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亦悦乎带来的快乐时光

随着小乐的长大,清晨少了俩人赖床时的对话,临睡前“父与女”的故事时间也变成了俩人各自的阅读,日常围坐餐桌是一家人最多的对话时间。不过最近不亦悦乎推出的“和孩子一起读的人文课程”系列,我第一时间购买了,每周两次课,学习的同时,忽然发现上课也成了全家的亲子闲聊时间。

周三阿啃老师来上了他的第三次课,题目叫《熊孩子,有未来》,很有意思,说了一堆的问题儿童,从窗边的小豆豆一直到坏孩子乔布斯,每个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好学习的孩子,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之处,就像阿啃老师说的:“你的所谓的这些缺点,将会成就你今后所擅长的事业。”

在阿老师说的这些问题儿童中,先是窗边的小豆豆,接着是《夏洛的网》中的芬恩,小乐马上跳到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海鸥乔纳森是我们不熟悉的。不过当说道:“海鸥乔纳森,也是一只问题海鸥,因为,别的海鸥都只要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就好了,但是乔纳森,却想像老鹰一样飞。”

这却让人感觉是如此的熟悉,我脱口而出:“这不是不一样的卡梅拉吗?”
“下蛋,下蛋,总是下蛋,这个世界上一定有比下蛋更好玩的事情!”
“卡梅拉也是一只问题小鸡,不肯下蛋,却一心想去看海。”
“但是卡梅拉最后回来做了贤妻良母。”小乐说道。
“嗯,不过回来后,她又培养了不一样的孩子。”
“毕竟她在外面混过了,还带回了一个男的。”
一家人听了是哈哈大笑。

不亦悦乎的课程都是网络上课,不过大大的屏幕投影在墙上,而熟悉的声音也似乎让阿老师就在近前。呆在家中全家挤在床上上课的环境,实在是轻松之至。这样的课堂和一家学习的方式,估计也不多见,没有作业,没有压力,也让我们一家可以轻松地插科打诨。

言语中有时又仿佛进入的真实的课堂中,你一言,我一语,还能师生互动。阿老师提到在马修斯的《哲学与幼童》中的一个故事:

六岁的提姆用舌头贪婪的舔着平底锅的锅底。因为刚熬过糖,锅底还有很多糖汁。提姆觉得这一刻非常美好。于是他问爸爸:爸爸,我们怎么样才能确定这不是做梦呢?

乐妈接茬说:“掐自己。”
我说:“这是大人的回答。”
果然阿老师也接茬了:“大人会说掐自己,结果这一掐就把孩子的好奇给掐掉了。”
我和小乐大笑,于是又问:“那该怎么和孩子说呢?”
“其实有的时候大人不一定都能回答,而是可以跟着孩子畅想。”

是呀,并非要家长能回答所有的孩子的问题。重要的是要让孩子能提出问题,要有脑洞。“脑洞”也是小乐从童老师处收获的一个词语,从而成了我们家中的常用语,也在慢慢地影响着我们。

课程的最后,阿老师选择了《疯狂原始人》中的男主Guy来作为最后的结尾,
“熊孩子,有未来!”
小乐冒出来的脑洞却是:“嗯,可以把u改成a”。
这个熊孩子!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是怎样的有趣?

我说:“今天是阿老师讲的最好的一次。”
小乐:“没有到处去找书。”
乐妈:“找不到就算了。”
说完,一家人又都笑了起来,还好这次阿老师听不见。(这个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阿老师的第二次课;-)

好的课程,我想并不是一定非要我们去做多么热烈的讨论和反思,它是润物细无声的。它可能是一次课,像越读馆里讲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它可能是一本绘本,像《不一样的卡梅拉》;它可能就是一个无意中听到的一个词和一句话,像阿老师课上说的“脑洞创造未来”。一不小心就在孩子的心中埋了一颗启蒙的种子,让我们等着它慢慢地发芽,或许这也是埃尔特推出的“和孩子一起读的人文课程”在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