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儿真讲起来不经讲



春节期间每天晚上给小乐讲的故事基本都是《明朝那些事儿》,小家伙同时自己也在看,书中夹个书签,白天她看到哪儿,我晚上就继续讲。但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很多情节她比较清楚,但我不太熟悉,所以最近的“父与女”我也很难写有关明朝的那些事儿。

更重要一点是,之前对照《万历十五年》有关海瑞的故事,还觉得《明朝那些事儿》白话文描述比较直白,而且有较多的现代用户比较有趣,但真正每天念起来后发现不好讲,文字太啰嗦,而且有大量调笑的语气在内,我在念的时候,觉得很多都不是很适合,或者觉得没什么意义,一开始还觉得有趣,但有趣过了就觉得嫌肉麻。

比如今天这段说萨尔浒之战说努尔哈赤的:

  努尔哈赤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作为一名没有进过私塾,没有上过军校,没有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游牧民族首领,努尔哈赤懂得什么是战争,也懂得如何赢得战争。他的战役指挥水平,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抚顺、清河以及之后一系列战役中,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军事天赋,无论是判断对方动向,选择战机、还是玩阴耍诈,都可谓是无懈可击。

  毫无疑问,他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军事将领——在那两个人尚未出现之前。

  但对明朝而言,这位十分优秀的军事家,只是一名十分恶劣的强盗。不仅恶劣,而且残忍。

  清河、抚顺战役结束后,抢够杀完的努尔哈赤非但没有歉意,不打收条,还做了一件极其无耻的事情。

  他挑选了三百名当地平民,在抚顺关前,杀死了二百九十九人,只留下了一个。

  他割下了这个人的耳朵,并让他带回一封信,以说明自己无端杀戮的理由:

  “如果认为我做的不对,就约定时间作战!如果认为我做得对,你就送金银布帛吧,可以息事宁人!”

  绑匪见得多了,但先撕票再勒索的绑匪,倒还真是第一次见。

  明朝不是南宋,没有送礼的习惯。他们的方针,向来是不向劫匪妥协,何况是撕了肉票的劫匪。既然要打,那咱就打真格的。

那么长的文字其实并没有什么内容,我念着念着,有种如同嚼蜡的感觉。文字上有点过了,啰嗦、俗套,不由怀念起念《万历十五年》,虽然有部分文件会觉得拗口,但简洁好多。

另外感觉一点,整套书主要围绕着政治斗争和权谋之术在展开故事,和传统的历史故事也是大为不同,通篇也会给人以阴暗之感,整体来说我现在不是很赞同推荐给孩子看这套书。不过小家伙自己白天看书的进度飞快,一套书已经看到了第六部日暮西山,估计我也念不了两个晚上了,不知道下一阶段又会是什么?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海瑞(五)



海瑞在每个人的印象中都是个大清官,不过清官也非完人,在《万历十五年》中也说到了海瑞的家庭八卦。

海瑞在被迫退休回到原籍闲居,如果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生活,也许还多少能排遣这空虚和寂寞。然而海瑞没有能在这方面得到任何安慰。他曾经结过三次婚,又有两个小妾。他的第一位夫人在生了两个女儿以后因为和婆婆不和而被休。第二位夫人刚刚结婚一月,也由于同样的原因而逐出家门。第三位夫人则于1569年在极为可疑的情况下死去。第三位夫人和小妾一人先后生过三个儿子,但都不幸夭折。按照传统观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海瑞抱恨终天的憾事之一。

海瑞是忠臣,又是孝子。他3岁丧父,孀居的母亲忍受着极大的困难把他教养成人。她是他的抚养者,也是他的启蒙者。在海瑞没有投师就读以前,她就对他口授经书。所以,历史学家们认为海瑞的刚毅正直,其中就有着他母亲的影子。(据说海瑞三四十岁还和母亲睡在一个房间)可见海太夫人又是造成这个家庭中种种不幸事故的重要因素。

当海瑞离开南直隶的时候,她已经度过了80寿辰。而出人意外的是,海瑞的上司只是呈请皇帝给予她以四品夫人的头衔,而始终没有答应给她以另外一种应得的荣誉,即旌表为节妇,是不是因为她的个性过强,以致使他的儿子两次出妻?又是不是她需要对1569年的家庭悲剧承担责任?海瑞虽然可以极容易地从伦常纲纪中找出为他母亲和他自己辩护的根据,然而这些根据却不会丝毫增加他家庭中的和睦与愉快。

