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三毛

提到三毛,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头上只长三根毛的、漫画中的穷孩子。这不是我要说的,我要说的三毛是一个自由、热情、浪漫的女作家,她是我心中永远的三毛。下面就是我读三毛的书的心得感受:

  1. 雨后总会出现彩虹,不要丧失精神的支柱。
  2. 撒谎,有时也是一种爱。
  3. 稻香勾起了心底最纯朴的感受,就像三毛的文字一样。
  4. 温暖的文字,让人的心也暖暖的。
  5. 梦,虚虚实实,人生也是这样,过好自己的每一天,怀着信心去面对大大小小的波折。
  6. 万万不能失去人生的目标。
  7. 送给每一个人的天赋都是不一样的,要好好让它发挥作用。
  8. 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可贵的,要好好珍惜。
  9. 我相信我就是我,是独一无二的。
  10. 滚烫的信念深深烙在我心里,奔跑吧,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11. 流泪,要流得值得;欢笑,要笑得真心;呐喊,要喊得壮烈;追梦,要追得不留遗憾!

献给我永远的三毛……


小乐的文字暗藏玄机,你猜出来了吗?

附:三毛写的书:

  1. 雨季不再来
  2. 撒哈拉的故事
  3. 稻草人手记
  4. 温柔的夜
  5. 梦里花落知多少
  6. 万水千山走遍
  7. 送你一匹马
  8. 亲爱的三毛
  9. 我的宝贝
  10. 滚滚红尘
  11. 流星雨

给小乐念三毛之“蓦然回首”

今天给小乐念三毛的“蓦然回首”。在“逃学为读书”中三毛只是说到后来她休学了,在家里是如何快活地念书,却不曾想到因为小时学校教育的失败休学在家后,竟然患上了自闭症。而带她走出自闭的正是“蓦然回首”中所书叫三毛画画的顾福生老师。

顾福生老师是一个画家,并不是一个教育工作者,不过从三毛的描写中却见到了一个超级棒的教育者,来看文中说的两人交往的一些片段:

头一日上课是空着手去,老师问了一些普通的问题:喜欢美术吗?以前有没有画过?为什么想学画……

当他知道我没有进学校念书时,表现得十分自然,没有做进一步的追问和建议。

在那么没有天赋的学生面前,顾福生付出了无限的忍耐和关心,他从来没有流露过一丝一毫的不耐,甚至于在语气上,都是极温和的。”

三毛对老师说:“没有造就了,不能再累你,以后不要再来的好!”

老师慢慢地讲:“还那么小,急什么呢?”

“今天不要画了,来,给你看我的油画,来,跟我到另外一间去,帮我来抬画——”老师自然地领我出去。

“你的感觉很特别,虽然画得不算好——”他沉吟了一下,又问,“有没有试过写文章?”

“下次来,我们改画水彩,素描先放下了,这样好吗?”老师在送我出门地时候突然讲了这句话。

对于这样地一个少年,顾福生说话的口吻也是尊重,总也是商量。

而三毛从顾福生老师那里借了一堆的书,“在那几天生吞活剥的急切求知里,我将自己累得虚脱。”
小乐说:“三毛很喜欢用生吞活剥的。”
“现在你也会用了吧。”
“嗯,还有虚脱。”
再见顾福生的时候,我说了又说,讲了又讲,问了又问,完全换了一个人。

老师靠在椅子上微笑地望着我,眼里露出了欣喜。他不说一句话,可是我是懂的,虽然年少,我是懂了,生命的共鸣、沟通,不是只有他的画,更是他借给我的书。

当三毛向老师提出:“我写文章你看好不好?”

“再好不过了。”他说。

再去画室,交给老师一份稿件。

再去画室时,“你的稿件在白先勇那么,《现代文学月刊》,同意吗?”
小乐说:“白先勇啊,我刚才好像看见这个名字了。对了,桌子上,有一本《树犹如此》。”
“是的,白先勇是白崇禧的儿子。”
“不认识。”
“国民党的高级将领。白先勇也写过一篇蓦然回首的,这里三毛怀着同样的心情,就借用了这个题目。”

给小乐断断续续地念了这么多,发现这位顾老师虽不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却胜似一名教育工作者,实在是值得我辈学习。且不说他教美术如何,从他和三毛的交流就可以看到其与孩子交流中说和听的能力,正符合“如何说 孩子才会听,怎么听 孩子才肯说”的理念。
第一次见面顾先生不否定休学,不上来就摆姿态提建议,而是淡化;之后在学画的过程中,也是耐心、鼓励;碰到难题的时候不一味地急于求成,而是先培养兴趣,在兴趣的基础上耐心地听孩子说,而不是简单地打断和说教,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以征求意见的口吻,我觉得正是顾先生这样的交流,才使得三毛从自闭症中走了出来,幸甚幸甚。

一个好的老师对孩子的影响确实是非常大的,不过要没遇上也没关系,还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家长朋友们继续努力。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

书痴

继续讲三毛的“逃学为读书”

有了公车,这条建国北路也慢慢热闹起来了,行行业业都开了市,这其中,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商店也挂上了牌子——建国XX。

我问:“知道是什么店吗?”

“书店。”

当我发现‘建国书店’是一家租书店的时候,一向很听话的我,成了个最不讲理的孩子,我无止无休地缠住母亲要零钱。

小乐疑惑地问:“租书店?”

