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的一百天塑料袋行动

决定这个行动,是因为去年9月在整理厨柜时,发现两大包用过的塑料袋,都是以前老妈在家中帮扶时买菜带回的,她不舍得扔,想累积后再还给卖菜的人。只是用过的袋子人家不要,就一直放在柜中。自从老妈不住我家后,我开始自己买菜,看到塑料袋越积越多,我开始不拿口袋,到慢慢自带口袋。9月28日那天,我在整理时,忽然萌生给自己制定一个环保行动——“一百天塑料袋行动”,尽自己最大力度不增加家庭使用的塑料袋数目,并要求在每累积新增5只后,罚出门捡垃圾一小时。之后因为去台湾环岛骑行,清零后从11月重新开始。


通常一个家庭的塑料袋来源有:买菜、买水果、买包装物品和快递包装。

每次买菜前,我都会在大环保袋里放许多只大小不一的口袋,用来分装不同的菜。菜场的摊主都很乐意你自带口袋,至今我只碰到过一次惹摊主不高兴的。因为口袋要自己购买,所以每次摊主都会说“谢谢,还帮我省个口袋!”有一次我一连近20天用同一个塑料袋买同一种食品——菱角。塑料袋早被尖角刺破,还裂了大口子,但我也一直没换,因为换了也会马上弄破。所以装好后直接放环保袋就安全了。在超市就不同,买散称糖果时,我拿以前用过的超市专用食品袋,就需要不止一次向工作人员说明我为什么这么做。这里“公家”和“私有”应该是直接导致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所以去菜场完全可以放心不用塑料袋,只要自己愿意麻烦点。

买水果和面包会有点难度,比如没有皮的水果,像草莓,削皮的甘蔗等。买草莓我会选择带一个以前装过水果的塑料盒,至于买甘蔗和面包那就带一口锅。当然直接的后果是你无法随心随地购买,因为并非每次出门都会带盒子和锅,所以我要么在出门前想好,要么就多跑一次腿。有时真的会有点疲惫,尤其刚好碰到想吃甘蔗时,真觉得偷懒一次算了。不过在行动中,想到一个塑料袋要花几百年的时间来溶解,咬咬牙再自己麻烦下也是值得的。

开始行动时,我并没有想清楚食品和物品的包装袋是否要计算在内。但想到“行动”就是要有挑战性才会有动力,所以就决定同样也算在内。结果每次买包装物品时心里都会阵阵发痛。但必需品还是要买,就想着怎么能弥补。除了自愿捡垃圾外,就想买菜的塑料袋能重复用,那么这些包装袋子也可以重复利用。所以我都会洗洗,晾干,继续装。这些袋子因为材质结实,反而更容易清洁,也更耐用。

真正让人烦恼的是快递包装。网上购物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店家考虑快递中的方便性都会包上层层塑料袋,这些袋子大多不环保,又臭又脏。唯一收到标注有环保可再生利用的是《亲子天子》寄来的杂志。对于这些袋子的处理一直很头痛,我只留了几个,除了准备以后寄快递时再用,其他真找不到什么利用价值。想想现在快递行业如此发达,每天有多少这样的袋子产生,心里就着急。我也想能不能做些什么,想过找快递公司,让他们用可降解的塑料袋;也想找塑料袋生产厂家,但都还没有勇气和财力去做。

行动开始时很多朋友会问我:“那你垃圾怎么扔?”关于厨余垃圾,我一直用可降解的塑料袋装,而且每次都装了8分满后才扔掉。而干垃圾,我开始是用可降解的塑料袋拼装在一起集中扔,后来看到朋友直接把干垃圾倒垃圾桶,于是也会这么做,也可节省降解的塑料袋数目。环保车装运是整个垃圾桶倒的,干垃圾不装袋应该不影响清理,只不过小区搞环保的阿姨有时会因为垃圾散乱而有点恼火。

最后说说惩罚项——捡垃圾。开始的规定是每产生5个出门捡一小时,但捡过一次后,才发现自己以前一直没在意过路上的垃圾,原来自家门口这么脏。我是个有洁癖的人,洁癖到恨不得把全家人都消毒后才塞进床。但不知道为什么,捡垃圾的脏却没有难倒我。每装满一袋垃圾,倒空时心里有种被洗涤的感觉。后来这条处罚规定不知不觉改变了,隔三差五,我就出门捡一次。路上最多的垃圾是烟蒂、香烟塑料封口、纸巾、食品外包装、还有各式塑料瓶。有的散在路上,有的挂在矮灌木丛中,有的已经穿过木丛,掉入底部,这类是最难捡的,我得猫着身体,手尽可能伸长,有时好不容易透过根枝夹住,却在中途又掉下去,于是又要重新夹。捡垃圾时,被大家询问或称赞时会有些难为情,所以也会怕见到熟人。一次被老妈看到,第二天就被数落,乐乐悄悄对我说:“妈妈,你可以选择这里听进,那里转出!”




