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娘子真的该去偷仙草吗?

话说端午白素贞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把个许仙吓得半死,唯一的希望是峨眉山的仙草, 只是这仙草,王母娘娘也不是随便肯给的,死活怎么求都没用。白娘子就准备私自行动盗仙草,这可是触犯天庭的大罪。你说白娘子应该去替许仙偷仙草吗?

这问题是不是问得很傻?当然要去了,白娘子可是夫妻情深,冒着生命危险把灵芝仙草给偷了,救了许仙,才有后面的水漫金山和雷峰塔的美丽故事。

不过要是我们把故事从民间传说换成现代爱情故事呢,且看:

海因茨的妻子患了一种罕有的疾病,濒临死亡,唯一的希望是一个药剂师刚发明的药物, 但是价格高昂。这种药物的成本只有200美元,药剂师却要卖2000美元。但海因茨举家只能拿出1000美元。他把所有钱都给了药剂师,然而药剂师还是拒绝了;海因茨请求能否以后再支付余下的,却仍遭到药剂师的拒绝。绝望中,海因茨开始考虑偷药。

美国现代版的《白娘子传奇》,之前是神话,这可是真实世界,海因茨应该为他的妻子进店偷药吗?是偷还是不偷?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可能的对话是这样的:
“应该。”
“为什么呢?”
“因为能拯救妻子的生命。”
“那拯救妻子的生命,可以侵犯他人吗?如果要杀死别人才能救妻子呢?”
“前提是不伤害别人的生命。”
“生命不可以,那财产可以侵犯吗?”
“药剂师的药是暴利,再说海因茨都答应以后再支付余下的了。”
“暴利违法吗?怎么样算暴利,谁来判定?”
“……”

这样的对话我们可以继续进行,事实上我们一家子讨论了很多,但没按我想的来。大家都考虑到了法律,毕竟偷药是违法的,可为了拯救生命呢?如果海因茨因为偷药受到法律的惩罚,道德上会得到同情,而药剂师却可能遭到谴责,这让人看到道德和法律的不同。

这是美国心理学家劳伦斯·柯尔伯格用以解释道德判断发展理论时采用的一个“伦理困境”的故事,他受皮亚杰的启发,提出了柯尔伯格道德发展阶段理论,他根据人的反应进行分类,总结出6个发展阶段,分别属于三种水平:前习俗水平、习俗水平和后习俗水平。

前习俗水平的道德推理对于儿童非常普通,有时成人也会表现出这种水平的道德推理。前习俗水平的道德推理,是根据行为的直接后果来进行推理。前习俗水平包括道德发展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都纯粹只是关心自己,表现出利己主义倾向。
在第一阶段,“惩罚定向”,个体关注行为的直接后果与自身的利害关系。
在第二阶段,“利己定向”,个体持“对我有何益处”的立场,将正确的行为定义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为。

习俗水平的道德判断是青春期和成人的典型状态。用习俗推理的人对行为进行道德判断时,会将这些行为与社会崇尚的观点与期望相对照。习俗水平包括第三和第四个道德发展阶段。
在第三阶段,“好孩子定向”,自我进入社会,扮演社会角色。个体关注其他人赞成或反对的态度,保持与周围社会角色的和谐一致。他们努力要做一个“好孩子”。
在第四阶段,“法律法规定向”,重要的是遵守法律和社会习俗,因为它们对于维持社会有效运转非常重要。在第四阶段的道德判断,认为社会的要求胜过个人的要求。

后习俗水平,又称为原则水平,包括道德发展的第五阶段和第六阶段。这时,个体又成为从社会突出出来的单独的实体。个人自己的观点应该放在社会的观点之前。
在第五阶段,“社会契约定向”,认为个体应持有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因此,法律被看作是一种社会契约,而非铁板一块。那些不能提升总体社会福利的法律应该修改,应该达到“给最多的人带来最大的利益”。这要通过多数决定来达到,以及不可避免的妥协。民主政治显然是基于第五阶段的道德推理。
在第六阶段,“普遍伦理定向”,道德推理是基于普世价值进行抽象推理。它超越了第四阶段,认为只有在基于正义的情况下,法律才是有效的。法律所许诺的是正义,所以不义的法律就不必服从。同样它也超越了第五阶段,认为由于社会契约并非义务的道德行为之本质,会出现正义变成多余之物的情况。

(以上摘自维基百科,个人觉得比《青春期——发展、关系和文化》书中阐述的更清晰。)

针对海因茨伦理困境问题,处于不同阶段的人支持和反对都会有背后的理由,可能是这样:

对于白娘子盗仙草来说,处于不同阶段的人支持和反对都会有背后的理由,可能是这样的:

第一阶段,“惩罚定向”
反对盗仙草:白娘子会被天庭抓起来的,蛇妖不是好东西。
支持盗仙草:王母娘娘太不讲道理了,人家丈夫都快死了。

第二阶段,“利己定向”
反对盗仙草:被天庭抓起来太可怕了,或许白娘子在牢房里比许仙死了更痛苦。
支持盗仙草:如果许仙获救了,即使被抓也是幸福的。

第三阶段,“好孩子定向”
反对盗仙草:偷仙草总是不对的,破坏仙、人、妖和谐。
支持盗仙草:许仙还在家等着呢。

第四阶段,“法律法规定向”
反对盗仙草:天宫是讲法律的,盗仙草是违法的。
支持盗仙草:为后果负责,愿意受罚。

第五阶段,“社会契约定向”
反对盗仙草:王母娘娘也有权利拿到仙草,即使许仙生病了,也不能说明白娘子就是对的。
支持盗仙草:不管天庭法律如何规定,每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利。

第六阶段,“普遍伦理定向”
反对盗仙草:其他人也需要这仙草,这几千年才出一跟仙草,他们的生命也要考虑。
支持盗仙草:仙界和人界是统一的,拯救生命的价值比仙草财产更重要。

这个问题提出的目的不在于白娘子或海因茨该怎么做,而是关注每个人思考问题的背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发现支持同一结果的背后理由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三种水平围绕的判断主体从个体到社会,最后又回到个体,但到后习俗水平时的坚持个体原则事实上已经完全不同,此时个体形成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和成熟的道德判断准则。你刚才思考的推理逻辑属于哪一种呢?

书中有个统计曲线给出了在青春期成长期不同阶段的分布:

细心的朋友可能发现图中没有阶段6。是的,虽然柯尔伯格坚持第六阶段的存在,但是他很难找到一个被试能够一贯处于第六阶段。结果显示很少有人曾经达到柯尔伯格模型的第六阶段。不过在《青春期——发展、关系和文化》一书中提到了马丁·路德·金在监狱中写得一封信,其中一段话或许可以为最高阶段水平的道德进行注解:

我并不是要规避或抵扣法律……
那会导致社会处于一种无政府的混乱不堪。对于有失公允的法规,敢于违反的人应该真心诚意且甘心情愿地接受刑罚。一个人犯了法,但理智告诉他法律是不公正的,他就应该心甘情愿地被监禁,这样做是为了唤醒公众,唤起他们对不公正法规的意识,这才是对法律最高的尊重。