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台湾环岛骑行

回到家了,一时好像时空转不过来,或是有种不真实感,今天再也不用一颗心一直提着,又重新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轨道中,可是现在反而感到好疲惫。我想家,但是回来后,却有一种负疚感,无法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家人。因为脑子里,梦中,一直有着伙伴们的身影和言语。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来记下我的感受和见闻。就让我一点点回忆,一点点记录吧!

知道我要去台湾骑行的除了家人,就只有少数几个朋友。一直不敢说,一来因为自己有些惶恐,二来中间有波折,改签过机票,而且一直很焦急地等入台证,一度担心会误了行程。

乐爸送我去坐机场大巴,他走后,车子一点点行驶出我的生活圈,我从小生活在杭州,读书工作都在杭州。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这么远,虽然是我自己要走的,却还是有种被丢弃的感觉。飞机飞上天,我看着它一点点冲出雾霾,望着蓝天下被灰黄色笼罩的城市,我婆娑着双眼,我确定我是爱它。

我在想,9天的行程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看着笔记本的记录,好像都不是现在我想说的,有时很奇怪,明明是自己写的,但是在不同的时空中,它就像是陌生人的述说。

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但是我不娇弱,我不喜欢自己娇滴滴,让别人来保护。该要不像女人时,就要挽起袖子,咬紧牙关。第一天下午路过新竹时,风大到我们坐着都会被吹的晃动。这是我第一次被风吹的好想增肥,当路过路口时,路口的风像是一桶水闷声声地直向你扑过来。人和车一下被定格了一样,速度硬生生被它撕扯下来。前车轮开始倾斜,来的太快,脑子还来不及控制动作,惯性的踩踏,和本能的抵挡,反而让我掌握了如何对付它。一路上,不管上坡下坡,不管人车是否倾斜,我都不敢停下来。双手紧紧握住把手,咬紧牙关,喉头压着一股劲,等着一波又一波的狂风,看看是我能赢还是它能赢。每顶过一次时,喉头那股被压迫的力量,随着心中的那份畅快,吼出来。那时特别能领会李小龙的招牌式吼叫,是一种不认输、倔强的誓言。

9天骑行,每天我都像打不死的小强,喜欢冲在前面。伙伴问我:“你干吗像疯子一样?” 、“快跳绿灯时,就听你在边上吼‘走’ ”、“萌萌,你太要强了!” 家里人都让我悠着点,不行坐会儿车。我喜欢骑车,因为随着踩踏,风变的越来越大,可以把不快乐的事带走。如果每次都给自己找好退路,就失去骑行的快乐和意义。每次骑车,我都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极致。我不是去和别人争、和别人比,而是每次都试试看,我还能不能踏下去、能不能再踏快点下去。从来不去想上车休息的事,我告诉乐爸,除非我断骨头,不然绝不上车。上车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心里想都不能去想,我要做的就是把握当下的每一次踩踏,尽力去做好它,或许还是会失败,还是会留下遗憾,但是不会留下懊悔。

第5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像砧板上的肉,被刀割了后,起来包一下,第二天再不声不响躺在上面,继续等着刀子割下来。一天天带着轻蔑,咬着牙,也不从牙缝里挤出“住手”这个字。我来这里,就是来不认输、不停步的。到第8天,连着3个陡坡,我真的害怕了。不敢抬头,一圈一圈上扬在山腰的路,看着车子在头上方行驶,我不知道自己这几乎是原地不停的踩踏,什么时候才能上到那边。身体像火在烧,头埋在把手上,有时陡坡一下将车把手抬到我的面门,已经把压力全部放空了。脚越是没力,心越是要用力,没有心的指引,脚不知道该去何方。眼睛不能再去向上看,好高骛远不能帮我,一切只能靠自己。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但心里就是不准,在我心中,停下来就是认输。这时有效的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有规律的短促吸吐,可以放慢我的心率。我一会儿红着眼,一会儿骂着娘,一会儿镇定,一会儿怒目,一会儿隐忍,就这么反复着。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要追求的梦想?它有这么了不起?” 却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当时我告诉自己:“再踏一次,再踏一次,试着再踏一次!” 梦想,在当时对我来说,它是不真实的,任我怎么委屈地想哭喊,它都只是飘在上面。而我能抓住的是我的当下,我的态度、我的行动和我的毅力。