“嗯,就是你可以从书店里借书看,每天要付点钱。爸爸小时候也租书看的。”

“那要多少钱呀?”

“一天两毛。”

“哦,那你向看一本飞狐外传需要几天?”

“三天吧。”我不敢说少,事实上我以前一本是借到一本武侠小说就一晚上看完的,两毛钱在当时可是了不得的事。

“那你要花六毛钱。”小乐照例计算一番,但对这六毛钱她也没啥感觉。

书那时候,我看完了’建国书店’所有的儿童书,又开始向其他的书籍进攻,先是《红花侠》,后是《三剑客》,再来看《基度山恩仇记》,又看《唐吉坷德》。后来看上了《飘》,再来看了《简爱》、《琥珀》、《傲慢与偏见》、《咆哮山庄》、《雷绮表姐》……我跌入这一道洪流里去,痴迷往返。

我故意一本书顿一下,而小乐为这些曾听到过名字的书名也跟着喝一声。

父母亲从来没有阻止过我看书,只有父亲,他一再担心我那种看法,要成大近视眼了。”这点和我们家倒也挺像的,书可以看,也就担心这双眼睛。

我的看书,在当时完全是生吞活剥,无论真懂假懂,只要故事在,就看得下去,有时看到一段好文章,心中也会产生一丝说不出的滋味来,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字原来叫做’感动’。”生吞活剥,写得好贴切,我看小乐的读法也差不多。小乐也为这个词激动,不过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高小的课程原先是难不倒我的,可是算术加重了,鸡兔同笼也来了,这使得老师十分紧张,一再地要求我们演算再演算,放学的时间自然是晚了,回家后的功课确实一日重于一日。

我很不喜欢在课堂上偷看小说,可是当我发觉,除了这种方法可以抢时间之外,我几乎被课业迫得没有其他的办法看我喜欢的书。

想起小乐也是时时感叹时间不够,家中看书也经常因为担心眼睛而不能长时间地看,读着“偷看小说”的文字,猛然发觉原来孩子已经长大,都到了上课偷看小说的时候了,不知小乐是否也偷看小说呢。

于是我淡淡地问了一句:“小乐,你们班有没有人偷看小说的?”

“有的。”

我心一紧,真有看的啊,不过仍然随意地对话着:“那有没有被老师抓到的呢?”

“有的啊。”

“那怎么办呀?”

“老师下课后会换给他们的。”

很想问问小乐是怎么样的,不过还是从我自己开始吧,也顺便回忆一下自己的青春。

“老爸小的时候也忍不住要看小说的,你想不想听听啊?”

“想的。”

“老爸最惨的一次上上课看小说,结果被老师发现了,书被老师撕了。”

“那怎么办呀?”

“没办法了。”

乐妈在边上插一句:“你爸的书还有被没收的。”

“是呀,有一次老爸借了一本武侠小说,在课堂上看,结果被老师给没收了。”

“那要钱的呀。”小乐想到了刚才的租书。

“是啊,我也没办法,又不敢去找老师要。”

“那你找奶奶去给你要好了。”看来小乐还是觉得有个老妈能撑腰,不过这以前也不象现在,家长哪有和老师打这么多交道的。

“爸爸是偷偷借武侠小说看的,也不敢和奶奶说。”

“那你怎么办呀?”

“就拖着了,后来那老师把书还给我了,都很长时间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本武侠小说太好看了,被另外一个老师给借走了。”

小乐听得哈哈大笑。

“不过老师还我书的时候,说书你是借来的吧,我点点头,老师还给了我钱让我去还书。”这也是我终身难忘的记忆了。

“上课看小说,还要写检讨书,你们要不要写检讨书的?”

“上次马老师就让我们班全体男生写了检讨书。”

“哦,就是上次体育课男生讲话的事情。”

说完自己的丑事,我接下来还是回到了关心的话题:“你上课看不看小说的?”

“我一般都是在老师让做作业或者允许看书的时候,我就从抽屉里拿出书,猛地一摆”,边说小乐还用手给我摆了一个动作,“我就光明正大地看上了。”

“嗯,现在想想上课看书还是很紧张的,也不过瘾,老是紧张是不是老师来了啊。”

“让我们继续来看看三毛是怎么在课堂上看书的吧。”

记得第一次看《红楼梦》,便是书盖在裙子下面,老师一写黑板,我就掀起裙子来看。

三毛的看书真是非常地痴迷,课堂上看《红楼梦》完全就象进入了梦境,连老师叫她也没有回答,而老师居然也没有打她,默默前额问是不是生病了。

而“我默默的摇摇头,看着她,恍惚地对她笑了一笑。那一刹那间,我顿然领悟,什么叫做‘境界’,我终于懂了。”

再之后六年级老师要他们报名参加升学联考,发志愿单的时候,三毛说:“我不用,因为我决定不再进中学了。”

今天讲的三毛看书的故事挺长,小乐听的也是如痴如醉,感同身受,不时为三毛看书时的有趣场景而咯咯笑个不停。“生吞活剥”、“抢时间”、“看个大近视眼”,三毛真是个大书痴,而我家小乐天天感叹时间永远也不够,看来也不远了,为书而着迷。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