不需要参与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

那么理由呢?记住:只有当你找到支撑结论的理由时你才能判定一个结论的价值。很多时候,大家看文章其实并没有细看文章的逻辑,而只是在于你自己内心就因为某一点契合,而忽略了对文章做合理的分析判断。

要提取这篇文章的理由更累,因为文章闲话废话太多,比如前面长篇铺垫的作者给小姑娘做家教的故事,作者只是表达了如下两个观点:

  • 有钱人孩子不觉得读书苦,没钱的家长孩子成绩不好就抱怨老师和学校。
  • 有钱孩子不论教育改革如何变化,都能得到比平常人更好的教育。

再其次作者大段大段的话都是在玩伎俩,精心挑选词汇引发情感共鸣,希望读者的情绪反应,而促使支持她的结论。这是典型的“诉诸感情谬误”,(诉诸感情谬误指使用带强烈感情色彩的语言来分散读者或听众的注意力,让他们忽视相关的理由和证据。常被用来加以利用的感情有害怕、希望、爱国主义、怜悯和同情。-《学会提问》P120)这种谬误的一种常见形式是恶语中伤,属于一种人身攻击,主要通过引起人们不好的感情联想的言辞来给人戴帽子,试图诋毁别人。

比如微博上和陌生人争辩的故事,“她这种人根本就具备太多社会竞争力,到了年纪卖个子宫也可以组个家庭活下去”,还有诸如“动辄就怕别人洗脑的煞笔”,“屌丝家长”,“这些凡人的思维总是很奇怪”,完全是人身攻击,参照对比用词:恰恰就是兜里没钱,教育资金相当匮乏的普通人,老是叫嚣着要取消这个那个,反而是有钱人家的小孩,默默说一句:“我觉得这些是很正常的啊”,这样的词语使得反对的人强烈反对,认同的人又会极度认同,但相同的特点是大家都忘记了理由呢?推理呢?

拿前面说的两点,第一点“有钱人孩子不觉得读书苦,没钱的家长孩子成绩不好就抱怨老师和学校。”这和论题有关系吗?第二点“有钱孩子不论如何变化,都能得到比平常人更好的教育。”是否能成为普通家长不要参与教育改革讨论的理由呢?

在文中作者试图说明结论的主要理由:

  • 减负前的学科内容和强度正常人都可以接受。
  • 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
  • 考试是公平的。

好吧,到了这里我发现作者所说的教育改革,已经缩小到了中小学教育改革中的减负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前面自己假定把论题缩小为“普通家庭是否可以参与有关中小学教育减负问题的讨论”的原因,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论题中有关“减负”的含义又不清晰,减负就是指的提前放学,少布置作业吗?还是涉及素质教育的层面呢?不知道作者是否教育方面的专家,从微博介绍看是作家,从文章看做过家教,而作者在文中最后有一句是“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初等教育面临的实际问题是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无法知道他想说的初等教育面临的实际问题是什么。

参考人民网的文章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30年–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30年–人民网,它所提到的中小学教育改革:一是克服“应试教育”弊端,实行“素质教育”;二是改革重点学校制度,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矫治越来越严重的“择校热”和高昂的“择校费”。时间距离现在长了点,但可见教育改革其所涉及的范围并非一个减负所能涵盖。

再回到作者所列的几点理由:

  • “减负前的学科内容和强度正常人都可以接受”。没有出处,纯粹个人感受,另外即使能接受是否就不再需要做教育改革了呢?
  • “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考试是公平的”。这一类属于典型的“诉诸公众谬误”,大家都感觉上觉得“考试是公平的”,其实并没有对此有过仔细的分析和思考;还有就是“虚假的两难选择谬误”,比如在说明“减负后普通家庭由于投入的财力和能力不够,差距会更加拉大”中,作者采用了两个例子,一是普通家长无法解决接送时间问题,二是公立老师不再好好上课,家长又请不起私教,似乎减负之后就肯定如此,中间就不能有任何其他作为了。

模糊不清的论点,完全经不起推敲的理由,充满攻击的语言。这样的文章怎么会受人欢迎?

我从群中摘出讨论时家长朋友们提到的认同点:
“什么都是付出才有可能有收获。”
“教育从来就不是‘小孩自己努力’就可以达到的事情。”
“不管你们怎么不喜欢体制,或者觉得自己的环境有多么艰难,但是至少要获得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等着这个社会来选择你们。”

看这三点文字本身都没什么问题,有些说的或许正切合心理,但我想说的是,这三点和作者想要表达的论点有关系吗?