在这次行动中,一开始我对自己和家人很挑剔,因为想做得完美。当家人拿进口袋时,我会责怪他们不够用心,经常为此搞地心情不好。后来我也停下来想,孰轻孰重?并不是说家人不支持,不在行动,但都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反而是把他们给推开了。单纯地追求少用塑料袋,而伤害了亲人间的感情,其实是得不偿失。同样在一个大环境中将行动推广到更多的人意义更大,如果非要按一个标准去苛求,只会让更多的人望而怯步,而不敢参与到实际的行动中。乐爸说:“塑料袋的数目是最后的结果,而重要的还是其中的过程,不必去追求绝对的数量。每五个塑料袋捡一次垃圾,这个规则有一定的惩罚性,但也是让人有缓冲,寻求过程的重要,从环保角度看收益也更大。”这样想想也就释然了好多,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投入到控制塑料袋的环保行动中,和教育一样,这不是你死我活的PK赛,每个人都是和自己相比。于是乐爸带着方便盒装糕饼去单位;小乐学校放学的时候买饼吃就直接用手抓;公公婆婆去买豆腐记得自己带盘子;朋友寄杂志来的时候会想不用塑料袋做包装,更多的朋友开始买菜时自己带塑料袋或环保袋。这一切远比我一个人的塑料袋数量是两个,三个,要更有意义。


一百天中我也看到许多陌生人做不环保的事。我还是很会管“闲事”,只是没有像以前那样“凶巴巴”,好好说是第一步,多数人会听。我确实改变不了大环境,但我也在以我的行动在改变小小的一部分。




也许一百天大家觉得很长,但其实又很短。和上一个一百天的营养早餐相比意义更大,在这100天中,我们全家累计新增塑料袋94个,累计扔62个,累计捡了24.5小时垃圾。有位朋友曾有个21天的塑料袋简单记录:# 21Days No-Plastics Challenge #3+4+4+2+23+3+0+2+2+2+4+?+?+5+1+1+4+5+3+2+1,21天合计有71个。按一个三口之家每天产生5个塑料袋来算,我们至少少用了400个。一想到这400个口袋不用400多年的时间来分解,就有种深深的成就感。

一百天从来不是结果。一百天虽然结束了,环保的行动不会画上句号,它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我会继续自带口袋,会出门捡垃圾,会劝说别人。这一百天每天在朋友圈和“半玩伴学”群的打卡,朋友的鼓励也是自己坚持的动力,谢谢大家有声无声的支持,也谢谢乐爸和小乐陪我捡垃圾。



一百天斩斩斩

4月份组建了半玩伴学群,5月份在群中和公众号上发起家长的一百天行动,并在“如何开始家长的一百天行动”思考道:
一是在内容的选择上不要太刻意,尽量选择平时就和孩子在做的事情。
二是方式上家长可以直接参与到孩子的活动中去,共同去完成。
三是如果两人各有各的100天行动,可以通过打卡的形式关联在一起。
希望家长并非仅仅站在道德的高度去单方面要求孩子,而通过自身的坚持影响孩子。

在这一年中我们尝试了我和乐乐的“对对子”,乐妈的“一百天营养早餐”行动,“对对子”持续了2个多月共计有70多个对子,在几次对子难住后没能持续下去;“一百天营养早餐”更多是乐妈的单人行动,我和乐乐主要负责吃的部分,外加赞美,后果是天天早上吃地特撑,要不是常跑步,估计到年末就嗷嗷待宰了。

之后三人还是各自按各自的行动在走,我依旧延续每晚的讲故事,日常的跑步,乐妈则开始了新的“一百天塑料袋行动”,小乐虽然没有提出什么行动口号,但也有不少每天坚持的好习惯,比如每天的早起和英文阅读,再用iPad背单词。

