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与抄袭


题图来自“Copy Paste”来自Gustavo Martinez@Flickr (CC BY-NC 2.0)。

最近一周咽喉发炎,说话都不敢大声,使得给小乐念故事差不多停了一周(乐妈承担了重任),昨天有所恢复,拿着《蒋勋说宋词》准备恢复睡前故事时间,没想小家伙说不要听,我以为是蒋勋听烦了,那就换一本,小乐却说要和我聊聊人生,那我们就随便聊聊人生吧。

“人生”太大了,其实小乐给我提的问题是:“爸爸,你说什么是模仿?什么是抄袭?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从晚饭时的聊天理解,小乐的困惑来自于考试中的作文。日常学校中的作文,有些同学写得不错,会作为范文,也包括课外参考书中的范文,好的文章不可避免会拿来参考,其中有借鉴风格、结构、语句,也会有在考试中直接大段大段“搬”别人的文章,这样更容易在考试中获得作文的高分。

不过我还是怔了一下,有点不知从何回答。在吃晚饭聊天说到她们现阶段的考试时,我说起了之前《大学之路》中曾和她说过的一段话:“为了进哈佛而进哈佛和因对知识的渴望而进哈佛是两回事,前者的人生高峰在离开哈佛的一瞬间就结束了,而后者的人生在离开哈佛后才刚开始。”现在的考试放到人的一生中,它只是极小极小的一点点,边说还两个人边伸出两个指头比划出咪咪小的一条线。我想虽然小乐听了这句话,但面对现实情况,如何分辨或者说把握“模仿和抄袭”确实是一件让人困惑的事情。

略一思索,我决定先从讲一个故事开始。
“小乐,你知道古时的美女西施,她身体不好,胃痛后,会皱眉头。”
“是心痛。”
“好吧,心痛,西施就捧着心,皱着眉头,大家都觉得很美。而邻村的东施看了后就想效仿,于是也照搬病态美,但不自然反而弄巧成拙,这就是东施效颦的故事。”我说道:“东施对西施的模仿就是一种抄袭,为什么呢?因为她自己本身是健康的,完全是矫揉造作,反而不美。真实是基础。”
“嗯。”小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应道。

“你还记得爸爸给你们精灵社讲过的‘每趟旅程都是一场追寻’吗?”
“嗯。”
“每趟旅程都是一场追寻,在这样的故事中总会有骑士、公主、圣杯、反派,这是一个类型故事的结构,你可以模仿,但每个人的故事中人物的讲话,所经历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如果不同的人写不同的故事,但却一模一样照搬别人的对话,景色的描写,那就是抄袭了。”
我继续说道:“再回到你们写的作文,我们可以模仿,模仿的仅仅是一个结构,或者一两字句。比如一篇文章是写妈妈生病时母女的情感,同样是说妈妈生病的情况,换成你来写,你写的应该是你和妈妈之间的对话,那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对话内容、对话方式,这来自于你身边的真实生活,而抄袭的话就没有你和妈妈什么事了。”
“所以还是真实是基础。即使有的时候我们写的是虚构内容,但比如景色的描写,心情的描写,那也是你日常观察的结果,而不是整段的照抄。”
“嗯,是的。”

我又说:“爸爸我们在‘半玩伴学群’中讨论过抄袭的话题。”
小乐问:“你们是怎么说的?”
“我找来念给你听一下。”我拿过手机,一看时间已经过了9点半,就匆匆从“关于‘抄袭’”中摘了一段念给小乐。
“Jenny说过一点美国的经验:美国对自己的观点追究太严,没有借鉴这一说。只能说‘这是某某的观点,我同意…’。对不擅长自己归纳总结发挥的孩子还真是痛苦的。因为作业就是要求自己的观点。又不敢去网上借鉴。我的孩子也是有点害怕看网上的资料了。第一,网上资料的来源有时候不正确,有东拼西凑的可能性。第二,看了别人的观点总是容易先入为主,最后分不清哪些是别人的的,哪些是来自自己的。”
“Jenny就是那位阿姨。”
“是的,爸爸当时还翻译了那位哥哥10年级老师的规章,里面说到‘学术诚实’,学生们禁止提交任何将他人文字或观点窃为己有的作业,无论是专业学术论文或日常家庭作业。这是剽窃。必须要引用你的资料来源。从书籍、期刊或任何类型的电子资料(包括学习指南)来的文字或观点必须使用引号注明。任何借用句子或观点(即使观点只是简单的释义)的来源都必须使用脚注或在正文中标识。所以你看爸爸现在写的文章,也都会仔细注明出处。”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不早,我说:“9点40了,小乐你也该睡觉了。”
“嗯,我想听Harry Potter了。”
“好的。”我拿起床头柜上的mp3播放器,摁下开关。播放器中传来熟悉的声音:“Malfoy, Draco Malfoy.”
我轻轻起身,关上灯,道声:“晚安,小乐。”
“晚安,爸爸。”

孩子和老一辈更亲怎么办?