  • 无论是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都是要付出才能有收获的。谁说到了素质教育,减负就不需要再付出和努力了?
  • 没人说教育只要小孩自己努力,用小乐的话来说:需要孩子和父母一起配合,才能达到一个完美的效果。
  • 要想获得选择的权利,或许需要更多的参与到教育改革的讨论中去,那才是更高层次的参与。

如果仅仅是在一篇充满煽动性语言,不知所云的文字中夹杂着几句和观点无关的“正确”的话,这样的文章是毫无价值的。这篇文章或许唯一的价值是拿来作为学习“批判性思维”的一个例题。而对这类文章的热门传播,我个人觉得是一种悲哀。或许此类文章受欢迎,并在环球时报公众号上看出,也正是通篇要你安守本分,接受现状,即使提出来“不管你们怎么不喜欢体制,或者觉得自己的环境有多么艰难,但是至少要获得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等着这个社会来选择你们”,也只是要你老老实实在环境内往前挪一步而已。

最后插一句小乐看后的简短点评:“感觉象机关枪扫射。很粗俗,特别这个题目。”

参考:

关于刷屏的思考

这篇是乐妈写的,我的参见上一篇“不做刷屏的人”

昨天吃过早饭就觉得头痛腿软,然后倒沙发就晕睡了。

听着“蒋勋说红楼”,一会睡着,一会醒来。生病休息,可以纵容自己看手机八卦,然后就看到新一轮的刷屏信息出现。第一眼看到时,心里略过一丝无奈。也会有一种自己站得高,看得更远的自豪、优越感。但随后就没了,因为我又晕睡过去了。(这点我必须坦白,但理性告诉我,我可以无奈,但不能无情。因为这是我的朋友圈,我希望我们有近似的观点,可以愉快地交流,所以我总想转发科普贴从理性角度来触动朋友。)

我为什么不转呢?不是我冷血,而是我觉得自己,一来不知道现有的刑法是怎么判的,二来觉得通过转发来呼吁定死刑太过草率。三来如果真的这样的转发就能重新制定法律,那不是太可怕了,因为以少数服从多数来看,真理可不是每次都站在多数人手上的。中国人这么多,口水都可以把人淹死,所以还是小心保管好自己的口水,不想做帮凶。

其实类似短信和文章我也都转发过,怀着正义感、善良地发过。我一直说自己是个感性的人,敢说敢做。以前常常奚落乐爸想太多,过于保守。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每次转发,只停留在道义上的判断,没有了解过事实是什么?而“为什么会这样?除了正义的转发,我还能做什么?”这些都没有想过,因为当时的想法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希望有所改变。可是这些希望永远寄托在别人身上,希望有人出头挑大梁。这个想法也不完全错,因为必竟我们不是全能,专业知识不可能懂太多。不过现在想来正因为我们不懂太多,才更要选择慎重转发。民愤就是在搞不清怎么回事的民众中,凭借一股义气点燃的。我的人生格言是“做好自己”,它指的不光是不作恶,还包括不助恶。在自己还没弄清前,没能说出所以然前,不推波助澜就是不助恶。

几个月前,我和乐爸为这类转发有过一次争议。我当时的观点是同意转发。因为这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向世人宣告自己不想做个沉默的人。乐爸的观点是,如果只是简单转发,而没有自己思考,且后面自己什么都不做,那这类转发只是产生网络垃圾。这是我第一次回过头来看自己在转发上的问题,不幸全被他点中。

不过我现在的一大优点是能听得进别人的合理分析和反对观点,只要这个观点能有根有据能折服我。既然转发后不做什么是制造垃圾,那我就做点什么吧!但当我一而再,再而三得真的感性地站出来做点什么时,常常意味着我是孤军奋战的,也意味着后果必须自己承担。敢公然说社会现状的人不少,敢公然说自己身上现状的人却不多,敢转发的人不少,敢转发后积极推动的人却不多。如果你也是感性的人,试试哪次站出来带头做点什么吧!等结果呈现出来后,再决定以后是感性做事,还是合理夹杂着理性,帮着分析思考后再做决定更合适。

我一直是个感性的人,到现在也是。感性人的特点是凭感觉来,不太听的进不同的声音,至少以前我是这样的。天真的以为真、诚,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当发现自己热心的脑门里,并没有住着理智的智慧时,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战胜什么?是不是理智和情感并存更好些?