小乐的背单词很有趣,同时在用三个APP,百词斩,多邻国,Quizlet。百词斩是新概念,多邻国是闯关游戏,而Quizlet则是根据她的英语阅读,摘录原版书中不认识的单词定制单词卡片。一天早上,我看着她在那里滑动着iPad,发出叮咚的声音,心想不如我和她一起来背单词吧。心动不如行动,我在手机上重新装了百词斩,选了四级高频单词库,并且约定和小乐进行分享微信打卡。于是每天她早上,我中午,俩人各背各的单词,各打各的卡,不时回复稀奇古怪的表情互相打气,热闹的气氛引起了乐妈的注意,于是又鼓动乐妈一起加入,从而演变成了全家人的“一百天百词斩行动”。是不是很符合我之前的思考,“选择孩子平时在做的事情,家长直接参与到孩子的活动中去,每日进行打卡”。

接下来给百词斩做做广告,虽然也没给广告费。

最先推荐小乐用百词斩时,是因为它的图形化记忆(这是它的卖点),觉得单词不那么枯燥,还可以触发各种联想。没用APP前,我就买过一本书《象形5000 (豆瓣) 》,本想和小乐日常游戏时翻翻,开开脑洞的,不过事实证明是想多了,书买来后基本没翻,因为拿起这书的感觉就是冲学单词去的,反而就厌倦了,还不如阅读。

而这次选择百词斩说实话是一个最基本功能:微信打卡,“我已经在百词斩上坚持了32天,今日过招46个单词。”简单,又符合了打卡要求。

一段时间使用下来,百词斩的图形化还是有其乐趣,记忆中不显得那么枯燥,适合于孩子。当然有时麻烦的是在四个图片中选择正确答案时,会跟着提示的图片去记单词,而有时单词明明知道意思,却又发现完全看不懂图想表达什么。

百词斩同步配的例句也不错,视频嘛基本没看,感觉用途不大。选择出错的单词会安排重复记忆,不过应该只是简单的算法,和记忆曲线还没啥关系。

有了图形和例句,百词斩倒是有了一个不错的收入方式,就是在其中加入软广告,比如不时出现在例句和图片中的必胜客。

由于百词斩的图形化联想方式和图片库,使得纯粹自定义单词卡片能力就基本缺失了,无法像Quizlet那样随意设置正反面的中英文含义即可。不过最新在测试的个性词包,可以定制一些动漫、美剧、电影、游戏中的单词,弥补了一定的个性化定制能力。在各主题中毫无疑问最吸引我和小乐的是《哈利波特》和《海贼王》,看着图片上出现的哈利和路飞,记忆单词也成了一件有趣的事。

在行动中,有一天我将每天记忆的单词数从15个增加到了20个,被小乐发现我过招的单词怎么变多了,一问之后她也毫不客气地加了量。就这样一家人的“一百天百词斩行动”快一个月了,小乐39天,我33天,乐妈则是28天。而我和小乐的第一批词库已经快背诵完毕,俩人开始物色下一批单词选什么了。

是不是很有趣啊?那就开始自己的家长一百天行动吧,也欢迎家长朋友们分享自己的行动心得。

乐妈的一百天塑料袋行动

在去台湾单车环岛前,乐妈在实践一百天控制塑料袋计划,进行了有十几天,因环岛中断后,清零,行动重新开始计数。

活动的规则很简单,日常生活中控制塑料袋的使用,每天统计新产生和扔掉的塑料袋,在朋友圈中发布当日新增和累计的数字,也可以加入“半玩伴学”群,在群中打卡你的100天行动,如果扔掉的塑料袋累计达到5个,需要捡垃圾1小时。

乐妈的日常打卡形式一般是:“我的一百天塑料袋行动第十天:今天新产生0个 ,扔塑料袋0个,累计新增10个,累计扔3个。累计共捡了3.5小时垃圾。”

原想是个人的一百天行动计划,不过最近看到两篇文章。第一篇是 您扔的塑料袋都去哪里了?看看最新的中国食盐调查报告吧!