题图”Age Gap2fr=”来自silentscreamers@Flickr(CC BY 2.0)

半玩伴学群中近日讨论到一个话题,就是孩子和上一辈更亲密,而使得父母很难介入怎么办?

一位妈妈提到:“昨天跟女儿(3岁)发大飙了,她占了我工作学习之外的所有时间,我几乎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昨天我们想试试让她离开奶奶晚上跟我睡,我讲了7-8个故事后,拿起枕头和被子准备去奶奶睡觉的屋睡。”

原因在于孩子断奶后,交给了爷爷奶奶一直带到现在,才回到身边来上幼儿园,“孩子对奶奶的依赖越来越重。奶奶凡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从最小时候喂奶到哄睡觉,喂饭….等等小事都没有让我参与过,确切说是不让,她可能认为自己做的会比我好。导致现在女儿尿尿拉屎都不让我跟着。老太太非常尽责,我这个妈根本无用。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可能最大的错就是断奶了交给爷爷奶奶带着。”

热心的爸爸妈妈们都积极参与了讨论,各抒己见。整理整理大家的一些观点和建议,做一个分享。

  1. 已经发生的无法改变,需要接受,并且改变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皮皮爸:这个错误很严重,但是和你女儿无关,不要和她发脾气。慢慢来,都这样3年了,你难道想2个月就改变?慢慢来,不要急,儿女总归是和父母亲的。
锐妈:自己先别焦虑,孩子很敏感,你焦虑了,她马上就感觉到了,会受你影响。要相信自己能带好孩子,这只是阶段性的困难。如果你受不了了,可以去另一个房间,换她爸爸哄,尽量不要让情绪影响孩子。
乐爸:别焦虑,先接受,我们当时小乐是外婆带,不过晚上一定要求是我们自己带的。前面的已经发生了,要改变没那么快,可能会需要很长时间,还要处理好和奶奶的关系。

  1. 如何更好地和孩子交流,尤其是面对一个刚处于3岁的孩子。

妈妈觉得:有时应该怎样自己也知道,但真的碰到情绪是控制不住的,你会感觉几乎自己做的都是为了她考虑,她却完全不领情。…有种失恋的感觉…..
妈妈在和孩子的交流中虽然说没什么,但一遍遍地问孩子“我跟奶奶有什么差别”,并锁上房门不让她去找奶奶。

点爸:我觉得可以参照乐妈的方法,去和女儿谈心,听女儿内心的想法。多尝试几次,不要焦急。

但妈妈担心:3岁的孩子还不太知道怎么表达,也从来没跟她这样说过,还听不懂那么复杂的。

乐爸:你没办法拿“我已经把工作外所有时间都给了她”来和她说的。
点爸:询问她的感受。问她是不是想要奶奶?岂不是不想去幼儿园?幼儿园和奶奶的差别在哪里?孩子只是在表达上条理性会差一点,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判断。
Julia:感觉你的发飙,更多的是冲着奶奶和自己去的,而不是女儿。你怨奶奶夺走了女儿,恨自己没能力带好自己的孩子。发泄的是自己的受挫感,孩子因为弱小,成了最好的出口。
点妈:这样她会越发离你远了。为什么不试着说我和奶奶一起陪你睡陪你玩?奶奶和妈妈有什么不同?当然不同,即使做同样的事情,从每个人身上汲取的感情是不同的。可以试着问,你是不是想和奶奶睡?是不是……?孩子最重要的3年你拉下了,需要做好心理准备花更多的时间来追,等她打开心结,她就会放开说了。
乐爸:你的问法上,是把孩子错当成很理性的一个交流对象了。可以换种方式,试着说出孩子的感受。和她说宝宝喜欢奶奶,对不对,奶奶会具体怎么怎么样。妈妈也想能和宝宝一起玩什么什么的?昨天乐妈的那篇文章,和孩子交流的内容,其实是跟着孩子说,听孩子的,就嗯,哦呼应孩子,说出孩子心里的想法。这样才能慢慢建立和孩子的联系沟通,慢慢来。到时孩子会缠着你不放的。

  1. 面对强势的老一辈,关系如何处理?抗拒还是…?