(景色美是美矣,个中艰险又有谁知)
第8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不管从体能还是从情感上,我一整天都又脆弱又情绪化。骑车和许多运动项目一样,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走,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人在承受。那天我哭了,我说过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从小我没有吃过苦,我没有为了高考努力,没有为了工作奋斗过。我没有大家想的这么勇敢,想的这么有追求。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经出问题了,“只是因为我喜欢骑车,所以才来?”我觉得自己是脆弱的,心疼、委屈、倔强、疲惫一股脑儿涌注在每根血管中,我想家,我想回家,真的!我哭了,在分享会上。我不想这么丢人,可还是哽咽,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用,人家可以笑着分享时,我却无法用一颗平和的心来安抚自己,或者说来伪装自己。最后一天,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了。内心的委屈脆弱,一点点在褪去,最后一天又是两个坡,又臭又长。但是我的眼睛没有再红,反而像老鹰的眼睛一样,有的只是专注和坚定。


(看曲线就知道坡度了)
9天的骑行结束了,晚上我一个人行走在台北街头,留给自己的有一点兴奋、有一点回家的期待、但却还有许多伙伴们给我的回忆和感动。

庆文和珍良是学长,一直跟着我们做幕后工作,他们都近60岁了。我一直很会饿,以前吃的就多,一运动就更加。珍良总是在休息点告诉我:“新泡的可可吃了吗?” “再去加个冰球。” “香蕉吃了吗?” 他像老顽童,整天红润着脸,笑眯眯地叮嘱我吃这吃那。庆文不太言语,骑到他布的哨点时,他知道我饿了,就会掏出口袋的饼干给我。一天我和其他几个伙伴因为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骑错了路,回来发现他很沉默。我猜想他一定听了骂,心里很是难受。

还有彭基大哥,他个子高高的,黑黑的,貌不惊人,就是一个老实庄稼人的样子,一点都不起眼。他喜欢叫我“杭州姑娘”,没有什么高学历,但是透着浓浓的可信赖感。我一直不乱花钱,来台湾骑行也很节省,除了给乐乐买东西,只给自己买过一片面包。每到一个景点可以犒赏自己时,我都喝着水,吃着补给站的饼干。那天骑到花莲,在一家饮品店休息,大家都去买冰品。我去了趟洗水间,再回位置上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杯雪顶咖啡。边上的伙伴告诉我,是彭基大哥给我买的。我捧起杯子,红着眼睛,吸吮着。现在已经记不请它的味道,留给我的只是心中翻滚的那份感动。

去机场大巴的路上,我用手机给庆文和珍良,还有建安发了信息,感谢他们9天对我的照顾。庆文马上打电话给我,和我道别,我的眼泪一下冲了出来,想到他对我的好,想到他挨批后的模样。对铁马家庭,我有不舍—-就是这三位大哥对我的关照。他们的淳朴、真实让我思家的心灵得到一丝安慰。彭基大哥是我的队友,我一直记得他的那杯饮品,到了机场安顿好后,直接给他打电话,却告知打错了。等想再试一次时,我的十天手机套餐已经到期。没有最后和他道别,是留给我的遗憾。

9天骑行,我也认识了许多小年青,他们阳光向上。像国伟老是摔跤,后来一直吃止痛片来完成这次骑行。最后一天,他的名言让我开怀大笑:“刚才真痛快呀!上坡痛,下坡快!”对他吃止痛片来完成后面的骑行,我当时还说过他。但是事后,我问自己,如果是我,我会吃吗?我会吃,当你不想放弃时,会想出任何办法来。哪怕这个办法会给自己带来其它伤害,但是这种决定还是会下的很坚决;

SAM和我是经常冲在前面的女生,我们常常会一起拍照。最后离开铁马,我们没有说话,很有默契地紧紧拥抱在一起;还有许多伙伴,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是上坡时背后一句“加油”,都给过我动力。还有75岁的亦福大叔,每次看到他在我前面奋力时,我的脚怎么能放慢下来?