“一个塑料袋的平均使用时间为25分钟,而它的降解却需要470年!”全世界每年倒入海洋的塑料垃圾约为880万吨,造成了大量生物生命的丧失乃至物种的灭绝,而最近美国最权威的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发布的一份关于中国食盐的调查报告:在从中国各地所购的15个品牌的普通食盐中,都发现了用于生产塑料瓶的聚苯二甲酸乙二醇酯、聚乙烯,以及玻璃纸和其他多种塑料。连我们日常食用的盐也受到了污染。

很多时候会受惑于现状就是这样,一个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而一个高富帅的“垃圾”生活,却让无数人想一起过···提到了Tommy Kleyn在看到上班路上河边的垃圾,采取每天早起30分钟的捡垃圾计划。行动在发布到facebook后,荷兰、丹麦、玻利维亚、台湾,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们都纷纷加入了行动,“2015年的四月,全球已经有3000的人加入了每天花30分钟清理生活周边垃圾的行动,一个月后,这个数字达到了5000人”。

河道的对比图

与其哀怨,不如行动。选择自己力所能及,或许会有点不方便,或许会有点傻不啦叽,不被人理解,不过事情的改变不都是由一群傻傻的人行动所开始的。

所以心动的朋友行动吧,欢迎大家加入一百天塑料袋行动,简单易行。公布你的日常统计,共同交流你的心得,带来些许改变。提供几点乐妈实践的小贴士:

  • 对已产生的塑料袋洗洗利旧。
  • 日常买菜自带塑料袋、环保袋和篮子,谢绝菜场提供的塑料袋。
  • 买熟食可以带饭盒。
  • 影响身边的人,从家庭成员开始。

我和小乐就是这样被影响的,小乐放学买饼吃时就不要塑料袋,周六早上我跟着乐妈一起沿小区河道捡了一个半小时的垃圾。收获了满满的三袋垃圾,意外的还有停车路上的一把钉子。

再说点乐妈最头疼的塑料袋来源,那就是网上购物,层层包装总少不了塑料袋。不知大家可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在评论中反馈,或者一起加入“半玩伴学”群交流。早上刚收到《亲子天下》寄来的刊物,拿到包装一声叹息,心想“完了,乐妈这下又要多个塑料袋了”,但再细看,发现包装袋上写着:“本封套加有环保材质,可于自然环境中逐渐分解”,或许这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商家应该考虑的。

如何开始家长的一百天行动

在发起了家长的一百天行动后,已经有家长陆续开始行动了,有不一样的早餐、半小时的读书计划、跑步等等。不过家长朋友们也有些疑问,最头疼的是选择什么内容?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本来就那么多,还能再增加内容吗?是不是一定要和孩子共同行动?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和孩子形成共同的约束力?

有问题是好事,说明离行动更进一步了,那我现在再来推进这一步。

首先在内容的选择上不要太刻意,尽量选择平时就和孩子在做的事情,只是让它更有规律化,逐步能形成一种习惯,比如说低幼孩子可以选择刷牙;增进和孩子间的感情,可以是上学前的一声再见,早起的一声“早上好”,睡前的一声晚安等等。

有些事情原先可能是孩子一个人在完成,家长更多只是人陪着,现在可以换个思路,直接参与到孩子的活动中去,共同去完成。象一年级的小朋友有三跳项目,大都会开始跳绳训练,本身就是一项很好的运动,家长何不共乐乐,可以两人PK,游戏加竞赛。

再不行,两人也可以各有各的100天行动,但通过打卡的形式关联在一起。我们往往会对孩子提出要求,坚持、不能放弃,但自己却在一边旁观,孩子没坚持住就可以说了(站稳了道德高度啊,嘿嘿)。只是你有体会孩子的心情吗?所以开始家长的一百天行动的意义就在于此,以你的坚持来影响孩子。所以画张表格,填上家长和孩子的项目(项目别太多了),两人共同打卡,自然孩子就不会一个人承受压力了。

如果还觉得没有项目,终极方法:对于大多数孩子我觉得亲子阅读都是可以一项长期坚持的行为。

“家长的一百天行动”和个人行动有何不同呢?核心关键这是两人的共同行动,互相监督、互帮互助、共同收获,以家长的努力和坚持来影响孩子。

家长在行动中要充分认识到难度,孩子远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强的自制力,中途放弃是正常的。前面提的“选择日常在做的行为、家长参与、共同打卡”等等,都是为了让第一个100天的行动能顺利地坚持下来。但可能还是没那么容易,所以很关键一点,在家庭“第一个100天行动”开始时,不要特意去强调,避免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压力,而是通过家长的共同参与影响孩子,循序渐进,让行动持续。回顾当初给小乐讲故事,就是一项自然的事,压根没想起啥100天,只是在很久以后忽然发现:“呀!都这么久了啊!”这时觉得好有成就感,树立了信心。以后再有新的行动时,就会去靠近那个目标。

