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孩子面临“你怎么不为班级着想”的指责时

乐妈给我讲了一件朋友孩子身上发生的事。

小贝(化名)班级中要排练一个舞台剧参加学校的艺术节活动,需要三个小朋友在剧中穿插一段拉丁舞。在选小演员时,同学们选的跳舞名单中就有小贝,因为小贝也在学舞蹈,虽然学的是民族舞。小贝一开始并不愿意参加,因为她不会拉丁舞,而且也不喜欢。于是,同学们就纷纷指责她:“你怎么不为班级着想,不替集体增光呢?!”小贝被说地无可奈何,只能违心答应了下来。

晚餐时乐妈把这个故事讲给小乐听,问她怎么看?

小乐:“首先不会跳,小贝可以试着去学!”
乐妈:“那关键如果她根本不想学着跳,有没有权利选择不跳呢?”
小乐:“当然有!但是拒绝是要有勇气的。”
乐妈:“你觉得同学们用集体来说服小贝对不对?”
小乐:“不对,集体利益!什么是集体利益?它是抽象的,就像为人民服务一样,它们都是虚的。比如班里有个同学要去参加校外体育的比赛,刚好要年级考试,老师让他自己决定。这里就有学校这个集体利益,还有班级这个集体利益,那谁的利益大?能做比较吗?”

我不由地想起了小乐的一个故事,小乐前几年每年都会参加年级围棋比赛,且总还能拿个名次,只因为小学低年级时学过围棋,但实际上后来没兴趣没有继续学,也没再下过围棋,只是每次到年级比赛时都靠着原来的老底去拿个名次,所以都让她代表班级参加。不过今年小乐和我们说“她不去参加围棋比赛了”。

集体利益是个有趣的话题,我们从小的教育往往告诉我们是要以集体为重,个人利益要服从集体利益,但其实很少思考什么是集体?什么又能真正代表集体的利益?个人利益一定要服从集体利益吗?

这个问题实际上在我的脑海中也一直不是很清晰,我想不如先举一些实例,看看大家在碰到时会怎么想?或是你的孩子是小贝,或者不是小贝时又会怎么想?所以设计了一个投票,说说我设计时考虑的点:

  1. 案例的选取,我特意选择了五个场景,除了实际的参加班级舞台剧和围棋比赛,又增加了黑板报、打扫卫生和篮球赛,不同的场景在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关系上是否相同?
  2. 在集体利益的判断中,往往会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经常”的形式,那么通常班级中的选班长和迫使他人参加舞台剧上是否都可以用集体投票的形式?
  3. 个人不愿意遵从集体的安排,其他人是否有指责的权利?
  4. 他人指责的权利是否和不同的场景有关?(当然这一点并没能体现出来)

由于微信投票标题有字数限制,我不得不对标题内容作了精简,使得五个场景的差异没有能完全体现出来,不过投票的结果还是说明了一些问题。认为小贝是不考虑集体利益的依次为:
篮球比赛(48%)>黑板报评比(14%)>围棋比赛/卫生检查(11%)>班级舞台剧(7%)

认为小贝并非不考虑集体利益的依次为:
卫生检查(89%)>围棋比赛(86%)>班级舞台剧(84%)>黑板报评比(80%)>篮球比赛(45%)

从投票结果分析,篮球比赛是一个最独特的场景,在是否考虑集体利益上意见分歧很大,近一半人认为篮球中没有做按教练说的多传球是不考虑集体利益,相反卫生检查意见最一致,认为小贝不愿意每次都安排她打扫不属于“不考虑集体利益”,其他围棋比赛、班级舞台剧、黑板报接近于卫生检查的结果,但在“班级舞台剧”时有9%的人选择了不确定(或许是有更多的背景描述导致)。

细想一下为什么?因为打扫卫生是体力活,所以不能都安排她去做,如果我写成扫厕所的话,估计大家更反对了。相对应的黑板报、围棋呢,难道它们是属于脑力活、技术活,就应该由最好的人去做吗?注意我特地在卫生检查的场景中说明了小贝是打扫最干净的,从集体利益来说就应该每次评比都安排她。而篮球比赛的特殊性,或许是因为大家的心目中认为篮球、足球等集体项目本身就应该是以集体利益为第一位。

不过是不是投票越多就一定正确呢?不一定,在这五个场景中选择的答案或许都应该是“不考虑集体利益”。因为这要看你所定义的集体利益是什么,如果集体利益在这五个场景中代表的是班级和球队的利益,那么小贝的行为不都损害了集体利益吗?所以投票的结果恰恰说明我们没有能对集体利益的概念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在维基百科中有一个“集体主义”的定义,我引用过来:

集体主义,是主张个人从属于社会,个人利益应当服从集团、民族、阶级和国家利益的一种思想理论,是一种精神。在极权主义的国家,这种意识会被用于对政党和领袖的绝对忠诚,是独裁政权的性质。

这个概念太大,上篇文章很多小学生朋友看和评论了,所以我的目的还是想从孩子的角度来说明和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照搬上面的定义只是让我们看集体主义只是一种理论,一种精神,不代表它是真理。进而思考在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相冲突时,个人是否一定要服从集体?

