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与传统

海是红的,是腥红的,用鲜血染成的红。渔民们坐着船,手起枪落毫不犹豫地刺进一只又一只海豚的身躯。海是红的,心是冷的。这是记录片《海豚湾 / 血色海湾(台) / 海湾 》中日本太地町渔民捕杀海豚的情景,是不是看起来很残忍?这也是我的第一感觉,对渔民的愤怒,为海豚的悲哀。我当时只是单纯地觉得不能杀一只海豚。

换个镜头,一个渔民挨家挨户地送鲸肉,和村民们闲聊,为他们解闷儿,呵,浓浓的人情味儿啊。这是日本拍的记录片《与鲸共生》中太地町渔民的生活。看到这儿又不禁感叹一声这村里的情缘。

这两部记录片站在不同的角度上,一个从美国保护鲸鱼的角度认为杀鲸残忍,另一个从日本当地传统生活方式的角度认为这是一种文化。


首先我认为两部记录片可能都会偏向己方,丑化或误解另一方。特别在《与鲸共生》中日方认为自己完全没有错误是有待质疑的,毕竟如果问心无愧,何必遮遮掩掩。同时我不赞成《与鲸共生》中一些外国人的做法,他们的行为不及《海豚湾》中那些人冷静,有理性,他们过于偏激,不够文明,辱骂日本渔民,不管你持什么观点,至少也要尊重与你持不同观点的人,而这点他们没有做好,给我一种特别针对渔民的感觉。

对于我来说,我希望能制定一套法律,限定捕鲸的数量,完全禁止捕鲸是不妥的,这相当于断了渔民的生路。这里我认为太地町孩子们的思考很有价值,我们中国吃狗肉,好像也没有人来拍东西,是不是要等到某天狗要绝种了,才会有一堆人到中国来拍“《狗肉市场》”?

各地的传统,还是要给予尊重,当然建立在不是滥杀的情况下。限制但保留,我认为这是让残忍的传统达到和谐的最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