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视频制作工具

从开始拍摄小乐说唐诗The Thinkers以来,又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些配音、视频制作。其实开始时,就没搞清楚到底该如何制作,都是一边做,一边摸索,还好有强大的Google。不过对于我们这样的业余选手,Just do it比什么都重要。就像跑步,开跑就成功一半了。

最近有朋友尝试以类似方式组织孩子学习英语,表演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问起视频和配音的制作,我想就简单梳理一下自己的经验,能提供一个参考。

先说说硬件篇,视频拍摄用的就是普通数码相机或者手机(主要我的手机空间太小了,不然我更愿意选择手机),录音基本都是手机,素材都传给我的老Mac Pro,后期制作就交给它了。

重点是软件篇,我选的都是免费的,一个个简单说说:

  • 视频制作:苹果自带的iMovie,在windows下可以采用微软的Windows Movie Maker。

    先把拍摄的视频,音频或者照片都导入到iMovie的素材库中,利用iMovie进行视频剪辑,除了基本的视频分割、剪切、编排、字幕等外,iMovie本身也提供一些主题,比如小乐说唐诗就采用News的新闻报道方式,也可以对帧画面进行一些特效的制作,比如快动作,做老照片的效果等等。

视频的拍摄和英语配音往往是分期的,所以在iMovie中可以把视频的声音全部分离出来直接抹去,然后再加入单独制作的音频。

  • 音频制作用的是开源软件Audacity,有Windows版和Mac版。

    由于iMovie本身的声音处理不是很方便,我们可以采用Audacity进行音频制作。比如要在原画上加入新的配音,可以先把影片另存为一个声音文件,大多视频播放工具应该可以,我采用的就是苹果的QuickTime。(也可以利用下文中提到的ffmpeg)

然后采用Audacity,将原音和新的配音导入不同音轨,往往配音和原音不能完全拟合,就需要对照做声音的剪辑,抹除一些沉默的片段或者插入部分空白,让两者的声音保持同步;有时声音音量太小,需要做局部放大。另外一点配音很多时候找不到伴奏,无奈只能把原音和配音做混音,但同时需要降低原音的音量,有时我也会把原音中的部分音效插入配音中。

  • 字幕制作:Aegisub,有Windows版和Mac版。

    调声音是痛苦的事情,而更痛苦的则是字幕,抠起比1秒还小的时间来真是让人抓狂。好在有了Aegisub,据说这是各大字幕组都在用的神器,至少可以把字幕的文字编辑和时间轴校对分开做。

除了以上三个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具是:FFmpeg,同样是跨平台支持的软件。这个说起来超级厉害,是一个命令行工具,用于各种音视频之间格式的转化。

比如iPhone的录音文件是.m4a,可以用“ffmpeg -i finger.m4a finger.mp3”转换成.mp3文件。而用Aegisub 做好的字幕,要把字幕合并入视频文件,也需要使用ffmpeg,详细的可以参考使用FFmpeg将字幕文件集成到视频文件 这篇文件。不过可能对于非技术人员用起来会有点不太方便,应该能找到有界面的工具,在mac下就有一个ffmpegX。

总的体会,无论是什么工具,入门应该比较快,熟练则不易,而剪辑始终是细活,无论是图像、声音和字幕,要保持完美的一致性需要极大的耐心。

生命


小乐的读后感


前几天读了余华的《活着》,还有《许三观卖血记》,心情很复杂。同为一人所写,《活着》让人心肝俱碎,《许三观卖血记》却令人大笑。但其实这两本书反映的都是相同的时代和不同的生命。

《活着》也许是我看过最悲惨的故事,甚至比《红楼梦》还要令人心痛。主人公福贵从富家少爷沦落为一介农民,看着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女婿,甚至外孙一一离世,送走了白发人,也送走了黑发人。但他一直乐观地活了下去。

《许三观卖血记》则风趣幽默。许三观在家庭困难时去医院卖血,用来应急。他每次卖完血后都要去饭店吃猪肝、喝黄酒补血。当他喊:“来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时,我总是忍不住笑起来。

两个故事都是以文革前后那段时间为背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讲述了完全不同的生命。

