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里常说的话



第一次参加小乐的家长会,真是惭愧,不过挺有意思的,在会上做了一个分享。题目就是《我家里常说的话》,和家长会赖校长说的教育箴言有相似之处,不过于我就是家中的实践和一点感受了。

一共说了六句话:

1. 孩子的错都是大人的错
2.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3. 100天才能养成一个习惯
4. 我不是完美小孩
5. 孩子你慢慢来
6. 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

最后分享了部分书目。










电子版本可访问连接,不知为啥slideshare上传总是失败。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没钱买SSD的人可以用内存做临时存储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程序员如何优雅地使用 Mac?的回答,里面提到了一个mac上的工具TmpDisk,开源的内存磁盘管理工具,用来将你的内存虚拟成硬盘,加速文件的读写,缺点当然是关机或弹出磁盘文件就丢失了。不过这个貌似也看成是优点,你都不需要去考虑清理文件。

立即下载安装,设置好后,将我常用的下载目录(包括邮件附件)设置到该虚拟硬盘上,体验果然飞快啊。其实大多数邮件的附件下载下来并不需要长期保存,只要当时快速处理即可。这样只需要每天关机前将需要保存的文件转移到硬盘即可(刚好是一次整理过程),其他自动删除,爽。

没钱买SSD的人有福了,不过速度越快,心倒是更痒了。

以大欺小



夏山是以民主方式自治的学校,一切有关集体和生活的事情,包括对违规者的处罚都由星期六晚上的学校大会投票处理。不论年龄长幼,每位教职员和孩子都只有一票之权。

今天和小乐说到:学校大会常常要处理“以大欺小”的问题。我们这个集体对以大欺小处罚很严,我发现学生自治会布告栏上贴着有关以大欺小的规则——“所有的以大欺小案件都将严格处理。”

“还不止以大欺小,还有以男欺女。”小乐插了一句。

“嗯。”我楞了一下,虽说不觉得奇怪,但有点担心:“学校里有吗?”

“有的。”于是小乐给我讲了一段她儿时的故事,听得我心惊胆战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那是我一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不是还小嘛。(貌似现在也不大)我很天真的,学校里的事也都还不懂。我在外面跳绳,有两个大哥哥过来,说要借我的绳子。我就把绳子给他们了。然后他们就上楼了,再下来绳子也没了,让我自己去房间里拿。

我越听越慌,但又强作镇定:“那后来呢?”

“我就去房间里拿绳子了。”小乐懊恼地说:“我后来才知道那里是失物招领处,老师还给他们加了1分。”

“啊,这样啊!”我一下子如释重负,戏剧性的结尾,小家伙这是在给我讲微小说的节奏啊,这也还真是以大欺小,以男欺女啊。

“现在还有吗?”

“现在我已经大了呀!”

“那会不会还有别的同学去欺负一二年级小朋友的?”

“也有的。”

“当时你去失物招领处,老师有没有问你绳子是哪里掉的呀?”

“没有。”

“要是老师问了就好玩了。”

“是的,是的,我肯定就说是刚才两个哥哥从我这里借的,然后他们就要被扣分了。”小乐哈哈笑起来。



看来一个制度要想能好地执行,光靠奖励加分是不够的,孩子的创造力也是无穷的,当然包括作弊。如何能让孩子做到自我管理,还得象夏山的学生大会一样,真能提供充分的民主才行。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奥数中的成语



有一批零件,分给师徒两人加工,每人加工个数相同,师傅每天加工30个,徒弟每天加工28个,结果师傅比徒弟提前2天完成任务。这批零件的总数是多少个?

虽然小乐很喜欢李毓佩的《爱克斯探长》,但是对于解题目她是不喜欢用X的。不过对于家长来说,有时一下子想不到孩子易于理解的方法,可以用X来帮助想出解题思路。

在《爱克斯探长》一书中说到可以先考虑求什么,就设什么为X,如果设总数为X,那么X/28 - X/30 = 2,这个要解题需要分数通分,对小乐肯定不合适。

当然在《爱克斯探长》还说了可以设便于解题另外的未知数,这里就可以设徒弟需要加工多少天为X,那么就成了:30X = 28X + 282。转换一下:X=282 / (30-28)。拿着这个式子,就可以和小乐解释了:

1. 徒弟需要多做2天,那么28*2=56,就是徒弟2天加工的零件。
2. 除以(30-28)的意思,就是师傅每天比徒弟多做2个,56/2=28就摊算到了加工的天数。

这样小乐就听懂了,不过貌似还是没能掌握方法。碰到第二题:

甲、乙两车同时从同地出发去同一个目的地,甲车每小时行40千米,乙车每小时行35千米。途中甲车因故停车3小时,结果甲车比乙车迟1小时到达目的地。两地之间的距离是多少千米

这道题目拐了点弯,数学都是这样的了。总是喜欢拐弯抹角。停车3小时,迟1小时,实际上就是甲车比乙车早2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再看这个题目和上一题还有差别吗?只不过一个是做零件,一个是行车,解题思路就完全一样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题奥数和成语有啥关系呢?