离职的巡抚已经走到了生命中退无可退的最后据点。他必须忘却别人加之于他的侮辱,克服自己的寂寞和悲伤。他失望,然而没有绝望。他从孔子的训示中深深懂得,一个有教养的人必须抱有任重道远的决心。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虽然闲居在贫瘠的乡村,屋子里挂着的立轴上,却仍然是“忠孝”二字。

海瑞在1585年被重新起用。他不加思索地接受这一任命,无疑是一个不幸的选择。这一次,他就真的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和事业的最低点。在最后的两年间,万历皇帝亲自做出结论:“海瑞屡经荐举,故特旨简用。近日条陈重刑之说,有乖政体,且指切朕躬,词多迂戆,朕已优容。”

“迂戆”,海瑞由失望而终于绝望,7次提出辞呈,但每次都没被批准,国家还需要他摆摆样子。最后在接近1587年年底亦即万历十五年丁亥的岁暮,海瑞的死讯传出,无疑使北京负责人事的官员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再也用不着去为这位大众心目中的英雄——到处惹事生非的人物去操心作安排了。

===== 欢迎关注父与女[fuyunv] =====

欢迎分享给更多朋友,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新浪微博:xbin999

网站地址:http://xbin999.com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海瑞(四)



听说海瑞要来南直隶,南直隶的很多地方官就自动离职或请求他调。而缙绅之家也纷纷把朱漆大门改漆黑色,不要太炫人眼目。驻在苏州的一个宦官把他的轿夫由8人减至4人。新巡抚大人声势之迅猛,足以使人震慑。

海瑞下车伊始,就把他的“督抚条约”三十六款在所治各府县公布。条约规定:

境内成年男子一律从速结婚成家,不愿守节的寡妇应立即改嫁,溺杀婴孩一律停止。(好猛啊!) 巡抚出巡各地,府县官不得出城迎接,但巡抚可以传询耆老听取他们的控诉。
巡抚在各府县逗留,地方官供给的伙食标准为每天纹银二钱至三钱,鸡鱼肉均可供应,但不得供应鹅及黄酒。(够细的) 境内的公文,今后一律使用廉价纸张;过去的公文习惯上在文后都留有空白,今后也一律废止。(太节约了)
* 自条约公布之日起,境内的若干奢侈品要停止制造,包括特殊的纺织品、头饰、纸张文具以及甜食。

这些规定有的太细,本来就会生问题,不过海瑞最后的垮台,是因为他干预了境内的农田所有权所致。

明朝中叶土地问题十分尖锐,高利贷者利用地方上的光棍青皮大量放款于自耕农,利率很高,被迫借款者大多不能偿还。一旦放款的期限已到而又无力偿还,其所抵押的土地即为放款者所占有。海瑞下决心改变这种状况,希望限制富户过多地占有土地、缩小贫富差别。这种冲动使他一往直前,义无反顾。因此,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大批要求退田的申请。

海瑞卷入了大量这样的纷争之中,孤军奋斗,以个人而对抗强大的社会力量,加之在具体处理这些诉讼的时候又过于自信,既没有对地方上的情形作过周密的考察,也没有宣布法律的准则,更没有建立专门的机构去调查案情、听取申辩以作出公正的裁决,海瑞的不能成功已不待言而自明。

要求罢免海瑞的奏疏连续送达御前。吏部根据各种参劾的奏疏提出意见,说南直隶巡抚海瑞实为“志大才疏”,应该调任闲曹。一年之前没有人敢于非议这位朝廷上最正直的忠臣,一年之后他却成了众矢之的;一年之前文渊阁和吏部还因为海瑞的抗议,对他另眼相看,一年之后他们却建议皇帝让他去重新担任不负实际责任的官职。于是愤愤不平的海瑞终于在1570年春天被迫辞职回乡,在提出辞职的奏疏中,他痛斥“举朝之士,皆妇人也”。这也使他在文官集团中失去了普遍的同情。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海瑞(三)



海瑞给皇帝上了个奏疏,把嘉靖皇帝狠狠地骂了一顿,一开始并没有受到惩罚。不过到了1566年2月底,嘉靖左思右想,气愤难平,终于下令锦衣卫把海瑞逮捕到东厂禁锢。

海瑞就在狱中住了10个月。有一天,狱中忽然设酒肴相待。海瑞以为这是临死前的最后一餐,他神色不变,饮食如常。结果提牢主事悄悄告诉他,皇帝业已升天,新君不日即位,你老先生乃是忠臣,一定会得到重用,海瑞听罢,立刻放声号哭;号哭之余,继以呕吐。