《活着》中的富贵,他原来是个小地主,后来钱被他挥霍光了才沦为农民。他的儿子有庆是献血给县长夫人时血被抽干而死的,可以说他完全有理由恨那时候的官,一定支持革命。但当红卫兵来到村里写标语、喊口号时,他也一点儿也不感到喜悦。我想,他只是想一心一意照顾好自己的家庭,活的快乐,活的自由。

《许三观卖血记》中,许三观卖血是为了他的家庭,甚至有一次失血过多接近死亡。在文革中,他的妻子被视作妓女,被群众批斗。他没有嫌弃她,没有抛弃她,只是尽丈夫的责任,做到最好。

福贵和许三观,他们不是为革命活,为共产党活,为国家活,他们是为自己活,为自己的家庭活。他们心中没有偏激的想法,没有纯粹的是与非,只有生命的可贵。他们活出了生命最好的可能。

P.E.T读书笔记2

之前写了《P.E.T父母效能训练手册》上半部的读书笔记,关于归属与孩子的问题,父母侧重于倾听,对归属于父母的问题,则采用“对抗法”,用“我-信息”的方式和孩子交流。但是问题可能升级为冲突,在书的后半部主要是说如何解决冲突。

冲突过程中的传统思维“非赢即输”,方法I父母赢,则剥夺了孩子的合作机会;方法II孩子赢,也会使得父母对孩子有怨恨,也会造成孩子对父母的爱产生不安全感。第三种冲突解决方法“没有输家”,也就是7 habits中的win-win(双赢)思维,找出令父母与孩子都可以接受的方法。

一开始接触父母们可能都会说:
“有这样的方法吗?”
“要有这样的方法,我还要那么折腾干嘛?”
“我家的孩子和你说的都不一样的,XXXXXX,你说该怎么办?”
我的理解是父母首先要建立“双赢”的思维,不要一上来就排斥,觉得不可能,在此基础上确实不同的家庭情况不同,即使相同的问题,在不同的家庭也会产生不同的解决方案,需要父母去挖掘,根据自己家庭的特点找出解决方法。

这个方法需要家长和孩子进行交流,它是一种即时型的交流,而不是家庭会议。一般只需要冲突方互相交流,其他人不需要参与。我的理解不是人越多越好,会让孩子感觉处于弱势地位,感觉你们家长都站在统一战线上对付一个人。不过也非绝对,比如在我家乐妈和小乐的冲突过程中,我偶尔会出现,但必须定位把自己站在中立的位置,更多像个双方的咨询者的角色。

文中详细提到了解决冲突的六个步骤:

  • 发现和定义冲突。
  • 产生可能的备选解决方案。
  • 评估备选方案。
  • 决定最好的可接受方案。
  • 执行决定。
  • 对解决方案的效果进行评估。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一开始就带着解决方案而去,那只会引起进一步的冲突。解决方案需要双方讨论得出,你和孩子提的方案是平等的,多选一些备选,要双方都能接受。如果找不到解决方案,可能需要找更多解决方案;再不行就先休战,第二天继续;或者把再觉得让你难以接受的困难公开继续讨论。其实很多时候家长觉得难以接受的事情,要摊开来说也经不起辩驳。感觉难度颇大,需要持续练习。

如果在执行的过程中孩子没有遵守约定,最好也避免使用惩罚措施,而可以采用“我-信息”的方式进行表达。孩子忘记了,父母可以告诉他下一次如何做不会忘记,提醒并非必须,因为会造成父母的不便以及造成孩子的依赖性。

方法III也不是万能的,比如像价值观冲突,穿什么衣服、理什么发型等等,就不适合用方法III解决。父母能做的是通过以身作则影响孩子,父母可以作为榜样,作为咨询者参与,剩下来的就是“上帝,请赋予我……平静的心情来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并在这一刻牢记“你们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纪伯伦《先知》”。

最后我觉得文末最后作者一段“人际关系的信条”,已经摘录了全书的精华,值得细细体会,原文放上:

你和我建立了一种关系,我珍视这种关系并希望它能够持久。然而你和我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着自己的独特的需求和满足这些需求的权利。当你试卷满足你的需求或者你在满足自己的需求遇到问题时,我会试着真诚的接受你的行为。

