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拼图 星期五

走出英特的校门,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面试完了!那是星期六的下午,消息要等到星期五才能知道。

好漫长的等待啊!往常转瞬即逝的一个礼拜如一个世纪般难熬。等待中的每一天我都坐立不安,心神不宁,在心中幻想过无数次录取或没录取的情景。无数次脆弱地将头埋在妈妈怀里哭泣,无数次身心俱瘁地一头栽倒在床上试图将烦恼忘记,无数次悲叹竞争对手之多又安慰自己“你能行”,无数次被问到“去哪个学校”却只能强颜欢笑回笑“还没定”……我的心在这煎熬中几乎被片片撕裂。

我唯一的安慰是一张拼图,一张《海贼王》漫画的一千片巨大拼图。不管每天事情再多,人再疲惫,我都要抽时间痴痴地坐在桌边,耐心地一片一片拼着。一天拼一部分,巨大的拼图渐渐完整,画面渐渐清晰,仿佛每拼一片,我心中的阴云就散开一点。《海贼王》拼图上的每个人都笑着看着我,他们是那么乐观开朗,似乎没有一点烦恼。每个人的笑脸对我来说都是精神上的鼓励,是极大的安慰。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也一天一天地拼着,星期五渐渐靠近,拼图还剩一角……

我怀着又期待又焦虑的心情迎来了星期五。一整天,我都忐忑不安。回到家,我深呼吸一口气,按下闹铃。妈妈的脚步声响起。我脑中一瞬间转过好几个开门的场景,但……

“还没有消息。”迎接我的是这句话。眼看时间接近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5点,英特却丝毫没有消息。我颓然跌坐在椅子上,心中好空虚。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看书,感觉连阅读也无法扼止慢慢占领心灵的绝望。我,失败了吗?

“乐儿,快出来!”妈妈大叫着。我沉浸在失望中,弱弱地答了句:“干嘛?”“快过来啊!”妈妈还在喊。我走出房间,看到妈妈激动地拿着手机。“快,你自己看!”

我接过手机。“杨芷欣同学,你符合我校录取标准线……”还未来得及笑,泪水已夺眶而出……

桌上,拼图完成了。图上那些人,笑得好开心,像我一样。

走过回家的路

走在一次普通的回家的路上,我悠然地散着步,慢慢地走着。我享受这短短的路程。

不紧不慢地走着,一会儿发发呆,一会儿抬头看看云,借用这十分钟的时间让我的身心都得以放松。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车底下有几个猫在睡觉,舒展肢体;玉兰花都开了,有几朵已渐渐凋零,地上散满了花瓣;卖饼的老爷爷老奶奶也正忙着招呼顾客……我深呼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已被净化,放松起来。呵,这是熟悉的感觉,这是回家的感觉。

渐渐地,我走进了小区的4号门。门口的保安向我微笑:“放学啰!”我笑着点头。心中暖暖的,这问候,好亲切!

继续向前走着,那幢熟悉的高楼出现在我眼前。三楼阳台上,有个人影在探头张望。看到我,她笑着挥了挥手,跑走了。我知道,她要去门口准备为我开门。“妈妈,我回来了。”我在心中默默地说。

走到门前,按了一下门铃。妈妈笑盈盈的脸从门后露了出来。
“你回来了,宝贝。”
“嗯,回来了。”
淡淡的几句话的交谈,但我们都笑了,家,好温馨啊!

回家的路,是通向我心中最柔软处的路,我,会好好珍惜每一次回家的路。

家人是生命最宝贵的

家人,是生命最宝贵的东西。我很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那是一种幸福、快乐的感觉。

爸爸和妈妈像我的朋友一样,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妈妈常说“我们是个自由、民主的家庭”。的确,他们在很多事情上都放手让我自己选择,不帮我擅自决定。因此,我也敢大胆地发表意见,敢开他们的玩笑。当爸爸正在为减肥锻炼而跑步时(我是锻炼身体,不是减肥好不好),妈妈就叫他“小熊”,我也会笑着在他跑步经过我身边时喊一句:“小熊加油!”然后三个人一起笑。