小乐上午刚刚给我们猜一个成语卡片,见题图,不知大家是否能猜出来?



一个多字里面有一堆的少,答案就是“积少成多”。于是我和小乐就从这个数学题目联想到了上午的成语。多做两天的零件是从哪里来的呢,是每天一点点积累出来的。这样这题目就不再觉得那么枯燥了。

这又是一种不用写方程的解题方法,关键还得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学习方法。

“我不高兴。”听小乐说



小乐洗好澡,推开门进来,嘟着嘴说:“妈妈,我不高兴。”

吓一跳,刚之前看着书来劲,怎么催她都不愿把书放下,咋一下转不高兴了呢?

“怎么了?”乐妈关切地问。

“明天我也要出去玩。”小乐气呼呼地说。

哦,原来是这样。明天新加坡来的小朋友安排是出去游玩,逛逛西湖什么的,最重要当然是可以不用上课了。看来小乐是书没得看,又不想睡觉,找个理由撒娇来了。

还记得之前聊过的“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乐妈也写过一段长长的读书笔记。试想如果你的孩子这样说的时候,你会怎么应付呢?

请思考5秒钟,继续。

个人理解这时候往往会有不同的答复方式,试举例如下:

粗暴型:回答:“脑西搭牢”、“莫名其妙”的属于这种。这个应该直接打叉叉了,孩子严重受打击,以后可能会真有问题,也不愿意再来和你说了。 推脱型/实话型:典型回答:我也没办法呀。你自己找老师去。这可能是一句大实话,但是同样也伤到了孩子。你没有能给孩子提供任何帮助,而只是把如何解决问题推给了孩子。
认真型:“他们是新加坡过来,都没参观过西湖。你在杭州随时都有时间去玩的。”给孩子分析讲道理的都属于这个类型,希望通过讲道理让孩子明白这样是不对的。也就是我昨天说的家长可能会站在道德的高度上来说。

以上三种我认为都不能解决孩子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你有解决方案吗?可能根本就没有,想想孩子难道不懂得这个道理吗?其实也不是。她只是希望能有宣泄,有人能听她说。合适的方式应该是第四种“倾听型”。

我和乐妈是这样和小乐聊的。

乐妈:“是呀,可以出去玩多好呀。”

小乐说:“明天我要把红领巾拿掉,装做新加坡的小朋友。”

我说:“要不你可以和zhangmin或者yunni来个对调,让她们在教室里坐在你的位置上冒充你,叫你名字的时候起来回答就好了。”

小乐听了,想想好玩,咯咯笑起来,又说:“我明天能不能请假的?我不去上课了,直接上她们车。”

乐妈:“可以啊,不过好像她们都是有牌子的。”

“真是的。”
倾听型:听孩子说,适当地回应,然后可以以想象的方式做引导,让孩子自己说出解决的方法,或者只是纯粹地宣泄。听孩子耐心地说完,事情就已经过去一大半了。

很高兴,晚上的回答我和乐妈都挺自然地说出了这些话,在往常我往往是属于“认真型”的,而乐妈会在“粗暴型”和“推脱/实话型”之间,这次的表现说明我们俩都进步了,值得表扬。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你打算是相信你亲生儿子,还是相信一条跟你没任何关系的毛巾



我一再提到夏山的成人并非圣贤,我们并不比别人高明到哪里去,而我们的人性弱点也常与理论冲突。在一般家庭中,如果孩子打破一只盘子,父母通常要发牢骚——盘子变得比孩子更重要;

“是的,在朱德庸的《绝对小孩》中也是这样的。”然后小乐给我们讲起了《绝对小孩》中“大人小孩配”中的一个故事。

“里面有个孩子五毛,用干毛巾洗澡。然后妈妈问他到底有没有洗澡,他说洗了。妈妈就问为什么毛巾还是干的?五毛就说:‘你到底是打算相信你亲生儿子,还是相信一条跟你没任何关系的毛巾。’”