当你和我分享你的问题时,我会试着用接受的态度倾听,并用我的理解来帮助你寻找你自己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让你领带我的解决方案。当我的行为干扰了你满足自己的需求,而为你带来问题时,我鼓励你坦诚地告诉我你的感受。在这些时候,我会倾听你的感受,然后试着改变我的行为,如果我可以做到。

然而,当你的行为干扰了我满足自己的需求,从而导致我对你感到无法接受时,我会与你分享我的问题,并坦诚地告诉你我的真实感受,想念你会尊重我的需求,会倾听我的感受,然后试着改变你的行为。

当我们两个人都无法改变我们的行为以满足对方的需求,并发现我们的关系中发生了需求冲突时,让我们自己来解决每个冲突,不使用任何一方的权力,以对方失败为代价来换取自己的胜利。我尊重你的需求,但是我也必须尊重我自己的需求。因此,让我们不懈努力来为我们不可避免的冲突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这样一业,你的需求将得到满足,而我的需求也会得到满足–没有人输,我们都会赢。

这样,你可以通过满足你的获得发展,我也同样可以。我们将永远保持一种健康的关系,因为它能令我们都感到满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挥我们的潜能,可以将相互尊重和爱作为双方的纽带,友好而和平的相处。

英语单词学习游戏SEIM

前段时间看到MOOC中的一篇文章进一步提高英语词汇量的4个方法,介绍四个提高词汇量的方法:间隔重复、深度学习、广度学习和字典,我最有兴趣的是间隔重复。

“间隔重复”是根据德国心理学家赫尔曼‧艾宾豪斯(Hermann Ebbinghaus,1850-1909)的研究提出的。赫尔曼是第一个用实验方法研究记忆衰退的心理学家,他在1885年出版的《关于记忆》中谈到了他的实验结果-遗忘曲线(或者说叫记忆曲线),如果没有复习,学习的内容一个小时后56%就记不起来了,一个月后将近80%都忘了。

而记忆是逐渐增强的,间歇性的复习可以将遗忘的速率降低,并延长其记忆的时间,逐渐将学习过程中的短期记忆转换成为长期记忆。图中蓝色的线表示原来的遗忘曲线,红色的线表示经过复习后,其遗忘速率会变慢。

根据赫尔曼的研究,另一个德国人莱特纳在1973年提出了以他命名的莱特纳系统,这是一种使用闪卡(flash card)加上间隔重复原理的学习系统。闪卡就是写着知识点的小卡片,通常正面写着问题,背面写着答案。

第一个盒子中是最生疏,最容易答错的卡片,第三个盒子里是掌握最熟练的卡片,第二个盒子介于两者之间。我们的学习计划是第一个盒子每天学习一次,第二个每三天一次,第三个每五天一次。如果学习中发现第一个盒子里的卡片已经掌握,那就把它升级到第二个盒子中,第二个盒子中已经掌握的则被升级到第三个盒子里,而在第二和第三个盒子里打错的卡片则要被全部降级到第一个盒子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卡片会逐渐从左往右移动,少数已经忘记的卡片会回到最左边重新启动循环。这就是莱特纳系统的大体工作方式。

受“间隔重复”和“莱特纳系统”的启发,我想是否可以在斯莱特林英语学习中引入做个尝试。当然不能只是下命令背单词那么简单,如何变得更有趣些,游戏是第一个跳入我脑海中的念头。

于是特地设计了一个让四个小朋友可以在每周的上课中玩耍的游戏:
游戏名称:待定。
游戏人数:2~5人。

参考“深度学习”中提到单词的掌握程度分为“完全生疏、似曾相识、明白意思、完全掌握”,我做了缩减,每人准备三个盒子(Box)。每次游戏前个人先按日常学习情况,把卡片放到相应的盒子里。

  • Box1 存放生疏的单词,
  • Box2 存放明白中文含义的单词,做到阅读无障碍,
  • Box3 存放完全掌握的单词,中英文互译及拼读无误。

日常学习中对于Box1中的单词每天学习一次,如果已经明白中文含义,升级到Box2中;对于Box2中的单词每3天学习一次,如果已经完全掌握,升级到Box3;Box3中的单词每5天学习一次;在Box2和Box3的单词学习中出现错误,则打回Box1。