乐爸:要你们夫妻俩沟通好,希望怎么样,然后看谁和老人沟通更好?估计谁家都会面临老人的问题,老人的理念无法和下一辈都一致的,自己的孩子还是要自己做主。第一要诀是和老公统一战线,统一思想。
点爸:孩子,老人,老公,三边要一起动手。谁父母的问题,谁负责解决,这是我和点妈达成的共识。如果我们两个都认为某一方的父母有问题,那么就是谁的父母,谁出面解决问题。
乐爸:我觉得可以接受父母本来是怎么样的,只不过一定要能慢慢表达清楚教育孩子的主动权在我们自己身上。其实孩子大了,父母就会面临有失落感的,那个时候他们会觉得无助,所以和父母与其说洗脑,其实也是告诉他们最好是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所有的重心都在孩子身上。和父母对抗,他们也会觉得很委屈,感觉付出那么多,却得不到一定认可。听和说,不仅对孩子,对父母同样适用,和父母有共情,会更好说服。
点爸:和父母的沟通,好好说和单纯的坚持都是需要的。我们的孩子,要我们做主。
点爸采取的做法:外婆来了以后,取代了我很多陪点点的工作。尤其当我忙着加班的时候,真的很感谢外婆。不过,点点也逐渐开始表现出对我的抗拒。比如要外婆抱,找妈妈。我的办法,就是抓住点妈洗澡,外婆睡觉的时候,好好陪点点。陪点点去做一些,外婆和妈妈不会带他去做的事。比如,和他玩一些小游戏,一起玩玩具,看书。感觉最近又有点收买回来了。
乐爸:我感觉你的先解和婆婆的结,现在的情况发生也不是婆婆造成的,可能老一辈教育方式上有问题,但这不是孩子依赖奶奶的原因。可以换位思考下。至于交流上也不一定非要问奶奶怎么做,但和孩子交流的方式,我觉得可以孩子气些,而不是很理性的方式。
锐妈:做老人工作要慢慢来,首先应该真诚地感谢老人帮助你们带这么久,然后再让他们明白孩子是你们生的,父母才是孩子最重要的监护人,父母有权利和义务养育孩子,上一辈只能辅助养育。
点爸:不用和奶奶争夺,只要孩子觉得是需要你的就行。找到一些,让孩子觉得你能取代奶奶的地方。以此为突破口,建立信赖关系,可能是个好办法。
乐爸:买几本书看看,乐妈是从《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开始转变的,还有《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父母效能训练手册 (豆瓣)》。感觉男人和丈母娘相处会更聪明些,点爸先感恩,然后自己找机会,而不是去争。其实你不用担心,慢慢地孩子肯定会依恋你的,到时失落的是老人。

妈妈自己也说起换位:我原来在看一部美剧humans的时候,很不理解,里面的智能机器人把讲故事哄孩子睡觉这种事情都做了之后,女主人为什么这么生气?现在理解了,因为感觉到孩子不是自己的一样。
而在和孩子的交流中存在“我一直用各种东西利诱她,没有中断过”,可能不是一个好的方式。

点爸:不要用东西。用你的时间,东西别人也可以给。只有你的时间,你的聪明才智,你的力气是别人给不了的。
乐爸:是的,别利诱。还有真的让我感触很深的是,乐乐慢慢长大后,她和我们关系一直都还是很亲密,但外婆就会很难再有很深的交流,因为有很多局限性,而老人以前的方式会比我们更控制或依赖,但孩子越大越不受控制,所以会有失落感。其实我们自己和孩子交流也是的,如果控制多的话,孩子大了,一样要挣脱,我们也面临失落。
点妈:对的。其实点点对每个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比如,想睡想吃的时候,我在家,就会找我。想玩的时候,如果爸爸在家,会找爸爸,而且爸爸总是会带他玩有些很搞笑的事情,有一个典型,就是曾经把他放到柜子里,让他自己玩自己的衣服。外婆当然喜欢,什么都可以管。但是外婆每天会带他去爷爷那里,他会想爷爷的,爷爷陪他说话,逗他玩。但是很奇怪的是,奶奶陪的时间最短的,但是奶奶回来了就会让奶奶抱的。因为每个人都会带他玩不一样的东西。爸爸每次穿着背带,他就兴奋,知道可以去外面玩他没有玩过的地方。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一定要有耐心。否则,你这么鲁莽地这么甚至带点质问的,会全部被孩子学去。我们家孩子一直很会笑,见到陌生人也都是笑。因为+7说了,我们大人就是要经常对他笑,所以他也会对你笑。
点妈:陪伴就是最好的解药,陪伴的方式可以和老人不同,这样她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大家就都不会失落得太厉害。还能养成她的强适应能力,