我有时在想,同样一起为了梦想而来,他们的心态就和我不一样,一直都是笑着闹着。不过转念一想,没有办法这么比较,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经历也不同,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点,就是一种收获。梦想没有大小,甚至我觉得“梦想”有点高大。“梦想”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我想”而已,但它并不会因为名字的改变而变得掉价,它的含金量取决于你付出多少。走好当下的每一步,不要去想太多,尽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忍一下。也许结果不会成功,但是马上放弃,就意味着马上不会成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志气,还要有勇气和傻气让它走下去。它们一起让我的毅志力一点点壮实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泪水弄湿了我的眼。

最后还是要感谢铁马家庭,给了我许多正能量的信念,当我骑行完9天后,已经把它们溶入到自己的身心中,它们会一直跟着我。我的人生后面会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有的只有这颗比以前坚强的心,“来呀,你来呀!我准备好了!”

梦想,在路上

决定去台湾环岛骑行是5月份的其中一个晚上决定的。自从4月份千岛湖环岛骑行后,除了平时的骑行练习,我也通过看书和上网学习如何骑行。那天晚上拿起去年乐爸为了全家去台湾而买的一本书《台湾单车环岛笔记》。

本来想从中间学到一些骑行的知识,但是看着看着就不自觉被书中宝哥的经历所吸引,原来生活还可以换成另外有趣的走法。而书中作者沿途的见闻,又重新让我勾起千岛湖骑行的那两天感受,心情泛起了涟漪。

“我能去台湾环岛骑行吗?” 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热,转头对着乐爸冲口而出。乐爸先是一愣,“可以呀!” 我笑笑,继续转过头看着作者的骑行感受,而这时的乐爸已经在帮我上网查开了。

比较后,我们决定选择作者参加的铁马家庭,用9天时间,共912公里环骑台湾。和台湾确定好,订好机票后,就制定练习计划。那时我最多每次骑30公里。想着6月份开始骑40公里,再后面就60公里。可是夏天来了,白天气温太高实在吃不消骑、晚上骑视线又差很多、有时空气又变得很糟、今年的梅雨季节又特别明显。困难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想出办法去骑。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骑行回来,连着发了一星期的烧。三伏天我选择早上4点起床出门骑行,当时我又正好在执行自己制定的一百天营养早餐计划,所以必须前一天就准备第二天的早餐,然后天黑起床准备好最后的工序后,再出门上路。

有代价也有收获,只是这些收获要靠自己去拾起它。冒雨骑行时,不时会被路过的车辆快速行驶后溅了一嘴泥水,于是想着以后自己开车一定要注意。每次练习,告诉自己“坚持住”是司空见惯的,那时总会觉得自己很阳刚,虽然累,但是却越踏越坚定。骑行就像是自己在追逐那道光,独自在追逐。我喜欢这种孤独的感觉,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对着自己。

定好机票后,就一直盼着,多想下个月就能成行。虽然从来没有一个人独自跑这么远,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状况,但想到吹着太平洋的风,用两个车轮去触摸那块大地,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只有向往。

知道我有多喜欢“梦想”这个词吗?我以前只是听人家说过它,但现在我觉得它是和我共生的,它包容着我的固执和倔强,“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属于我的真正的自由,可以让我感受到灵魂离开我身体的美妙感觉,而现在,我就要去追逐它——“我的梦想”。

我一定会坚持完成9天的台湾环岛骑行,现在不去想太多的可能,我只想让内心充盈着希望和斗志。朋友们,为我加油吧!我已经在路上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去做了—《练习曲》”

写字课要停了

半个月前,乐乐的写字课兴趣班蒋老师贴出下学期的开课时间及费用。那天下课回来路上,我告诉乐乐:“乐乐,我们打算下个学期不给你报了!”
“为什么?”
“因为最近你回去没有练过!已经两个星期了,我忍住没有说。”
先是不作声,“I won’t forgive you!” 带着哭腔从后座传来。
“对不起,妈妈没有听懂,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你不给我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奥,那妈妈很报歉!”