1567年年初隆庆皇帝登极,海瑞被释出狱。出来后,对他的安排倒是成了文渊阁大学士和吏部尚书的一个难题。一方面他的声望已为整个帝国所公认。他当然是极端的廉洁,极端的诚实,但另一方面也可能就是极端的粗线条,极端的喜欢吹毛求疵。你说该拿海瑞怎么办呢?比较稳妥的办法就是把他养着,让他升官却不让他负实际的责任。于是,在不长的时期内,他历任尚宝司丞、大理寺右寺丞、左寺丞、南京通政司右通政,官至正四品。

但象海瑞这样的人是闲不住的,于是1569年年初的京察,海瑞在奏折中说:陛下既然赦免了我的死罪,又对我破格擢升,在所有的文臣之中,没有一个人会比我更加迫切地要求报答陛下的恩典。接着,他谦虚地声称自己才浅识疏;又接着,他表示自己现任的职务只是专管查看呈奏给皇帝的文书,看罢以后原封发送,既无财政责任,又用不着下左右全局的决心,但是连这样的一个位置还不称所职,不如干脆把我革退算了。

问题是没人敢把海瑞罢免掉,无奈之下文渊阁和吏部终于向他低头。当年复天,海瑞被任命为南直隶巡抚,驻扎苏州。

“知道直隶是哪里吗?”

“不知道。”

印象中直隶是在北方,直隶其实是指直属京师之地。明朝洪武元年(1368年)建都「南京」(后改称京师,永乐初年复改南京。在今南京市),以应天府等府为直隶。永乐初年移都「北京」(今北京市)後,又称直隶于北京的地区为北直隶,简称北直,相当于今北京、天津两市、河北省大部和河南、山东的小部地区;直隶于南京的地区称为南直隶,简称南直,相当于今江苏、安徽、上海。民国十七年(1928年)改直隶省名为河北省。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海瑞(二)



海瑞以举人出身而进入仕途,开始被委任为福建一个县的儒学教授,任期4年。到1558年升任浙江淳安知县的时候,他已经45岁。

而在淳安的时候有三个很有名的故事,或者说是轶事:

一是说胡宗宪胡总督的儿子道经淳安,作威作福,结果被海瑞拘捕,押解至总督衙门。而海瑞在呈报总督的公文内声称此公子必属假冒,总督大人节望清高,不可能有这样的不肖之子,让总督吃了个哑巴亏。 二是说海瑞对付钦差大臣鄢懋卿,当时钦差都是沽名钓誉,先发个通令,说什么本院“素性简朴,不喜承迎”,说的比唱的好听。海瑞倒是毫不含糊,钦差还没到淳安,海瑞的禀帖就送上了,把通令的内容先引用一遍,然后要求钦差大人要摒弃奢华的排场和搜刮,并且说,要不这样就无法做到公事公办,完成皇上委托的任务。据说,鄢懋卿接到禀帖以后,就没有敢进入淳安,而是绕道他去。
* 第三个小乐最喜欢听了。我每次说的时候也是新闻特别播报。总督胡宗宪特别播报,特别播报,海瑞今天买了两斤猪肉。海瑞今天给老母做寿,大摆宴席,买猪肉啦!

这些小故事固然都很有名,但真正表现他胆略的是在1565年,当时嘉靖皇帝已经御宇40年,他的主要兴趣就是长生不死,炼丹。

“那海瑞经过了三个皇帝,嘉靖,隆庆和万历。”

“是的,两个还是特别长久的皇帝。”

阳历11月,海瑞向嘉靖递上了著名的奏疏。奏疏中指出,他是一个虚荣、残忍、自私、多疑和愚蠢的君主,举凡官吏贪污、役重税多、宫廷的无限浪费和各地的盗匪滋炽,皇帝本人都应该直接负责。皇帝陛下天天和方士混在一起,但上天毕竟不会说话,长生也不可求致,这些迷信统统不过是“系风捕影”。然而奏疏中最具有刺激性的一句话,还是“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就是说普天下的官员百姓,很久以来就认为你是不正确的了。

这样的奏疏确乎是史无前例的。嘉靖皇帝读罢奏疏,其震怒的情状自然可想而知。传说他当时把奏折往地上一摔,嘴里喊叫:“抓住这个人,不要让他跑了!”