挺有道理啊!从孩子的视角来看,会觉得父母不可理喻。为了一只盘子,你难道就不爱我了吗?盘子和孩子谁更重要啊?其实还是父母想不明白,无法和孩子形成平等的沟通。

在夏山,假如女工或孩子打破了一只盘子,我不做声,我妻子也不响,意外就是意外。但是假如哪个小孩把借去的书扔在雨里淋,我妻子就会生气,因为她极其重视书本。在这种情形下,我个人则不在乎,因为我对书本并没有多大兴趣。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看到一只被弄坏的钳子会不高兴,我重视工具,而工具对我妻子来说并不值什么。

从这里来看,每个人对价值的定义其实也都是不同的,往往你所在乎的并不一定是别人重视的,很多时候我们无法理解对方,也是因为没有能把自己放在她所出的位置上。“换位思考”也就在于此了,对父母来说,就是不要轻易地对孩子下断语,允许孩子犯错。

《绝对小孩》:人生是不断地犯错与原谅。父母原谅小孩所犯的错,小孩长大成人后再原谅父母以前所犯的错。

欢迎订阅讲述我和小乐成长中故事的微信账号: fuyunv

真正的平等



尼尔在夏山学校中说到:有一年春天,我花了好几个星期种土豆,六月有八颗土豆被连根拔起,这让我非常气恼。但是这种气恼和专制者的气恼有很大区别,我只是为了土豆本身而气恼,而不像专制者那样认为这是一个涉及是非的道德问题。

“小乐,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不明白。”

“因为土豆本身而气恼,让我们来看看校长是怎么解释的。”

尼尔说:我并没有说偷拔土豆是如何不道德,而只是表示那是“我的土豆”,“我的土豆”不该被别人侵犯。我希望我说清楚了其中的区别。

在这里,尼尔想强调的土豆被拔涉及到了多么崇高的是非道德,而只是因为“我的土豆”是我的私有财产,不该被侵犯。这里我理解很关键的一点是,不要轻易上升到道德高度。(我们很容易犯的错误,总以为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判孩子)

继续看文章:

让我再换个方式来讲,对孩子们来会说,我和他们是平等的,而不是一个可怕的权威。我对土豆事件发脾气,就如同过一个孩子为了自行车胎被人放气而大发脾气一样。当你和孩子平等相处时,你对发脾气是没有危险的。

家长和老师往往也自以为对孩子很平等,所以常常“平等地”给孩子提出建议,而孩子“默默地”接受了。多么和谐的场景,但这背后隐藏着的可能是权威树立的被平等,这是需要我们警惕的。

讲完这段后,我问小乐:“怕不怕老爸的?”

小乐哈哈笑:“不怕。”

这应该不是在威权下的平等吧。

BTW. 看《夏山学校》的时候潜意识还是会把学校当成一个神话来看,今天无意中发现了送到夏山去的第一个中国孩子,才意外原来夏山学校还是真实存在的。



题图为去夏山的中国孩子COCO在夏山学校里威尔教做木头枪,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这两篇文章。
送孩子去夏山学校
COCO在夏山

spotlight搜索不到明明存在的文件



刚想找个几个月前的文件,文件名也不记得了,先到gmail搜索邮件,然后把找到的文件名贴到spotlight,满心想可以立马得到搜索结果了。神奇的是居然啥结果也没有,难道都被我删除了,不应该啊!

无奈只好到目录层级中一级级地找,找了4级才找到。不过这就奇怪了,明明文件存在,为啥spotlight找不到呢?这都是半年没更新的文件了,何况也没提示索引更新啊?google了一下,貌似spotlight也存在工作不正常的时候,于是重新re-index,操作方法是在System Preferences中选择Spotlight,在Privacy中增加失效的目录到阻止索引的清单中,完成后确认,再在Privacy中删除该目录,这样目录中的文件就会被重新索引了。

在Spotlight中再输入文件名,搜索正常。

BTW. Spotlight中找到文件后,输入Command+Enter,可以直接打开文件所在目录,还是挺方便的。

国航vs南航的会员里程补登



最近出差有点多,9月内蒙,10月广州,现在又到了北京,当然和众多飞人比起来纯属小巫见大巫,只是对我这种居家男人来说,感觉都很少有一年飞那么多次的。

不过既然飞了,LP就提醒我说积个里程吧,反正飞也飞了。我想也是,原先办过国航的会员,是凤凰知音卡,上次去内蒙的航班就自动给我登记里程了。而去广州坐的是南航,索性南航也办个会员,登录南航的网站,注册明珠会员,也挺方便的,还提醒我可以用手机号码作为会员卡号的后面几位,一下子拉近好多。