在行动的过程中,还有一点要注意,那就是孩子的兴趣。虽然一开始孩子出于种种原因答应一起参加,但中途会提出放弃。家长需要判断是否要坚持,别太执着,大多数情况下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孩子你慢慢来”嘛。前面提的也是一开始别提的太高,当成是一项普通的事,也是为了避免在此时带来太多的挫折感。

有人问:如果我总是出差怎么办?比如“说晚安”就完全可以。还记得北京和悉尼两个女孩异地的双城记吗?两张照片,一个创意,持续100天,那就是一项有意义又带劲的事。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也在琢磨我和小乐的新的100天行动。随着孩子的长大和独立,两人相处时间的资源紧缺问题日显突出!我几乎很难在每晚睡前的读书时光外再去占据更多稳定时间了,所以我打算尝试一种新的模式,套用IT行话就是“异步”。

刚想到的一个方式“对对子”,一人出上联,一人对下联,也是一种有趣的对话,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我们在雨中登黄山时,对过“江郎才尽江郎山,妙笔生花妙笔峰”,估摸小家伙应该有兴趣。今天做了第一次尝试,上学前出了个上联“对对子”,晚上等我回来,小乐已经睡了,白板上赫然写着“画画儿”(杭州话念尤显顺畅)。我也没打算和她说这是一个什么什么行动,只是父与女的交流,喜欢就玩下去,不喜欢那就再想想吧。

有兴趣参加家长的一百天行动的朋友可以加入“半玩伴学”的QQ群:215560347和微信群(微信群的加入可以添加我的个人微信号:xbin999,并说明参加“家长的100天行动”)

赞美 vs. 批评 - 谁更有效?

前面说到“如何优雅地赞美孩子”,提到核心就是避免“假大空”,而用“描述代替评论”。阿杜推荐了知乎的一篇文章“不评价的交流方式是怎样的”,说的也是“通过不带有评价的交流,我们在做一件事:描述经验本身。”正巧刚看到creativitypost上的一篇英文文章“Praise vs. Criticism - Which Is More Effective?”,也是在讲同样的主题,半知半解的我硬着头皮做了下翻译。


赞美 vs. 批评 - 谁更有效?
By Noa Kageyama, Ph.D. | May 15, 2015

1948年赛季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男子篮球队的成绩是12胜13负,为了扭转局面,他们聘请了约翰·伍登(John Wooden),他之前两个赛季在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执教。第一年约翰·伍登带领队伍打出22胜7负,第二年24胜7负。约翰·伍登成为大学篮球史上最伟大的教练,他带领UCLA男子篮球队在12年中拿了10次全国冠军,其中包括连续7次冠军和连赢88场。

约翰·伍登的手下并非都是精兵强将,只能说略有才华或没有明显弱点,完全是通过训练一年又一年提高队员水平,从而出现在冠军赛上。那是什么训练或教育方法能达到如此卓越的成就?娴熟的赞美?优雅的批评?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心理学家Roland Tharp 和Ronald Gallimore主要研究教育和学习,想通过观察和分析约翰·伍登的训练方法来加深对学习的理解,或者更具体地说,想了解更多老师是如何指导学生做好最好的。在1974-1975赛季的15次训练课上,他们在训练场边观察和系统地跟踪统计伍登的具体教练行为——总共有2326项教学行为。其中有多少是赞美?多少是批评呢?事实上,很少。

伍登超过一半(50.3%)的行为完全是指令,明确做什么或者如何做,没有评价,没有赞同或不赞同,只有信息。
排名第二(12.7%)的教练行为是“催促”(hustle),基本上就是上一条指令的暗示或提醒,比如说“快跑”,“加把劲”,或者干脆就是“赶紧”。
第三项行为研究者干脆命名为“Wooden”,一种独特的反馈技能,包含责备和重发指令,占比8%。它主要是用来表达伍登的不满意,然后紧接着会有正确执行的提醒。比如说:“我不得不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投篮时要XXXX。”诸如此类的。
之后分别是赞美(6.9%)和批评(6.6%),正面模型——如何做某事(2.8%),负面模型——如何不做某事(1.6%)。