结果旁边一个宦官为了平息皇帝的怒气,就不慌不忙地跪奏:“万岁不必动怒。这个人向来就有痴名,听说他已自知必死无疑,所以他在递上奏本以前就买好一口棺材,召集家人诀别,仆从已经吓得统统逃散。这个人是不会逃跑的”。嘉靖听完,长叹一声,又从地上捡起奏本一读再读。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海瑞(一)



周末回了趟老家,昨晚小乐问我:“爸爸,今天讲什么呀?”

我说:“继续讲万历。”

“你又没带书。”

“哈哈,咱有kindle呀!”

有kindle确实还是挺方便的,下一堆书,随时可以拿起翻看,基本我们在外面逛的时候都不用带什么书了。

“爸爸,那今天给我讲海瑞吧。”看来小家伙对海瑞情有独钟,最早讲万历十五年就是从说海瑞开始的,结合着去千岛湖的海公祠来说。不过在父与女中倒一直没怎么说海瑞的故事,这次分段说说。

海瑞从政20多年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纠纷。他的信条和个性使他既被人尊重,也被人遗弃。这就是说,他虽然被人仰慕,但没有人按照他的榜样办事,他的一生体现了一个有教养的读书人服务于公众而牺牲自我的精神,但这种精神的实际作用却至为微薄。

小乐说:“海瑞是要给他封一个大官,但是又不让他做事的,因为他做事总是和别人…”

“不合拍。”

这里还是之前说的法律和道德的关系。海瑞充分重视法律的作用并且执法不阿,但是作为一个在圣经贤传培养下成长的文官,他又始终重视伦理道德的指导作用。他在著作中表示,人类的日常行为乃至一举一动,都可以根据直觉归纳于善、恶两个道德范畴之内。他说,他充当地方的行政官而兼司法官,所有诉讼,十之六七,其是非可以立即判定。只有少数的案件,是非尚有待斟酌,这斟酌的标准是:

“凡讼之可疑者,与其屈兄,宁屈其弟;与其屈叔伯,宁 屈其侄。与其屈贫民,宁屈富民;与其屈愚直,宁屈刁顽。 事在争产业;与其屈小民,宁屈乡宦,以救弊也。事在争言 貌,与其屈乡宦,宁屈小民,以存体也。”用这样的精神来执行法律,确实与“四书”的训示相符合。可是他出任文官并在公庭判案,上距“四书”的写作已经两千年,距本朝的开国也已近两百年。与海瑞同时的人所不能看清楚的是,这一段有关司法的建议恰恰暴露了我们这个帝国在制度上长期存在的困难:以熟读诗书的文人治理农民,他们不可能改进这个司法制度,更谈不上保障人权。法律的解释和执行离不开传统的伦理,组织上也没有对付复杂的因素和多元关系的能力。

所以海瑞的一生经历,就是这种制度的产物。其结果是,个人道德之长,仍不能补救组织和技术之短。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万历十五年之张居正VS伊尹



风水轮流转,1584年,张居正死后两年,形势就急转直下,既冯保被发往南京软禁与孝陵后,张居正的家也被籍没。

万历的态度改变,一可能是郑氏的作用,1584年已经进为贵妃,称为皇帝生活的重心,影响皇帝心肠变硬;二可能是慈圣太后的干预,谁让当年张居正对她老爹不敬。

还有高拱的《病榻遗言》也翻起了旧账,更加严重的问题还在继续被揭发。

有一种说法是张居正生前竟有谋反篡位的野心,总兵戚继光的精锐部队是政变的后盾。持这种说法的人举出两件事实作为根据。其一,一次应天府乡试,试官所出的题目竟是“舜亦以命禹”,就是说皇位属于有德者,应当像舜、禹之间那样,实行禅让。其二,张居正经常处于佞幸者的包围之中,他们奉承张居正有人主之风,而张居正竟敢含笑不语,这胆子也太大了。对于前者,即使真像旁人所说,过错也并不能直接归于张居正;对于后者,不妨目之为骄奢僭罔,这些都还可以容忍。

最使万历感到不可饶恕的是张居正对别人奉承他为当今的伊尹居然安之若素。

我问:“还记得伊尹是谁吗?”