接着是补登里程,当看到南航的补登里程申请后,再回想之前国航的里程补登,立马觉得南航的系统服务和设计能力要超出国航,于是登陆国航,两相对照。虽然界面都比较简陋,但南航在产品的人性化和处理效率上更胜一筹。

先看国航凤凰知音会员里程补登界面,需要一共输入七项,八个输入项,而且都是必选,而这里最坑爹的就是机票号码和座位号。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是拿着机票或登机牌,你是不可能完成的。

国航凤凰知音会员里程补登界面

反过来再看南航明珠会员里程补登界面,显示有七项,两项是显示确认信息无需填写,涂掉的会员卡号后面的位数就是我的手机号码,剩余填写五项,四项为必填,机票号码是可选项。这就大大降低了补登的难度,我只需要提供航班号和日期,以及从哪到哪即可。(当然我觉得有了航班号和航班日期是否就可以唯一确定了?)

南航明珠会员里程补登界面

除了这个关键性的功能外,细节地方南航也胜出,看来国航的产品经理需要改进啊。

1. 机票号码的输入,同样都是13位,但南航缺省给出了前3位。
2. 航班号南航给出了缺省的CZ,而国航需要列表选择,多了一个输入项。不过考虑国航的航班号比较多,也能接受。
3. 航班日期,国航“仅限补录14天以前,6个月以内的机票”,而南航“仅支持3天以前,6个月内的机票”。这里又说明系统在内部数据的同步上南航系统效率更胜一筹。
4. 我提交乘坐广州的两次南航航班信息后,信息补登立即成功,响应速度挺快,并短信提醒。而记得之前国航的补登似乎要经过一定周期的确认,时间有点久了,不太确认,或许现在改进了也未可知。

教育上的拼爹拼什么



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姑且不论“我爸是李刚”抑或家族企业的后代,普通百姓也总想千方百计能为子女积累财富,让子女少受点苦。而家有儿子的家长压力更大,不留套房子啥的,总觉得对不住孩子。

我说我不是这样想的,于是大家可能会说你是女儿,自然不用担心啥的。非也非也,古语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担心不了,担心不完。一方面咱是普通老百姓,留不了什么,另一方面我认为,孩子的成就或者说收获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并不在于我们现在是否给他留了多少钱或者一套房子什么的。从我们的父辈到我们自己,每一代人都在走出前人未经历或想象的事,所以你现在所能想的只是很狭小的。你所能给的物质财富对于未来的孩子毕将只是其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孩子需要依靠你遗留的物质来生活,那我觉得从一开始就失败了。

与其如此,现在你拼命挣钱,想给孩子财富的保障,而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和陪伴,还不如放下挣钱的脚步,多陪孩子玩一会儿,在孩子的教育上多投入一点。

今天翻南桥的《及格主义》,其中一篇拼爹时代说教育说道:

事实上,以我的观察,中国对子女的教育参与,从广度上深度上,都不如美国家长。中国家长在金钱上舍得投入,总觉得花了钱 才对得起孩子。但是在时间上则很吝啬,很少投入,甚至不闻不问。比如阅读,有多少中国家长周末会带着孩子跑图书馆,一包一包往家里借书的?有多少中国家长给孩子晚上念书,念到他们入睡的?在美国,这就是司空见惯的现象。父母亲带着孩子参与各种课外活动,父母亲在学校的“命令”之下,和孩子一起做作业的情况,比比皆是。

深以为然,现在的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上很愿意花钱,但却没时间陪孩子讲故事。但这样把孩子全放给教育机构或者祖辈,却忽视了自己的教育责任,恐怕也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的。

总有朋友问我:“我怎么能每天给女儿讲故事,写父与女的?得花多少时间啊?”

是不易,每天给小乐讲讲故事基本上要20~30分钟,然后再把讲的内容组织写写,有时还要查查百科,把一些知识点能关联起来,或者小乐问的问题,得想法解惑,能次日再告诉给她。这样也总不少30分钟。所以一天基本上要花一个小时以上。(其实也简单,不看电视就行了)

但我觉得这是乐趣,能花时间陪女儿玩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能和孩子持续地交流。读书,尤其是好书的影响,是一辈子的。给孩子以良好的习惯,品德的教导,还有比这更有意思的吗?我想这应该也是一种新的“拼爹”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