总计有约75%的伍登的教育行为包含信息,明清晰确地指导运动员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研究者认为这是他成功的主要原因,也让伍登有一种完美的教育者的感觉。毕竟如果不知道下次如何重复或者改正一个动作,而只是简单地知道好与坏,并不能带来有效的帮助。

研究者另一感兴趣的发现是他们观察到伍登是如何做示范的。当伍登看到问题,他会停止训练,纠正错误的技术,立即做正确的示范,并演示刚才动作不正确的运动员所犯的错误,然后再演示一遍正确的动作。正确-错误-正确的示范通常简明扼要,很少超过5秒钟,但这清晰地表达了他的期望,并告诉他们如何满足预期。

从约翰·伍登的教练方法中,有很多我们可以运用到如何去教别人,但是否能对教育我们自己同样有效呢?当然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们并不真的需要为每个小小的成功击个掌拍个背啥的,也不必为一点小小的过错就批评和惩罚。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是为了追求有多完美,而是更多地确定我们在一天天进步。更多信息可以下载1976年Tharp & Gallimore的研究:“What a coach can teach a teacher”。

一句话总结:

你不能让赞美或者批评困惑你。受其中任何一个影响都是软弱的标志。——约翰·伍登

家长的一百天行动

以前也说过100天行动,一件事坚持100天,养成一个好的习惯,给自己带来改变。我自己到现在完成的100天行动有两个,或者说三个(把讲故事和记录分开)吧:

  • 一个是每晚临睡前给小乐讲故事,15~30分钟,从2011年开始,除了出差、加班之类外或者偶尔被乐妈抢了生意,基本很少有中断。
  • 一个是后来在讲故事的基础上,我从2012年底开始了每晚讲故事后的记录,开设了微信公众帐号“fuyunv”(父与女),持续至今也已有两年多了。
  • 一个是跑步,从去年的7月份开始,基本每周跑3~4次,到现在也有10个多月,虽然不是每天在跑,但从跑步天数来算也超过了100天,今年的目标是每月80,全年跑到1000公里。

三个习惯的养成,如果要说有多少的好处,很难拿什么收益来衡量,可能是和小乐的关系更亲密了,能听小乐说说学校里发生的事;可能是自己写写文字更通顺,更多了一些思考,也有了现在和家长朋友的交流;可能是跑跑步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健康,旅行时有更好的体力支撑。其中的滋味或许还只能自己体会,而从孩子教育的角度,自己身体力行的实践远胜过更多的言语对孩子的影响,就像我们家常说的另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希望孩子坚持的品质,那就自己也开始实践吧。

也有“21天”或“30天”坚持做一件事,但个人觉得还是不够长久,往往短期一个月能坚持,一旦目标达成后,很容易因松懈而放弃。而在坚持100天后,这件事情给我的感觉就是它已经深入到骨髓,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一方面真成了一个习惯,一方面即使放弃,你也会反复掂量“我真的要放弃吗?”

以前的我更多是行动的实践者,不过在和家长朋友的交流中,还是有很多家长有意愿实践,于是我想何不发起一次面向家长朋友的100天行动,行动最好和你的孩子有关,是亲子的共同实践,可以是给孩子讲故事、和孩子亲子阅读、和孩子一起跳绳或跑步,如果你的孩子才只有几个月,那也可以是每天陪孩子傻笑,哈哈。我想对于行动的项目你一定会有更好的创意。

行动的规则很简单:

  • 选择一个目标持续100天,目标和你的孩子有关。不要求一天不差,但不要中断超过三天。否则要么重来,要么委托你的另一半代为完成(非无奈不建议)。
  • 每次完成一个习惯,别急。
  • 每天记录,最简单的方式是一张表格,完成打个勾;也可以写微信或微博;建议能持续记录这期间孩子的话、你和孩子的成长,将是一笔属于你们一家的宝贵财富。
  • 定期反馈,找到一个人或多个人能进行交流,互相鼓励,交流心得。有个“半玩伴学”的QQ群:215560347和微信群(微信群的加入可以添加我的个人微信号:xbin999,并说明参加“家长的100天行动”),家长朋友可以共同交流和分享教育心得,包括遇到的问题。
  • 最后希望在100天结束后能收到你的体会,传给更多的朋友。

心动不如行动,期待家长朋友们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