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级阅读的重要性

从给小乐开始讲故事以来,我一直担负着找书的任务,从最初的儿歌、绘本到现在的金庸全集、埃及守护神之类的。要找到适合孩子的书,这个恐怕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每个孩子的兴趣可能完全不同。

“什么是适合呢?”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以前的想法无非就是年龄段,是否有不适合的情节(比如以前说到过一本小乐在枫林晚一眼看中的《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一直都没敢买),是否是小乐感兴趣的(比如历史),或者希望能扩展阅读范围的(比如自然科学),然后在合适的时候推荐合适的书给她。象《西游记》,版本众多,我们就从动画片、绘本、青少版一直到完整版,相同的故事,不同的阅读难度逐层演进,我想很少有孩子从一开始就是大部头开始看的。家长们可千万别想我干脆买本全本的给孩子不就行了,那可能会吓到孩子的,象《水浒》小乐至今仍不愿意看开始征讨方腊之后的情节。

那么“合适”又如何量化呢?(理工科的总是希望能有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啊)直到最近开始买一些英文原版的书,以及小乐在使用Raz-Kids进行英文学习时,忽然发现原来这“合适”真是有量化标准的,这个方法就是“分级阅读”。

分级阅读是Irene Founts和Gay Su Pinnell提出的一个突破性阅读教学方式,以分级的方式进行小组阅读知道,称为Guided Reading(Founts & Pinnell, 1999)。

如果有使用Raz-Kids学习英语的朋友,会看到它的阅读级别是从“aa-Z”,一共分为27级,每个小朋友开始学习时,可以先由老师指定适合的级别。

我们看一下这张图:

除了第一列的级别从“aa-Z”外,后面还有对应的年龄、年级,之后还有”Fountas & Pinnell”, “Reading Recovery”, “DRA”, “PM Readers”, “Lexile”,这些都是国外不同的阅读分级方法体系。典型分级方法的有A-Z分级法(GRL)、年级体系法(GEL)、数字体系法,比如”Fountas & Pinnell”就是A-Z分级法,就是她们提出的分级阅读;而RR, DRA, Lexile则是数字体系法。

重点说说Lexile兰斯分级法:

兰斯阅读框架是经过二十多年研究,由 “MetaMetrics” 公司的著名心理测量小组开发出来的。兰斯阅读框架的目标是开发一套衡量学生阅读水平和标志文章难易程度的标准,使用这一标准一方面可以方便学生测试和确定自己的阅读水平;另一方面,给出版物标志兰斯难度分值后,学生可以找出符合自己阅读难度的图书去阅读,以便循序渐进,步步提高。目前,兰斯分级已经发展为全美最具公信力的阅读难度分级系统。

读者的兰斯分值是从阅读测试或项目中来的。其分值是一个数字后加“L”,其间隔为“5L”。兰斯分值从最低5L到最高2000L。一位读者的兰斯分值如果在5L或低于“5L”,则为入门读者,一般人的兰斯分值在200L至1700L之间。

利用兰斯分值,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程度级别找到合适的书阅读,而不是按照年龄和年纪一刀切,既有一定的挑战,又避免阅读挫折。循序渐进,就能持续养成阅读的习惯。以小乐目前在看Raz-Kids中的O级别来看,Lexile分值相当于601-650,按Learning A-Z中说明是7-8岁二年级;而对照Lexile分级和中国学生英文阅读能力对照表,则差不多是美国小学三年级,中国初中三年级(我理解这个差异可能和Raz-Kids的选编文章有关)。而象之前看的《Charlotte’s Web》是680L,《Harry Potter and the Sorcerer’s Stone》是880L。

一本书想确定它的难度是多少,你可以在Lexile网站上通过find a book找到书籍,它会告诉你相应的兰斯分值,有了这个利器,就能基本确定一本书孩子是否能看下来了。

当然批评的声音也是有的,我自己觉得Lexile分值衡量方法最大的缺陷只能评估书的难易程度,无法判断一本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这时候还是需要家长朋友自己衡量和评估的。你的孩子你做主嘛!不对,孩子大了,应该是你也做不了主,哈哈。

人的要素始终是无法排除的,需要结合分值衡量和社交推荐,我想这样的分级阅读就更靠谱了。

参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