  1. 另一半在冲突中应该起到的作用。一般情况下孩子因为孝顺等因素会不太容易说的出口。

点妈:既然是奶奶的问题,你要加强和你老公的交流。看看你们之间是怎么想的,计划日后怎么做?这和孝顺不是一回事。实际做也不是鲁莽地做,很有技巧的……最最重要的是,夫妻两个要加强交流,要提高智慧,和老人的关系处理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点爸:对于控制欲越强的父母,孩子挣脱起来,越是双输的过程。不过挣脱以后,反倒是个双赢的结局。

不过从妈妈说的“老公在我眼里就是个优秀的家伙”,乐爸表示:这样的态度好好聊聊,绝对没问题的。只是别急着一时就是了。

点爸说到自己和父母的沟通:一直到最近,我开始和爹妈深度的讨论一些问题的时候,爹妈才逐渐意识到我真的大了。我爹终于有一天说,你爹放心多了。我这边的心情,简直跟拿大学毕业证一样的感觉啊~老骄傲老骄傲的了。
点妈:之前我和奶奶之间的教育理念不同,也很痛苦。不过后来搬出来住,但是就住在隔壁,就好很多。既有相对的自由,又不是硬生生地隔离。
点爸:时机要等待,不过在时机来临前要做好准备呢。比如搬出去这个事吧。也不是个冲动而临时的决定。点妈和奶奶之间的意见不一致,由来已久。我也一直在思考解决方案。直到奶奶发痈,有传染性。奶奶提出说要搬出去住,我借机提出了我们自己搬出去。然后就水到渠成的解决了。
点爸:你老公不行动,未必是不心动,可能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和办法。继续和他交流,保持观点和态度的一致。时机和方法总会有的。
乐爸:洗脑是一个长期而持续的过程,哈哈。这是我的名言。不抛弃,不放弃,两人需要一起看书,一起交流一些方法,一起成长。
锐妈:夫妻俩应该达成共识,孩子是自己的,必须自己负起养育的责任。你们有坚持的态度,上一辈再强势,这个道理也会慢慢明白的。

乐妈:自己孩子不要妈,确实难受的。但别急,孩子的运动能力会越来越强,老人根本吃不消,你只要做好准备,让自己在孩子眼中是个可亲可爱会搞笑会逗她的妈妈。但会用很久时间来改变的,我的经验是以前你错过几年,必须要花2-3倍,甚至更久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挽回。好在,孩子还小,胜算几乎百分百,掌握在你们手上,加油!

皮皮妈妈最后的现身说法:
在皮皮小的时候,家里也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不管我们是不是把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都给了孩子,是不是整夜陪伴他睡觉,这些孩子其实都不知道。在他一天中醒着的近12小时里,陪伴他们的是老人,我们的陪伴可能只占1-2个小时,如果孩子小晚上睡的早的话,那可能就是半个小时。所以我们自己感觉自己付出了很多很多,可从孩子的角度,他们完全感受不到。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不要爸爸妈妈抱,入睡不要爸爸妈妈陪,把父母拒之千里,眼里只有老人。对父母,特别是妈妈来说,这种挫败感实在是太痛苦了。
一开始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做了很多自虐的事情。比如,不管自己腰是不是吃不消,硬是一个人抱着个二三十斤的大胖小子到楼下去散步。尽量制造自己和儿子单独相处的时间。最后搞得自己的腰完全不行。甚至有时候也向儿子发火,搞得他更害怕我。
后来自己想通了,也缓和了方式,尽量珍惜早上孩子和我们醒来那半个小时的陪伴时光,还有晚上随着他睡觉时间推迟,陪伴时间更多。还从他一岁半开始就带他旅游。再加上我们本来就是两边老人轮流来带,家里还有个阿姨,儿子对老人们的依赖越来越少。随着他年龄的增大,对父母的依赖越来越重,他所有的事情也都是我们俩在操心,我们既是他的父母又是他哥哥姐姐,家里的紧张局面也缓和了。建议慢慢给孩子时间,仍然尽我们的最大能力去陪伴他们,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孩子无论早晚肯定会和父母更加亲密。
其实到了孩子三四岁,有失落感的是老人。因为其实他们在孩子小的时候也付出了很多,可是孩子终究因为成长的必然需要,自然而然会和父母更佳亲密,别说是我们这些对孩子如此关爱的父母,就算是那种对孩子不闻不问的父母,孩子也仍然会越来越渴望和父母在一起。所以不要急,等待即可。
在我的经验中,要特别表扬@皮皮爸 ,最紧张的一段时间里,他在儿子和丈夫这两个角色都做得很好。两边沟通,但不外互相传话,想办法解开矛盾的关键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后再归纳大家的讨论意见:

  •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苦恼不如接受,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来改变。
  • 学习和孩子进行更好的交流,别采用太理性的方式,尤其是对小的孩子。
  • 面对和上一辈的问题处理,思想上坚定“孩子是自己的,无论教育还是生活上都要己为主”,但同时要换位思考,怀感激之心,上一辈在孩子成长时会更失落。
  • 可以有不同的陪伴方式,充分珍惜和孩子接近的机会。
  • 夫妻关系很重要,需要另一方承担起和自己父母沟通的责任。

倾听是功课


题图“Listen to your Mother” 来自lcstravelbug @Flickr(CC BY 2.0))

昨天出门办事,路过公交车站,看到灌木丛后,两个撕扯的身影,和尖叫哭闹声,路人都纷纷张望。我也忍不住停下来,看个究竟,是一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想要挣脱男子的手,躺在地上,用力脚踢男子的胸口,男子死死抓住女孩子的胳膊,嘴里不知道吼着什么。
“是拐卖儿童?”我心里一紧,停下车,快步冲到他们面前,“你干吗?”我怒视着男子。
男子边抵御女孩子拳打脚踏地进攻,边说:“没事,没事,她要找妈妈!” 然后对着女孩大声说:“你给我坐下,怎么跟牛一样!小心警察来抓你!”
“我要妈妈,你给我放手,你走开!”女孩已经哭成泪人,头发散乱着,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根本就不听男子的话,找准一切机会,想挣脱他的手。

我试着去拉女孩,但她发疯似着对着我也开始撕打起来,我边躲边用温柔的语气问:“宝贝,你认识他吗,他是你爸爸吗?”女孩根本听不进,还是想挣脱我们,这时我确定男子应该不是人贩子,不然女孩一定会向我求助,而不是打我。

边上就是马路,我们松手,不知道会出什么情况。我不知道怎么办,男子在边死死拉住她,边大声说:“妈妈上班去了,你别吵了,好不好,我都被你搞死了!”但是女孩还是撕心裂肺得边哭边捶打男子。
我试着一点点靠近不断挣扎的她,说:“宝贝,是不是想妈妈了,要不我们给妈妈打电话,你这样跑会出事的,我们坐下来说好吗?”
男子边拽着女孩,边和我说:“她不肯上学,不上学怎么行?!跟牛一样,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带坏了!”
女孩开始扇打男子的胸脯,嘴里继续哭喊着“妈妈,我要妈妈,我不要你拉我,我不舒服!”
我想,这时的说教只会把情况变的更糟, 她已经给了我信息,告诉我“不舒服”,我要做的就是去理解她,才有可能帮助她。我凑近她,“恩,是的,是不舒服的,好的,那你别跑,这里车这么多,我们坐下来先休息一下好吗,你想妈妈了,你很爱妈妈对不对?妈妈上班去了,你很想见到她,因为你太爱她了对吗?”
小女孩子可能累了,也可能我的信息告诉她:“我懂你!”于是,慢慢停止了进攻,无力地坐在凳子上,呜咽着。

