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乐聊《哈尔的移动城堡》

之前说过如何让孩子能有创新的思路,其中说到AB宝的老爸李伟文采用的一个方法:看电影/日剧提问题。故而有意识会做一些尝试。

最近每个周末总会和小乐看半部或一部电影,基本选的都是宫崎骏的作品:《千与千寻》《幽灵公主》《哈尔的移动城堡》。在我们早上的赖床时间,小乐突然冒出一句:“哈尔的移动城堡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

我一愣,转念想或许是上次说在“千与千寻”里,浑身脏臭的河神告诉我们需要保护环境,小乐对刚看完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也有了类似想法,于是接道:“那我们来一起想想。”

小乐迟疑了一下,“告诉我们正义总是会战胜邪恶的。”

开场总是有点不知所措,目标往往都很高大,正确但有点不着边际。我们还是不走总结中心思想这条路,先看看人物细节吧,我于是先问道:“那我们看那女孩苏菲有什么品德呢?”
“善良。”
“嗯,表现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宽容。荒地女巫失去魔法后,变成了老太婆,苏菲还是细心地照顾她。”


“说地真好,确实宽容更合适。善良也有的,在进王宫的时候,把狗狗抱上楼梯,苏菲爬得都要累死了。”
“嗯。在哈尔变成老鹰,受伤的时候,她还把哈尔给抱起来。”
“那是女孩喜欢他,还有呢?”
“乐观,小女孩在被施了魔法,变成老太婆后,一路上去荒野,都还是很乐观的。”
“对呀,她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勤劳。”
小乐咯咯笑了起来:“她是最有洁癖的女巫,非要把什么都洗地干干净净。”

“女孩和稻草人之间呢?”
“爸爸,你有没有觉得稻草人菜头和无脸怪很象的?”小乐没有被我的问题给套住,而跳出了一个新的念头。(非常好的思维,从单部电影跳到了电影之间的关联对比)
“哎,是呀。”我也被触动了,不过我故意先说了个简单的共同点:“都是配角,你觉得他们有什么地方比较象?”
“嗯,他们俩都很关心小女孩。”
“对,还都不会说话,都是无声的关心。”
“啊,啊…”小乐一边模仿无脸怪短促的声音,一边伸出她的小手:“无脸怪关心是给小女孩洗澡的牌子,还有金子。”



“稻草人也是默默地关心着,一蹦一跳的,给小女孩撑伞,做晒衣服的杆子。”



接下来我们的聊天似乎就越扯越远了,谈到了在看过的三部宫崎骏的作品中,似乎都没有绝对的坏蛋,故事一开始会让人有点恐慌,但后来坏人似乎也都没那么坏了。“千与千寻”中的钱婆婆最后还是放了千寻,并且对她的宝宝又是那么有爱心;“幽灵公主”中的疙瘩大人也没那么坏、黑帽大人就更是了;“哈尔的移动城堡”就更加了,先是荒地女巫,但在失去魔法后又很可怜和可爱,至于哈尔的师傅看起来始终都不像一个真正的坏蛋,都是无聊的战争引起的惑。

赖床闲谈时间总是欢快地过得很快,而每次在我准备整理两人的对话时,总是后悔:“哎呀,怎么没有录音呀!看我这记性。”记录是不完整的,不过闲聊中,做些启发性地问答,应该是不错的尝试。

最后我建议小乐可以写一篇电影的观后感,小乐说:“那又可以给精灵社投稿了。”是呀,不过最后小家伙写不写,啥时候写,我也就不得而知了,一切都得看她的兴趣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