外婆、姨娘和小表妹七月是我除父母以外最亲近的人。外婆从小把我带大,虽然性子急、比较顽固,但总是最关心我的那个人。姨娘就像我的另一个妈妈,在她没结婚时,我经常跑去和她一起睡。记得小时候每次被妈妈骂了,外婆都会因为心疼我而去批量妈妈,然后姨妈再把哭成泪人的我抱回去和她睡。

小七月总是让人又可气又可笑。
我陪她玩游戏,她对我说:“天黑了,睡觉吧。”
其实天亮着,所以我告诉她:“天亮了,可以起床了。”
她指着亮堂堂的天空说:“天黑了!天黑了!”
每当她要走开一会儿,就会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阿姐,不能爬窗户的!”

爷爷奶奶、姑姑和表弟虽然不在杭州,但也给我一种熟悉亲近的感觉。爷爷辛苦了大半辈子,会干很多活,能教我很多从来没听说过的知识;奶奶眼睛不太好,但看到我总是说:“乐乐,奶奶再给你打件毛衣吧。”爷爷奶奶一个农民的儿子,一个地主的女儿,有很多不同的故事。

姑姑永远是一张温和的笑脸,说话声音也柔柔的,只有碰到表弟才会严肃起来。表弟比我小一岁,一见到我就给灌输游戏知识。过年回老家,在出去玩时,他给我讲了一路的游戏,但我一个都没记住。

我的家人给我带来了快乐,我爱他们。

天使与恶魔的对话

下午在我游泳回来时,母女发生了争执,一个表情严肃,一个满腹委屈。之后小乐把自己关在房中,等我进去时,给我看了一段对话,还是英文的,据说欺负老妈看不懂,并号称第一次写英文写的这么顺溜。不过后来又觉得看不懂也不行,又忙着做翻译了。

Devil: I will never forgive her for this!!!
Angel: Oh, really, she is your mother, she will always love you!
D: No, I’m sure she is my stepmother, a freak!!!
A: Oh, forgive her, she just want to warn you and know you better.
D: I can’t talk to her peacefully. She thinks she is the BOSS, but I know myself better than anyone in the world!
A: She’s just a bit grumpy. She’s been better now. She just wanted to know all the truth, and told you what was the problem.
D: Come on. She is criticizing my character! Why can’t she be more friendly and patient? Always scowled and looked impatient.
A: Don’t be so strict to her. She will never be like your father. She thinks she’s done the right thing. She thinks it’s good for you.
D: Oh yeah?! She’s not me just like she’s not daddy. What’s she thinking about? Told me transpositonal consideration, but how about her? Has she down that either? Or just told me to do it?
A: I don’t know what she is thinking about, but if you change yourself, it might be better. Always remember that she’s your best mom, and she loves you.
L: I feels better, thank you, Devil and Angel!

恶魔:我永远不会原谅她所做的事的!!!
天使:哦,真的吗?她是你的妈妈,她会永远爱你的!
恶魔:不,我觉得她肯定是我的继母,一个怪胎!!!
天使:哦,原谅她,她只是想警告你并更了解你。
恶魔:我无法平静地和她说话,她以为自己是老大,但我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了解我自己!
天使:她只是脾气比较急,也比以前好多了。她只是想了解真相,然后告诉你问题所在。
恶魔:拜托,她在批评我的性格!为什么她不能更友好、更耐心?总是皱着眉头,看起来不耐烦。
天使:别对她太严格,她永远不可能像爸爸一样,她认为她在做对的事,觉得这对你有好处。
恶魔:哦,真的?!她可不是我,就像她不是爸爸一样。她想怎样,好告诉我要换位思考,但她自己呢?她也这样做了吗?或者只是让我这样做的?
天使: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如果你自己改变,事情可能会更好。永远铭记,她是你最好的妈妈,还有她爱你。
乐乐: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恶魔和天使。