我知道,虽然她没有回应我,但是她开始听了,慢慢靠近她,“是的,阿姨看出来了,你哭得这么伤心,是因为太想妈妈了,想一直和妈妈在一起!阿姨也有个女儿,她也很想和阿姨在一起!”边说边轻轻顺势搂住她,继续说:“阿姨知道的,你是不是现在好想妈妈也这么抱着你?可是妈妈现在上班了,你见不到她,妈妈早上上班前,和你说再见了吗?”我想着如果一个孩子用尽全力哭闹为了找妈妈,一定是她真的很想妈妈,很爱妈妈。
女孩子哭着说:“没有。。。她打我!”
我心里有些痛,“原来这样呀,所以你这么伤心,以前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现在多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你多想妈妈能抱抱你,和你说声再见,对吗?” 我贴着她的脸,手轻轻环着她瘦弱的身体。
女孩哭声慢慢变小:“不是的,我喜欢妈妈,我不喜欢爸爸!”
我知道,我已经打开她话匣了,故意吃惊地说:“啊,这样呀?!你不喜欢爸爸?可是,你爸爸看上去很帅呀?”
女孩子说:“他总是睡觉,还把鞋子裤子乱扔!”
我说:“奥,宝贝喜欢整齐的爸爸,喜欢爸爸把鞋子裤子放放好!阿姨看出来了,你就穿得很整齐,而且你肯定很喜欢穿裙子!”
“我有很多裙子,我的衣服比爸爸多!”女孩子已经不哭了。
“她不肯上学!”爸爸在边上说,他一直在边上踱步。
“我不要上学!”女孩倔强地大声对着爸爸喊。
“是嘛?!你不喜欢上学?!那你喜欢什么呀?”我问。
“我喜欢玩游戏!可是妈妈让我做完作业,才给我玩一会儿!”女孩说。
我:“奥!”
女孩子:“可是作业太多了,根本做不完!”
我:“恩,阿姨小时候,有一次也哭着对我的妈妈说‘作业太多了,做不完!’”
女孩子:“而且很难,我不会做!”
我:“奥,不会做的题目是让人很心烦的!那你喜欢玩什么游戏?我来猜吧,植物大战僵尸?”
女孩子:“不是,这个我玩不来!”
我:“奥,那切西瓜?”
女孩子:“不是,我不喜欢切西瓜,每次都会切到炸弹!”
我:“是嘛,我也是,有一次一下跳出两个炸弹,我躲过第一个没躲过第二个!”
女孩子:“还有切西瓜的声音不好听!”
我:“恩,还会有水喷出来!”
女孩子:“我还喜欢看电视,看鬼片,有一次我看了睡不着觉。”
我:“哇,你胆子这么大,我都不敢看!”
女孩子:“我敢的,可是妈妈不给我看!”
我:“你问过妈妈为什么吗?”
女孩子:“她会骂我的,怎么问呀?妈妈要我上学,以后考大学!”
我:“奥,你知道什么是大学吗?”
女孩子:“不知道,我不喜欢大学,我也不喜欢上学,我讨厌上学!”
我:“是不是学校的菜不好吃?”
女孩子:“是的,很咸!妈妈还要我当班长!”
我:“奥,一个班就一个班长,是挺难当的!”
女孩子:“恩,我不会当班长!”
我:“恩,当班长会碰到捣蛋的孩子,你会不知道怎么办!”
女孩子:“是的,还要告老师,我当不了。我也考不了100分,有的题我会做,有的题我不会做!”

不知什么时候两位警察虎着脸站在我们面前,要我出示证件,原来刚才的吵闹有路人报警了。孩子爸爸也接受了询问,我才知道孩子叫小颖,8岁,刚上一年级。警察也让我做了简单的陈述,我知道她看到警察怕了,往我身上贴,我很珍惜我们俩现在的对话,对警察说:“孩子现在平静下来了,她有点怕,你们别这么严肃,微笑点!”警察轻声问:“你是她什么人?”“我只是路过!”“你是老师吗?”“不,我,我只是路过!”我低下头,轻轻拍拍她继续和她对话来分散她的恐慌,警察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我:“那你想本子上勾勾多一点,对吗!”
女孩子没有回答,反问:“警察叔叔怎么会来?警察叔叔为什么长这么高?”
我:“他们可能吃的多吧!”
女孩子:“不对,他们小时候肯定听话,所以才长这么高!”我很吃惊,她会这么想。
我:“那你看我高吗?我听话吗?”我站起来,愉快地比划着。
女孩子笑着:“高的!他们本来还要高,和巨人一样高,但是后来没有听话,所以才没这么高!”我知道她其实想做一个听话的孩子。
我:“哈哈哈,是吧,你见过巨人吗?”
女孩子:“见过,在猪猪侠动画片里!”