游戏开始时,每人按顺时针轮流进行,由上次游戏后总分最高者先抽取其右手边人员的Box2或Box3中的一张卡片,拼读单词并要求其回答(Box3中的卡片可以中译英,并要求完整拼读),回答正确奖励2分,回答错误扣罚2分,并将卡片降级到Box1,继续抽取卡片直到回答正确为止。游戏进行3~5轮,5轮结束后计分。

积分规则:Box1里的卡片不得分,Box2里的卡片得2分,Box3里的卡片得4分,最后加上本次游戏的奖励分即为个人总分,分数最高者获胜。

游戏当然是需要有奖励和惩罚的,所以除最高分数获得者外,其他人员都必须抽取命运卡一张,最高分者有权利自行选择是否抽取。而这个命运卡就成了游戏中的乐趣了。

这样游戏中会有两类卡片:一类是单词卡,正面为英文单词,反面为音标、中文含义和例句(注明出处);一类是命运卡,背面统一背景,正面为抽取人需要完成的任务以及相应的奖惩。

游戏的好玩还在于自己参与其中的设计,所以下面的任务需要孩子们自己去安排:

  • 给游戏取个名字。上周五我没给她们上课,游戏的名字四个小伙伴已经拟定,据小乐说叫SEIM(Slytherin English In Mind)。
  • 制作命运卡。由游戏参与人员自行设计,每人设计3张,要求内容和英文有关。比如30秒朗读英文绕口令。在命运卡中完成任务成功或失败,可以获得加减分,最多不能超过5分。(有好的点子,随时可以增加)
  • 制作单词卡。由游戏参与人员根据阅读的英文原版自行制作,每周制作10个单词,并提供一式四份。一式多份的考虑一是抄写中就可以记忆,二是通过单词的学习对于下次书本交换后的阅读带来帮助。

无论游戏如何好玩,都需要平时的积累才能进行,而日常阅读的兴趣将是持续的关键,所以又特地选择了《Horrible Histories》,刚好家中有一套,内容有趣,电视情节也常是她们演出的内容。这样四个人可以各选一本书,并在阅读后交换。

接下来就需要斯莱特林英语学习小组在日常阅读《Horrible Histories》,摘录单词,并按“莱特纳系统”复习。而每周一次的游戏,会更多看到的是命运卡的奖励和惩罚,至于好玩不好玩,要等下次玩后的结果了。学习的效果倒在其次,好玩是关键,可以按需调整。

参考资料:

非认知技能能教授吗?

上次翻译了Creativity Post上的文章“让我们教最重要的技能”,这是它的续篇,继续锻炼可怜的翻译能力。题图来自原文。

Can Non-cognitive Skills be Taught?
Dr. Brian Davidson

摘要:非认知因素,比如勇气、成长心态、自控、乐观、弹性、适应性、尽责、自我效能、希望等因素,看来都是在种种生活领域成功的关键预期因素…,那么可以直接教育和培养这些因素吗?

在我近期写的一篇专栏文章“让我们教最重要的技能”中,大多数人都越来越意识到非认知技能对于人生成功的重要性。这是一套非传统智力定义,也无法用标准测试衡量的技能,然而研究正让非认知技能因素对我们生活起显著影响变得越来越清晰。无论是在学术上、职场上或其他依赖于超常规人类表演的企业,非认知因素,比如勇气、成长心态、自控、乐观、弹性、适应性、尽责、自我效能、希望等因素,看来都是在种种生活领域成功的关键预期因素。

事实上,在写这篇文章期间,有两项新的研究刚刚出版展示了这些技能的重要性。在其中一项研究本国学生中,Damon Jones和他的同事们发现学生在幼儿园时期所做的非认知技能的衡量,都能在成人时期获得积极结果,无论是对应于教育、职业、犯罪、物质使用和心理健康,甚至是在控制学生的认知能力、家庭环境和学生母亲、老师的评分的行为上。同样在另一项称为“棉花糖和投票-儿童非认知技能开发和成人政治参与”的研究中,杜克大学的John Holbein发现已经开发高层级非认知技能的学生更有可能像成人一样参与政治投票。在文中Holbein说到:“那些具备有更长远目标能力的孩子,会了解他人的想法和情绪,并调整自己的想法、情绪和行为,比尚未具备能力的孩子更可能参与。”(Holbein, 2015, p. 34). 就像以上研究所阐述的,其他在心理学、教育和经济上的研究也都认为非认知技能极其重要,事实上在我们的长期目标中可能比认知技能更为重要。