你问现在母女俩怎样?
哦,大概又都成天使了吧。

BTW. 愤怒的时候找张纸奋笔疾书确实不失为个冷静的好方法。

正月浦江趣事

一、“朝圣”之路

年初一一大早,我们就开车从杭州来到老家浦江。但我们没有去爷爷奶奶家,而是把车开到了爸爸小时候注的村庄——杨先生村。

大年初一嘛,按照浦江的老习俗,是要去上坟的。

我、爸爸妈妈、爷爷、表弟和姑姑姑父一起走在土黄的泥沙路上,缓缓地朝山上太公太婆的墓前进。

我们是步行的,但很多人将车开上山区,每一辆车开过,都会泥沙飞扬,形成一阵黄色烟雾。偏偏车还特别多,道路又窄。我们为了躲避车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在泥土路的边缘,一不小心就会掉进菜地里。虽然躲过了车子,但还是躲不过那阵阵“妖风”,我屏着气,眯着眼睛,冲出黄色烟雾之后,才得以大口吸气。

虽然是冬天,但太阳却很大,照在头顶上滚烫滚烫的。今年放鞭炮的声音比之前少了许多,但还是有不少。山上的烟已是白茫茫的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儿,耳旁不断响起“开门红”爆炸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正觉烦躁的时候,心中突然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去太婆的坟墓‘朝圣’,总是要吃点苦的。”这也是朝圣吗?也许是吧。

二、“包庇”

上坟回来,已是下午了。表弟缠着姑姑,要玩平板电脑上的游戏。姑姑语气不软不硬:“别跟我讨价还价了,去,先念两篇英文短文再来玩,让乐乐姐姐监督你。”我无奈地跟在他后面走到阳台上。

表弟开始录音,还放了个“斗地主”的音乐来伴奏。我听着,听他读完了两篇短文,虽说是读完,但未免有点草草了之。

录完了音,表弟悄悄对我说:“说我读得好就行了,这样就能玩游戏了。”我看到他那半哀求半打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也就答应了,丝毫没发现自己是帮凶。

走进客厅,姑姑问:“读得怎么样?”我装着一本正经地说:“挺好的。”又忍不住笑了,表弟心满意足地玩游戏,也笑了。姑姑也不知有没有看出点什么,总之也和我们一起笑。

关于小乐的文二“包庇”,YoYo有话说(乐乐表弟):

其实有几个错误点。
错误点1 - 那天回来是我自己要用读英语来换游戏的,而不是我想玩游戏,妈妈硬要我读英语。
错误点2 - “斗地主”的音乐是我网上精心挑选,特意用来做伴奏音乐的。
错误点3 - 我那次读已经达到我平时的水平,只不过一次成功罢了。
错误点4 - 我过去不是无可奈何,这个要注意了。
这四点是最主要的。

吃海参

我讨厌周一和周四,因为早上要吃海参。

每个周一或周四,吃完早饭,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我都要倒吸一口冷气,绝望地大叫:“是海参!”虽然我明知摆脱不了这个命运,但每次闻到那令人作呕的气味,看见它黑黑的颜色,都会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海参,在食物中是我的头号天敌,可为了长个子,我必须吃下去。

眼前的这碗海参,被切成片,泡在汤里。外黑里红的海参片弯曲着,表面凹凸不平,奇丑无比,个个“面目狰狞”,散发着一阵阵海腥气。

我的手颤抖着,十万分不情愿地将一片海参放进嘴里,小心翼翼地咬了一下,嘴里立刻充满了腥味。海参很有弹性,很有嚼劲,但在我这种对它深恶痛绝的人眼中就是一种折磨——太难以下咽了!我不得已,将它嚼成碎块,硬着头皮咽了下去。吃完一片,看看碗里,还有密密麻麻的一“堆”!

我苦着脸一片一片慢慢咀嚼下咽,很想一口气吞下去,但到了嗓子眼又吞不下去。就这样折磨着自己,像在受刑一般。

就在这时,救星出场,爸爸打着哈欠走进餐厅。我投给他一个求助的眼神,再对口型:“帮我吃一点!”他会意,一瞥妈妈不在,就帮我把剩下的几片海参吃进肚里。

今天是周四,又该吃海参了,呜呜呜……

赛场上我很任性

我喜欢在操场上尽情奔跑的感觉,喜欢跑步比赛时与对手擦肩而过的风声,喜欢起跑时那“呯”的一声枪响……在赛场上,我很任性。

跑步比赛时,我可以感觉到自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恍惚间,好像要飞起来了一样。

就像上个学期的400米比赛。比赛之间,心中没有太多紧张,反而是跃跃欲试的激动,心想:马上就能到操场上去任性一把了!

