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

好久没有记录晚上给小乐讲的故事,最近在念的是《一本书读懂英国史》,周末偶尔会念一段《蒋勋说宋词》。上周念到苏轼“可豪迈,可深情,可喜气,可忧伤”,第一首词就是《江城子》: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的词很白话,念完基本就懂了,不需要解释。“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读罢能真切地感觉到苏轼对亡妻的真实情感,很少有人能写妻子写到那么好的。苏东坡19岁时与16岁的王弗结婚,婚后二人恩爱甜蜜。可惜结婚十一年后王弗因病逝世,才二十七岁。后来苏东坡续娶了王弗的堂妹王润之,据说很有其堂姐遗风。死别十年后,苏东坡夜梦亡妻
,真情流露,写下了这首著名的悼亡词。

小乐听罢,立马对我提出了挑战:“老爸,你也写一篇,如果写得不好,就是对妈妈的情感还不够。”

我的老天,这词哪有那么容易写的。蒋勋在文中说到:“大家可以体会一下这首词里面的声音,它用到了‘江阳韵’。江阳韵本身是一个比较大气的韵,有比较大的空间感……”我连这啥是江阳韵都没搞明白,赶紧恶补。

维基百科中提到:“十三辙是京剧唱词的韵脚分类。根据中州韵和北京语音划分。分为:中东、江阳、衣期、姑苏、怀来、灰堆、人辰、言前、梭波、发花(麻沙)、乜斜、遥迢、由求”。

古时这押韵大概是和游戏差不多,还有专门的道具。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菊花题”中说到海棠结社时,迎春要了韵牌匣子,抽出“十三元”一屉,随手拿四块“盆、魂、痕、昏”,就是一例。

如果把抽屉里地换成“江阳韵”,应该就是这些了:

【平声】江杠扛窗邦缸降泷双庞逄腔撞幢淙洚茳阳杨扬香乡光昌堂章张王房芳长塘妆常凉霜藏埸场央泱鸯秧嫱狼床方浆觞梁娘庄黄仓皇装肪殇襄骧相湘缃箱厢创忘芒望尝偿樯枪坊囊郎唐狂强肠康冈苍匡荒遑行妨棠翔良航倡伥羌姜僵缰疆苌粮穰将墙桑刚祥详洋徉佯粱量羊伤汤鲂樟彰漳獐璋猖商防筐煌篁隍凰徨蝗惶璜榔廊浪裆沧纲亢吭潢钢丧忙茫傍汪臧琅当庠裳昂鄣障糖饧疡锵汤镗桁杭颃邙湟滂溏砀禳攘跄瓤枋螗抢螳踉眶炀稂菖铛阊彭蒋亡殃芗娼鲳礓蔷镶邡钫孀搪莨疮彷虻瑭锒胱滂磅膀螃豇

【仄声】养痒鞅怏泱像象橡仰朗奖桨敞昶氅项枉颡疆穰沆强惘放仿驵掌党想响两帑谠傥曩杖爽广享丈仗幌晃莽漭襁纺蒋攘盎葬苍长上纲荡壤赏往罔辋蟒吭磉魍抢慌蛘漾上望相将状帐浪唱让旷壮放向仗淙畅量葬匠障谤尚涨饷样藏舫访贶养酱嶂抗当酿亢脏瘴王纩谅亮妄怆丧怅两圹宕忘伉傍砀恙吭炀张阆胀行广汤炕长创诳桁闶昴颃掠妨旺妨荡潢防怏偿仰挡绛降巷撞虹洚憧幢艟厂慷犷向榔蒡奘讲港棒蚌耩

眼睛花了,头也大了。好多不认识的字,而且兄弟姐妹似的好像,要押韵也确实不容易,据说最近有文人新编三字经,就是以江阳韵一韵到底,“习李张,俞刘王;胡孙赵,范许汪……”,念起来更朗朗上口些,只是这排位,和北宋时期的“赵钱孙李”相比,1000年了思想仍如出一辙。(“赵钱孙李”成为《百家姓》前四姓是因为百家姓形成于宋朝的吴越钱塘地区,故而宋朝皇帝的赵氏、吴越国国王钱氏、吴越国王钱俶正妃孙氏以及南唐国王李氏成为百家姓前四位)。

即便能押上韵,再要填词更是难上加难。看词牌“江城子”,“双调七十字,前后阕格式相同,各五平韵,一韵到底”,展开来就是: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词要填的符合这逻辑,晕了,晕了,我还是就念念感觉感觉好了。好可惜古时候词牌都是唱的,现今都忘了唱法,否则唱着“十年生死两茫茫”,眼泪也就簌簌而下。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同样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真是“可豪迈,可深情,可喜气,可忧伤”,只是难为唱词的人,同一个曲调完全两种风格,这要在席间当场切换,也是要酒喝到八分才行。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