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趣对

题图摄于庐山五老峰。

完成《旅行前的准备后》,接下来就是在旅行中如何变得更有趣了,自从上次黄山趣对后,对联成了我和小乐在山间走路的乐趣之一。

主菜是庐山,不过还有餐前菜,车行到湖口已是中午,借休息之际我们下高速去了趟石钟山。石钟山地处长江和鄱阳湖交汇之处,湖口之名应该由此而来,更因苏轼的《石钟山记》而声名远扬,站在石钟山上远眺,前方横铺的即是长江,而和长江夹角处的水域即为鄱阳湖,不过湖口处看起来倒不像湖泊,尤其是尤其是不远处的鄱阳湖大桥人让人觉得像是长江支流。

看着水天一色的景色,不由冒出一句:“江湖汇聚处”,让小乐对下联。小乐想了片刻对道:“春秋轮转时”,让我赞叹:“很不错呀,爸爸的上联是应景,你的下联则是应时,春秋轮转正是夏季,也是我们暑假来的季节。”小乐回道:“我想的是江湖、春秋都是大义。”果然,看来此联甚妙啊!

等到了庐山已晚,次日一早天朦朦亮起的床,外面是白茫茫的,雨雾缭绕。匆匆用过早餐,在牯岭镇赶7点的早班车,去东线游三叠泉和五老峰。有意思的是,去年游黄山大雨,此次观庐山还是大雨,看来这名山脾气大,总和我们顶牛,非把我们浇个透心凉、底朝天不可。

风景且不说,说说我和小乐在庐山的趣对。

去三叠泉我们在镇上是从上往下行,没坐缆车(一节站立其中的车厢)。途中雨势甚大,山中云雾迷茫,远处的风景都不见,自我宽慰瀑布必定极大。沿路有多处水漫过路面,第一次见,大丈夫自然要承担保护职责,赤个脚,先抱小乐,再抱老婆,踩实了缓步而过,生怕一个闪失,来个屁股墩;第二次见,就懒得脱鞋子,鞋子湿就湿吧,继续抱着母女俩前行;没想接二连三,倾盆的水从上往下抛,想避也不行,索性大家都湿了得了。正应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理。

有此趣事,获得娘儿俩的赞誉,赶紧让小乐拍个照,领一免死金牌,并借机出一上联:“雨中抱老婆,情深意重”。小乐对曰:“灯下教小儿,语重心长”。虽然我平时并无语重心长的时候,但这对还是极为工整。

一路艰辛走路,下到缆车终点处,还要继续爬一千多级台阶,远处听见气势磅礴的瀑布声,待到拐角处,终于掀开三叠泉的帷幕。三叠泉有三级,古云“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但在今日大雨之下,与我此等瀑布已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上中下三级均呈浩浩荡荡之势,水借风雨之势,让人在瀑布下平台处几无立足之地,想撑个雨伞也是不可能。

如此瀑布之下必然也是有对的,“万马奔腾庐山瀑”,气势非凡!有趣的是下联确是“四脚朝天巴西龟”,完全颠覆人生观。

三叠泉看后也是久久不忘,和小乐一起合作了一首《观三叠泉瀑布》,前两句为下三叠泉时听着水声所作,后两句则是在三清山回忆时补记。

《观三叠泉瀑布》
云开雾散山间道,
龙吼浪翻滚白条。
最喜庐山三叠泉,
千古河山披银袍。

见了三叠泉不虚此行,难怪有“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之说。过后重爬一千多级台阶上到缆车处,被告知大雨冲路,行人道路已封,只有坐缆车上行到停车场,此时雨止,我们决定一天虐到底,再攀五老峰。

五老峰第一峰体力消耗极大,不过到达顶峰,看到云雾散开时远处的群山,风景也是美不胜收,感叹老天对我们不薄,既看了大雨中的瀑布,又见雨止后的云雾和群山。等过了第一峰,二、三、四峰都不难,相比之前可算闲庭信步了,最后的五峰有点距离,我们也挑战成功,只不过遗憾的不知五峰下山处为何处,无奈原路返回。

归途中出上联:“一二三四五老峰,峰峰出奇”。
小乐大叫:“这对联对不出来的。”
“为什么?”
“你这个就像祝枝山的‘三塔寺前三座塔’,下联人家对了个‘五台山上五层台’,但祝枝山在上联后面又加了‘塔塔塔’三字,就没办法对了。”
“我可没加塔塔塔啊,老爸想一个。”
下山路上苦思,终有:“个十百千万位数,数数不凡”。

旅行因对而有趣,从对到诗也是我们一点小小的进步,在第二天庐山花径,寻访白居易草堂时,父与女又合作了一首:
《寻草堂不得》
花径草堂寻白翁,
桃花无痕人不存。
江州司马今若在,
垂首堂前黯伤神。

诗伤感了些,不过实乃和印象中《大林寺桃花》大不同,虽不是桃花时节,但喧闹人声以及草堂中的商业味让人有些缺憾。

这次的出行,除了诗对,和小乐还念了几篇古文,繁体字大体难不住她。苏轼的《石钟山记》、韩愈的《新修滕王阁记》,还有三清山上的《西海岸记》(口气颇大,但忘了作者和篇名了)。在南昌王勃的《滕王阁序》没念,读起来太累,好多字也不认识,只能来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只是现代都市的的进程已经无法再让人见到这样的景色了。

旅行中面对名山大川,朗诵古人文章,实乃一大乐趣。文字在景中变得有趣起来,远比家中拿着书本摇头晃脑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