踏上红白相间的跑道,有一种想立刻奔跑的冲动。手脚中一股恶魔般的力量在爆发的边缘,就要涌出来。

“呯!”枪响了。能量爆发出来。要开始任性了!

枪响似乎刺激了我的某根神经,引爆了我心里最深的欲望。“飞吧,飞吧!”我心中潜意识地默念,“飞得更高,飞向自由!”

耳边的风呼啸着,像是在引诱我去追它。我飞快地跑着,超越一个个对手,感受手臂和衣服摩擦产生的热度,享受奔跑带来的快感。“冲!冲!冲!”还有最后50米,冲过去,享受最后50米任性的飞驰!

“唰!”裁判手一挥,按下了秒表。跑完了。身体中的热度渐渐散尽,自由飞翔的感觉也离我而去。心底的那种任性,渐渐消失了。

一年级小乐日记大揭秘

小乐翻出了一年级时的日记本,一边看一边“咯咯”直笑,然后一段一段地念给我们听,笑得全家肚子都痛。

典型的小乐一年级日记是这样的:

1月1日 xing qi 2
今天fa(发)生的是(事)很少,我在jia(家 )pai(拍)皮球。
注:从日记时间来看,应该是2月1日,以下同。

然后她就连续写了八天:

终于到了1月9日,小乐说:“今天好玩的事就多了”,那么都有什么好玩的事呢?

我在家和妈妈来拍球比赛,第一轮,我拍了200个,第二轮,我拍了239个。
可是妈妈只拍了一百多个。

可惜才过了一天,小乐又开始说:“今天好玩的事少了。我在家帮妈妈做家务。”事情少了点,怎么办呢?于是在末尾加上一句:“最后我祝大家万事如意!”

而最后的这一句话也是她日记中的经典套路,比如说在之前的日记中写的:

1月27日 星期:4 天气:下雪
今天发生的事很少。
我和妈妈一起去青鸟健身房,妈妈先去锻炼,我在旁边看书。
最后我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和乐妈都很好奇她啥时候写的日记,咋两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如此看来从一年级她写东西开始,我们都尊重孩子自己的隐私。要当初知道一连写九天的“今天fa生的是很少,我在jia pai皮球”,估计都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了,而现在再看文章,确是收获无穷的童趣,所以大可让“孩子你慢慢来”。

在“今天发生的事很少”之外,看看一年级时的小乐都在做些什么呢?

一年级的小乐就已经喜欢看书了,日记中有看《小猪稀里呼噜》、《航空火箭历险记》、《一年级的小豌豆》,有关恐龙的搞笑版的书,还有两次陪妈妈去健身,她自己在边上看书。
看了电影《兔年顶呱呱》,喜欢去姨妈家睡觉,一起看《卫生队的故事》。
玩的游戏,除了拍皮球,还有和妈妈玩小棍,和同学唱卡拉OK,和爸爸跑步,玩“打小猪”(好像我是小猪哎),玩“愤怒的小鸟”,玩桌游《卡坦岛》。

就这么写着写着,忽然一年级暑假过后进入二年级出现了一篇《柳树》:

翻译一下:

柳树
柳树呀柳树,你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每当大风刮起,湖边的你就变成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风中翩翩起舞。
每当微风轻轻抚摸着湖水的时候,你又变成了少女柔润的长发,随风飘荡。
柳树,你真是名不虚传啊!
——杨芷欣苏州之行有感

有点意外,忽然在平白的记录中增添了诗的意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积累了吗?想多了,还是单纯记录纯真美好的童年吧,不管它是什么样的形式。爸爸妈妈,还有开始上学的小朋友们,赶紧行动吧。

