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欺小



夏山是以民主方式自治的学校,一切有关集体和生活的事情,包括对违规者的处罚都由星期六晚上的学校大会投票处理。不论年龄长幼,每位教职员和孩子都只有一票之权。

今天和小乐说到:学校大会常常要处理“以大欺小”的问题。我们这个集体对以大欺小处罚很严,我发现学生自治会布告栏上贴着有关以大欺小的规则——“所有的以大欺小案件都将严格处理。”

“还不止以大欺小,还有以男欺女。”小乐插了一句。

“嗯。”我楞了一下,虽说不觉得奇怪,但有点担心:“学校里有吗?”

“有的。”于是小乐给我讲了一段她儿时的故事,听得我心惊胆战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那是我一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不是还小嘛。(貌似现在也不大)我很天真的,学校里的事也都还不懂。我在外面跳绳,有两个大哥哥过来,说要借我的绳子。我就把绳子给他们了。然后他们就上楼了,再下来绳子也没了,让我自己去房间里拿。

我越听越慌,但又强作镇定:“那后来呢?”

“我就去房间里拿绳子了。”小乐懊恼地说:“我后来才知道那里是失物招领处,老师还给他们加了1分。”

“啊,这样啊!”我一下子如释重负,戏剧性的结尾,小家伙这是在给我讲微小说的节奏啊,这也还真是以大欺小,以男欺女啊。

“现在还有吗?”

“现在我已经大了呀!”

“那会不会还有别的同学去欺负一二年级小朋友的?”

“也有的。”

“当时你去失物招领处,老师有没有问你绳子是哪里掉的呀?”

“没有。”

“要是老师问了就好玩了。”

“是的,是的,我肯定就说是刚才两个哥哥从我这里借的,然后他们就要被扣分了。”小乐哈哈笑起来。



看来一个制度要想能好地执行,光靠奖励加分是不够的,孩子的创造力也是无穷的,当然包括作弊。如何能让孩子做到自我管理,还得象夏山的学生大会一样,真能提供充分的民主才行。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