我们聊了很多,她告诉我不想上学因为学校不好玩,有的老师凶,有的老师会和他们玩举手的游戏,但她分不清左右手。还有作业多,她有一次写到手麻,我说:“你肯定很想把它们写好,所以太用力了!” 她还告诉我,妈妈去年29岁,爸爸比妈妈太2岁,所以今年爸爸32岁。我惊呼她小小年纪都会算这么难的算术,她骄傲地说,她还会100加100,但是200加300就不会了,因为数字变了。她说她不喜欢拼音,我说我小时候也学的不好,然后假装念成“a b c d b p” 女孩子笑着打断我,教我念拼音。她告诉我,不想长大,想永远和妈妈睡在一起。我想到乐乐,于是告诉她,我的女儿也不想长大,每次和我睡,她都觉得很快乐。她说如果天天不上学,该有多好玩。我说,是呀,那就可以天天玩游戏了。我说,如果你把和我说的话写下来告诉妈妈,妈妈就知道你怎么想了。她无奈地说,她不会写字。于是我说,对奥,你现在才一年级,如果你到三年级了,你认识的字就会这么多了,到时就可以写信了。她看着我的比划,笑着说:“这么多,我的书包怎么装的下呀!”于是我们又开始想办法怎么把这么多字装进她的书包。其实许多都是孩子天真的愿望,如果每样都和她较真讲理,还怎么沟通呀!看来《如何听,如何说》书中的内容,我现在也能运用自如了,于是陪着小颖,一会儿共鸣,一会儿幻想,一会儿共情。

我们在聊的时候,爸爸有时打电话,有时在边上听,偶尔说一句:“好了,不去上学怎么行?!”但每次小颖都不理她。我也同情他,按孩子的年纪看,他当爸爸时也才20刚刚出头,对孩子刚才的暴力,他没有还手,完全处于下锋,看得出他对孩子并没有施暴。看他的穿着,和小颖的对话,他们应该是外来务工人员,小两口有了孩子后,不得不把孩子放在老家让老人带,放弃了和孩子一起成长了解的机会。现在小学了,想着给孩子好的教育环境,于是再把孩子接到身边,却发现孩子根本不听管束,越是想要孩子用功学习,越是得不到好的结果。从小颖对学校的描述 中,我看出她不是不想听妈妈的话,而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然后小人儿不知道怎么办,才造成越来越讨厌学校。而父母对孩子缺乏的这些技能不但没有给出帮助,反而责怪她,打骂后的结果也只是把两边的人越拉越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爸爸再次过来说:“好了,阿姨这么好,阿姨也有事要做,你看你像小花猫一样,我们回家洗个脸吧!”终于小颖没有反对,爸爸抱起了她。虽然我没有帮她解决不喜欢学校的事,也没有解决他们家庭教育的问题,但是至少她现在开心了。爸爸抱着她,她搂住爸爸,和我再见,他们走到拐角时,小颖再次和我挥手。我看着他们消失在拐角处,才感到腋下已经湿透了,肚子也饿了,再看时间,尽然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

我小时,父母只想着给我们吃穿,几乎没有心灵的交流。直到长大,我和他们也只是血缘上的亲人关系,而不是思想心灵上的亲人。那时的父母真的不懂教育,现在城市里的孩子还好点,但这些留守孩子,一心想当听话的孩子,但却力不从心。这种无奈折磨着他们幼小的心灵,让他们一点点走上叛逆的路而不自知。

想想和小颖的对话中,我一直把引导小颖和我多说放在首要位置,并对她说的做出回应,让她知道,我能理解她的感受,哪怕是她那些“不上进”的感受。在积极听她怎么说时,运用了P.E.T中的解码,把小颖想表达的破解出来,虽然有时我解错了,但是因为我的倾听和共鸣得到了孩子的信任,也竟没有造成尴尬的局面。

想起今年香港书展龙应台说的:”我们欠一个时代的大倾听,一个谦卑的大倾听,倾听你不喜欢你不赞同的人或事!” 而我今天的理解是,作为父母,更该倾听,倾听孩子的快乐和不快乐,而不是一味地说教孩子“你要怎么做”。倾听是一门功课,只有倾听才能继续沟通下去,最后祝小颖好运!