在大量证据表明重要性之后,下一个问题总是会出现,那就是能教授这些技能吗?事实上这些技能并非新事物,我们都知道它有助于激情、自控和弹性。从古代的圣人柏拉图到现代的楷模比尔盖茨,贯穿整个历史,非认知技能已经是人类努力成功的关键元素。自从学校大门第一次开放以来,学生们也已经在学校中发展了非认知技能,尽管直到现在学生都只有隐性地获取这些技能。他们没有机会去明确目标和通过明确的教导去培养,换句话说,非认知技能只可意会,无法言传。比如说:在完成日常作业中学生学到自控力;通过参加体育等课外活动学生能发展弹性,我们已经通过间接手段发展了非认知技能。或许有可能让获得非认知技能作为课程中明确的部分,在课程中我们就给所有孩子开发明确的目标和关键特征?是否能直接教授和培养勇气、希望、弹性、自我激励和其他走向成功的关键技能因素?

不断增加的证据说是的。首先,有大量研究认为非认知技能并非一成不变的,他们并非先天存在、无法改变的,而是可以后天培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James Heckman基于他在经济学的研究提出非认知技能是可以锻炼的,并进一步建议有证据及有效方法来培养。在检查了这些技能在劳动力市场输出的效果时,他提倡我们越早开始在学生中培养越好。尽管看起来在早年即开始锻炼这些技能最好,但是芝加哥大学的研究者Tim Kautz和他的同事们在最近一个名为“培养和衡量技能-提升认知和非认知技能来迈向生命的成功”的报告中提到:非认知技能在青少年时期是如何比认知技能更有可塑性的。

在学术界外,三年前作为一个高中老师,我开始看是否能在高中课堂中实际真实地开发这些技能。基于我的心理学和教育背景以及我对非认知技能的了解,我在学校开发了一个“内在领导力发展”计划,尝试明确地在学生中培养非认知技能。说实话,当刚开始启动这个计划时,我根本不知从何开始——通过教育这些技能是什么和行动的培养,是否能真正地提高学生的非认知技能呢。为了衡量计划的有效性,我采用了事前/事后测试,在计划的开始和结束时,都对学生提供一个手段来衡量各种关键的非认知技能,同时在同一时间给另一组没有参与计划的学生做了对比测试。

在计划开始一年后,我惊奇地发现它起作用了——没有参与计划的一组学生在非认知技能上没有变化,而参与“内在领导力发展”计划的学生确实提高了他们的非认知技能。在对结果表示谨慎乐观后,第二年我在另一组学生上进行尝试,得到了相同的结果。第三年也是如此。自从三年前开始此计划后,参与的学生97%说“内在领导力发展”计划成功地帮助他们成为一个更优秀的学生。早期的一个成功结果是三年来学生参与的有78%的增长率。在一年后回顾该项计划,举个例子,一个学生写信给我:“内在领导力发展计划改变了我的心智,我比以前更努力工作。我会跳出方框思考,质疑每件事。我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并在我的脑袋中出现‘我做不到’的声音时,能更好地应对,能更好地应对。每次想放弃时,我都会回顾你的计划,并继续前行。我真不知道该怎样表示感谢才好!”事实上,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证明计划对学生的生活起到了正面激励,这是最大的奖赏。

在看到计划起作用后,让更多学生发展他们的非认知技能(那些研究告诉我们这对于生活的成功是多么重要)现在成了我的目标。为了帮助目标的达成,我创办了内在研究所——一个研究、辅导和咨询公司,它联合了全世界在心理学和教育方面领先的思考者,继续努力确保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发展这些至关重要的技能。我们提供一对一的学生辅导服务,培养非认知技能的学习课程,也培训教育工作者去发展这些驱动成功的关键意识。帮助他人认识到非认知技能的重要性,为教育工作者装备知识和技能,培养能预期成功的技能,以此来点燃伟大是我们的使命。