回到家,乐爸看情形不对,问我是不是凶她了,我说没有,把事情大致告诉了他:“我是心平气和地和乐乐谈的。”

乐爸在浴室帘外陪着乐乐洗澡,两个人在聊关于写字课的事情,我没有进去听。出来后,乐乐情绪平稳了,把她上课的作品给乐爸看。乐爸看着她的作品说:“她写的字真的很不错,她是真的喜欢写字!” 我也很难受:“是的,而且她在上课时很认真,从来不和别人说费话,只管一个人练习!”

乐乐是从幼儿园大班第二个学期开始学写字的。当时是同班的同学贝贝妈妈介绍的,开始班里有7个孩子一起去学,但后来少一个又少一个,到现在就只剩下乐乐和最早学的贝贝了。自然也是她们两个在写字上成果最多,到现在已经有6个年头了。乐乐一直喜欢上写字课,先从铅笔到钢笔,再到毛笔,先从楷书再到行书。她特别喜欢行书,说过“我觉得我就是为行书而生的”这句话。乐乐字的笔划结构欠缺,但是字体大胆,很有男子汉的气魄,像她的人一样,不扭捏。加上我们和老师相处的也好,所以如果让她换一个老师,她也是宁可不学的。

“孩子喜欢就好。” “最主要的是兴趣。”类似的话我都赞同,但慢慢发展下来,也发现她是喜欢,却并没有责任心去练习,就是没有通过毅力去坚持,过程对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去上书法课,老师一直对她都好声好气的,回家作业也是随便她自己,就算交不出作品也不会挨骂。而小乐的兴趣班也不少:英语、书法、钢琴、篮球、奥数。用她的话说,每个都是她的老婆,看书是她的大老婆,写字是小老婆,她很想去宠爱它,但是没有太多时间。

以前,放学回来,碰到作业多时,我们会准许她请假不去上写字课。但是发现,有退路后更不可收拾。后来又和乐爸商量决定作业做不完也得先去上写字课,下课回来后再做作业。因为有退路,就更难有责任心了。而看着她忍着累,埋头不停写的样子,我心里又是心疼,但是我退一步,她可能进两步,这个过程是磨练她最好的机会。一边是她喜欢的,一边是她必须要做的,两边都是她的责任,没有可偏袒的。

说来也怪,自从小乐知道我们不给她报名后,她竟然练习的勤快了。最近在临钢笔行书,还带去学校,空了临一些。双休日也都会临上几张大字,根本不用我们提醒。

前天发了信息给蒋老师,告诉他我们的决定,一起相处了6年,我和乐乐都很喜欢这个老帅哥,想到要分开了,心里挺不舍的。

“书法本来就是一兴趣,孩子很优秀…本来坚持这么久就不易,哪怕以后不来我这,希望不要断,空时也要常在家练练!不一定要在书法上有啥建树,毕竟有益终身,否则前功尽弃,可惜…以后有时间可以常发些写的作业过来,有空给你讲评讲评。”看着老师发回的信息,我深深感到他对乐乐的感情,6年的相处,虽然他平时挺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乐乐也是投了感情。他可能忘了以前给我讲过他小时学写字的事,没有老师教,就是喜欢写,自己练,练好给他妈妈看,他妈妈是文盲,不识字,可每次都说他写的好。

现在的孩子呀,得来的太容易了,就少去想要为自己的爱好投入些什么!我想乐乐有兴趣做她喜欢的事,但更想她为这事该如何去花心思花心血做。不然纵然有太多的兴趣,没有毅力,终究还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帐号”父与女”【fuyunv】,父与女的对话,每天讲一个小故事,念一首诗,说说历史上的今天,陪女儿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