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说唐诗-观猎

上周提到王维《观猎》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我们来个歪解,一不做二不休,全家齐上阵,就让我们来DIY,实践出真知嘛!

于是小乐写译文,乐妈做编剧、导演和场记,演员也就是她俩了,我来负责拍摄和后期制作,最近反正Horrible Histories也看多了,参考电视主播的风格,来一期《小乐说唐诗 - 观猎》,“父与女”出品,敬请欣赏。

小乐的译文:

这天,风是呼呼地吹。忽然听到号角声,原来是海军总部大奖青雉在渭城打猎。在枯死的草地上,青雉忽然看见鹰眼米霍克骑马疾驰而过,正要去追他,雪地上却没有蹄印。

青雉逛啊逛,逛到了新丰小吃门口,就进去大吃了一顿。小吃店拐出,碰到了柳(乐妈)。他们谈起《射雕英雄传》,谈得很投机,就决定去看看射雕的地方。结果青雉发现自己迷路了,和海军总部相隔千里。

The end!

歪解唐诗

周末惯例要念念《蒋勋说唐诗》,说到王维的“观猎”:

观猎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好熟悉啊!”小乐和乐妈都惊呼。
过一会小乐想起来:“我好像背过的,妈妈,那时还是你给我提示的。”
“什么提示呀?”我好奇地问。
“新丰就是新丰小吃,柳是老妈,射雕自然就是射雕英雄传了,然后我就很快记住了。”
厉害,原来这唐诗还有这记法啊!
“那这里还有鹰眼呢?”(海贼王中的七武海之一)
“是啊,好酷。”

不过这倒触发了我的一个念头,“小乐,要不你写篇文章吧,就把这首诗用刚才的内容重新演绎一遍。”
“好呀,好呀,这个我有兴趣。”小乐兴致极高。
“好玩的话,我们还可以把它拍成一个节目,象Horrible Histories一样,来个唐诗恶搞。名字可以叫’Horrible 唐诗’。”
“唐诗没英文的吗?”
“有的,诗是poem,唐就直接音译吧。”

思路继续发散,“小乐,你上学期每周不是要准备经典诵读嘛,到时可以在班里来个搞笑版翻译,怎么样?”(上学期小乐每周都要准备一次《小学生经典诵读100篇》中的两篇,在班里做讲读,可以参见之前的文章。)
“啊?!那肯定要被骂死了。”
也许如此恶搞不太合适,不过换个角度吸引小朋友对唐诗的兴趣,比如让孩子们自己以喜欢的方式对唐诗做演绎,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

春江花月夜

基本上每周有1~2次会念《蒋勋说唐诗》 ,年前断断续续地把“第二讲 春江花月夜”给念完了,这首诗好长,全诗共三十六句,每四句一个韵,一共有九次转韵,构成了完整的结构形式。

春江花月夜
唐·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春江花月夜》的作者张若虚,留下的诗作很少,不过后人提到这首诗,称它是“以孤篇压倒全唐之作”,蒋勋对它的评价也是很高,认为它不仅仅是张若虚个人的才气表现,更是集中体现了初唐时期人的精神前所未有的辽阔,体现了宇宙意识。

在题目的理解上,一个字一个音,而不只是一个词汇,如果把“春江”理解为春天的江水可能是一个错误。春天、江水、花朵、月亮、夜晚,每个名词都可以看作一首交响曲的五个乐章,五个主题,整首诗都在讲自然现象,把人的是非带到大的宇宙空间中去。

所说的宇宙意识,既有“何处春江无月明”中的“千江有水千江月”,也有“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中的“空白”状态,更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哲学追问。

蒋勋用了12节来讲这首长诗,就不是简简单单地念完三十六句好了,细致又优美的解读,引人入胜,使得文字不再是那么遥远,意境也不再是遥不可及。整个篇章讲完后,小乐对我说:“这首诗我差不多会背了。”没有要求硬记,这大概是最好的效果了,而如果没有蒋勋的讲读,估计很难对达到这样的理解,虽然现在也还是一知半解。

不过就像蒋先生说的:

我小时候背这首诗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意思,甚至用毛笔字抄写的时候,也似懂非懂。什么时候懂的呢?可能是在丝路旅行的时候,在新疆看到巨大的月亮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忽然想起其中一句。有一年春天我在巴黎,忽然抬头看到前面的一棵树,花瓣全部飘落,一下呆住了,“昨夜闲潭梦落花”这一句就出来了。

也许唐诗就是这样,以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很难再有当时的意境。只不过随着人的成长和经历的丰富,在某一时刻某一场景忽然就冒出了一句“欲说还休”时,倒也是韵味十足。

我问小乐最喜欢诗中的哪一句?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为什么呀?”
“嗯,给人一种很凄美的感觉吧。”

趁热打铁建议小乐以《春江花月夜》写一幅书法作品。“如果你手抄过这首诗,与这首诗的情感会有一点点不一样。”小乐欣然应允,原以为这副作品小乐会花数天完成,没想小家伙一气呵成,或许也是源于对这首诗的喜爱吧。

对比一下《般若心经》,一个是甲午年正月初五完成(分数天),一个是甲午年冬,足足一年,小乐的字倒确实是进步了不少。

还赋打油诗一首,倒出乎我的意料,尤其是最后一句“独此一篇夺唐甲”,也算是对它的致敬了。

观《春江花月夜》有感
全诗共有句十八,
胜过花来堪比霞。
更惊奇人张若虚,
独此一篇夺唐甲。

牛B的人都是孤独的

周末晚上给小乐念的是《蒋勋说唐诗》,说道:唐代的诗人很奇怪,他们可以同时表达孤独和自负。一个人如此骄傲,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精彩;但同时他又感觉到好大的哀伤,因为自负之后觉得好孤独。我们身上常常有这两种情绪——自负又孤独。

“杨过就是这样的。”
“那怎么样用文字描述出来呢?”
“就是自负,又很孤独。”

有时你很想把这个感觉说出来,可是说不清楚。然后唐代刚开始有个人说“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自负感和孤独感全部出来了。

“牛B的人一般都是孤独的。”小乐赞道。

唐代就是在历史上处于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时代,立于历史高峰之上,陈子昂立刻就把时代的声音传达出来,像在戏台上一个老生出场,袖子一摆,口中念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陈子昂是在讲苍凉,讲历史上的苍凉时刻,里面充满了自负、骄傲,同时又充满孤独感。

“康熙也是。”小乐又突发奇想,冒出一句。
我有点疑惑。
小家伙又接着说:“他给韦小宝下的圣旨,都是他妈的。”
原来这家伙是从鹿鼎记串过来的。

参见《鹿鼎记》:

“小桂子,他妈的,你到哪里去了?我想念你得紧,你这臭家伙无情无义,可忘了老子吗?”
中国自三皇五帝以来,皇帝圣旨中用到“他妈的”三字,而皇帝又自称为“老子”,看来康熙这道密旨非但空前,抑且绝后了。

李白也是如此。
“对,对,牛气冲天。”

李白骄傲到极点,可是同时又有好大的自怜与孤单。“对影成三人。”说的是和自己影子相对的孤单感觉。唐朝很多诗人都有这种特征,巨大的自负与巨大的孤独,这也是时代的特征。陶渊明写“斗酒聚比邻”,有酒就把邻居都叫来喝,可盛唐的时候看不到这种情景。

当时的诗人自负到不是在人间喝酒的感觉,他们不断地往大山的高峰上走,把自己放在最孤独的巅峰上。那个时候诗人感到荒凉与孤单,因为这是他们和宇宙之间的对话。

魏晋南北朝后期还是“宫体诗”盛行,问题华丽,讲究辞藻。可到了唐朝格局变大了。诗人总是在和月亮、太阳、山川对话,整个生命意识都被放大到巨大的空间中,就会感觉到骄傲、悲壮,就会有宇宙意识,同时有感觉到如此辽阔的生命并不多,所以就出现了巨大的苍凉感。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我们俩也被文章所说感染,就对上了。确实被蒋勋这么一说,对李白、对唐诗忽然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今天的我们很难写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象一下,辽阔的地平线上一缕烟升起来,唐诗给我们最大的感觉就是空间和时间的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