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趣问:李后主是不是唐朝皇室后裔?

《蒋勋说宋词》中的第一个人物即是李煜李后主,因为五代词是从唐诗到宋词过渡的关键,而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李煜。李后主从一个帝王之君到亡国之痛,所有富贵繁华都成了幻灭,经历如此生命的转折,词的意境想不扩大都不行。所以王国维对李后主的评价:“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前两天说到“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蒋勋提到李后主和宋徽宗两人在传统艺术史上都是被批判的,因为政治上的批判被带到了对艺术的评价当中,政治史干扰着文化史,使得我们没有独立的文化观。念到:
一篇文学作品被选入课本,常常不是从文学的角度出发。在这种状况里,一代又一代人会被牺牲掉,无法看到真正的文化创造力。

文天祥的《正气歌》、方苞的《左忠毅公逸事》、林觉民的《与妻书》为什么被选进课本?不是因为它们是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

看来海峡两岸的教科书都差不多。小乐听了说:“有道理。课本中的课文有些就是无聊,还要大段大段去背。”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才会觉得当李后主写出“垂泪对宫娥”的时候,颠覆性有多么大,他等于是打了已经习惯于伪善的文学传统一个耳光。他就是不要“垂泪对家国”,而要“垂泪对宫娥”,这是他的私情。这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是令人羞怯、令人难以启齿的部分,只有天真烂漫的李后主才如此坦然地写出来。

小乐不禁问道:“爸,你觉得李后主的心理年龄是多大?”
“差不多十二、三岁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很像贾宝玉。”

念到后来,小乐又跳出一个问题:“李后主是不是唐朝皇室后裔?”好问题,最近小乐时有佳问,比如:“百分号是怎么来的?”,看了《菊与刀》后的“什么样的人可以进靖国神社?”,都非常有意思,看来以后可以形成一个小乐百问。不过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个问题。

南唐(937年-975年)是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定都金陵,历时仅39年,有先主李昪(bian4)、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三位帝王。李璟也是才子,书法颇佳,词亦有名,和李煜并称“南唐二主”。当然要查祖先,我们还得从爷爷李昪往上追溯。

“李昪原名徐知诰。”
“啊?”
“他的父亲是徐温,是吴国(南吴)的开国功臣,李昪代南吴称帝建国。不过徐温是李昪的养父。”
“哦!”
“李昪是称帝之后再复李姓的。”
“那看来还是有可能是唐朝皇室后裔的?”

《资治通鉴考异·卷二百八十二·后晋纪三》:考异曰:周世宗实录及薛史称昪(bian4)唐玄宗第六子永王璘曲裔,江南录云宪宗第八子建王恪(ke4)之玄孙。李昊蜀后主实录云:“唐嗣薛王佑柔为岭南节度使,卒于官,其子知诰流落江淮,遂为徐温养子。”吴越备史云:“昪本潘氏,湖州安吉人,父为安吉砦将。吴将李神福攻衣锦军,过湖州,虏昪归,为仆隶。徐温尝过神福,爱其谨厚,求为养子。以谶云‘东海鲤鱼飞上天’,昪始事神福,后归温,故冒李氏以应谶。”刘恕以为昪复姓附会祖宗,固非李氏,而吴越与唐人仇敌,亦非实录。昪少孤遭乱,莫知其祖系;昪曾祖超,祖志,乃与义祖之曾祖、祖同名,知其皆附会也。

从这段文字来看李昪的祖先是混乱不堪,光《资治通鉴》中就有四个版本:

  • 唐玄宗第六子永王璘的后裔,
  • 唐宪宗第八子建王恪(ke4)的玄孙,
  • 岭南节度使唐嗣薛王的儿子,
  • 还有说是姓潘的。

四个版本中有三个和唐朝有关系,但可别认为3/4的概率是唐朝皇室后裔。刘恕(参与编资治通鉴的,记性好,当时有疑问的都问他)说李昪附会祖宗,不是唐朝宗室后裔,而吴越跟南唐是仇敌,《吴越备史》说姓潘也不是史实,按刘恕说法四个版本都不靠谱。看来即使在宋朝时,已经难以考据李昪的祖先了,主要也是当年兵荒马乱的,李昪少年时遭遇战乱就成了孤儿,这祖先是谁也无人能知晓了!之后的唐朝皇室后裔也都是自己往脸上贴金了。

资料参考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