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的礼物


父亲节,小乐昨天就忍不住告诉我要送给我礼物,不过礼物是什么?小家伙还是忍住保密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一早下家伙就跑到我边上,递给我这一份神秘的礼物。一本装订好的小画册,上面印着:“我爱爸爸”。开心。



我爱爸爸




我有一个从来不骂我的爸爸




我爱爸爸





我和爸爸在三国杀




我们下围棋

对与错

小乐前两天让我们紧张了一下,由于围棋作业只做了一半(两张纸做了一张),上课前她就带了一张去,当老师问起时她就说忘了,而之前在出门的时候LP还提醒过她。LP觉得小家伙这次是故意撒谎了,据说还很淡定,故而如临大敌。

这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当晚我看了一些文章,这里说到:

“如果你明知孩子说谎,不要对他一再追问。其实,父母是希望能够再给孩子一次说实话的机会,结果反倒又给了孩子一次说谎的机会。”

我觉得很有道理,当天晚上LP只是又简单地问了她一下,小乐做了解释说是忘记了。我们也都没有再去追究。说实在的,我倾向于相信她的。

过后,我做了反省,小乐最近超喜欢三国杀(之前maggie推荐我买了后一直没有玩,倒是我最近休息在家学了一下,然后和小乐开始玩,结果她就入迷了)。从开始的喜怒形于色到现在做了内奸也是不动于色,一方面她开始真正地了解了这个游戏,但我也开始紧张她是否沉入游戏,也不清楚生活中该是怎样了。在三国杀中,杀是很平常的了,同时还带着很多锦囊,借刀杀人、过河拆桥、顺手牵羊,原先生活中的贬义词都成了手段,也许她无法去做区分。我们经常说她入戏太深。于是我决定还得和小乐在游戏中讲讲,于是整理了下面的《对与错》。

在《对与错》中,我想除了告诉乐乐三种错误:无心之错,故意犯错以及撒谎犯错之外,同时结合三国杀中的情况,区分在游戏中和生活中的不同。怎么来区分错误呢?下面这句话也许能给予指导:

“要知道我们的行为是否是错误的,是否是坏的,并不需要被别人看见、惩罚、逮住、批评、判刑,也不需要到一本书里去找,或者听别人说……而只需问问我们喜不喜欢别人也如此对待自己。”

BTW.《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挺不错,可以常放在手边参考。

Why named Ted?


马上要去新单位报到了,刚收到HR的电话,让去个英文名。这年头人家都流行取花名,我还连英文名也没有一个。

楞了一下,就随口出了一个,Ted。

LP在边上一听就笑了,说:“咋不叫Barney呢?”

呵呵。看过《老爸老妈的浪漫史》就明白了。感觉和Barney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BTW. Ted也来源于,推荐。

So my name is Ted now.

艰难的chrome备份

机器需要还掉了,整理原先的内容,想把chrome的插件给备份一下。原以为简单的很,找个软件,看到都推荐google chrome backup

那就下载一个exe文件,方便。可是我试了一下都运行没有效果。

先是提示就让人糊里糊涂,一方面告诉我好像没装chrome,一方面又跳出来告诉我有新版本。


而事实上是我装了,而且也是最新版本的6.0.408.1。

不管它,虽然算我没装,我也继续吧。


选择wizard,制定备份的目录,每次都提示文件已存在,包括第一次。事实上是根本备份的文件都没有生成。

继续不管它,强制覆盖。


最后出来的结果是让我点Finish了,可是进度条根本没有动静,而且备份文件也没有生成。


我彻底晕倒了!有备份成功的吗?俺这到底是咋的了?


只有先用粗陋的方法直接备份我的user data了。又惊异的发现居然有1.4个G,呵呵。

查了一下,原来是google gears在作怪。

最后就手工清除了浏览数据和Google gears的离线备份,再把user data的default打个包,差不多也4M的样子吧。先这么着吧,看来下次还是搞个portable版的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