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舞娘,治愈系,没天理

小乐看了《深夜食堂①》,治愈系的。

书中有个职业小乐没看懂,她上网查了一下,拿着iPad来找我:“爸,你知道脱衣舞娘吗?”
“嗯,知道啊,跳脱衣舞的。”
小乐感到吃惊:“全脱光的呀。”
“也不一定吧,老爸也没见过,说不定有保留。”
“你看这个,连内裤都扔到脸上了。”
一看,还真是。
“我还查到有部电影也叫《脱衣舞娘》。”
“嗯,还挺有名的。”
“还是获奖的。”小乐再一看,呵呵笑了,“是“奖励”最差电影的金酸莓奖,不过豆瓣上评分有6.1。”
“那还不错。”

早上和小乐做数学题,她做题目的间隙,我也把《深夜食堂①》看完了,一个个发生在午夜后,食堂中的小故事,各种各样的人物角色,脱衣舞娘、黑社会的、拳击手、失意歌手、落语艺术家等等,简单的故事,但充满淡淡的温情,确实是治愈系的。(话说,这书中还有一个职业,估计小乐也没看懂。)

中午吃饭时,小乐说起了童老师有两只猫,“一只是治愈系的,一只是致郁系的,郁闷的郁,因为捡来的时候一只眼睛受伤了嘛。”
我看到过那只猫受伤的眼睛,确实致郁。
“你也是我们家致郁系的。”我笑话小乐:“这样,要是帮爸爸洗个碗的话,就给你换一个系。”
“不行。套用不二的一句名言,‘比起那个我更愿意看别人痛苦的样子。’”
“不二那是对他的小伙伴们说的,你觉得他会对他的父母说吗?”
“你也是我的小伙伴呀。”
“没天理,没天理。”乐妈在边上旁若无人地哼起了“财神到”的曲调。
这什么女儿啊,连碗都不帮洗一个,确实没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