更多乐妈的有趣故事:

尊重孩子的隐私

“半玩伴学”群中的交流时,常会说到自己孩子的情况,说孩子的表现怎样怎样。这引起了我和乐妈的争论。

如果说直接问群中的家长:“你尊重孩子吗?”答案基本是肯定的,尊重孩子。具体的表现呢?不看孩子的日记;进孩子的房间先敲门;不打骂孩子,以前我们的父辈可能给我们的教训,我们会想避免再重复。但是我们真地做好的和孩子平等的对话了吗?在潜意识中我们仍然把他或她当成一个小屁孩,前几天群中的交流触发了我的思考。我们在和孩子交流时,越来越意识到要尊重孩子,但在孩子不在场时,在和其他大人交流时,我们往往会忽视这一点。我们会觉得我们是在谈论问题,交流育儿经验,但这是否是孩子愿意拿出来被分享的东西呢?我们可能根本没想到这一点,但如果把所说的对象从孩子换成另一个成人,也许我们就会意识到,这事情在这样的场合说合适吗?

我和乐妈的争论从一开始乐妈不觉得群中关于孩子的交流有问题,之后在意识到孩子的隐私问题后,又觉得如果没有征得孩子的同意,就不应该在群中交流孩子的情况。忽然“半玩伴学”家长群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因为如果一群家长在一起,不说孩子的事,那还有意义吗,总不能光谈人生哲理吧?

一下子我面临巨大的挑战。到底是事事征询过孩子的同意,还是觉得小屁孩有啥关系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和小乐进行了交流。话题并没有从群的交流开始,而是从我写的“父与女”说起。因为无论是群的交流,还是写的“父与女”(fuyunv),都面向的是一个公开的群体(再小的声音也算是一个自媒体吧;-),内容就会涉及一些个人的隐私,而小乐正是我书写的主人公。以前有些文章在发之前,我会征求她的意见,比如上次我和小乐之间的书信,但大多时候的尺度都是我自己把握了。

问到这个话题时,小乐的第一反应是“当然有隐私了”。
“那老爸可以在父与女上发表吗?”
这个略有点迟疑,旋即小乐笑呵呵地说:“你总不能写我发育什么的事吧。”
“嗯,那当然不会,不过或许你进入青春期,有啥冲突了,也许老爸就会想是不是可以说说。”

不过我们不搞抽象的,从以往具体的案例来说说。我来举例:

一类是我和小乐之间的对话交流,大多是可以公开探讨的,比如看过电影《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三个傻瓜》的看法等。
小乐觉得这个没问题。
“那我发之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吗?”
小乐干脆地回答:“不用。”

一类是比较明显的个人隐私,比如小闺密之间的私密,当然有再隐秘的估计我也不知道。
小乐对此的意见也很明确:“不能发。”

第三类则介于两者之间,有些是小乐的糗事,或者是一次失败。象之前的《优秀的孩子考砸了》《孩子咬指甲怎么办》都属于这一类。第一篇《优秀的孩子考砸了》我记的没有征询意见,而第二篇《孩子咬指甲怎么办》则征得了小乐的同意,以前我在和家长及同事交流时也举过这个案例。这些事情往往会伤及孩子的自尊心,我的观点还是:如果把孩子换成是一位大人,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处理?那么孩子也是同样的。

像第三类事情还有个特点,往往会有时间有效期,当时觉得不能说,很严重的话题,一段时间后随着孩子的成长可能就觉得没什么了。那看来这是一个中间地带,“那我们怎么办呢?”
“让我审核。”

说到这里,和小乐说了一个何帆的《大法官说了算》里有关大法官如何处理私人文献的例子,很多大法官会将私人文献捐给图书馆或大学,这本身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然而又涉及很多人的隐私,是否可以公开?又该如何处理呢?一封书信,从A到B,A写B持有,谁有公开的权利呢?具体处理上有等当事大法官死了后公布的,有要求退休后公布的,有直接烧掉的,也有要求捐献的机构严格控制查阅人选的。如此种种,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令这群解释美国宪法的大法官们头疼的问题。

那有关孩子的事啥能说,有绝对的标准吗?我还是不知道。不过与我来说,我会在自己的心头再竖一个警钟,再次询问自己:“你做到和孩子的平等对待了吗?”同样这个尺度不仅仅是和小乐,还有其他的孩子,还有面对其他家长谈论孩子的问题时,都需要有同样的保护意识。

和小乐的交流后,我提出了斯莱特林英语学习内容的问题,之前四个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时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是否可以公开发布呢?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了暑假中即将重聚的四个小朋友们,无论最后的判决是什么,也许我都应该先向她们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