虽然单纯的感性没有给我带来实质性的好处,但我并不嫌弃它,反而让我更努力呵护它,给它配上思考的武器,帮助它做出不失人性,又不失理性的决择。认识自己、公证的评价自己是件痛苦的事,但没有扒开过自己,永远会有“我不会这样”、“我不是这样”的武断想法。试着扒开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能做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转发!当然我也很矛盾,矛盾不在于我转不转发,而在于我如何把自己的观点告诉身边的人,让身边的人更多能加入到这个队伍中。乐爸开玩笑说会公众号会掉粉的,我倒不怕这个,什么事都在理不在亲。瞧,这又是感性和理性的区别。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场,我不能说我的一定是对的,你的一定是错的,只是在判断前一定要具备有理有据的理由和切实可行的操作,就是拿数据说话,不拿道德讲事。还有,做好自己,每个人真的是做好自己就已经不易了。

不做刷屏的人

这个标题其实是好几个月以前写下的,当初敲了标题又放下,担心这文章写了估计要把朋友圈里的亲朋好友都给得罪了,想想作罢。

昨天到今天屏幕上又充满了滚屏的内容,大致类似“我坚持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活动 我坚持卖孩子的判死刑 买孩子的判无期!偷孩子的立即枪毙! 不求点赞 只求扩散”,我忍不住又把这个“刷屏”的话题给捡了起来。

站在阴谋论的角度,几乎每一次刷屏的活动都有幕后推手。比如今天搜索“我坚持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营销活动”,就会发现某婚恋网站承认“贩卖儿童判死刑”系“营销”;虎嗅网的文章【虎扯】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则提到“这张图的始作俑者(或关键传播路径之首),是微信公众号‘新风向公益’”,这个公众注册于6月17日,也就是昨天。

每次刷屏出现时,我的脑子中闪现的就是《乌合之众》。(好吧,光这标题就得罪人了)但这本书对于群体心理的描述实在是太精辟了。引用书中的部分句子: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它们目前的组织赋予它们巨大的力量。我们目睹其诞生的那些教条,很快也会具有旧式教条的威力,也就是说,不容讨论的专横武断的力量。群众的神权就要取代国王的神权了。”

“有时,在某种狂暴的感情——譬如因为国家大事——的影响下,成千上万孤立的个人也会获得一个心理群体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偶然事件就足以使他们闻风而动聚集在一起,从而立刻获得群体行为特有的属性。”

“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人类的机体的确能够产生大量狂热的激情,因此可以说,愿望受阻的群体所形成的正常状态,也就是这种激愤状态。”

“一些可以轻易在群体中流传的神话所以能够产生,不仅是因为他们极端轻信,也是事件在人群的想像中经过了奇妙曲解之后造成的后果。在群体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最简单的事情,不久就会变得面目全非。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而形象本身又会立刻引起与它毫无逻辑关系的一系列形象。我们只要想一下,有时我们会因为在头脑中想到的任何事实而产生一连串幻觉,就很容易理解这种状态。我们的理性告诉我们,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群体对这个事实却视若无睹,把歪曲性的想像力所引起的幻觉和真实事件混为一谈。”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希望感动群体的演说家,必须出言不逊,信誓旦旦。夸大其辞、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众集会上的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

所以每次热点话题出现时,网络上充斥着的都是爆发式的语言,醒目的黑体,强烈的感叹号,绝对正确,无需任何推理,直接判定。这时我都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自己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做这件事的成本或者说代价大不大”。无需成本,不能改变什么的还是省了。有人可能会好奇,手指动动,微博或微信上转发有啥成本。不一定,政治正确的事情或者跟随大流的完全没有问题同。但在某些特殊日子,或者某些特殊地方发生的特殊事情,或者范围更小一些,你身边的单位或者学校,很多时候都会有种种顾忌,这时发出的声音和表明的态度是需要勇气的,对这样的声音,也许我不一定认同,但我一定是会佩服的。

写的过程中,一直在努力想几个月前触发我想写“刷屏的话题”到底是什么,但努力了半天毫无结果,不由一声叹息。话题很多时候只是话题,它并没有真正的对我们的生活有所改变,行动和思考才是更珍贵的,而非仅仅转发。

说说“寻人启事”

一早就在朋友圈里看到多条“寻人启事”,内容是相同的:

第一眼看这则启示,就觉得是个无聊的骗局。表面上看起来行文流畅,时间、地点、人物俱全,但疑点不少,换做你是失踪孩子的家长要寻人,你会怎么描写。

  • 没时间,“今天上午”是哪天?早起才7点多,就今天上午显然不可能,如果时间都很久了,那是什么时候,这份启示还有时效性吗?
  • 没照片,小女孩长什么样,如果孩子不见了希望留意转发,最紧迫的显然是能提供照片、姓名等详细点的信息。随便看看电线杆上张贴的寻人启示也是有这些要素的。(注:有照片也不见得是真的。)
  • 最后两句写法恶劣,纯粹是绑架式写法。事情写清楚了,转的自然会转,没转的不代表什么。强加帽子,谣言多是这个套路。