马丁·路德·金博士说过:“智慧加上人格,这才是教育的真谛。”作为一个教育工作和人性潜力的开发者,我只能想像如果我们花更多的时间明确地培养学生的非认知技能会变成怎样。通过利用我们从最近的心理学和教育研究的学习,然后在实际美国学校中有充足的时间和资源以这些能力为目标,我们的学生获得的收益将是非凡的。仅仅在学术效益和测试分数提升之外,我有了更多的自信,培养非认知技能会对学生的未来产生巨大和长期的影响。通过帮助学生变得更自励、自律和弹性,我们或许能解开一个全新的潜能和卓越。

为什么英国长弓手的弦不受雨的影响

最近给小乐说的睡前故事是一本书读懂英国史,延续从Horrible Histories来的英国历史兴趣。刚进入英法百年战争,说到克勒西(Crecy)战役时:“法王腓力六世命令雇佣的热那亚弩手约1.5万人在队伍最前方射击,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热那亚弩手的弓弦被雨淋湿,而英国长弓手的弦却不受影响”。

小乐听后很有疑惑:“为什么英国长弓手的弦却不受影响呢?”

这个问题我也解答不上来,只有借助于Google了。不过遍搜之后发现都不太靠谱,大多数论坛或文章都不曾提起下雨之事,比如象中文维基百科:

热那亚十字弩手纪律严明,他们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在距离150码的地方停了下来,开始向英军进行射击。但是,由于英军位于一个坡地上,同时由于十字弩本身的问题,导致多数的箭都没有射中目标,英军来说可以说是毫发无伤。于是,热那亚的十字弩手们又再次向前移动,打算将距离再拉近些。此时,英军的长弓手开始发射弓箭。

而且我一看那段文字的出处,英國長弓大發威-克雷西戰役居然是来自于电影,可信度自然是大打折扣。倒是在百度贴吧弩 长弓_古代战争吧中好不容易看到一句:“遇到下雨时,弓弦易取下存好,而弩弦则不易取下,易被雨淋湿而失效”。

情急之下,我想到了去英文维基百科求证,搜索”Battle of Crecy”,终于被我发现了带有出处的这句话:

The French army moved forward late in the afternoon, around 4pm after it had formed up. As it advanced, a sudden rainstorm broke over the field of battle. The English archers de-strung their bows to avoid the strings becoming damaged; the Genoese with their crossbows could take no such precautions, resulting in damage to their weapons.
( Henri de Wailly. Introduction by Emmanuel Bourassin, Crecy 1346: Anatomy of a Battle (Blandford Press, Poole, Dorset 1987) pp. 49, 50)

大致意思就是说:“法国军队下午行进迟了,等他们排好阵时都已4点。在前进途中,一场暴雨冲击了战场。英国长弓手去掉弓弦避免弦损坏,但热那亚弩手却没办法采取类似的防范措施,导致武器受损。”和百度贴吧的描述吻合。

继续找图看,对比英格兰长弓和达芬奇设计的弩:

两者的复杂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再看题图克雷西战役,左右两边持弩和弓的对比,感觉上要去掉弦,弩确实有些困难。

终于可以和小乐解疑了。顺便再提一点:Most historians on the battle have accepted the figure of 6,000 Genoese crossbowmen. (Lynn (2003), p. 74; Sumption (1990), p. 526),大多数历史学家倾向于接受6000名热那亚弩手,而非《一本书读懂英国史》中的1.5万人。要想知道历史的真实性真是不易,难怪亚里士多德要说历史是“通过不懈的追问获得的知识”。

参考资料:

P.E.T读书笔记

一直没看P.E.T.的书,不知怎么总觉得和《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应该差不多吧,可能受封面色彩和图案干扰的缘故。前段时间在知乎zack西西爸爸推荐的书单中又有提到,想想还是买本《P.E.T父母效能训练手册》看看。

趁假期看了一半8章,还是有些不同的东西,想说说自己的体会,也算阅读分享吧。

《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虽说是“听说”,标题中也有“如何说孩子才会听”,但我的体会更多是家长和孩子交流的技巧,重点就是接纳感受、鼓励自立、赞赏、代替惩罚,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融会贯通。尤其表现在“倾听”上,当然可能和我当时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有关。

而P.E.T.在读到第二章时给我带来一些新的感受,比如:

  • 父母不一定要统一战线,硬要统一会造成其中一人扮演“不真实”的角色。
  • 父母不是圣人。不同情况下标准可能不一样,要说出自己的感受。
  • 你无法说能接受一个孩子,但又不能接受他的行为。(似乎和对事不对人的提法有矛盾,还没太理解)

但前八章给我最重要的帮助有两点,一是P.E.T的核心理念“问题归属原则”。原先我在和孩子交流的过程中侧重于倾听,但有时你会发现有些问题不是倾听能解决的,或者根本不存在倾听的机会。比如书中提到的一个例子:“孩子早晨上学时说好一放学就回家,但她回家晚了一个小时,并且没有打电话”。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孩子根本没觉得这是个问题,他也不需要找人倾诉,何来倾听。书里提到这是属于家长的问题,也就是“问题归属原则”。注意一点:属于孩子的问题,还是属于父母的问题,并不是说谁惹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属于谁,而要看这个问题影响到了谁,如果不被接受的行为影响了父母满足自己需求的权利,那就是“属于父母的问题”,这必须要由父母来负责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一开始碰到问题时,首先要分清是属于谁的问题?如果问题归属与孩子,需要由孩子负责,让孩子自己寻找解决方案,而家长就做好倾听工作就可以了。(这里家长往往容易犯错的是过多的干预,给孩子意见等等)倾听在书中提到有“用接受性语言接受孩子,从敲门砖到积极倾听”,这个目前觉得自己还做的不错,不细说。

如果问题归属于父母,那该怎么办呢?也就是说孩子的行为影响了父母,父母该如何和孩子交流呢?P.E.T中提到了“对抗法”,名字听起来很吓人,实际操作当然不是让你和孩子进行“对抗”,而仍然是和孩子如何进行很好的交流。从我的理解来看,属于孩子的问题,父母倾听,是属于“怎么听孩子才肯说”,而属于父母的问题,父母表达,则是属于“如何说孩子才会听”了。

要解决属于父母的问题,有三种方案:

  • 试着直接改变孩子;
  • 试着改变环境;
  • 试着改变自己。

对于最难的第一种想要改变孩子的方式,实际操作方法就是要采用“我-信息”的方式,这也是我收获的第二点。这个词很拗口,用前面的“孩子放学晚回家也没打电话”做例子,通常父母会说“你怎么这么晚回家,野到哪去了”,这个属于“你-信息”的交流方式,这样的表达方式会使得孩子一开始就拒绝和父母继续交流,属于一个“拒绝信息”。而如果采用“我-信息”的方式,“当你没有按时从学校回家,也没打电话说你晚回来时,我会担心,这会使我无法专心工作”,则是在表达父母自己的感受,一般包含三部分(行为+感受+影响):

  • 对不可接受行为的一个描述
  • 父母的感受
  • 这个行为对父母造成的实际而具体的影响

基于这样的表达,对孩子施加影响,关键是家长一定需要坦诚,说出孩子的行为对自己产生的实际而具体的影响很重要。因为如果没有向孩子说出这种影响,孩子不一定能理解,也没有很好的理由要去改变自己的行为。

我们也可以在称赞中使用“我-信息”的方式,这个就有点像“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书中提到的赞赏孩子的三个技巧了,即“描述你所看见的,描述你的感受,把孩子值得赞赏的行为总结为一个词”,乐妈之前有个很好的案例。看来对于“听说”一书我之前还是忽视了。不过P.E.T的整本内容层次结构有点写代码的感觉,很符合程序员的逻辑,if/else或者switch/case的结构很清晰,让你知道在不同情况下该选择。我顺手画了个流程图,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P.E.T”和“听说”两本书的相同之处在于文中都采用了大量的案例,帮助你理解、对照和思考,让家长能更贴近生活,找到和孩子交流的方法。

当然无论是对归属孩子问题的倾听,还是归属父母问题的“对抗法”,父母都不能期望能立即见效,积极倾听和“我-信息”的方式都可能只是一个起步,还是会有问题会使得父母和孩子双方出现冲突,而如何解决冲突还在“P.E.T”下半部,等下次我看完再分享吧。不过作为家长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坦诚、尊重和信任,我想如果能做到这三点,应该没有什么不能交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