小乐答:“商朝的宰相。”

伊尹是商代的贤相,辅佐成汤取得天下。成汤去世,又辅佐他的孙子太甲。

“怎么是直接辅佐他的孙子的?”小乐问:“看来中间汤的儿子先死了。”

“有可能,一会老爸查一下。”

太甲无道,伊尹就废之而自代。经过三年,直到太甲悔过,伊尹才允许他继续做商朝的君主。由于十年来的朝夕相处,万历对张居正毕竟有所了解,他并不相信张居正具有谋逆篡位的野心,然而张居正以师尊和元辅的身分经常对皇帝施加压力,难道不正是当年伊尹的翻版吗?

“你说要是张居正成了伊尹,那皇帝…”

小乐补上:“就成了太甲。”

是呀,皇帝自己岂非无道的太甲,这可是万万无法接受的。

再来说说伊尹,本是陪嫁的奴隶,做了商汤的厨师,故意烧菜一会咸一会淡,使得商汤把他找来问是咋回事,而获得机会分析天下大势,获得了商汤的赏识,取消了奴隶身份,并提拔为宰相。

伊尹历事商朝商汤、外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代五十余年,为商朝立下汗马功劳。成汤有太丁、外丙、仲壬三子,太丁作为嫡长子被立为太子,然而太丁却先汤而死,未曾即位为王。外丙、仲壬都是短命鬼,分别只在位三年和四年,这就轮到了太甲,也就是太丁的日子。

沃丁(太甲的儿子)八年(前1549年),伊尹逝世,终年100岁。真够长寿的,尤其这是在商朝啊,快成精了。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万历十五年之文渊阁



文华殿坐落紫禁城东部,皇帝在此就读。1574年,万历10岁的时候,他就能挥笔写作径尺大字。写下了“责难陈善”四个字当场赐给申先生,意思是希望他的老师能规劝他的过失,提出有益的建议。

申时行的办公地点是文渊阁,坐落在午门之内。文渊阁的正厅供奉孔子像。两侧有官舍四间,另有阁楼,乃是保存书籍档案的地方。阁前不远有东西两排平房,是为书记人员抄缮文件的办公室。以这些房屋作为我们庞大帝国的神经中枢,似乎过于朴素;但是和国初相比,则已有了长足的发展。当年草创伊始,文渊阁真的是一间亭阁,为皇帝职掌御前文墨各官等候召见时歇足之处。以后扩充官舍,增加图籍,又辅之以吏员,才规模大备,可是它的性质仍非片言只语所能概述。它既像皇帝与文官集团间的联络处,也像各部院以上的办公厅;有时又像皇帝的顾问室,或是调解纠纷的超级机构。总而言之,它所做的事,就是以抽象的原则,施用于实际问题,或者说把实际问题抽象化。例如经过皇帝批准,人事有所任免,文渊阁公布其原因,总是用道德的名义去掩饰实际的利害。因为本朝法令缺乏对具体问题评断是非的准则,即令有时对争执加以裁处,也只能引用经典中抽象道德的名目作为依据。

文渊阁

去故宫的时候,导游对我们说起宫和殿的区别,之前和小乐说到文华殿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下,小家伙利索地说:“宫是住的地方,殿是办公的地方。”看来北京游还有点收获。

那阁又是什么时候呢?亭台楼阁廊榭轩,你能知道都有啥区别吗?百度知道

亭:有顶无墙的小型建筑,如:醉翁亭。 楼:二层以上的房屋,如:岳阳楼。
阁:四周设栏杆回廊的楼,如:滕王阁。 廊:屋檐之下的过道,如:九曲回廊。
榭:建筑在台上的房屋,如:水榭。 轩:有窗的长廊或小室,如:惜抱轩。

万历十五年之宫女、答应



皇宫里的几千名宫女都归皇帝一人私有。作为法定的妻子,天子有皇后一人,经常有皇贵妃一人,还有数量更多的妃和嫔。

大量的宫女都出身于北京及附近郊区的清白之家。经过多次的甄别与淘汰,入选者被女轿夫抬进宫门,从此就很难跨出宫门一步。

“宫女进宫要从哪个门进啊?”