我们先看投票的结果,93%的人认为小贝有权利不参加舞台剧,7%不确定,说明在是否参加的问题上大家的观点一致,面对“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相冲突”时,小贝是有权利说不。

紧接着的问题是”小贝不愿意参加舞台剧,你是否觉得其他孩子有权利指责小贝?”,这是我特意设置的,80%的人认为没有权利,看到这里时大家一定发现出问题了。为什么?难道其他孩子在自己的价值观判断中觉得不对时,却没有发表言论的权利了吗?如果把问题设为“指责小贝是否合理”,或许就不会引起大家的困惑,但有没有发现在完全从道德角度判断时,却全然忽视了人的基本言论的权利。

“小贝可以说不,其他孩子也有权利指责小贝”,这个问题又何解呢?我想说的是都有权利,但有权利不代表行为一定是合理的。在五个案例中,按投票比例排序,卫生检查>围棋比赛>班级舞台剧>黑板报评比>篮球比赛,前四者投票人都倾向于个人权利的保障无可厚非,但偏偏在学校中却出现了很多同学的指责声,是孩子还不成熟吗?或许更大的原因是教育出了问题,盲目地服从于集体主义,忽视了个人的感受,没有人教他们如何思辨。这也是我设置最后一个调查问题的出发点,36%的人之前并没有思考过“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的正确性,包括我自己,因为你已经习惯了单位中的个人、小集体,大集体,至于该选择哪一个,则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心情,何况又是在小学生群体中。

比如说,小朋友会觉得因为自己打扫卫生最认真而让他扫厕所是不合理的,但却没想让别人参加班级舞台剧,也占用了时间需要排练,要表演好还需要请老师,花费金钱等。还有像围棋比赛、黑板报评比,出发点是希望能获得好名次,看起来是为了集体利益,但有没有想围棋比赛是否能让有兴趣的人参加,黑板报书写技能能让更多孩子参与锻炼,从长远来看对孩子群体的发展是否更有帮助?是不是比短期的名词更为重要?如果我们教育能更多从孩子的兴趣触发,不那么聚焦于短期利益,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围棋、舞台剧、篮球,都只是一个社团,首先应该遵循的是孩子的兴趣,孩子愿意参与是基础。

集体利益到底有哪些呢?有小集体利益(班级的)、大集体利益(学校的),还有更大的,有短期利益、长期利益,谁又来判断集体利益是能获得最大化的呢?比如说班级和学校活动发生冲突时,比如说泰坦尼克号沈船时,让老人、妇女、小孩先上救生艇是否一定符合集体利益?在多重情况下的选择必然是多样化的,而教育应该鼓励多样化,也让孩子认可多样化,这样才不会因为有人一时的“不愿意参加舞台剧”,就被加以指责。

再说说五个案例中选择差异最大的一个“篮球比赛”,不要说小贝,科比在场上也同样面临着是单干还是传球的问题,同样从“集体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也许科比单干更好,也许科比传球更好,而作为一项集体运动,不喜欢可以不参与,但选择参与后就要遵循其中的规则,这里简单的说就是听从教练的技战术安排。这是我自己理解选择这个案例最大的不同。

顾全集体利益的过程中,集体利益的如何判定往往会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投票的结果是91%的人认为不应该采用投票迫使他人参加舞台剧,68%认为可以以投票形式选班长。“少数服从多数”只是民主决策中的一种手段,不一定合理。只不过是我们日常常用的一种手段,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涛涛爸爸以前常在群中提的“民主仅适用于公域”,也就是在私人领域它并不适合,就像我们总不能投票表决把你的书包送给别人一样,所以我们无权投票决定一定要小贝参加,而竞选班长在此可以认为是班级中的一个公共领域,谁能做好这个班长,需要大家行使权利来投票选择。

总结一下自己的看法:

  1. 你有权利说不,个人利益不一定小于集体利益。
  2. 别人也有权利发表评论。
  3. 但这样的评论不一定合适,重要的是教育和引导。
  4. 教育中只有不过分注重于短期利益,才会有更多选择的多样性。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或许还是不能解答家长朋友和小朋友的困惑,因为我也还没能都明白,但我还是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想让小朋友明白,在面对下一次指责时不要觉得自己不道德,有说不的勇气,而在指责别人时也能换个角度去思考,学习去思考不同的集体利益场景是否需要盲从,更希望有更多教育工作者能在这个问题上给孩子以启发和帮助。

最后再引用群中朋友对以上问题的评论(谢谢 @可二 @Ying @xiaozhen,还有很多群中的朋友,帮我解了不少惑):

  • 这些都应该以孩子自愿参与为标准,不可以任何强制。教育者也不应该以任何集体利益为由对孩子进行道德绑架。
  • 应该废除班长制度,部分主持或者协助事宜,可以采取抽签或者轮替的方式进行。
  • 可以有指责的权利,但是仅限于学生,不包括老师。同时如果我是那个老师,我会向学生指出这种指责的不当之处在哪里。
  • 那个时候同学的指责,其实并非出自对集体利益的维护,而是因为小贝的拒绝触犯了“集体意愿”。大多数情况下,老师和同学的不满,很可能只是因为对方没有做出他们期待的行为,进而下意识地为了合理化自己的不满而抢占所谓的道德制高点。
  • 不是什么个人与集体的问题,集体这个词太空泛。
  • 不按教练的要求积极传球,不是什么个人值得探讨的应该是特定场合的社会角色及所应承担的责任问题。球赛因其对团队协作的特殊要求,而与之前的一些案例不太相同。也就是说,小贝有选择参加这次球赛或不参加的权利,但一旦参加,对自己在球赛中应负有的责任应该有清醒的认识。这是游戏规则,同时也体现个人的职业素养和操守。如果小贝不按牌理出牌,教练是有权利将其淘汰出局的。

参考:

  • 集体主义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自由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中国人提倡集体主义,但合作意识落后,怎么解释这种矛盾?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