在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手机,有微博和微信这样的平台,随手转转确实方便。大家的心理可能觉得“宁可信其有”,说不定就救到一个孩子,转转也不费力。(至于人为什么如此轻信,可以参考另一本书《乌合之众》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正在逐渐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更多地选择了随大流。人是需要有批判性思维的,而不能人云亦云,这需要日常磨练,推荐《学会提问》一书,批判性思维领域的经典。在“推理过程中有没有谬误”一章中就提到了,“谬误,就是推理中的欺骗手段,作者有可能利用这个欺骗手段来说服你采纳其结论。”象寻人启示中的“如果看一眼懒得转的冷漠的人也请你伸出手指按3秒
看到就转转吧,我们都会有孩子。谢谢你们了。
”,就是诉诸感情谬误(appear to emotion),指使用带强烈感情色彩的预演来分散读者或听众的注意力,让他们忽视相关的理由和证据。常被用来加以利用的感情有害怕、希望、爱国主义、怜悯和同情。

怎么样?很熟悉吧?可以说现在在微博、微信中很多流行的文章都属于这一类,救救孩子的、家里有老人的、是中国人的都转、大大大大的、当然也包括一些中外对比极力贬低中国的。面对这样的文章时候人们往往心里一认同,立马就转了,而完全忽视了其中的数据是否正确,来源是否可参考。

善良的人们啊!其实你们都被绑架了!恢复你的理智吧。

或许你还是觉得我这也就动动手指,不费力,也不伤害别人,有啥关系啊。那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寻人启示,我也一直想传播这则启示的出发点是什么。

一种可能是纯粹恶作剧,害人不利己的白开心。我本来想直接打个电话验证的,但觉得太早可能会影响,后来发了条短信:“你好,早上看到朋友圈在转发的一条寻孩子启示,留的是你的电话,想确认下是否属实,我能否提供什么帮助。时间写的是今天上午,不知是哪天?孩子现在找到了吗?如果还没找到,是否可以有照片,就更能起到寻人效果。本来想打电话,但怕消息不实,影响到你,所以发个短信,如果没这事,请忽略。”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回音,结果可想而知。在这条新闻的传播过程中,很有可能所留电话的人收到n多的短信和电话,你说这不是对他的骚扰吗?

同样是动动手指,复制粘贴的还可以换种做法,我在google中搜索“张静杰13759695559”,一共有13700条结果,标题是“腾讯手机管家:张静杰寻子电话不吸费而图诈骗”、“张静杰13759695559 (假寻人启事)别再转发了”、“网传“江都三岁女孩失踪”,假消息! - 扬州日报社–扬州时报”、“张静杰全国寻3岁小女孩?联系电话是吸费号码”等等等等。原来这消息全国满天都飞过,这时你肯定不会再选择转发,传播的链条也就断了,至少断了一截。搜索到这儿,我就直接拨了这个电话,提示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本来写这篇文章时想屏蔽姓名和电话的,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

再来看搜索出来的新闻也很有趣,又牵出来了传播的另一个目的,说打骗子电话会收费。这下大家可能会恍然大悟,啊,原来骗子是这样干的啊!不过恰恰又验证了几乎没有人思考,这各大新闻网站、官微啥的也都是人云亦云,凭什么打个电话就会吸电话费啊,有那么容易吗?相对来说,这篇报道虽然有为产品做广告之嫌,但有关收费的描述还显客观:

2008年的时候,工信部曾对此进行过专门的回应:大多数所谓“吸费”号码回拨后听到的是个性化铃声,并未发生实际通话,因此未被扣取任何费用;少数号码回拨后听到的是终端设备或者语音信箱的录音信息,被收取正常的通话费,没有发生高额信息费。(工业和信息化部2008年4月)。

再退一步说即使你不关注你无意中所做的可能会带来的影响,实际上类似的转发也大大地影响了你自己。影响的是你的“信誉度”,如果一个人的转发文章大量充斥着虚假内容后,这不就是现实版的“狼来了”嘛,以后你即使发真实的信息需要转发,但大家都已经疲劳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转发文章时再多一点思考,打个问号。动动手指可以换一种方式,搜索或者电话短信确认,更能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至于思维的方法,我自己也是到这把年纪才开始学习,以前的教育让自己什么都深信不疑,反而年纪越大怀疑越多,再次推荐《学会提问》

少转发,多看书,写点文字更好,写东西的时候总是会强迫你慢下来做一些思考。当然我这篇文章还是欢迎转发;-),因为属于普及性的,带有自己思考而写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