小乐吱吱唔唔:“午门。”

“不对,我们在故宫玩的时候,最后从后门出去的,那里就是宫女选秀进宫的地方。”

神武门,原名玄武门,康熙即位时为避讳而改名为“神武门”。当选秀女时,此门也是被选女子出入紫禁城的通道。

这些女孩子的年龄在9岁至14岁之间,她们的容貌和生活经常成为骚人墨客笔下的题材。其实以容貌而论,一般来说仅仅端正,惊人的美丽并不是选择的标准。至于她们的生活,那确实是值得同情的。皇宫里真正的男人只有皇帝一个,得到皇帝垂青因而风云际会,像慈圣太后的经历一样,这种机会不是没有,但毕竟是极为罕见的。绝大多数的宫女在使婢生涯中度过了青春,中年以后也许配给某个宦官作伴,即所谓“答应”,也可能送到紫禁城的西北部养老打杂。经历过这可悲可感的一生,最后老病而死,还不许家属领取尸体。她们的尸体经过火化后,埋葬在没有标记的坟墓里。

维基百科中提到答应是清朝后宫妃嫔的第八个等级,也就是最低等的级别。清朝后宫总分为八个等级: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答应只能有一名宫女侍候。

那看来明朝的答应还有所不同。常在和答应虽然在明朝内宫就已有,但都是地位非常低下的宫女和杂役,而不象清代的常在和答应是皇帝小妾的最后二个等级。而且在明代,答应不仅仅指宫女,有时太监也会称为答应。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给小乐讲万历十五年之李贽(2)

李贽的哲学理论说实话我也搞不懂,不过要说李贽必然就绕不开两个人,一个是朱熹,一个是王阳明

【硬笔作品】阳明心学“知行合一” PK ...

孔子学说中的核心是“仁”。“仁”可以为善,一个君子的生活目的就在合于“仁”的要求。到了孟子则提出了性善说:“人之性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

孔孟之道战胜了诸子百家的理论,从汉朝开始就成为统治全国的指导思想。到了宋代,朱熹成了既孔孟之后的儒家学派中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他的《四书集注》就是明清标准教科书,也是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朱熹的治学方法中有一条核心就是“格物致知”,通过格物,可以使人发现天理。孔子的“仁”和孟子的“性善说”都被朱熹视为天理,而“格物”就是接受事物和观察,研究事物。

朱熹的治学方法长被称为“理智化”、“客观”、“归纳法”,但实际上并不是,也很难说有科学性。用类比说明主题,是战国时代思想家和政治家的常用手段,比如前面孟子说的水和性善的关系,其实啥关系也没有。朱熹的格物也常用这个套路,在做出结论时,总是用自然界之“理”去支持孔孟伦理之“理”,也就是用类似之处代替逻辑。(貌似现代有哲理的话也常用)

而和朱熹的“理学”的是王阳明的“心学”,心学派反对理学派累赘的格物致知,提倡直接追求心里的“自然自在”;理学派则认为心学派也大有可以非议之处:宇宙的真实性如果存在于人的心中,任何人都可以由于心的开闭而承认或者拒绝这一真实性。这样世间的真理就失去了客观的价值。

王阳明是个天才,还是个全才,今天给小乐简单读了一下:“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书法家兼军事家、教育家。”头衔够多。当然最让她有兴趣的是他是同学的老祖先,这比哲学要实实在在多了。(王阳明还是有不少有趣的故事,下次说几段。)

王阳明提倡“知行合一”,知识是一种决断,必然引起一种行动。他认为“致良知”是简单的,但难的是按照良知行事。而王阳明也并没有为真理而真理的倾向,他和朱熹一样都是在于利用他的思想系统,去证实从小接受的儒家教条,以求经世致用。他的方法比朱熹的更为直接,但也埋伏着危险。心学一经风行,个人以直觉为主宰,全部经典就可以弃之不顾。李贽就属于心学的泰州学派,其全凭个人的直觉和见解解释经典就是一例,这也为他的死埋下了伏笔。

把这几天念的内容梳理了一下,才有了上面的文字。这篇其实是我自己对理学和心学的一点学习笔记。

理论太深奥,我们说段实际的。

前几天一早乐妈说自己最近胖了。

小乐问:“妈妈你哪里胖了呀?”

乐妈悲剧地回答说不幸的是只胖下半身。

适逢其时,我就现学现卖了:“这是典型的心学,心里想着是胖了就胖了,有证据吗?又没量过,又没称过。”

小乐听了,频频点头,哈哈,牺牲乐妈了。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