不成曲调也是歌

婴儿出生时的第一声哭叫,代表着这个新生命的人生之歌开始了。每个人的歌都不一样,每个人的歌都别有一番风味。

为什么人生之歌一定要唱得完美,唱得天衣无缝呢?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每个人的歌就像每个人的性格一样,可能欢快,可能缓慢,可能悠扬,可能平淡。每个人的歌都是最真实的自己,不需要唱得完美,只要唱出精彩。

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中说过一句话:“孩子,我不要求你做一个成就高的人,只想你做一个平凡的人,平凡但不平庸。”是啊,一个人只要做最好的自己,过得快乐,唱出自己心中最精彩的歌就行了。就算你的人生之歌不成曲调,但如果那时最真实的你,那这首歌就是精彩的,因为你——活出了生命最好的可能。

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世界上也没有两首完全相同的人生之歌。其实,每个人从出生起,人生的起跑线就是不同的。你不能和其他人去比你的人生之歌,你也不能断定谁的人生是成功的,谁的人生是不成功的。活出精彩,唱出精彩,你的人生就是成功的!

也许你的人生之歌还五音不全,也许你的人生之歌还十分难听,但不要放弃乐观和信心,不要厌恶你那“糟糕”的歌,因为——
不成曲调也是歌。


乐爸戏说:蒋勋听多了,略显重复,但小乐述说的或许正是我们家长朋友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的吧,“每个人的歌都不一样”。

在黑暗中飞跃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惹祸了。

我只是跳绳时太用力了而已——把窨井盖踏掉了。

唉,然后我就一脚踩空,像一颗反向行驶的导弹一样直直地掉了下去。眼前黑黑的,我估计爱丽丝掉进兔子洞的感觉应该和我差不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前有光了。我不再凌空,碰到了一个物体。不是地,这个物体不硬,而是软软的,湿湿的,还有……

恶臭!我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但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居然是——大……大……大便?!

“好吧。”我安慰自己:“有东西总比无尽的黑暗要好。”我接受了我掉进一个茅坑里这个事实。

我蹒跚着爬起来,脚因为长期凌空而轻飘飘的,没半点力气。大便的臭气熏得我晕乎乎的。走到明亮的大街上,我突然发现,所有在街上的人都穿着汉服!他们都穿着古时候中国的衣服,还挽着发髻,穿着布鞋。在抬头看看房子,都是古色古香的木头建筑。我很好奇,心想:“这是仿古街道吗?”

但另一个事实重重地打击了我——我浑身上下都是大便。我急于找个地方洗澡,只好厚着脸皮敲开了一扇门。(老师点评:又一个为了文章好看不要命的!)

开门的是个老太太,她瞟了我一眼,一脸厌恶,断了一盆洗菜水对我当头浇下。大便倒是没了,但我身上东一片菜叶西一片菜片,更像叫花子了。我赶紧问老太太:“这是哪儿啊?”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呯”地一声把门关上。(老师点评:反应写得好!)

我在街上游荡着,其他人都各忙各的,没空理我。不过,当我看到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来时,我明白了什么。那人头上戴了一顶乌纱帽,身穿官服,是个朝廷命官。那顶乌纱帽说明——

现在是明朝!

我终于搞清楚情况了。也就是说,我从下水道穿越到了明朝,可是,是哪个皇帝当权呢?

我边想边走,不知不觉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装上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拦住我,说:“大胆,竟敢擅闯紫禁城!”我这才发觉,我站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前,而这个宫殿,就是故宫!

“是何人如此喧闹!”一个雄浑的声音想起,一篇金色亮花了我的眼睛。那个士兵跪下了。而直觉告诉我,在我面前,身穿平常百姓衣服,竟然是微服出游归来的皇帝!

那个士兵低着头,跪着,声音颤抖着:崇祯陛下!我很兴奋,这辈子还能见到皇帝!

皇帝看着我,显然很不满。但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你就是崇祯吗?比我想象的高嘛!你千万不能杀袁崇焕,不然你就完了!不能……”还没等我说完,他就龙颜大怒:“拖下去,斩了!”

我被拖进了监狱,又是一片黑暗。我感觉上升,上升,一切又都不见了,结束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