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书游杭州的山



带着孩子逛历史人文景点时候,常感叹自己知识的匮乏,这时有两大法宝,一是智能手机,可以随时google之;二是书籍,虽然传统,但相比手机也有其不可替代的好处。一是可以事先准备,和孩子共同阅读;二是书往往也有专题针对性,对照景点更方便;三是不必受限于网络,有时拿个手机无信号,实在是很悲催的事情。

我们之前去西安、南京、北京,我都事先准备了《中国通史经典故事》,秦汉、唐、元明、清,对应各个古都。小乐看完后,会提出自己想去看的地方。比如去西安时,小家伙就说要去乾陵看无字碑。



杭州是一个历史人文景点尤甚的城市,只是可能因为住在杭州,反而忽视了。爬宝石山、六和塔的时候可能还会和小乐说说牛皋墓、智深圆寂的故事,但要从老和山走到北高峰,则只专注于山景了。之前刚好看到一本《杭州的山》,历数了杭州室内的座座高山,风景、人文尽在其中,倒是可以照书参考。和小乐说:“以后再爬山我们就带着它了。”



难得周末好天气,秋高气爽正是爬山好时节。下午就决定带小乐去逛逛,找个人少的地方,脑子一转:云栖竹径实在是大好去处。于是第一次带上《杭州的山》开始我们的游山之旅。

进入云栖竹林,气温就更感凉爽。挺拔的竹子,幽长的小径,边上小溪给人一种清凉,幽邃的感觉顿生。云栖和五云山渊源颇深,据说观音菩萨路过五云山时,流连忘返,遗落莲花宝座而成五色祥云,故名五云山,而云栖正是这祥云栖息之地。在云栖的五云山登山处就有一个兜云亭,也正是此意。

云栖有三宝:方竹、楠木、灵芝草,我让小乐和乐妈猜。第一个猜的就是竹子。竹子倒是竹子,但云栖的不同,称为方竹,“行方而知圆,虚怀若谷。”一说之后,小乐和我到处摸竹子,小乐说真是方的,不过我是没摸出来。一趟下来,灵芝草是肯定见不到的,方竹没摸到,而楠木倒是见到一棵。云栖的环境非常适合树木的生长,古树犹多,路边不经意见一古树,树名古枫,树龄已逾千年,我说出1010的数字,边上的小年轻都失笑,以为我在说大话。

竹、树、亭、溪。云栖的亭也特别多,从梅岭北路入口进去,分别有洗心亭、碑亭、回龙亭、双碑亭、兜云亭、遇雨亭。我们在洗心亭呆的时间最久,只因吸引的还是亭边的洗心泉。泉水清澈见底,小乐一见,就迫不及待的到水边试水,用个捕鱼的小网兜,一点点往岸边洒。还让我也试试凉快否。



小小的一潭水初看还以为是死水,其实不然,现在不是雨季,看不到上方的溪流,山泉是从石缝中渗透而下,聚集在这潭中。而从潭而下处却是收紧了窄窄的一个口,水从口中挤出,下方一个高落差,形成薄薄的一层小瀑布,声音倒颇有气势。小乐发现后,就开始在口子边舀水,助长一下瀑布的声威。

《杭州的山》书中说到洗心亭亭柱上有联:“翠滴千竿遮径竹,寒生六月洗心泉”,不过已经找不到了。

沿径而上,洗心亭之后,有陈云题字的碑亭,回龙亭后是双碑亭,双碑亭的说法书和碑文也不尽相同,书中所说双碑来由是康熙和乾隆各有一碑,而景点碑文上题是康熙写的字及一记事碑。不过不管是什么碑,都早已不见了。



“云栖竹径至双碑亭处,竹子开始逐渐稀少,而代之以古树群落,景色为之一变。该亭立于此,实有点景之用。”

在双碑亭休息之时,看到这一段,环顾四周,始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景色已换,大家去逛的时候可注意一下。

康熙和乾隆都挺喜欢云栖,康熙来了四次,乾隆来了六次。小乐一听,笑道:“按这个说法,雍正应该是来了五次。”看来这孩子是聪明题做多了。

尽头原是云栖寺,现已不存,只有茶室,而且似乎正施工,我们也就没进去。回转即为遇雨亭,也就是康熙遇雨休息的地方。前行数步到了莲池大师墓,莲池大师原为杭州人,明末四大高僧之一。

小乐问:“那其他三个呢?”还好,没难住,书中提到有真可、德清、智旭。

当然有意思的是关于莲池,也有施食于虎的故事,虎不再为害,第二个伏虎禅师啊。

每次来云栖,都没有登顶五云山,登山一段即告往返,所以这真际寺财神庙就一直无缘拜访了,看来发财不是件容易的事。

随性而至,尽兴而返,云栖确是杭州为数不多的幽静之处,值得一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